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3:23:2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啟天計
  4. 第二章:性本無良善,誰人不該死

第二章:性本無良善,誰人不該死

更新于:2018-03-17 12:31:37 字數:3176

  清晨是一天的開頭,和整片大陸一樣,碧沙城的清晨的天穹上一樣存在一輪慢慢淡去的月亮。不過對于這些生活在對底層的流民來說,黑夜才是屬于他們生活的時間,陽光意味著他們必須得盡快離開這里,不然,會死。

  當荀域回到距離城外很遠的一個樹洞里的時候,正好看到從墨海盡頭升起的太陽,美麗的有些刺眼。這個不足兩平方的小山洞是荀域白天生活躲避風雨的地方,也是他的窩。他從懷里拿出昨晚領到的鈴鐺和饅頭。

  饅頭還剩一個,在這個人吃人的地方,只有吃到嘴里的東西才是真正屬于自己的,所以昨晚拿到饅頭后,他便當著所有人的面,吃掉了兩個,只有這樣他才不會被盯上。懷璧其罪這個道理荀域明白。

  將饅頭放到一邊,荀域小心翼翼的拿起那個看起來脆弱無比的鈴鐺。鈴鐺是用黃紙折成的,上面畫著很多彎彎曲曲紅色的線條。摸著和普通紙一樣,用手一捏居然沒有任何變形的反映。

  “這不科學”荀域低聲喃喃道。又試著用力捏了一下,依舊沒有任何反映。

  接著他拾起一塊石頭對著鈴鐺砸了下去,這次鈴鐺被砸進了快要腐朽的樹干里。

  “看來這東西真的是違背常理的存在,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仙人,存在法術,存在妖魔鬼怪,存在長生不死”這樣的世界觀的顛覆讓荀域一時有些接受不了。

  緩不過神的荀域直愣愣的看著遠處依舊在城樓上空懸浮著的畫卷,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飛快的撿起地上的饅頭和鈴鐺塞到懷里,又樹洞里拿出一根和他手臂差不多粗細的木棍,拎著向碧沙城西狂奔而去。

  “再不走的話,或許就真走不了了”荀域想到。不算上城外十里需要的時間,等城主大人的震懾力再過去一些時間,這些流民或許都能給他宰了。為了活下去,他們只需要食物。可不會去管他的年齡。

  陽光中漸漸跑向遠方山脈的孩童,瘦小的背影看上去是那么的寒酸。誰也不知道他是否能一直活下去,還會不會見到明天重新升起的太陽。

  ......

  落日漸進,遠處的山脈也慢慢的模糊了下來。整整一天荀域都不敢停下腳步,一直小跑的步伐到現在也終于緩了下來。一天之內僅靠雙腳要走十里,這對于尤其體質本就孱弱的流民來說,可不是什么輕松的活。

  不過夜晚顯然不是趕路的時候,即便后面那些強壯的流民可能趕上來。

  遠離碧沙城的夜晚雖然沒有了那些不折手段的流民,但直覺告訴他如果在夜晚趕路只會更加危險。荀域抬頭看了一眼漸漸靠近妖山的落日,默默的計算著時間。大概還有一個半時辰夜晚就會完全降臨。

  “得盡快找個地方休息”功夫不負有心人,一番找尋荀域盯上了一面山崖下一顆不知名的老樹。樹下也比較干凈,沒有多少復雜的荊棘草叢,也沒有過多的那些毒蟲蚊蠅。

  老樹枝葉很密,一個人躲在其中幾乎不可能被從外面被發現,而且足夠高,視野足夠開闊。可怎么上去又成了一件棘手的事,畢竟這具身體只是一個六七歲的小孩子,經過大約半個時辰時間的努力找尋,荀域終于又找到了根合適的藤。

  一番折騰,等他真正歇下來的時候,整個太陽剛好完全步入萬妖山后。

  “得處理一下腳上的外傷才行”借著殘余的晚霞,荀域低頭看了一眼光著的腳。

  赤腳奔波一天這雙腳早已變得血肉模糊了,雖然用身上為數不多的布條簡單的止血包扎了一下。但依舊滲出的厲害。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這一路上他找到了幾種不錯的的止血草藥。清創,上藥,包扎這些東西早就刻到了荀彧的靈魂里。

  處理完腳上的傷口,荀域挑了一顆比較結實的樹枝坐了下來,接下來就是等待天明。

  這一坐。就到了深夜。

  天辰大陸的夜晚,寒冷而冰涼。當天邊最后一絲斜陽墜入妖山之后,山林中沉睡一天的王者們也睜開了他們緊閉了一天的雙眼,無數碧綠的眼睛開始在黑夜里不停的閃爍,猶如來自冥間的焰火,帶著死亡的氣息。

  遠處此起彼伏飛狼嚎和風催動樹葉的沙沙聲混合到一起,穿透了這片叢林。

  荀域小心翼翼的撥開樹枝,借著月光向遠處望去。

  只見月色下一匹匹渾身血紅的狼在林之中來回穿梭奔走,群狼中間的是一條近乎于成人高的銀色巨狼。

  此時,銀色巨狼正仰著頭,對月長嘯。而巨狼在仰天長嘯時,身上的皮毛也格外錚亮,似乎有更多的月光照射到了它的身上。

  看到這里,荀域心中一緊“這個世界上居然真的有銀色的狼,還擁有這么巨大的體型,大概以前那個世界的小說神話中所說的妖怪就是這個樣子吧。”

  來不及細想,荀域迅速的往后縮了縮,并且立即屏住氣息,降低心跳。并不斷的默默祈禱,希望狼群并沒有發現自己。

  但很可惜,群狼對這個地方似乎很熟悉,低頭嗅了嗅便發現了陌生的氣息,再加上之前荀域腳上流出沾染在地面上的血跡,這瞬間引起了狼群的注意。

  “嗷嗚....”隨著一聲長嚎,狼群漸漸循著血液的味道向老樹靠了過來,并且,對著樹上的荀域望去。

  感受到狼群的接近,和盯向樹上的目光,荀域恐懼的向更高的樹枝爬去。

  這一幕落在銀狼的眼中,卻流露出的更加殘忍的目光。

  對于這些膽大包天,敢于打擾山林寧靜的無知者,他不會介意將他們都變成一堆堆美味的食物。這是叢林的法則。也是身后山脈中那些王者定下的規矩——入侵者死。

  如果放過了這些只有兩條腿的生物,讓他們惹怒了山脈深處的存在。那它連帶著它身后的族群都會死。為了活著,所以他們必須都得死。

  毫無征兆,銀狼和狼群瞬間撲向老樹,或者說樹上的荀域。

  “嘭...嘭...嘭...”

  狼群不斷地向老樹發起沖擊,巨大的力量使得老樹不斷吱吱作響。不過這棵樹還算高大結實,一直都堅挺的矗立著。

  老樹雖然很是堅挺,但上面的部分卻是搖晃的厲害,銀狼的撞擊好幾次都使得荀域差點落下去,嚇得他緊緊抱住這根樹枝。

  大概過了兩三個時辰,正當荀域已經筋疲力盡的時候,卻發現狼群居然緩緩退離了老樹下。

  看著遠處影影綽綽不斷趕來的流民,荀域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眼中充滿了驚駭,他知道自己逃過了一劫。

  待得狼群漸漸退去,荀域背后早已被汗水濕透,一種死里逃生的感覺浮上心頭。

  透過密密麻麻的樹葉荀域虛脫的躺在樹枝上,抬頭看著這片陌生的星辰在心里默默發誓到“這輩子一定要成為人上人”他討厭這種生不由己的感覺。

  隨著時間的推移,荀域突然發現這片星空星辰的排列竟是像極了一面古老的城墻,一會兒變得又像是一個人......

  看著看著荀域一時竟入了迷,連之前的狼群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凈。而這時周圍的空氣似乎變得格外活躍了些,這使得荀域有種說不出的舒暢,就像是沐浴在冬日里的陽光里一樣,宏大而溫暖。慢慢的他竟漸漸的沉睡了過去。即便如此,周圍流動的空氣就像有靈性一樣散發著如星光般微弱光芒,這些光芒隨他的呼吸在他的體內流轉,從他腳上的外傷傷口處流竄進去繼而消失,神奇的是,伴隨這些毫光的流轉傷口竟然以肉眼可見的數度愈合著。他身體也好似沙漠中的人遇見河流一樣,饑渴而貪婪的吸收著。

  ......

  僅僅一夜之間,最先動身的這一批流民成幾乎都成為了這片山脈里的亡魂,成為了山脈外圍這些黑夜掠食者——叢林狼的食物。不過死多少都不要緊,因為等天亮以后這片土地上并不會有一具尸體,不會沾染一絲血跡。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沒有人會去在乎他們的生死,或者說更多的人在旁望著他們,等待著他們盡快死去。

  沒有人的生死可以改變什么,至少這些流民不行。一夜殺戮過后,哪怕他們都死了,太陽第二天依舊照平常升起。還是那么溫暖,那么刺眼。

  一縷陽光透過樹稀照射到荀域的臉龐上,他條件反射性的動了動睫毛,然后猛的睜開了雙眼,可他又很開的閉上了,刺眼...頭一歪,正打算換個姿勢睜眼的他突然猛的坐了起來。

  “嘭...”一聲悶響過后,荀域從樹上掉了下來。緊接著便是他便蹦了起來。

  '然后死死的盯著右腳,昨天晚上還血肉模糊的右腳,現在居然痊愈了。而且從那么高的地方摔下來,居然沒有一點事。

  試著動了動,除了感覺整個人渾身上下有用不完的力氣以外,居然沒有任何感覺到疼痛的地方。

  這究竟是整么回事?荀域看著將近五丈高的老樹腦海一片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