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21:27:31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強者的法則
  4. 引子 第一章 你的名字

引子 第一章 你的名字

更新于:2018-03-16 09:35:50 字數:3030

  引子“這是哪里?”睜開眼睛首先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我是誰?”腦海里面回憶起來的也只有閃過的刀光。“痛。。。”這是我現在唯一的感覺,全身就像散架一樣,頭也是十分的疼痛。“到底發生了什么”腦中一片混亂,完全沒法想起來發生過什么。這時,旁邊傳來了腳步聲。是誰?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文靜的臉,淡淡的眉毛,大大的眼睛,披肩的黑色短發,是一個十分漂亮的女孩子,大約十五六歲的樣子。“醒了嗎?”溫暖的聲音傳到耳邊。“慢點”看著我要起身,女孩忙扶住我,幫我把枕頭墊高,讓我靠在床上,“有什么需要的嗎”關切的話語傳到我的耳邊。“我是誰?”“……”回答我的是沉默。“是嗎,你也不知道。”我不由的感到一陣失望。“我。。”少女欲言又止,不過低著頭的我沒有看到她的臉。這時,又有腳步聲從旁邊傳來。“他醒了嗎?”輕輕的聲音傳來,似乎是唯恐吵到我。一位高挑的少女走近來,白的打連衣裙,精致的臉龐,和先前的女孩幾乎一模一樣的臉,仔細看的話,就像是成熟版的女孩,及腰的長發是她和原來的女孩明顯的不同之處。看到了做起來的我,她輕輕的笑著。“姐姐,看來他全都忘記了。”披肩短發的女孩啜泣著撲向長發的少女。長發少女溫柔的抱著女孩,就這樣微笑著看著我。而我看著這對姐妹,腦中一片空白,愣愣的出神。

  第一章你的名字

  從我醒來已經過了兩天了,都是這對姐妹照顧我的起居,我的身體漸漸地開始感覺不疼了,但是每當我想回憶點什么的時候,腦袋總是莫名的痛起來。兩天的接觸,我知道這對姐妹,姐姐叫珂兒,妹妹叫琦琦。據姐姐所說,我是倒在路邊的,是她把我我安置在這里,而且我已經昏睡三天三夜,醫生說傷到了內臟,拖了這么久能醒過來已經是奇跡了

  又過了三天,我已經可以下床走動了。兩天后,我在妹妹的陪同下在屋子外活動。第一次走出屋子的時候,我驚呆了。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廢墟,只有我們所住的屋子完好,其他的房屋都已經破敗。琦琦扶著我,漫無目的的在外面走動,我看著破敗又陌生的建筑,腳下的步子漸漸慢下來,在我們前面的是一座損壞的雕像,只有下半身,切口十分整齊。看著石像,忽的,我感覺有什么東西從腦海閃過,可惜還未來得及讓我抓住,又消失了。

  一周之后

  這一周都是琦琦陪著我,珂兒只出現過一次,而我的腦海里面也只有零星的記憶被回想起來,但大多數只是充滿血腥和刀光的,難道之前的我是一個殺人魔王嗎?我問琦琦,琦琦總是以沉默回答我。在這一周里面,我的身體已經康復了,就像是沒有受過傷一樣,身上的傷口完全好了,只是有時候頭部會隱隱作痛。而且,每當我嘗試去回想過去的時候,頭痛的更加的厲害。

  這一周,琦琦一直陪著我,照顧著我,我可以感受到她對我的關心和愛。珂兒偶爾回來一下,帶回來一些吃的喝的和生活用品。但是,我不是能回應她。我的腦海里面閃現的不是血光就是刀光,如果我失去記憶之前真的是一個殺人狂魔的話,我該如何面對琦琦。琦琦沒有說破,我也默默地接受她的關懷。

  安安穩穩的一個月就這樣過去了,我已經完全的康復,并且已經適應了在這個破敗的村莊的生活。原來經常不出現的珂兒也已經和我們一起生活了半個月了。我在屋子前面開墾了一小片地,種上了也不知道珂兒從哪里弄來的種子,她說那是麥子,以后的食物來源。忘了說了,現在我們每天的食物都是珂兒找來的,有時是面包,有時是野味,當然,下廚是由琦琦完成的。這一個月里面,雖然每天快樂的生活,但是我總是糾結著我的記憶,琦琦和珂兒都安慰我,沒關系的,但是我仍舊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這天,天下著雨。珂兒外出還未歸來,琦琦和我正在屋子里面看著下雨。“大哥,你說姐姐什么時候會回來?”琦琦雙手撐著頭,望著天,頭也不回的問我。“看看時間應該差不多了吧,前幾次都是這個點。。”話未說完,門被“硼”的一下撞開了,閃進來的是左臂帶傷的珂兒。“姐姐,姐姐,你這是怎么了?”琦琦十分著急的沖了過去扶住搖搖欲墜的珂兒。“琦琦,快帶大哥走,這里已經被發現了,要快點轉移。”珂兒臉色凝重,“他們來了!”“。。。”還未來得及等我們有反應,珂兒緊靠的門被一下炸了開來,沖了進來的是三個身穿黑袍的人。“額哈哈哈,我們找你們找的好苦啊,想不到,竟然躲在這里。”為首的一人發出了陰險的怪調,掃視一圈,他盯著我。“!”他明顯一愣,后退了半步,“你,你,你怎么在這里?!”“你是誰,你認識我?”我呆了一下,竟然是認識我的人,好了,這下可以知道我的過去了。還未等我詢問,珂兒一把捂住我的嘴。“啊哈哈,沒想到你雖然在這里,但是看起來已經忘了你是誰了,那你的人頭,我們就不客氣了,”怪人一聲令下“上”另外兩個黑袍人一蹬地,迅速沖了過來,明晃晃的彎刀徑直向珂兒和我以及旁邊的琦琦砍了下來。沒等我動作,珂兒一把推開琦琦,迅速抄起桌子上的水果刀,一下頂住一把砍下來的彎刀。琦琦明顯不會功夫,一下被珂兒推倒在地上,躲過一劫,但是她已經嚇得不知所措了。不出幾秒鐘就被一個黑衣人制住了。珂兒氣喘吁吁地頂開彎刀,“放開我妹妹,有本事沖我來,和她沒關系”“剛才的那一仗已經讓你把星力耗盡了吧,夜之女”領頭的怪人以一種怪調子嘲笑到“現在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護住兩個人。”

  此時,閃過的刀光,腦海中閃過一個畫面,一樣的彎刀,一樣的黑袍人,小小的身體畏縮在地上,那是誰?看不清臉,只看到白色的連衣裙,紅紅的發箍。頭又痛了起來,這次怎么那么痛。被打倒在地上的珂兒看到我捂著頭,痛苦的樣子,黑袍人也看到了。“哈哈哈,這小子現在神志不清,正是處理他的好機會!”黑袍人說罷,提著彎刀,一步步向我走近。可是我卻一點都不知道。就在他砍下來的那一剎那,我感覺到了,危險接近了。猛地一抬頭,我就這樣赤手空拳的擋開了劈向我的彎刀,我自己都感覺不可置信。“哦?雖然腦袋不好使了,看來星力還是有的。”黑袍人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了過來。等等,這聲音我好像在哪里聽過,腦海中的畫面,哭泣的少女,黑袍人與彎刀,現在的情況不就是我記憶中的翻版嗎?不要,為什么,我看到這個少女的哭泣會如此心痛,不行,我一定得阻止黑袍人。身體里涌現出了力量,我可以看到實質性的氣流在我的雙手環繞,不可思議,這就是力量。

  “!”黑袍人看到我身上涌現的氣流,迅速后退,戒備著我,“別過來,再過來我就對她不客氣了”,刀指著珂兒。感受著力量的涌現,我感到現在的我盈盈一握就能打敗前面的敵人。腳底一蹬,我就這么直接撞開了為首的黑袍人,墻壁上的一個窟窿顯示著我們已經出了屋子。我回頭看看屋子內,珂兒迅速起身,一下撂倒了其他兩個黑袍人。不遠處為首的黑袍人一看不對勁,正準備跑,一把飛來的水果刀準確的貫穿了他的心臟。

  “珂兒”我回到屋子里面,扶起珂兒,“你一定知道什么,告訴我,我是誰?”珂兒嘆了一口氣,“要來的,終究要來,這都是命啊”“姐姐。。。”琦琦也是憂心忡忡。

  一百米之外的一棵樹上,一個苗條的身影顯現。“天璣,看來他還活著”冷冷的聲音對著空氣說“只不過好像失去了記憶”“是嗎?”從空氣中傳來回答,仔細看的話發現回答的是釘在樹上的一顆釘子。“只要他不妨礙我們就不要去管他,我們現在沒有閑工夫”“好吧,”冰冷的聲音“這次算你走運,先放你一馬,下次可就沒這么好的運氣了!”無聲無息,黑影慢慢散去,就像是從未出現過一樣。

  “我到底是誰”我很急切的想知道答案,沒有一個失憶的人不想找回自己的記憶的。珂兒很凝重,就像是面臨一項重大的抉擇。“你叫陸明,是個殺手,已經殺過無數的人,一生無敗績,從未失手,所以別人叫你,地獄看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