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5:11:4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鈺痕
  4. 第三章 妙斬藍靈獸

第三章 妙斬藍靈獸

更新于:2018-03-16 16:56:27 字數:10151

  卷一洛陽王寶藏

  第三章妙斬藍靈獸

  卻說,應長明為引開四大藍靈巨獸掩護其他組員襲進峽谷暗流之中,單槍匹馬只身前去試圖攔住四大藍靈巨獸。

  雖說有獵鷹二號可在空中展開火力牽引對地面進行掩護,但這藍靈巨獸畢竟是火系五級魔獸而且還有四個,若是應長明硬打硬的話,這十有八九是要把自己交代在這了!

  如果僅靠蠻力的話,應長明也是自知不敵,但沖鋒陷陣鐵馬金戈他從來都沒有怕過,相反此時的情形卻令應長明頭腦更加的清醒了。

  一絲的冷冷的笑容裸露在應長明清秀的嘴角,平時帥氣的臉龐此時卻因為這冷冷的笑容而變得似有猙獰般的恐怖。

  就在血劍魔王被應長明一招斬殺之時,沖天的虛靈怨氣從血劍魔王的觸角中噴涌而出,往四周散去,卻遲遲不見血劍魔王的元神撕裂現象發生,這是怎么回事?

  引發虛靈怨咒是他們魔族中高級別魔獸告知其他魔黨的常用手段,以自己死后軀體殘留的靈力作為牽引所引發的“虛靈咒”,靈咒一旦發動不可回轉,方圓五百步的魔族都會趕來支援。

  但高級魔獸有自主擇選的能力,然而那些低級的魔獸就如磁力吸引一般地前赴后繼趕來做炮灰了。

  接收到訊息的四大魔靈迅速趕來支援,為首一只藍靈巨獸剛走幾步突然聽得空中一陣火炮連擊的轟炸聲。

  沒錯,那轟炸聲正是在后空方盤踞已久的獵鷹二號的火力支援,這鉛酸核導彈能夠有效的控制魔獸的行動力,如正中魔獸本體可以有效抑制魔獸的再生能力。

  受到空中莫名襲擊的魔獸,頓時被激起了怒氣,四只魔獸均好似大猩猩般的抬頭怒吼,雙手朝天高舉,口中不斷噴涌著紫焰火球,頓時峽谷外側火光沖天。

  噴涌出的紫焰火球似有追蹤般的朝著獵鷹二號飛了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烈焰一閃,獵鷹二號機艙內的駕駛員劉易傳只覺眼前一陣熱流涌動,自知躲閃不及就要與紫焰火球相撞,這要是真的撞上了可真的就要了親命了!

  絕望的劉易傳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決心,只是可惜不能再與戰神雷哥一起并肩作戰了。

  “呀噢.....噴你奶奶個嘴!”

  就在這緊急時刻,應長明終于趕到。見情形不妙,飛速趕來的應長明兩腿一蹬,一躍飛到空中。

  空中的應長明迅速屈身,手臂雙展,水平翻轉兩下,右手食指與無名指胸前一劃,而后貼于額頭,頓時只見天空烏云密布,似有急電將要落下。

  “天,雷,劫!”

  應長明伸出雙指貼于額頭,之后只見數道閃電似死神降臨般的從空中墜落,道道閃電正劈四只開口朝天的電線桿子一般的藍靈巨獸。

  正噴放怒氣的藍靈巨獸們一見情形不好,迅速雙臂回抱,空中一劃就要收回發出的紫焰火球,進行回體防護。

  然而因為事發突然,其中一只反應較為遲鈍的藍靈巨獸還在雙手朝天的噴涌紫焰火球。

  就在這載滿怒氣的紫焰火球就要從這只反應遲鈍的巨獸口中噴出時,應長明的天雷劫發動了,一道巨型閃電從天而降,正好正中其口中!

  正在噴涌紫焰火球的藍靈巨獸被應長明的巨型天雷劫擊中,還沒出口的紫焰火球頓時在其口中炸裂開來。

  爆炸起初猶如蜻蜓點水一般,隨后,爆炸產生的沖擊力在其口中迅速擴散開來,這只悲慘巨獸的身體承受不住這巨大的能量,火光一閃,一下從頭部炸裂開了。

  被憤怒沖昏頭的魔靈巨獸就這樣嗝屁了,只剩下軀體,哐地一聲倒地,頭顱炸裂,再強的再生能力也已然是于事無補了。

  “哈哈哈,五級火系藍靈巨獸嗎?也不過如此!哇哈哈,哈哈!”

  天雷劫陣外的應長明見自己一招就擊敗了一只藍靈巨獸,得意的仰天大笑。

  一則,慶幸自己發動天雷劫時震懾住了四大魔獸嚇得他們收回自己發出的紫焰火球進行回體防護,適時地救了獵鷹二號里的劉易傳一命,這會讓自己一會接連擊敗其他三只藍靈巨獸更有勝算。

  再則,是他的確有點佩服自己的當頭一擊,一個啞巴吃王八直接把一只藍靈巨獸打個悶葫蘆死翹翹,真是快哉啊快哉。

  最重要的是,應長鳴知道雖然自己一擊斬殺了一只五級火系藍靈巨獸,但那畢竟是自己突然襲擊攻其不備。已經死了一個隊友其他三只巨獸必然會提高警惕,再想要殺他們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所以應長明決定智取,繼續激怒他們,等這些藍靈巨獸寶寶們怒發沖冠喪失理智之時再施以擊殺。

  其他三只藍靈巨獸見不知從哪里竄出來這樣一個白毛小子,還這么能打,輕易就將自己一個隊友給殺死了,警惕心立刻飆升百分之兩百。

  這三只藍靈巨獸收回紫焰火球的同時,似乎已經知曉了那笨蛋隊友會死在應長明的天雷劫陣的手中,也許是他們害怕或則是另有企圖,其他仍然存活的藍靈巨獸正以微小的速度朝著已死隊友的尸體方向挪動著。

  “雷,聽的見嗎?”

  剛剛脫險的獵鷹二號在遠處空中傳來訊息,正是劉易傳。

  “聽的見,你還好吧?對不起我來遲了,差點害你......”應長鳴正說著。

  “沒事的老雷,你想多了!對了,你發現沒有,這三只巨獸正在緩慢地朝著已死巨獸的位置移動著呢!

  隊友剛死,假若虛靈怨咒引動話,像他們這么高級的魔獸,應該會有自己的擇選能力。按理來說魔獸是沒有感情的啊,他們應該過來找咱們拼命才對!可是怎么會這么平靜呢?

  恰恰相反的是級別這么高的魔獸陣亡了卻沒有牽引出虛靈怨咒!”

  發現端倪的劉易傳打斷了應長鳴的話說著自己的發現,希望能對戰局的發展起到一點作用。

  “嗯,對,我也發現了!

  但是就是不知道他們要干什么?

  我也是第一次與五級火系藍靈巨獸作戰,對它們的戰斗技能還不是很熟悉,他們這種反應確實不同于一般的魔獸。難道他們和血劍魔類似,要合體?”應長鳴透過無線電同劉易傳你一句我一言地嘀咕著。

  “什么,合體?”

  劉易傳著實一驚,“他們都這么大了,再合體他奶奶個蹄子的得變多大的體形啊!”

  “看著又不是很像,按理來說像他們這種級別的魔獸應該不會一開始就使出這種低級的招數吧!”搞不懂狀況的應長鳴也是一頭霧水。

  “不管啦,先****一票再說!”應長鳴見干等著也不是辦法,任務緊迫,還是速戰速決的好。

  “三個光頭強奶娃子,哼,受死吧!”

  應長鳴表示不能再忍了,老子的銀槍早已饑渴難耐了,打吧先!

  應長鳴右手朝虛空一抓,虎頭銀槍應聲而出,應長鳴抬手一把抓住,身周氣流涌動,瞬間來到其中一只藍靈巨獸的身邊進行近身搏斗。

  “啊,我打打打打.....我戳戳戳,哈哈,疼吧....”

  應長鳴雙手捂著虎頭銀槍好似一個二傻子一般地在周身布滿鱗片的藍靈巨獸身上戳來戳去,戳來戳去,一會腿上戳戳,一會腰上打打,好不搞笑!

  “哎呀我列個去!哈哈哈!雷哥,你在干啥呢?原來...哈哈...原來你還有這功能呢啊?你得上交給國家了!”獵鷹二號里的劉易傳無線電中傳來一陣大笑聲,他實在是被應長鳴這二逼的動作逗得不行了。

  “放屁,老子本來就是國家的,還用得著你上交!”

  應長鳴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剛才的行為是多么的萌萌噠,不覺臉上一紅,臉一拉,佯裝起不高興的樣子來就要反駁。

  “好,不管別人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劉易傳見雷哥臉都紅了,也不再好意思繼續調侃下去,臨了還不忘嘴角一撇嘿嘿一樂,全然把剛剛脫險的事給忘了個一干二凈。

  “好了劉易傳,你駕機后撤,在空中待命,我先近戰會會這幾個娃娃!”

  應長鳴望著三只奇怪的魔獸腦子里似乎有了些什么,立刻恢復了作戰常態,令劉易傳駕駛獵鷹二號在遠處待命。

  “是!”

  雖然劉易傳剛才被應長鳴逗得合不攏嘴,但命令與玩笑他還是分的清的。

  利刃小組的組長下達命令,獵鷹飛行小組就應當全力配合。這是軍令也是戰場上兄弟之間的信任與擔當,保護戰友,這是責任!

  接到命令的劉易傳迅速將獵鷹二號朝后方撤離近戰區,應長鳴則是舉起長槍繼續搏戰,而此次他不會再像剛才那樣二了吧唧的了。

  “哼,管你們鬧什么鬼,看爺爺的,十倍萬軍橫掃,呀噢!”

  只見應長鳴話音剛落一股閃電應天而落正中應長鳴手中虎頭銀槍的槍頭,應長鳴雙手用力一握槍靶,兩腿半蹲,雙手后甩,

  “哈,全壘打!”

  應長鳴在雷擊到達之時直接一個棒球全壘打,一棒子揮了過去。

  雷擊折射而出,正中一只緩慢挪動的藍靈巨獸胸口,隨即在三只巨獸中不斷彈射,一陣噼里啪啦激光帶閃電,打的這幾只魔獸身上直冒煙。

  “額啊,這小子不按常理出牌!”一只藍靈巨獸突然說了話!

  “老二,閉嘴!現在不能暴露!”突然另一只藍靈巨獸也開口了!惡魔戰士身后的遠處望去。

  只見三只藍靈巨獸全身都泛著焰紫藍光,一人倒地,一人半跪,一人仰天,難道這又是什么魔族陣法嗎?

  既然這樣那為什么半跪的那位表情看似這么痛苦呢?

  “神馬!媽媽咪啊,這魔獸怎么還會說人話啦??難道他們是要進化?啊,對啦,他們是要進化,我說他們怎么這么奇怪,連死了都沒有牽引出虛靈怨咒,艘納斯奈!”

  應長鳴回想到剛才的種種奇怪的跡象,不覺突然想起這五級火系藍靈巨獸馬上是要進化了,而且還是三個一起進化,這下大條了,原來這三個陰謀家是要去“奔喪!”

  應長鳴一見大事不好,趕緊通過幻音無線電命令劉易傳將三獸中間的那具無頭魔獸尸體炸成灰。

  “易傳,快點,將那個****魔獸的尸體給我炸成灰,靠,這三個家伙要去奔喪了!“說到這里,應長鳴不覺頭上急出一陣冷汗。

  “雷大哥什么?奔喪?魔獸也會?”劉易傳被應長鳴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給搞蒙了。

  “對,奔喪!原來這四只藍靈巨獸都臨近進化靈力邊緣,剛才一個魔獸被我斬殺,其他三個魔獸突然調轉槍頭朝著尸體奔去,他們是要搶奪已亡隊友的靈力來助他們突破瓶頸達到晉級的目的,要是他們得逞的話......”

  應長鳴這邊說著就要再此召喚天雷劫,轟炸藍靈巨獸尸體。

  “啊!”

  “大哥,怎么啦?他們要是得逞會怎樣啊?啊,草.........”

  劉易傳正認真聽著無線電里應長鳴的話,生怕錯聽一句命令,可無線電關鍵時候似乎壞了,吱吱的亂響起來。

  認真盯著儀器屏幕的劉易傳急忙抬起頭,隔著附魔的軍用鋼化玻璃朝正前方望去,想要看個究竟。

  可哪里還有應長鳴的人影了,空曠的峽谷外側除了蘆草和茂林只有三只周身泛著藍光的魔獸好似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一樣。

  畫面一轉,應長鳴剛從一堆碎石中爬出來,突見兩道紅光從一只藍靈巨獸的眼中射出,奔著剛站起來的應長鳴射了過來。

  “我靠,這熊沒臉的,還來!”

  應長鳴剛吃了這招一虧,趕緊打起了精神來,就要反擊,應長鳴身體往后一側完美躲避一擊。

  哼,五星狂戰騎士也不只是卡哇伊的!不過剛才這一擊也著實有些分量的,想必剛才的幻音無線電就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擊給震壞了吧。

  應長鳴斜側按在碎石塊上的雙手快速一推,腿部順勢接力,再次快速躲閃幾次襲來紅光射線,剛才就是吃了這一招的虧,應長鳴可是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自己在此拖延了這么久也不知道博文跟蘭香他們怎么樣了,應長鳴正想到這里,突然后背一陣刺骨的疼痛鉆心而來。

  “啊,怎么會?好快!”

  應長鳴背部一痛,立刻雙臂一屈身體順勢前傾正好躲過一擊,但背部由于剛才這一下的突然襲來而刮傷了些許,好在沒有傷到筋骨。

  “哈哈,好你個白毛小子,你是來找死吧?”

  應長鳴身形還未站穩,面前正立的一位身材魁偉周身布滿藍鱗的惡魔戰士,紫焰金光如同群蛇亂舞般將其纏繞。

  惡魔戰士臉色鐵青不著一絲血色,眼睛一眨不眨的望著眼前的應長鳴,操著一嘴沙啞的聲音朝著應長鳴賊笑的說道。

  但奇怪的是他竟然不用張嘴就可以說話。

  “你又是誰,突臉君?”

  剛定身形的應長鳴正要問個所以然來,那人就殺鴨子地又突面而來了。

  “你說呢?”

  只見那惡魔戰士說話見,就已經突近來到了應長鳴的面前,不需太多的花招修飾上去就是迎面直拳照著應長鳴的臉揮去。

  應長鳴左臂快速上提,趕緊格擋將其擋住,不料這莫名而來的惡魔戰士動作快若閃電,一個俯身,右手剛到應長鳴面前左手卻出其不意的朝著應長鳴的腹部砸去。

  應長鳴一看大事不好,兩手迅速回抱,說時遲那時快接連幾個后空翻連續后退兩步終于脫離近戰區。應長鳴落地站穩后也是想起了一些端倪來。

  “哦?你就是其中一只藍靈巨獸吧,丑八怪?”

  “什嘛?丑八怪?我叫你丑八怪!!!”

  惡魔戰士剛剛由藍靈巨獸變身而來,正為自己的強大靈力而沾沾自喜間卻被應長鳴戲稱為丑八怪,氣的四腳朝天就要暴走。

  只見惡魔戰士虛空一抓,一把彎刀破空而出。

  此彎刀不同于一般的彎刀,其兩側烙有蝎子般的印記,刀刃兩側蝎子尾部各有一根人類小手指半截長的突刺,應該是用來拉破韌帶放血的。

  刀身長約一米半,整個刀身都散發著隱隱的藍光,仔細看去那藍光不是別的正是虛靈!

  “好小子,就讓我來報我三弟的仇,呀噢....破空斬!”惡魔戰士雙臂一震,身側氣流一股,兩步并一步提刀就是一戰。

  “哼,六級藍靈戰士是嗎?來就來!”應長鳴見來者兇兇,剛才自己又是莫名的吃了幾次虧,正有氣沒出撒呢,干就干!

  “打!”

  說話間應長鳴也已沖了過去,右手虛空一抓,虎頭銀槍應聲而出。

  只見應長鳴兩腿斜側交替滑步而前,雙手緊握銀槍,左右極有節奏擊打地面,每擊打一次地面槍頭的顏色就會變換一次,星夜里猶如從地面吐出一道彩虹一般的絢爛。

  形容起來如此之慢,事實之間兩人眨眼間就以近戰接觸。

  “七虹凌淵!”

  就在兩人相接觸之時,應長鳴的七虹凌淵也已完成牽引,正面硬接惡魔戰士的破空斬。

  六級的藍靈戰士應長鳴可不敢輕視,他知道自己這一招的分量,假若和對面的六級靈力相撞沖擊也夠兩人好好喝一壺的了,何況自己才只是五星的雷系狂戰騎士。

  要知道六級的魔獸戰士就如同人類的七星戰士了,應該擁有了靈軀,靈軀能讓其功力較之前提升百倍,若真是如此,這下可真的大條了。

  早知道這四個胖娃娃如此難纏就跟石旭東要幾粒活力丸,但是此時騎虎難下,破罐子只能破摔了,應長鳴腦海里飛速地思考著。

  心一橫應長鳴就將這一槍揮了出去,兩股靈力在幽暗的空中相撞,瞬間精光急閃,氣流由一點向四周不斷涌動,沽沽的煙塵被氣流帶動在空中曼舞。

  頓時峽谷外側亮如白晝,一股藍光從惡魔戰士的彎刀中如蛇般涌出,透過躥動的氣流朝著應長鳴撲了過來。

  “遭了,沒想到它吸收的虛靈是這個作用!”橫下心來硬接一招的應長鳴為使出七虹凌淵,雙手都緊握著銀槍了。

  此時虛靈襲來,應長鳴卻是無手可接無招可使了。

  “哈哈...沒想吧臭小子,即便本尊還未真正達到六級藍靈戰士,靈力境界更沒有靈軀提升勢力,但老三的虛靈怨咒也能要了你的小命了吧...哈哈哈哈!”

  惡魔戰士單手握住魔蝎彎刀,另一只手由胸向正前用力推出駕馭著他口中老三的虛靈雙管齊的對應長鳴施以壓力。

  “靠,臭八怪!老子大意就在沒有想到虛靈怨咒除了傳呼陣亡訊息還能用來攻擊!”氣急敗壞的應長鳴破口大罵,完全不顧君子顏面,場面好不搞笑。

  “啊....你又罵我是丑八怪.....啊,去死吧!”

  惡魔戰士真的是被應長鳴給激怒了,咬牙切齒的,眉毛吊起,立刻運作全身靈力牽引魔蝎彎刀里的虛靈怨咒。

  受了全力牽引的虛靈怨咒更加變本加厲的朝著應長鳴撲去,雖然情形不堪,但應長鳴好似根部不在乎一般,繼續破口大罵起來。

  “你呀個丑八怪,剛剛還是個大胖娃娃現在又變成個黑瘦子,你呀減肥挺快啊,不過怎么減肥都是丑八怪,嚕嚕嚕....”

  應長鳴一邊說著還一邊做著鬼臉,氣得惡魔戰士要噴血似的。.

  “呀啊!去死吧你,白毛小子,啊哈哈,讓你嘗嘗這攻擊虛靈的厲害吧,這可是我全部的靈力一擊,哼!看你區區五星的絕域之軀能奈我何!”

  說話間惡魔戰士渾身金光一閃,虛靈怨咒牽引完成,萬千藍光由刀身放出,像一頂紅衣大炮一般徑直朝著應長明轟去。

  “是嗎?那你就試試!”

  “不....雷哥!****崽子們,我干你老母,老子跟你們拼了!”

  發現幻音無線電不對的劉易傳馬上啟動獵鷹二號的靈力探測器,通過專一探測雷系靈力很快在一片茂林下的一片碎石中找到了正在破口大罵惡魔戰士的應長鳴。

  正慶幸間,卻見應長鳴被惡魔戰士一炮轟了出去,聲勢好大,絕望的劉易傳以為戰友戰死,悲痛萬分的劉易傳決心與魔獸決一死戰。

  駕著獵鷹二號朝著惡魔戰士一陣亂轟,漫天的鉛酸核彈于雨點般的砸下,轟轟隆隆好一陣子才息止住。

  “好小子,你剛才就該死的....”

  煙云散去,原來的茂林被巨大的沖擊力給以為平地,只剩下一只渾身流著濃濃的綠水。少了半條腿的惡魔戰士在那茍延殘喘著,背后的黑紫羽翼也已是殘破不堪。

  “哇哈哈哈,白毛小子你不是很牛嗎?不是很能罵嗎?起來接著罵啊!哈哈!”

  得意的惡魔戰士在空地中一陣仰天狂笑,完全想不到自己身體的小小異樣。

  惡魔戰士在剛才的大戰當中已然使出了全部靈力,自己也是身心疲憊遍體鱗傷,不過好在自己身為魔族,這點小傷很快就會復原的。

  “額....奇怪,我的再生能力怎么沒有了!”

  原以為憑借自己魔族的肢體再生優勢,即便自己一戰之后會身負重傷也能立刻恢復過來,但事實卻不如其所想的那樣一般。

  ......

  “哼,很奇怪嗎?”

  遠處的煙塵中隱約傳出一縷聲音來,這聲音像是嘲笑,似挖苦,似玩弄一般。

  “額?你又是誰?不想死就快點滾開!”

  “還有你更奇怪的額事情呢!哼哼”

  惡魔戰士朝著聲音的方向看著,眼中帶著疑惑,目不轉睛,他在等著這個神秘人的答復。

  煙塵中一個身影隱隱朝著他緩緩走來,那人的身影越走越清晰,兩邊的煙塵好似日出云開一般地自動朝著兩邊散去。

  “啊...這....怎么可能?你...你不是人....你怎么做到的?”

  起初只是疑慮的惡魔戰士,當看行所來之人的時候,臉上的表情變成了恐怖,像是面對一個魔鬼一般,是那般的驚恐,那般的絕望。

  沒錯,那神秘之人正是被惡魔戰士的紅衣大炮轟走的應長鳴。

  “你說呢?”

  終于現身的應長鳴兩眼紅亮,眼角瞇成一條線,嘴角微微上揚,一臉的玩弄表情。

  但在惡魔戰士看來,此時的應長鳴才真正如同惡魔一般,簡直比自己都要可怕!

  “啊...怎么可能,靈軀?不可能,你只是一個小小的五星騎士,怎么可能會有靈軀!這是假的,看老子一拳砸死你呀的!呀......”

  不敢相信眼前所見的惡魔戰士拖著傷勢嚴重的軀體掙扎著。

  中了酸鉛核彈的魔族之軀已經被暫時抑制了肢體再生能力,行動力也被嚴重放緩,幾經掙扎卻仍在原地紋絲未動。

  “哼,很驚訝嗎?對你說的沒錯,我是只有五星的雷系狂戰騎士!人類五星絕域,七星破天才會擁有靈軀,八星元嬰,九星煉成元神擁有神邸就能成為真正的神而不用遭受你們魔族必經的天劫!

  但是連老子的媽都感到驚訝的是,老子生來就是靈軀之體,我破不破天又有什么區別呢?哼哈哈!”

  寂靜的夜里沒有一絲的聲音,只有應長鳴鬼魅一般的輕笑聲。

  此時的應長鳴齊肩雪白韌發,斜斜的劉海遮擋住半邊眼角,眉毛也變成了白色。

  原來身上穿的高級魔抗軍用作戰服已然換成了銀袍金甲,徐徐風吹好不瀟灑。白眉,正是七星破天靈軀的標志了!

  “這...這不可能!大哥救我!”

  自知死期已到的惡魔戰士長嘯一陣,缺了半條腿的身體不覺傾斜到底,抓狂的呼喊著,此時的他也就只有喊救命的分了吧。

  “哼,大哥?”

  應長鳴輕輕走到惡魔戰士面前,眉宇間英姿榮現,一頭近白色毛發,手握虎頭銀槍斜指地面放于后側,緩慢的腳步踩在粒粒碎石之上。

  咔嗒...咔嗒...死寂的夜里,咔嗒、咔嗒的腳步聲,猶如死神般的步伐,令人絕望.應長鳴單手緩緩舉起手掌,放于惡魔戰士的額頭處,

  “你以為你所謂的大哥會來救你嗎?他讓你來阻止我,完全是想獨吞你三弟的靈力,你只不過是他用來擋子彈的炮灰而已!”

  “不...你說謊,我才不會信你!”

  惡魔戰士嘶吼著,“還有我四弟在,對,還有老四,他會來救我的!”

  “哼,四弟嗎?你難道不知道你們魔族通過轉靈之法進階是需要活靈作為祭品的嗎?”

  應長鳴簡直如同君王俯視奴隸一般地望著眼前的惡魔戰士。

  “你說什嘛?不可能!”

  “這就是真的!你他媽就是你大哥的炮灰,而你親愛的四弟就是你大哥的祭品,懂了吧冬子!而我,就是送你們四個一起下地獄的!呀...去死吧!”

  “滅靈掌,呀啊!”

  應長鳴大呵一聲,手掌中叮一聲輕響,一股巨大的能量波順著應長鳴的手臂由胸前傳至掌中,應長鳴手臂一挺,一個激光炮由掌噴涌而出,正中面前到底無意動彈的惡魔戰士。

  一炮擊中,好似一個巨大的磁場砸裂開來一般,惡魔戰士瞬間煙消云散,連個渣渣都不剰更不要說什么牛逼的肢體再生了。

  ......

  須臾,周圍又歸于平靜,應長鳴舉起銀槍朝虛空一投,銀槍會意脫手消失于空中,銀袍金甲也如同水銀一般緩緩退去,恢復應長鳴原來的軍用作戰服。

  “哈,太好了!”

  遠處的獵鷹二號里劉易傳看的真切,高興的一拍手掌,大聲叫好,只可惜失去幻音無線電的應長鳴在這魔靈力充裕的長明黑峽谷區域內,這么遠的距離根本聽不見。

  只見脫去武器裝備的應長鳴神情自若,雙手插于褲兜內,腳下踢踏的油亮的軍靴,十分悠閑地朝著剩下的“奔喪”法陣而去。

  “嗯?他要干什么?怎么還把武器裝備給脫了啊,還有兩個呢啊,哎呀,太輕敵啦啊!”

  劉易傳見應長鳴傲慢地脫去武器裝備,看似胸有成足一般地朝著“奔喪”法陣走去,急的滿頭大汗。

  另一邊,法陣之中。

  “遭了,老二那個笨蛋,被那小子耍了,他明明馬上就要進化完全了非要跑去一戰,烙個這下場還讓這小子擺我這么一道,算了,不管了,先進化在說,量這小子也沖不過我這法陣!

  “哼!”

  應長鳴走到發證近前立足站立,雙手抱胸好似看戲一般。

  “哼,怕了吧,小子,怕了就快點滾開,不然等老子進化完全先滅了你為我二弟三弟報仇!”

  面對藍靈獸的輕蔑嘲諷,應長鳴不管不過,反倒不以為然的反問一句,“是嗎?啊哈哈....”

  “你說呢?哈...你...老四,你要干嘛?那小子都是騙你們的....不要相信他.....額...快停下來...不...”

  原來因為靈力懸殊太大,老四與老大一同破例進化被法陣反噬的厲害。正巧應長鳴假借老二戰死演了一出好戲,逗逼的魔獸老四信以為真,立刻調轉矛頭就要與老大拼命!

  “夠了,你害死二哥三哥還不夠嗎?難道非要我死嗎?啊?好,那你就跟我一起去見兩位哥哥吧!”話說著,老四就驅動著靈力掙脫“奔喪”法陣的束縛以自身靈力作為牽引就要自爆。

  應長鳴心里那個樂啊!心里再高興可嘴上依舊不饒人地說著,

  “哼,快去給你的兩位弟弟道歉去吧,枉他們這么信任你!”

  聽見應長鳴的添油加醋老四的怒火更盛,靈力更是絲毫不留的一齊迸發出來,自爆牽引瞬間完成。只聽一聲巨響伴隨強大的靈力抱朝著四周擴散開去,應長鳴雙**叉放于臉前擋住風沙,兩只沙包大的去拳頭卻也擋不住臉上得意的鬼魅笑容,輕笑自己演技實在是太好了,高了!.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爆炸產生的煙塵慢慢散去,獵鷹二號徐徐靠近了過來,巨大的螺旋槳有勁地在空中盤旋著,帶動著股股的風吹得峽谷外草兒都彎了腰,好似迎合應長鳴的笑聲一般。

  獵鷹二號靠近應長鳴頭頂正空,云梯一方,劉易傳順著繩索徐徐落下,站在應長鳴身前,什么話都不說上來就是一個熊抱,

  “雷哥,多謝!謝你又救了我一次!”劉易傳想起剛才紫焰火球的一目不覺后怕,同時也更加的由衷感激應長鳴的出手相救。

  應長鳴到是不覺情的一把把這小子推開,“得得得,我說...大男人家的干嘛呢?啊?還想不想娶媳婦啦......”

  “嘿嘿!”

  劉易傳也好似覺得自己剛才太過娘氣不覺傻笑起來,還不忘調侃應長鳴幾句,

  “那是,這我可比不上雷哥,人家蘭香姑娘可都已經......”劉易傳正咧著個大嘴說著,應長鳴一把捂住劉易傳的大嘴。

  “哎呀...兄弟,剛救了你,你呀就扯我痞子,下次不救你了啊!”

  應長鳴見這小子哪壺不開提哪壺的亂戳,佯裝發怒一般地說道。

  “嘿嘿,雷哥不要生氣,哈,童言無忌,童言無忌啊!”劉易傳見應長鳴好似不悅,可一個勁的賠不是了。

  “對了,你不說我還差點把他們忘了。易傳啊,我得繼續執行任務了,剛才殺死血劍魔王的時候述秋用影靈訣帶著博文他們先行進入峽谷暗流里去了。我為了掩護他們才趕來牽扯藍靈巨獸的,正好你也在,可幫我了一個大忙啊!待會我要進入峽谷暗流與他們會和一處,你不是靈力戰士,那么你就先撤離吧,回基地幫我給老羊頭帶個好!”

  應長鳴一邊交代著一手拍著劉易傳的肩膀說著話,好似哥哥對待弟弟親情一般,完全沒有上級對下級的命令之意。

  “是!”

  “是什么是,這又不是什么很嚴肅的命令!”

  “嘿嘿”

  劉易傳也是自知能力不足還是先行撤離的比較好,低著頭在后腦勺撓了撓,于是鄭重地朝著應長鳴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然后轉身上機朝著原路遠去了。

  送走了劉易傳,應長鳴長嘆一句,“唉,蘭香的深情我怎能不知,但我倆既是靈力戰士,就應在這黑暗年代為光明年代的早日到來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啊。

  但光明,真的是被黑暗所驅逐的嗎?”應長鳴低聲噓嘆著。

  ........

  獵鷹二號走后,四周清風微起,應長鳴抬頭望望空中的月亮,似圓似缺,眉心一皺,右手一抬往面前就這么輕輕一劃。

  “尋靈咒”

  瞬間,碩大的長明峽谷外側化為一片寂靜不見一絲人影,好似剛才戰斗不曾有過,沒有血劍魔,沒有藍靈獸,沒有應長鳴,只有那微微的一縷清風。

  未完待續哦(⊙o⊙)哦……

  (如果大家喜歡,請大家多多打賞,多多訂閱,多謝大家支持哦,大家的支持才是凌風前進的動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