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5:16:13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網游之巔峰一戰
  4. 第一章 撿到寶了

第一章 撿到寶了

更新于:2018-03-18 09:32:11 字數:3166

  “逍客,9點鐘方向,群體治療!”一個年齡在二十一二歲的男生帶著耳機,一邊操縱著游戲中的人物,一邊發號施令道。“收到!”耳機中傳來回應,立刻,那一片因為剛剛BOSS的群體魔法而即將大量掉血的玩家們剛剛感受到HP掉落,血就回滿了。場景邊的一個人物卻趁此時沖了過來,目標直指BOSS!現在的BOSS已經被這個男生所在的團隊打入了虛弱狀態,這個突然沖來的家伙明顯是想搶最后一擊!屏幕前的他淡淡一笑道:“呵,搶不到經驗卻來搶BOSS爆出的東西?沒門!”(傷害過半者或團隊獲得怪物經驗,最后一擊者或團隊獲得爆出物品)頓時,另一個人物迅速躍起,明顯是一個戰士職業,雙手持一把巨劍,兩人距離在不斷拉近。突然,他按下了一個鍵,霎那間,戰士將巨劍一揮,然后猛的把劍插在地上,一道金色的光芒從劍上冒出,形成了金色火焰一般,不斷的漲大,同時,戰士大吼出了技能的名字:“圣炎守護!”立刻,火焰好似凝固了一般,一面巨大無比的火焰型巨盾出現在戰士面前,看到盾上不時冒出的火焰,沒人會想去試試那玩意有沒有攻擊的能力。看到那個玩家停在盾前,巨大的盾將本來就不是很大的大廳給徹底封死,束手無策下,那個玩家只好放棄,罵罵咧咧的掉頭準備走了,而屏幕前的男生卻是笑了起來:“呵呵,得罪了我們戰冢的人還想走?”咧了咧嘴,將一直按在那個鍵上不曾松開的手指挪開,戰士似是感應到一般猛的睜開眼睛,大喝一聲:“圣炎沖擊!”隨著這一聲,那張巨大的盾上閃出紅光,而且越來越亮,大廳里的溫度也越來越高,然后,一道巨大無比的火柱就從那盾上噴發而出,看到那與盾牌一樣大的火柱,那名玩家還沒從那無比的震驚中反應過來就被火焰吞噬,火焰過后,地上留下了一件金黃色的刺客鞋子裝備。“嘿嘿,實力還可以哦,難怪敢來搶我們的怪,老大,這個裝備就是我的了啊。”耳機中傳來一個略帶猥瑣的聲音嬉笑著的道,那個男生倒是無所謂的道:“成啊,啊對了,貌似你就差了鞋子就成全金套了吧。”“嘿嘿,是啊,哇,這個鞋子屬性好霸道哇,咔咔咔,賺到了!”他笑著搖了搖頭:“好了,最后一萬出頭的血,大家加把勁!秒了它!”“收到!”整個團隊一聲應和,不再管什么防守加血,就連祭祀職業都用出神圣之錘這個祭祀的唯一一個攻擊技能攻向BOSS。BOSS本來就是虛弱狀態,也就是血少于2%,近百人的最強攻擊一同到達BOSS的身上,沒有絲毫的懸念,一聲哀嚎,隨后就是BOSS豪爽的大爆。

  “好了,楊麟!再不吃飯就斷網了啊。”一個帶著點點怒意的女孩聲音從他身后傳來。“啊歐……”楊麟立刻就知道下面要發生什么了,果然:“哈,嫂子喊吃飯了,老大,快去啊。”“是啊是啊,收尾工作就交給我們就是了。”“哈哈,老大,明天就是晚點來也是可以原諒的啊。”“咚。”楊麟無奈的一翻白眼,一頭撞上鍵盤了……狠狠的回了一個中指給那群損友,也不管他們能否看到,關了音響,長長的呼了口氣,抬頭看了看走到身旁的女孩道:“鳳,你……怎么還不睡?”“我就猜到你肯定又在刷BOSS,弄的這么晚,都2點了!給你弄點宵夜,順便監督你吃完了去睡覺!你要保證你的睡眠,明天你還要去給那些家伙訓練呢!”“額……好吧。”楊麟嘆息一聲,選擇了妥協。不過南宮鳳做的飯菜味道倒真是很合楊麟的胃口,看到楊麟十分鐘不到就把自己做的菜一掃而空,嘴角也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正抬起頭要贊美一下南宮鳳的手藝,卻看到南宮鳳嘴角的那微妙而撩人的弧度,頓時,整個人就呆在那里傻傻的看著南宮鳳。忽然感到楊麟停了下來,南宮鳳抬起頭,卻正對上那帶著癡迷的雙瞳,臉上立刻就飛起兩朵紅暈,‘呀’的一聲,端起碗碟就飛也似的離開了。受到那一聲驚嚇,楊麟也從那癡迷中回過神來,回想起來自己干了什么,不由苦笑一聲,曾經自己引以為傲的定力卻總是在她身上失去作用,每次見到她笑都無可自拔的深深被吸引,搖搖頭,將頭腦中的旖念甩去,很遲了,該睡覺了,不然明天要真是遲到了肯定會被那幫渾球笑死。輕輕一推桌子,隨后雙手熟練的握住輪椅的抓握端,左右手反向用力,整個輪椅就流暢的轉了個向,在楊麟的推動下,輪椅緩緩向床邊。是的,輪椅,楊麟是一名特警預備役,在一次抓捕任務中,楊麟中發現了一枚10公斤T.N.T當量的定時炸彈!在救人的最后關頭躲閃不及,被炸彈的碎片擊中了脊椎,造成了脊椎中的神經壓迫性受傷,現在的他,已經是高位截癱了,也就是說,他自胸口一下已經沒有任何的感覺!雖說壓迫性質的損傷不是很嚴重,但是那也是對于不同部位的神經,脊椎擁有人體第二大的神經中樞,重要性不言而喻,就連國內、外最頂級的專家在診斷后都表示,要么動手術,要么讓他自己回復,不過,動手術的成功率不到一成,而且一旦失敗就沒有任何可能再次手術了。然而比起沒法正常走動,楊麟更關心的是自己下面的那活兒,雖然醫生的話很隱晦,但楊麟這個特警出身的家伙怎么可能聽不出來?醫生的意思就是自己的神經一天沒法回復,下面那個小兄弟就一天不會有反應,也就是說,他現在甚至算是半個太監了。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對南宮鳳一直不離不棄的照顧自己而覺得自己對不起她,楊麟承認自己不是圣人,沒法做到平靜的把南宮鳳送到別人手中這個舉動,但同樣的,他也不希望南宮鳳因為自己的緣故而受到家里的責罰,于是,在這整整一年里,楊麟不斷的用各種方式想將她送走,至少送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或許自己和她都會漸漸的忘卻彼此,找到屬于自己的新的世界吧。當他正要雙手撐住身體從輪椅上移到床上時,一雙纖手將他橫抱而起,楊麟不看也知道是誰,只能在心中默默嘆息:“算了,欠她的早就還不清了,再多欠點也無所謂了。”享受著她的照顧,楊麟心中也泛起絲絲溫暖,曾幾何時,在那冰冷的孤兒院里,除了將自己撿回來的老院長以外,就再沒有一個對自己好的人了,搶奪食物、衣服,遭受各種辱罵,孤兒院中并非很多人想象中的團結和友好。機緣巧合之下,自己可以上學了,小學,初中,隨后被特警隊長看中,進入了警校,學習搏擊技,偵查,反偵查,各種武器的使用、拆卸、維護,嚴酷的生存訓練以及認識了南宮鳳。為了生存,為了不再使孤兒院中的事再次發生在自己身上,楊麟打破了十七種武器的射擊記錄,打破了隊長保持的連續搏擊戰勝二十三人的記錄,打破了各種交通工具的所有駕駛記錄,也打破了冰美人南宮鳳的零約會記錄。當時的自己是多么的意氣風發,所有人看自己的不是嫉妒,而是敬畏,那是自己憑著血和汗換來的。可是現在呢?一枚炸彈,徹底的毀了自己,說的好聽點叫壓迫性神經損傷,說的難聽點就是脊椎神經幾乎被壓斷,這輩子想恢復的幾率怕是在小數點后幾百位,最可恨的是自己卻對此無能為力,這種有力使不出的感覺能讓人幾近瘋狂。楊麟想過尋死,自己失去了下半shen的控制權,和廢人無異,要不是老隊長和南宮鳳極力請求自己去當教官去折磨那些新來的菜鳥們,自己怕早就死了,哪還有活下去的心思。

  忽然,身后傳來“嗦嗦”的聲音,楊麟心中道:“怎么聽起來像……”突然打住不是因為別的,只因為南宮鳳有裸睡的習慣,那么也就是說……楊麟剛剛反應過來,就感到有人鉆入了被窩中,隨后,從背后抱住了他,背上能清晰的感到兩團柔軟,頸上也能感到她的呼吸,淡淡的香氣不斷刺激著楊麟的鼻子,可是楊麟卻是苦笑道:“鳳,你不是有自己的房間么,這……”“天冷了,我要抱著你取暖。”身后傳來南宮鳳略帶嬌蠻的聲音。可楊麟哪還不知道她的心思,哭笑不得的說道:“放心了,現在的我還沒那么脆弱吧,我現在可不想去唔……”看著一對柔若無骨的潔白小手將自己的嘴捂住,不讓自己說出那在她看來不吉利的話,楊麟也只有輕輕的搖頭表示。過了好一陣子,感到身后的呼吸漸漸平穩下來,楊麟稍稍回過頭,看著那如同睡美人一般恬靜美麗的女孩,苦澀的一笑,老隊長的眼可夠毒的,當初自己千辛萬苦的正式和南宮鳳確定了關系后,老隊長笑著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只說了一句話:“你小子撿到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