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5:03:3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黑神記
  4. 第2章:山谷血戰

第2章:山谷血戰

更新于:2018-03-17 19:02:49 字數:3147

  第二章:山谷血戰

  越級修煉——自古以來就是修煉者的最大禁忌,雖然可以得到超越現有等級的技能,但付出的代價就是筋脈逆轉,永遠都不可能再有級別上的提升,除了到了垂暮之年還沒有大成的癡狂的修煉者之外幾乎不會有修煉者傻到用自己的修煉前途去換取一兩個技能,黑衣男子越級修煉了“嗜血狂化”顯然已經早就料到會有拼死血戰的一天。

  黑衣男人一開始就越級使出了“嗜血狂化”,顯然沒有留任何余力,看得出黑衣男人出手就顯示出一幅拼死血戰的態度,還剩下的10多個士兵看到黑衣男人腳下的頭顱,一下子慌了神雖然“鐵骨丸”的誘惑巨大,但得有命吃才行啊。

  貿然攻擊不一定能占到便宜!彪形大漢深知“嗜血狂化”的厲害,但同為戰士修煉者也深知其致命之處,“嗜血狂化”是戰士修煉者利用內力引導體內血液瞬間全部逼回到心臟,再使血液在心臟中劇烈燃燒,最后利用內力瞬間將燃燒的血液逼回全身,燃燒后血液炙熱的溫度可以使戰士修煉者瞬間爆發出自身300%的潛能,攻擊力和防御力瞬間可以提高提高3倍以上,足以抵抗高于自身2個級別以上的對手。

  但凡事都有兩面性,“嗜血狂化”雖然能使戰士修煉者瞬間擁有超強的攻擊力,但是顧名思義“嗜血狂化”只能保持體內血液不停的燃燒的狀態,才能不斷激發出超強的戰斗力和防御力,所以一般情況下沒有輔助恢復技能或恢復藥品的補充,嗜血狂化的狀態只能保持1分鐘的時間,當全身血液低于30%時必須立刻停止,否者就會有極度的性命危險,技能狀態消失后會令修煉者立即陷入“虛弱”狀態并保持五分鐘的時間,修煉者陷入“虛弱”狀態后自身攻擊力和防御力降低到原有狀態的一半,所以戰士修煉者只會在極端危險的情況下才會使出“嗜血狂化”技能,而且通常都會有恢復技能和其它隊友組隊的情況下才會使用,為的是最后關頭一擊制敵。

  像黑衣男子這樣只有孤身一人的情況下使出“嗜血狂化”,只有一個理由——他從戰斗一開始就根本沒想過要活著離開。

  彪形大漢身邊的貼身隨從看到血色男子居然瞬間秒殺了10個手下,血色上涌暗叫不好,立刻對剩下的10多個黑衣隨從高聲叫道“你們這幫廢物,還不快上,他只有一個人,全部給我上”。

  看到黑衣男人瞬間秒殺了10個自己的同伴,雖然獎勵很誘惑,但是一時間沒人敢主動上前,一個個手持木柄雙斧相互左右看著。

  就在士兵們發愣的時間,一道紅光爆閃,血色男子已經閃身到了他們的面前,如此情況下他們不愿意拼命也沒有辦法了,紛紛本能的舉起了手中的雙斧,但也只能僅僅是舉起,因為就在他們的斧頭還沒舉超過自己的頭頂時就不約而同的全部掉落到了地上,不過這完全不是他們自己想丟在地上,是不能不丟,因為此時他們的腦袋已經落在了地上,眼睛里絕望的眼神甚至能在不遠處看到自己的鮮血橫飛、缺了腦袋的身體倒下。

  又是一次絕殺,和上一次攻擊一樣干凈利落,不過明顯這次絕殺后,血色男子的氣喘的更粗了同時發出低沉的吼聲。

  “快要到30%的極限了”站在對面的彪形大漢嘴角露出了一臉壞笑,一個弱化了3級戰士對于自己來說,如同和一個10歲孩童對戰,自己只要用一根手指都能輕易地捏死對方,而倒在地上的20多個士兵的死對他沒有任何觸動,在他眼里他們只是如同草芥般的炮灰,只是自己手里的一枚棋子。

  又是一道血色紅光爆閃……

  “什么!!!!”彪形大漢剛才還一臉壞笑的表情瞬間凝固,瞳孔劇烈收縮,一股寒氣從體內升起。

  “已經到了30%的極限,居然沒有停止!要和我玩命!”不過畢竟是6級白銀戰士修煉者,短暫的思索后,背上的兩柄白銀虎頭戰斧已經抓在了手上,絕對你的修煉等級的優勢的自信讓他直接舉起白銀色虎頭戰斧朝著黑衣男人迎了過去。

  “轟”的一聲劇烈的爆裂聲炸起,紅銀兩道閃光碰到了一起,爆裂聲后,兩人身邊的白雪被震的四周飛散,兩人的腳下在巨大爆炸力的作用下形成了一個20米的大坑,露出了被白雪覆蓋的灰色的巖石。

  短暫相持后,紅色閃光又一次主動出擊,一道優美的紅色弧線從上而下朝彪形大漢頭頂砸去。

  “跳斬!”攻擊力加成50%,對于已經跨入6級白銀戰士級別的彪形大漢而言,跳斬只能算是極普通的攻擊,但是今天的對手不一樣,“嗜血燃燒”+“跳斬”,意味著修煉者的潛能加成了300%后再加成50%,相當于累計攻擊加成了450%,縱然面對的是一個3級戰士,威力也不容小覷的。

  彪形大漢渾身銀光閃現,交叉雙斧,十字形上舉,“野蠻格擋”:防御力瞬間提升一倍,彪形大漢沒有想到黑衣男子拼了死手,也不得不使出了6級戰士修煉者最高防護技能“野蠻格擋”。

  “轟”的一聲又一次炸裂聲暴起,強大的力量在白雪中露出的巖石大坑變成成了一個深坑,爆裂的碎石飛濺,旁邊彪形大漢的貼身隨從被飛濺的碎石打的整個人橫飛起來撞到了邊上的巖石山壁上,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可見戰斗威力之強,第三次絕殺!來的快如閃電,瞬間也消失不見,接下來是長時間的死一般的寂靜……

  塵霧散去,只見黑衣男子站立著,雙手緊握紅色戰刀,整個人仍保持著呈現出奮力向下力劈的姿勢,彪形大漢已經單膝跪在形成的大坑里,膝蓋已經頂進了身下的碎石堆里,看上去明顯矮下去了一截,雙手仍手持戰斧已經降到了胸口位置但任保持著格擋的姿勢,雙目緊閉,血色男子的戰刀已經順著彪形大漢的腦袋左邊砍了下去,刀鋒已經砍入了彪形大漢的右邊肩膀,鮮血順著紅色戰刀不斷的流到了地上。

  “噗”一大口鮮血從黑衣男子口里噴出,于此同時身上的皮甲已經被鮮血浸透,順著邊角不斷往下滴,血色男子此時已經成為一個血人,很明顯他已經過度使用了“嗜血狂化”,體內大量血液涌出了皮膚,燃燒后高溫的血液滴在腳下的巖石上發出了“刺啦刺啦”灼燒的聲音。

  “贏了!”激烈的3次迸發,讓燃燒了體內至少90%以上的血液的黑衣男子再也站立不穩,倒在了地上。

  “森……!”此時目睹了一切的黑衣女子從石縫洞口沖了出來,抱起已經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血色男子聲嘶哭喊著著,斷了線的淚珠已經流滿了臉頰,“森,起來,你答應過我的,我們要一輩子在一起的,你不能有事!”

  躺在黑衣女子懷里的血色男子在女人聲嘶的叫喊聲中,微微睜開了雙眼,極度的虛弱已經讓他講不出話來,顫抖的嘴角仿佛有千言萬語,無限不舍得眼神中淚水已經順著眼角流了出來,緊握著血色男子手的黑衣女子已經感覺到手中的力量不斷在減弱……

  突然,本來已經虛弱無力的血色男子怒目爆睜,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讓他一把奮力推開了身邊的黑衣女子,緊接著一道銀色的閃光劃過……。

  事情發生的如此突然,快到黑衣女子根本無法反應。

  “公主殿下”原本已經沒有反應的彪形大漢居然恢復了過來,見到黑衣女子后左手捂著右肩膀傷口單膝跪拜下去,被碎石擊中吐血的彪形大漢的貼身隨從也在一旁跪拜下去。

  此時在一邊地上的黑衣女子已經杏目圓睜,眼中的淚水如斷了線的珍珠般從臉頰滑落,整個人神情如失去支柱般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幕,整個人癱坐在地上。銀色戰斧已經有一半沒入了血色男子的胸口,一道幽幻般的黃色光亮從傷口中飄出逐漸消失。

  “公主殿下!行軍侍衛孫虎拜見公主殿下,我們奉教主之名護送你回去!”彪形大漢忍著肩膀的劇痛再次喊道。

  彪形大漢沒有得到黑衣女子的任何回答,黑衣女子如同被抽去了靈魂一般,面無任何表情,兩只眼睛直愣愣地有些呆滯的盯著倒在地上的黑衣男子。

  “公主殿下,下屬奉教主之命,護送公主回去”彪形大漢見黑衣女子沒有反應,回頭朝一邊的貼身隨從遞了一個眼神,“公主殿下,恕末將冒犯了”。

  “去,快給公主牽一匹馬過來,扶公主上馬”彪形大漢對貼身隨從命令道。

  兩人扶黑衣女子上馬后,一行三人離開山谷,但是彪形大漢一直沒有注意到,黑衣女子從爬上馬背上的那刻起,不舍得眼神一直就沒有離開過那個他們曾經躲藏過的石縫,絕望的眼淚一滴滴的掉落,一直到3人的馬匹離開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