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5:36:5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邪武神尊
  4. 第一章 乞兒

第一章 乞兒

更新于:2018-03-16 07:01:06 字數:2751

  這是一個叫四圣大陸的地方。這個大陸的面積極其龐大,如果非要找個參照物的話,那么這個大陸起碼有三個地球那么大,擁有上百億的人口。

  之所以叫四圣大陸?原因就是因為:在這個大陸的四個方位分別對應四個圣獸所占據的位置。這個圣獸分別是:東之水青龍、南之火朱雀、西之風白虎、北之土玄武。而且這四個圣獸所占的位置,又分別對應為:風刃千壑谷、炎海滔天崖、九幽玄冰澗、真武絕境地。這四大圣地,每個都有高達幾十萬平方公里的面積。可以說是每個巔峰武者所夢想去的地方,傳說只要進入其中,便能擁有絕強的力量,突破人身之極限,可達永生不滅。

  然而,僅僅進入四大圣地的邊境地帶,都已經能讓很多頂峰高手卻步,想進入核心地帶,又談何容易?

  四圣大陸,無極帝國,樅陽郡……

  他是一個乞兒,一個現在約有十六的乞兒,面黃肌瘦,骨瘦如柴都已經無法形容他的現狀。

  他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就開始過起了這種以乞討為主的日子!他只知道,從他懂得人情世故的時候,他便在和一群乞兒一起乞討。甚至與野狗爭食,與別的乞兒打架,因為他要生存。

  每當他閑暇的時候,他都會藏在私塾的窗戶下,偷偷的聽私塾先生教課,這無疑是他乞討生涯中最讓他覺的有意思的事情。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在他來偷聽課的時候開始,私塾先生的教課聲明顯的提高了很多。通過私塾先生那洪亮的聲音,他便學會了很多字,就這樣他一直堅持著。也是從那時起,他給自己起了個名字:恨天生。

  他有一群年齡不大的乞丐兄弟們,為了生活,他和那群乞兒早就學會了“忍”,對于他們來說什么自尊,什么臉面,有一個饅頭實在嘛?沒有?沒有干嘛還要?所以過慣了別人白眼的日子,讓他們麻木,可乞討的日子,終究是不好過。在他們這一群十幾來人的小乞丐,每天是需要不少食糧的,同時每天露宿街頭,橋底,對他們那弱小的身體卻也是一種負荷,因而在乞討的生活中,同伴也在不斷的因為疾病,饑餓而相繼死去……

  “咳!咳!!”在一個坡橋的底下,一群小乞丐正鏃擁在一起,蓬松的頭發,發黑的臉蛋,已難以分辨的出性別;臟兮兮的衣服,也已經難以遮體。

  細觀這群乞丐,從那瘦弱的身體,約莫能判斷出年齡最大的也不才有十五、六歲左右,而小的竟然看起來才四、五歲左右。而此時他們鏃擁的這個小乞兒,讓人看了就有種不忍的感覺!

  這就是現實,對于他們這群乞兒來說,無論病大或小,幾乎疾病的每次的到來就要帶走一個人的生命,這對他們來說幾乎是不變的定理。

  “天生,你感覺怎么樣?”一個身材要比恨天生略為高上些許的乞丐,一頭同樣臟兮兮的亂發,一樣的瘦,方正的臉龐,濃濃的擔憂從他那雙不大,卻有神的眼睛里,毫不掩飾的透露出來。他叫吳天,在很久之前就和恨天生一起乞討的兄弟。

  “咳!!”一陣急促的咳嗽,使恨天生臉被憋的通紅,其實恨天生心底很是明白,從他懂事起,他經歷了太多的生死離別。太多同伴的離去,使他麻木,所以他也很明白自己的狀況。

  “吳天,嘿!他奶奶的,我這次估計是撐不過去了。”很天生有點不甘的恨恨的道。

  沒有話語,吳天只是用手使勁握了下恨天生的手,他的心底充滿了痛苦,一個個兄弟的離去,使他無奈。連吃飯都成問題的他們,又如何就醫呢?無言的他,只能用力的握了握很天生的手,這也許是他僅剩的表達感情的方式了。一切言語皆是徒勞。

  這就是乞丐的生活,不僅日子不好過,還要受盡世人的白眼。這還不算,像他們這樣小的乞丐,還要受到那些年齡稍大的“同行”的欺凌。在他們這個小城鎮里,他們也只能算是滄海一粟罷了,有時候好不容易乞討來的食物,卻被別的年齡大的乞丐搶走。本就苦不堪言的生活,無疑又被這些人雪上加霜。

  吳天記的很清楚,他們以前的幾個兄弟為了爭奪一個白饅頭去養活他們在垃圾堆里撿的尚在襁褓里的幼兒,而和那群年齡大的乞丐打架。也因為那次,他們本有六個年齡大的十二歲左右的乞兒,卻也在那一斗毆中因傷重無法就醫,而相繼死去了倆位,而他們死之前,仍是放心不下那群幼小的乞兒,因為看到他們,就好像看到自己幼小時候的生活。現在五年過去了。也只剩下他和恨天生,可也許下一刻……

  “他們以后……”很天生看了看身邊的這群小弟小妹們,有點憂郁的道。

  吳天看著周圍的那群幼小的乞兒,不由的覺的肩膀上的膽子沉甸甸的,握了握拳頭道:“你放心吧!有我在呢!”

  “對不起,咳,讓你一個人來承擔這么多的事情,咳咳!”拍了拍吳天的肩膀,恨天生歉意的道。因為同為乞丐,所以他明白,一個乞丐去養活一群乞丐的難處。

  “你這是什么話?他們早就是我們的小弟弟小妹妹了不是嘛?照顧他們本就是我們應該的,所以你不用向我道歉。”吳天摸了摸旁邊一個年齡尚不過七八歲左右的乞兒頭說道。

  “咳!”安心的笑了笑,恨天生又開始了劇烈的咳嗽,一時無話……

  深夜,只見一道身影從那群小乞丐中站出,慢慢的向外走去,好似怕驚醒了眾人一樣,恨天生打心底不希望他們看到自己的死狀,并因為遭受了世人太多的白眼,讓他知道,活著的不易,所以他更珍惜自己的生命。

  其實已經年齡十六的他,業已知道,一些藥材便是在深山老林里采摘的,所以他想自己去碰個運氣,為什么不讓那么多乞丐同伴共同前往呢?可要知道,他們是乞丐不是開采隊,所以他們可沒有什么后備糧。現在他自己去,只是碰個運氣而已,可如果大家前去,那么也許會全餓死在深林里了。

  “小心點!”當很天生沒走幾步的時候,一個聲音在背后突兀的響起,沒有回頭,很天生只是使勁的點了下頭。在他身后出聲的自然是吳天,相處那么久的他,很天生的心思,吳天自然也能明白。而他現在所能做的,也僅僅只有祝福。

  樅陽郡

  本身是座落在森林的邊緣,那是一個無比龐大的森林,而在森里里邊,山丘也不在少數,只是因為樹的關系,山聳立在里邊是那么的不顯眼,人能看到的都是樹,也只有樹!

  而且說來也奇怪,在靠近樅陽郡的那個方向竟然有近幾十公里深處沒有一個生物,哪怕只是一些無害的兔子!

  森林往往是個神秘莫測的東西,特別是一些非常龐大的森林。不過在那里邊經常會發生一些令人驚詫的事情。當然對有實力的人來說,年代悠久的龐大的森林深處,卻是他們尋寶的地方,但是有的時候,森林所代表的卻也是死亡。因為神秘,所以才會有更多的讓人無法理解的存在……

  腳步蹣跚的恨天生,緩慢的走向樅陽郡附近的那個大森林,其間的距離約莫有十公里左右。十公里也許不是很長,可對于恨天生此時的狀態,十公里可以說絕對是一個挑戰。之所以能夠堅持的走下去,也許就因那強烈的求生yu望吧!是那絲不放棄的念頭,支持著他……

  夜晚的森林,格外的寂靜,也格外的漆黑。偶爾的蟲鳴聲,更加彰顯出夜晚森林的寂靜。靜的讓人芯里發怵!

  恨天生站在森林的外面,眼中閃過一絲興奮“咳!終于到了,這里應該就是那些醫師,經常采藥的森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