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4:36:1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血脈掠奪者
  4. 第一章 聶玄

第一章 聶玄

更新于:2018-03-17 12:21:17 字數:2561

字體: 字號:
血脈掠奪者目錄
共97章
  “聶玄,你犯下弒父大罪,我聶家的族規不可廢,弒父者,天葬!”

  十幾道人影屹立在荒涼的南蒼山巔上,一動不動,他們神情肅穆,仿佛是參加一場神圣的祭祀。

  在他們前方,那拖著沉重步伐向懸崖邊艱難邁步的少年卻與他們格格不入,他的臉上露出輕蔑的微笑,仿佛是在嘲笑這場祭祀的神圣!

  少年模樣清秀,身材勻稱,一頭黑色的長發披肩,襯托出白皙如玉的肌膚。這樣一個俊逸的少年,若是出現在繁華地帶,定會引來許多少女貪戀的目光。

  只是他臉色蒼白,沒有血色,腳步緩慢而又沉重,身體在山風的吹拂下略微搖晃,像是大病了一場還未痊愈,卻又在他的臉上看不到一絲痛苦的表情。

  少年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凝視那個對他宣判的男子。他的目光似乎能洞穿一切,能看透那個人虛偽的面孔!

  “此地也無外人,家主還有必要裝模作樣么?你不就是想讓我死嗎?”少年冷笑,沒有一絲畏懼,似乎被宣判死刑的那個人并不是他一樣。

  聶玄,天云國帝都的聶家天才,也是天云國內的武道第一天才,他的武道之路堪稱奇跡,十五歲就達到了武魂之境,是天云國有史以來,從未出現過的妖孽。

  他的風頭一時無兩,就連天云國主召見他時,都特許他不用跪拜。這種待遇休說是同齡之人,即便是聶家家主也沒有得到過。

  若不是聶家之人都可以證明,只怕沒有人會相信這個站在懸崖邊上,被山風吹拂得身體微晃的孱弱少年,就是天云國享譽盛名的第一天才!

  聶震天向前走了兩步,神色冰冷地說道:“你犯下弒父大罪,我也救不了你!就算我身為聶家家主,也不能為了你而壞了族規!”

  狂風吹得聶震天身上的長袍獵獵作響,聶家最出色的天才即將身隕了,可是他卻沒有一丁點哀傷的神色,或許對他來說,這個聶家天才的生死,根本無關緊要!

  “是嗎,家主還真是公允啊!”聶玄譏諷地道:“我父親所中的淬心散之毒。只有我聶家才有,也一直由家主保管,家主難道就沒有什么需要解釋的么?”

  聶玄緩步靠近,凝視著聶震天的雙眼,咬牙切齒地說道:“我父親與世無爭,連家主之位都拱手相讓了,為什么你非要置他于死地?”

  他恨,恨不能一抓掏出對方的心來,他恨自己誤入對方的圈套,才會落得被按上弒父罪名,暴尸荒野的下場!如果能早一些看穿這個人的虛偽面孔,他也不會讓自己的下場如此凄涼。

  聶震天大手一揮,那些在他們二人不遠處的一干人等全都退后,站得遠遠的。

  此地只剩下他們二人之后,聶震天才注視著這個不甘的少年,冷漠地說道:“你知道了又怎么樣,事情都過去了,只要你一死,一切就都結束了!”

  雖然聶玄早已確定他們父子是被這位家主所害,可當聽到這個答案后,還是不敢置信地看著聶震天。

  他想不明白,他的父親雖然與聶震天競爭過家主之位,但事過之后,兩家的關系并未疏遠,聶玄父子二人也沒有半點記恨,為何聶震天就容不下他們!

  “為什么,為什么,這究竟是為什么?”聶玄抓住聶震天的胳膊,望著這個曾經讓他尊敬的家主,歇斯底里地怒喝道:“我父親雖然與你爭奪過家主之位,但從他退出的那一刻開始,就對你唯命是從,為何你要這么對他!”

  聶玄掩飾不住心底的憤怒,他們父子一直一心一意為聶家著想,沒有想到卻換來這樣的結局!

  聶震天猛的一甩胳膊,將身體虛弱的聶玄摔倒在地,冷冷地說道:“既然你這么想知道,我就告訴你為什么!我要對付的人,不是你父親,而是你!”

  聶玄趴在冰冷的巖石上安靜了下來,他目光呆滯地望著聶震天,不敢相信聶震天說的都是真的。他一直以為,聶震天這么處心積慮的對付他們父子,是因為他的父親,卻沒有想到,這一場慘劇的根源,竟然是因為自己!

  “不錯,你的父親對我是沒有威脅!”聶震天深吸一口氣后,又說道:“可是你,你實在太優秀了,優秀得讓人畏懼!”

  “你才十五歲而已,就已經達到了我們這些人二三十年才能達到的高度,假以時日,你的修為必將超出我的控制,到時候聶家之人無不看你臉色行事,而我兒聶宇也會被你的光輝覆蓋!就算他成了家主,也不過是你手底下操縱的傀儡而已!”

  聶玄神色恍惚,狂風吹亂了他的長發和思緒。他艱難地爬了起來,腳步比剛才更加虛浮了,身體搖搖欲墜。

  過了許久,他才神色暗淡地道:“聶震天,我聶玄從未想過坐上家主的位置,更沒有想過要脅迫你兒子聶宇!我志在武道,你不可能不知道!”

  “我一直以為,聶家的威脅都來自于帝都的其他家族,但我堅信只要我不死,其他家族就不敢妄動!”

  “可我萬萬沒有想到,將我置于死地的,竟然是你這位聶家家主,我聶玄竟然死在聶家人手中,哈哈哈···”

  聶玄神色癲狂,仰天長笑,像是聽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笑話一樣。

  “夠了!”聶震天聽到這笑聲后心里發慌,他惱羞成怒地道:“你的確是天才,是妖孽一般的天才,甚至連國主都對你另眼相看!”

  “你我一同去覲見國主,你只需站立行禮,而我卻要跪拜請安,到底你是家主,還是我是家主!”

  “因為你的出現,帝都的大家族都對我聶家忌憚無比,處處打壓我聶家,人人都知道聶家聶玄,誰會記得聶家家主聶震天!”

  聶震天的情緒緩和下來,居高臨下地凝視著聶玄,又說道:“國主答應過我,只要你一死,他就會降旨讓無憂公主下嫁我兒聶宇,到時聶家與宇文家結成秦晉之好,我聶家就可以永保太平!”

  聶玄苦澀地笑了笑,沒有言語。宇文無憂是什么人,他再清楚不過。那是一個擁有著天使外表,卻又勃勃野心的女人,怎么可能嫁給聶宇這樣的蠢貨?

  他低下了頭,深深嘆息一聲。原來這一切,都只是因為自己鋒芒太露了,連皇室都因此而忌憚。

  聶玄像是看著一個小丑一樣,笑了笑說道:“宇文皇室謀算得不錯,以我的天賦,取而代之只是時間問題,唯有我死了,他們才能穩坐天云國!”

  聶玄譏笑道:“家主大人也算計得不錯,只要我死了,你就可以帶著聶家安安穩穩的給宇文皇室當狗了,還能讓你兒子當上駙馬,毫無懸念的成為家主繼位之人!”

  聶玄心若死灰,眼前的這個目光短淺的人,還是那個精明能干的聶家家主聶震天嗎?為了一個遙不可及的承諾,竟然要自斷聶家羽翼,置他于死地!

  在聶玄的注視下,聶震天冷哼一聲,側臉相迎,那冷漠無情的神色,似乎是在提醒著聶玄,時間已經差不多了!

  聶玄遙望群山,深深嘆息一聲,在山風的吹拂下,他苦澀地笑了笑,無比失落地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懸崖,只留下一道蕭瑟落寞的背影!

  “聶震天,若有來世,我聶玄必將為我父討回公道!”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血脈掠奪者目錄
共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