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5:32:37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汶一界
  4. 第三章 歸來

第三章 歸來

更新于:2018-03-15 20:05:59 字數:2241

  站在門口的陳羽中頓時覺得無話可說……

  張老板的確是個沒有人去關心的人,他似乎就不屬于這個城市。每天像一個游走在世界邊緣的人一樣,像一個叫陳羽中的少年一樣,他的生老病死甚至都沒有一個好哥們在意。那感覺,怎么那么熟悉………

  陳羽中沒想到自己還能在人間碰到這樣的人,就是那種被世界拋棄的游魂的感覺……陳羽中現在就是這種感覺。自己孤獨地生活在一個不知名的角落,下雨,起風,落雪……悲傷的和歡喜的,從沒有去問你一句。那種漂浮在人間之外的行尸走肉的狀態讓他懷念起那個云霧繚繞的龐大復雜的世界。

  只是他不能預料到自己還能不能回去,回去那個他應該長眠的世界……陳羽中心里的某處好像在隱隱作痛……一個熟悉的畫面一閃而過:白色雪原上,一個龐大的宮殿,一個赤身裸體的少年……

  “老弟,怎么了?”張老板看陳羽中突然沉默下來,“沒什么,四哥,我說我和你有一樣的感覺,你信嗎?”陳羽中無奈地笑笑,回了張老板一句,而張老板卻不可思議地看著他,和他的這句難以理解的話。

  “不,不,老弟,相信我,咱們不一樣。你看不透的是這個世界,它真實又虛假。也許它令你失望,但是有一天,也許你會懷念它的,就是當你看清一切之后。”張老板的語氣變成后悔的哀傷,因為那里藏匿著他追逐的理由。

  可是張老板越說,卻越讓陳羽中好奇,他已經說不準眼前的這個男人到底是誰,他是一個不討人喜歡的瘸子,一個行蹤不定的修車店老板。不過,即使他每一次出現都是灰撲撲的樣子,他也絕對不會是一個純粹的修車店的甩手掌柜。

  “四哥,如果你愿意,你能不能把你的事講給我聽聽呢?”陳羽中看著張老板,平靜地問,他可以斷定,張老板所做的一切,所說的一切,都是在維護一個秘密。

  “我……我根本沒有什么事,只是想起自己的家境和以后的事,有些感慨而已,這些事情又有什么可說的呢,這些說出來,你也不想聽.。”

  “可是你前面說的話,告訴我你在隱瞞一些事情……”

  “沒什么的,我能有什么隱瞞你的……只是我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告訴你一些道理罷了。”

  “四哥,你不信我……你到底有什么事不敢說?你多少天不回來一次,難道是出去玩嗎?”

  “我……我……我沒有這個意思,,在這個城市里……”

  話沒說完,張老板一頓,臉色突然猙獰起來,面孔極力地扭曲,身子一抽,驀然倒地,“啊,啊!”地大叫起來。張老板雙手緊緊地握住右腿,臉色疼的發青。

  “老弟,快出去!快出去!”他大聲叫道。陳羽中沒想到這種狀況下,張老板不是請求自己帶他去醫院,在意的竟然是讓自己趕快出去,這更堅定了陳羽中認為張老板有什么秘密沒有說不出來的想法。

  “四哥,你怎么了……別說了!我送你去醫院!”陳羽中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狀況,也著急起來,在這個寂寞的城市,眼前的行蹤不定的四哥是他相識的人中關系最好的。

  “不,我不去!我沒事,你快走,快出去啊!”張老板已經變成吼聲,“老弟,求你,快出去,出去!”他漸漸變得像是憤怒的獅子,像獅子不許其他動物分享自己的食物一樣,他也不想讓陳羽中了解即將發生的一切。張老板的表情越來越痛苦,而他的語氣也越來越堅定,似乎想擇人而噬。陳羽中沒辦法,在張老板連續不斷地哀求之下,連反駁的話也想不出了。

  無奈之下,他擔心地看了張老板一眼,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盡管是出去了,但是陳羽中沒有離開。關好張老板家的房門,陳羽中站在門前,盡全力去聽里面的聲音。可是里面突然靜下來,像是在冬天被凍住的冰河,默然像是死去的寂靜……

  第二天,陳羽中一早就趕過來,他不擔心張老板的右腿會是多么疼,張老板的那個秘密才是他現在關心的重點。陳羽中隱隱感覺到張老板和普通人不一樣,他身后一定有故事。有那么一刻,他竟然覺得張老板不是來自人間……像是和自己一樣,來自一個不能說的世界。

  陳羽中越走越覺得不安,樓梯邊的墻上是慘淡的石灰色,上面寫著各式各樣的小廣告。

  果不其然,樓梯盡頭,張老板的家已是人去樓空……

  到底是怎么了,陳羽中怎么想也想不通。坐在冷冷清清的小音像店里,耳邊是纏綿的清平調,看著店里擺放的整整齊齊的專輯,他陷入沉思……四哥來無影,去無蹤。幾乎每一次回來都是衣衫襤褸,而他也從來不在乎別人是怎么看他,自己活在自己一個人的世界里,甚至沒有我這個朋友,他照樣活得和從前一樣。他去哪兒了,他到底在干什么,還有他的右腿……這一切之后一定有一個大秘密……四哥到底是什么人……

  陳羽中搖搖頭,沒辦法,不能知道的再去想也沒用,四哥不想說的自己也不能強逼。

  大街上的陽光映出店門口漂浮的細小的微塵,隔壁店里的小哈巴狗正歡快地來回奔跑……這樣緩慢祥和的生活讓他不安,這在打磨掉一個人的銳氣。陳羽中發現自己已經在慢慢地淪為他曾經眼中的平庸的弱者,沒有讓一切敬畏的力量,沒有拼斗下去的激情,有的事越來越慢的思想。他懼怕的事情正一步步的變成他的真實生活。陳羽中這一年多來一直期待會有人闖過樓谷,來到這里,一個人世間平凡的城市,親口告訴他:“強者不應淪落!”

  他抬起手掌,把右手平放在自己的臉前,多么希望那里有一團明麗地燃燒的火焰,溫暖,而又有著灼燒天地的力量……可是那里沒有,再也沒有了……陳羽中默默地流下淚來。我曾擁有一切,到頭來全部成空……自己還很年輕,卻又重回人間,卻有著無盡的滄桑感。

  陳羽中無數次想像自己是一個被驅逐出領地的王,時光悠悠地流走,曾經高貴的王甚至沒有人在關心他在哪兒,他靠什么生活……沒有了駕馭劫力的快感和在天地間的吶喊,他像一堆木柴在無人知道的角落,靜靜地腐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