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9:50:00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信仰之名——阿波羅傳說
  4. 第三章 失蹤的太陽神

第三章 失蹤的太陽神

更新于:2018-03-15 21:32:33 字數:3114

  2018年9月5日希臘某博物館

  “這尊塑像就是海洋之神波塞冬,它距今已有三千多年的歷史了,它保存得十分良好,幾乎沒有損壞,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跡。”一位博物館的向導指著一座高大的雕像先簡單地介紹了一下,之后他扶了扶擴音器,清清嗓子,準備詳細介紹。

  “他們把波塞冬刻的這樣丑,還敢擺出來叫人看,這完全就是一種對神靈的詆毀!”波塞冬手握著三叉戟,有氣無力地呆站在那,眼睛毫無生氣,五官也有些許扭曲,實在算不上一位英俊的神祇。更令凱瑞難以接受的是,古希臘人竟然對人類的隱私之處毫不避諱,他的臉微微發紅,把頭轉向了一邊。

  “不要這么抵觸嘛,它反映的就是當時人類的一種思想感情而已,這反而是他們純潔天真的表現。你應該學著接受這樣的新事物。”蘭登拍了拍凱瑞的肩膀,安慰他。

  “我也覺得不妥,畢竟在這個時代,我們的審美觀點已經不同于先人了。在過去,它們可能是藝術品,是美的代名詞,但在我們這個時代,它們就是難登大雅之堂的另類作品。文化嘛,用要有興有衰,古希臘文化已經風靡過一時了,沒必要對它這么推崇。”霍姆斯也搖了搖頭,雕像的確比他想象中的更糟糕。

  康斯維爾警覺地看著四周,她沒工夫參與他們的討論,“要把所有的精力集中在危險上,才能讓危險變成安全。”這是她的老師說過最多的一句話,但很遺憾,老師在一次行動中因為一個很小的疏忽犧牲了。他最終也沒能把所有的精力集中在危險上。

  “我以前在網絡上看過幾張波塞冬的圖片,都是繪畫,比它們漂亮多了。”凱瑞還是沒有看向波塞冬,他望向了遠處的阿波羅雕像,它比波塞冬要高出兩三米,整體很美。阿波羅倚靠在一塊巨石上,兩只手撥弄著七弦琴,似乎正在彈奏一首動聽的曲子。他的服飾精美而華麗,長得十分英俊,似乎真的是一位從神話里走出來的人物。雕刻者一定是技藝超群的大師,或許是一位魔法師,在阿波羅彈琴的時候凝固了時間。顯然,凱瑞對阿波羅更有興趣,他徑直朝雕像走去。

  “游客們你們好,這是太陽神阿波羅的雕像,它高7.6米,總重1.8噸,是由大理石制成的,距今已有三千多年的歷史了。它……”

  “奇怪,這么大的雕像只有1.8噸?不可思議。”凱瑞露出疑惑的神情。

  “的確,如果它是大理石制成的,絕不可能這么輕。”

  “按理說博物館的工作人員不會犯這么沒水平的錯誤。”

  “但他們確實犯了。”蘭登向霍姆斯聳了聳肩。

  “這座雕像是上個月才被發現的,它沉在近岸的海底,一位潛水愛好者發現了它,我們也才能在此看到古人精美絕倫的作品。”一位解說員激情澎湃地說道。

  “也不一定是他們弄錯了。”突然,凱瑞向著三人說道,“你們有沒有考慮過它是空心的呢?”

  此時,博物館內人聲鼎沸,熱鬧非凡,沒有人察覺到危險的降臨,包括神經緊繃的康斯維爾。

  在博物館外的一輛轎車內,一位西裝革履的男士帶著墨鏡,手捧著一部電腦,片刻后,他將電腦交給旁邊的另一位男士,和他一樣,這位計算機高手也帶著墨鏡。這位男士看了看表,之后拿起了手機。

  “我是普羅米修斯,你們那邊怎么樣?”

  “隊伍集結完畢,直升機已經就緒,可以隨時作戰!”

  “很好,一定要確保‘竊火行動'萬無一失。按原計劃執行。”

  “明白,直升機現在起飛!”

  “普羅米修斯”放下電話,看看表,轉身對那位工程師說道:“可以開始了。”

  突然,博物館的頂部傳來巨大的聲響,所有人朝著那里望去,驚訝地發現天花板正在一分為二,向兩邊運動。

  “這是怎么回事?”康斯維爾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人,立即向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問道。

  “我也不知道,只有往里面搬運大型展覽品得時候天花板才會開啟,怎么還有游客就打開了?我得去問問館長。”這位工作人員也頗為疑惑地撥通了電話。

  “館長,為什么門開了?”

  “什么?今天沒有展覽品啊,即使有也不能這個時候開啊,你等一下,我去問問操作室的人。”

  “我們的系統被入侵了,有黑客打開了它。不過不用擔心,趕緊安撫游客,我們會立即解決它的。”

  “怎么回事?”凱瑞警覺地向康斯維爾走來,而身后的蘭登和霍姆斯顯然還在贊美這個頗有創意的設計。

  “有人入侵了系統。”

  “誰?為什么要入侵博物館的系統?偷東西也應該是打開正門啊。”

  “不知道,或許是個意外。”

  話音未落,接二連三的爆炸聲便響了起來,人群開始尖叫,并朝著出口跑去。當爆炸產生的煙霧還未散去時,一個聲音從廣播里傳了出來:“我是館長,現在發生了突發性事件,疑似為一場恐怖襲擊,請所有人立即撤出博物館,警察隨后就到。”

  “我們快走!”康斯維爾向三人喊道。可他們已經被人潮擠散了。

  康斯維爾大呼不妙,但她還是冷靜了下來,她向旁邊的衛生間跑去,打開電腦開始查找三人的位置。蘭登和霍姆斯已經快到出口了,但凱瑞卻正跑向博物館的頂部。康斯維爾打開了無線電,命令凱瑞立即離開博物館。

  “凱瑞先生,您要去哪里?這里很危險,我們得趕緊離開。”

  “哦,抱歉,我覺得這不一般,它的背后可能有更大的陰謀。”

  “這個我們不需要考慮,您的直覺不一定正確,但我知道離開這里絕對是正確的。”

  “您先送他倆出去吧,我隨后就到。”

  凱瑞關閉了無線電,康斯維爾只得先讓蘭登和霍姆斯待在車里,之后便向凱瑞追去。外邊的人已經少了很多,但逆著人潮而行依然很艱難,終于,康斯維爾到達了頂層,在一個過道里,她看見了凱瑞。

  “凱瑞先生,請您立即隨我離開這里!”

  “不行,你看那兒。”凱瑞用手指著已經完全打開的天花板,四架直升機清晰可見。康斯維爾向樓下看去,幾十名警察全副武裝地沖了進來,將一樓圍了個水泄不通。這時,一小隊警察走到了阿波羅雕像的旁邊,向直升機做了個手勢,四根繩子被放了下來。

  “這是怎么回事?”康斯維爾也疑惑起來,警察為什么不去搜捕恐怖分子,而是聚集在雕像那里呢?忽然,他們二人同時反應了過來,警察是假的,有人要偷這座雕像!

  “不可思議,他們居然敢偷這么大的東西!”

  “太狂妄了,光天化日之下便敢行動。”康斯維爾讓凱瑞蹲下,玻璃圍欄上的花紋很好的遮住了他們的身體。

  繩子徐徐下落,幾名警察已經通過升降平臺來到了雕像的頂部,他們迅速地將繩子掛在巨型玻璃罩的四個拐角,之后便和其余的警察離開了。四架直升機緩慢地將這座雕像拉高,凱瑞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將手表取了下來,扔在了玻璃罩的頂部。就這樣,二人看著阿波羅以這種方式被劫走。等到雕像完全離開了博物館,直升機轉了個方向,向遠處飛去。

  “警察呢?他們怎么又出來了?”這時,周圍的人群越來越多,這幾十名假警察跳上了警車,呼嘯著離開了。

  “你們快看!”幾名群眾看到了那四架直升機,人群中再次發出了驚呼。

  “他們是來搶雕像的!”

  “快報警,那些警察是一伙的!”可當人們反應過來之后,直升機和警車已經不知去向了,和它們一起消失的,還有那輛轎車。

  “很好,運到指定地點。”普羅米修斯掛斷電話,望著消失在云里的雕像,露出了一絲微笑,一絲輕蔑的笑。

  “你們好,我是這里的警察,你們沒受傷吧?”當凱瑞和康斯維爾準備離開得時候,一位警察向他們走了過來。

  “是的,我們沒有受傷。”康斯維爾平靜地說道。

  “那你們能出示一下你們的證件嗎?”

  “我們是來自美國的游客,僅此而已。”凱瑞和康斯維爾掏出了證件,警察看了看,又還給了他們。

  “那你們剛才一直在博物館內,一定看到了什么細節,請你們把看到的事情如實地告訴我。”

  凱瑞看了看康斯維爾,似乎正在問她說不說,顯然,答案是不說。

  “對不起,我們剛才躲進了衛生間,直到聲音小了一些后才出來,我們沒有看到任何事情。”康斯維爾依然很平靜地答道。

  “那太遺憾了,或許監控錄像能夠告訴我們究竟發生了什么。你們可以離開了,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