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4:37:2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亡國修仙者
  4. 第二章 花蘭山

第二章 花蘭山

更新于:2018-03-16 21:02:26 字數:2192

  冬日里黑暗來得格外的快,但粉紅色燈籠的映照下,粉色的雪花依然簌簌的下著。在秦都他從未見過如此大的雪,雪仿佛花瓣似的,一片片的落著,落到地上。因為從沒見過,又或許是片片的雪緩緩落下本就是那么美,這場景看得秦封都不忍心踩下去。過了許久仍站在屋檐下,沒有邁出一步。“秦公子,外面這么冷,還是回屋去吧。”路過的丫鬟好心道,可秦封卻恍然未覺,丫鬟見了,施了一禮也不多言,轉身走了。直至秦封自己回過神來,感受到冬季的寒意打了個哆嗦,才轉身回到了房間。

  夜晚總是漫長,屋子里燈火通明,卻只能照亮一丈方圓,屋外仍是一片黑暗。咚咚咚,一陣敲門聲傳來,秦封裹了裹棉服,站了起來,還沒等他問出“誰啊”二字,門外的來客就已經自報了身份。“秦公子,嬤嬤讓我請你出去,說是有人聽了曲子非得要見見作曲的人。”原來正是提醒秦封的那個丫鬟小菊,聽了小菊的話,秦封略一思索便回道:“你先去吧,我隨后就來。”

  說起來這兒的老板也就是那位嬤嬤對秦封倒也算是客氣,尤其是發現經過他修改后的曲子竟得到許多客人的贊賞之后,這次深夜叫他出去倒是說明來人的不一般!簡單的收拾了一番,懷著一份好奇向會客室走了過去。

  風比起上次看雪時又大了許多,吹得雪花都凌亂了,在眼前在燈光下拉起一道道斜斜的軌跡。緩步走進了會客室,向嬤嬤略微行了一禮,目光卻移向在主位坐著的藍衣青年。嬤嬤會意,連忙向藍衣公子說道:“花公子,來的這位便是才來我們紅袖坊沒多久的琴師。”說罷朝自己身旁的座位點了下頭示意秦封落座,待秦封坐下后繼續道:“秦封,花公子可是專門為你而來,說要見見化腐朽為神奇的秦琴師!”話中卻并沒有提及這位花公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秦封聽了連忙苦笑:“嬤嬤,這卻是羞煞我了,秦封卻是沒有那么厲害吧,此話萬萬不要傳了出去,讓別人說我不知天高地厚!”這句話本是實話,他不過是自幼就在秦都長大,沒事就去聽聽小曲,賞賞舞姿,耳濡目染之下對此道熟悉了一點,況且秦都自然不是遼城這個邊境小城可比,故而他略微加以修改就得到了不少人的追捧,可若是讓他自己真的作一首,別說流傳后世,便是秦都那些文人騷客都會嗤之以鼻!

  聽在嬤嬤耳中,她曾走南闖北過,雖覺得秦封不錯,倒也不會驚為天人,所以微微點了點頭,這秦封年輕卻不孤傲,性格卻是極好。但那位花公子卻是不同意了:“秦琴師莫要說這等自貶之語!莫說遼城之內我沒見過,就是附近其它三城我也熟悉的很,從來沒見過向你這樣的琴師,略加修改便無比動聽,歡樂之極!”

  秦封和嬤嬤心中同時說了句,土包子,就在這遼城附近見識過,也難怪了!心中這樣想,話卻不能這么說,嬤嬤臉上依然笑得如同一朵花一樣,將頭轉向花公子奉承道:“那是,在這四城之中誰不認識您花大公子,您的文采武功姑娘們可都是極為佩服的!”花公子平日里顯然沒少被拍馬屁,就好像全宇宙他最帥一樣,笑得那叫一個歡騰。秦封見狀也拍了一個:“幸得花公子賞識,秦封愿為花公子作一曲,不知公子府上,來日作好了也好送過去。”

  花公子一聽果然樂不可支,連忙說道:“我乃是遼城城主之子,你作好之后送去便可。”秦封作為曾經的宋國皇子豈會因為對方是一個城主之子就亂了方寸?可看著對方那驕傲得仿佛天鵝一般的樣子,有些不忍心跌了他的面子,既然你捧我,我便捧捧你又如何,強自按下心中笑意,裝作受寵若驚道:“失敬失敬,原來是城主大人的公子,聽聞城主大人雄壯威武曾數次打敗極北野蠻人!今日一見公子,才知所聞非虛啊!”

  幾句話唬得花公子一愣一愣的,撓了撓頭:“這我卻是不明白了,為何見了我才知所聞非虛?”秦封道:“常言道,虎父無犬子,花公子如此儀表非凡,恰巧說明城主大人更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啊!”

  一番互捧之后,賓客盡歡,花公子打道回府,秦封也得以回到房間休息去了。在紅袖坊的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不知不覺間,歲月流逝,秦封迎來了亡國后的第一個生日。半年來,秦封也認識了許多新人,忘了許多舊人,不!是真的忘了么?

  這一次和以往一樣,都是在歌舞坊里過的,不同的是沒了酒肉朋友,沒有歌舞助興,沒有了許多,多了根白色的發帶!一年了,一年前,他的腦海中父王母后只是一個名稱,甚至記不清他們的樣子;一年后,他們的身影卻漸漸清晰起來!時常會被噩夢驚醒,醒來時眼角帶淚,那淚沒有溫度,仿佛他的心一樣,冰冷得無法觸摸。

  今天算是一個重要的日子么,秦封這樣問自己,過去的一年中自己那么悲傷,也還是走了過來,并沒有選擇草草結束自己的一生,那么就把今天當成是一個與過去告別的日子,這究竟是懦弱、貪生怕死還是勇敢、直面過去?

  他給不了自己答案,別人也給不了。

  既然還活著,那么就活著吧,他這樣告訴自己。

  秦封起了一個大早,現在已是盛夏,他卻把幾件厚實的衣物放進了包裹!原來前幾日就和花蘭山約好了今日隨他近雪山打獵,說起這雪山秦封還真是沒有去過,平日里雖聽人說起過雪山經年不化十分好奇,但卻只能望到白茫茫的一片,跟花蘭山說的差得遠了。

  說起來花蘭山,正是那位天鵝似的花公子了,此人性格豪邁,心眼雖不多,待朋友卻是極好,也就是他有一位城主父親,否則早被人賣了還替別人數錢!

  秦封給他一首曲子之后,花蘭山便沒事就來紅袖坊找秦封,秦封見他為人不錯也是有心交一位朋友,一來二去的,花蘭山和他那幫狐朋狗友有活動的時候十有八九會叫上秦封。這不,前幾天又來找秦封,說是他要去雪山狩獵,想著秦封不曾進過雪山,要秦封和他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