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2:10:49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重生二世祖的異能生活
  4. 第三章

第三章

更新于:2018-03-18 18:49:41 字數:3518

字體: 字號:
重生二世祖的異能生活目錄
共6章
  第三章

  徐峰下了樓坐在車上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才9點10分估計他到了的話。腰子他們幾個還沒到,于是徐峰開著車沿著環海路跑了一圈。到了40分才施施然的開車朝泉市娛樂和餐飲業集中的光華區開去。

  泉市有400多萬人口是DH省這幾年新興起來的經濟大市以輕工和旅游為主

  東北是有著港口,游艇碼頭,娛樂和餐飲相對集中的光華區。

  西北跟光華區接壤的是泉市老工業區平州區,因為近幾年國家政策的改變使得泉市很多國有企業破產和重組,平州這個老工業區已經沒有多少重工企業。很多的企業變賣給了個人。這些個人的企業進入這個老工業園區開展了大量的技術改造也造就了不少全國知名的企業。如制衣的泉城集團,食品制造的光達集團,制造藥品的西山集團等等。當然也包括了徐家的南華公司。因為滬南鐵路和泉市碼頭的關系泉市絕大部分的制造和貿易企業都建在平州區。

  市中心就是定云區,也是有老城區之說因為市政府在定云區的關系。前幾年就進行了老城區改造。現在是泉市的金融和商貿中心。泉市大部分的政府機構,銀行,寫字樓,大百貨都在這個城區。

  西南是清水區。大部分是農田是泉市的菜籃子。這幾年興起農家樂一日游,在清水區的幾個城鎮也趕上啦。也著實讓當地的農民富了起來。

  徐峰家則是在泉市東南的清云區,清云區北面接著光華區。西靠著定云和清水兩個區。東面有面靠著大海是泉市新興的高端住宅和旅游區。因為旅游資源深度開發和規劃。泉市臨海的樓盤也只有10來處。像徐家在泉市有17處不動產其中也只有現在住的觀海苑是在清云區。而且還是樓中樓所以現在觀海苑這套房子那是價值不菲。這還是前兩年憑著和房地產開發公司在生意上的良好關系才能買到的。前段徐父一個生意上的朋友更是開出了500萬想從徐父的手上買下這套樓上樓下實際面積178平方米的房子。徐建平硬是抗住了不賣。

  10來分鐘徐峰開著車就來到了光華路上的游艇碼頭附近。因為這是南市最大的光華美食城,在這個占地2萬多平方米的美食城里聚集了中餐,西餐10多個菜系300多家大小不一的餐廳。徐峰原先歷史里開了的酒樓也在這里的二樓臨海一側。在餐廳里可以看見緊臨著美食城南面的游艇碼頭。照原先的歷史軌跡徐峰是在這呆了兩年的。這時的美食城因為剛落成不久。很多餐廳和酒樓都還是在裝修。整個美食城燈火通明估計都在趕工期。徐峰把車停在停車場看了一會2樓原來自己那家餐廳的位置,感嘆了一下。又把車往光華路北端走去。

  光華路北端是泉市有著泉市最大的幾間酒吧和夜總會。所以這將近半年的時間里徐峰倒是和朋友們長來。把車停進停車場后。徐峰來到金色年華俱樂部門口。這是幾個朋友選的新據點。

  這個占地2000多平米,外表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六層建筑,里面卻是金碧輝煌。聽說里面的裝修和設施是泉市最好的銷金窩。往來的客人更是非富則貴。一樓是演藝吧和慢搖吧,二三四樓是夜總會,五樓徐峰沒去過聽說是賭場。

  如果算上后世的日子徐峰已經3年沒來過這個俱樂部啦。本以為自己再也沒有資格來到這里,沒料到命運跟他開了一個玩笑。他又回到了6年前,現在他的心里真的是百感交集。自從4年前公司的生意在走下坡路后,自己所認為的朋友一個個的疏遠自己。還把自己喜歡了兩年的女朋友搶走啦。也只有腰子一個不嫌棄自己,經常去郊區看望自己。連父親破產后的工作都是他給安排的,還經常在過年過節的時候給自己的家里送點錢和東西。也許是好人不長命,在自己回來的前兩天腰子出了車禍就再也沒醒過來。自己也因為腰子的關系出門買醉給個幾個小流氓送了回來。也許真是命運安排吧。

  徐峰站在門口看了看進出的人。搖了搖腦袋把自己腦子里雜亂的思想扔掉,打起了精神走了進去。

  來到一樓演藝吧的門口,剛好演藝吧的經理小肖迎了出來笑著說道:“徐少,來啦.鄭少和蔡少他們還沒到呢,先進去坐坐吧,老位置還留著。”

  聽完小肖的話徐峰走進了演藝吧之內。因為才10點,場內的人并不是很多。稀稀落落的做在酒吧的各個角落里。徐峰想了下走到了17號座。這個位置正對著舞臺,離舞臺又不太近有個7~8米的距離這樣子。是整個酒吧內最好的位置。

  一張木底大理石面的酒幾上放著一份酒水單和幾個骰盅。一套8座的沙發擺在周圍。徐峰選了個位置坐下后,拿起了酒單。看了看天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本身徐峰并不愛喝酒,雖說是部隊出來的可酒量卻奇差無比。當兵2年只學了擒拿格斗等軍事技術外,除了身體壯實了點酒量并沒增加多少。想了想出門前母親的交代。自己是真的不想喝酒。就抬了抬手。一會服務員來了,他只要了一打喜力一個果盤和幾個小食。

  東西還沒送來。徐峰打量著酒吧內雖說熟悉但又陌生的環境,這時酒吧的舞臺上就只有一支樂隊在表演主唱的女生在輕輕的呢喃著劉若英的《后來》。其他桌子和酒水臺邊上的客人也在輕聲的交談著。偶爾傳來一陣笑聲。

  這也是徐峰和他們朋友喜歡演藝吧的原因,輕松但不放縱。為的就是平日的相聚小酌。

  此時酒水和小食還沒上來、酒吧的經理小肖領著5個人朝徐峰這邊走了過來。徐峰定眼看了一下,思緒不由的飄遠了。

  走在前面的3個還在輕聲交談的是蔡天富、金浩明、葉冰,緊隨著2個是董明明和鄭耀。他們都是徐峰的朋友,父母也是泉市各個行業赫赫有名的企業家。徐峰腦中不由閃過他們的資料。

  走在前面中間的人大約178cm,但一臉英氣的是蔡天富。他27歲,畢業于京城華清大學經濟管理系。父親是泉市最大制衣企業泉城集團的創始人蔡寶仁。由于年少多金本人能力又強現在是泉城集團市場部的經理。年紀比徐峰他們幾人大了幾歲,但因為也是泉城一中的校友。大家也能玩在一起。因為腦子比較精明這群人都以他為首。

  走在他左邊的是金浩民,看起來面有菜色像極了營養不良。但實際上是縱欲過度。這小子26歲,是韓國人是來京城華清大學留學的,跟蔡天富是一個班的。后來畢業后和蔡天富來了泉城后,看了泉城發展的可能性,就動員家族的電子元件公司在泉市建了一個電子代工廠。仗的低價的勞動力、優惠的政策扶持和家族的代工訂單,在泉市也是混的風生水起。看起來很隨和,出口也是一大堆敬語。可是這小子的心眼確實不好,徐家沒落了也是他天天帶著幾個人奚落徐峰。一看見他徐峰就恨得牙癢癢的。

  葉冰21歲看起來臉上的稚氣仍未脫去。他是光達集團最大股東葉國棟的兒子。現在還在就讀于京城華清大學外語系。現在放假回來跟著我們在假期前最后放縱下。

  跟在他們后面左邊的是董明明,父親是西山集團董事長董國華。跟徐峰和鄭耀是高中同學。在徐峰家公司倒閉后連徐峰談了4年的女朋友都搶走啦。對他徐峰的心理很復雜。

  鄭耀長的五大三粗的。183cm的高度加上魁梧的身材,不管走到那里都是讓人注目。他也是徐峰的高中同學,在上高中時逃課和斗毆都是兩人一起參與的。也因為臭味相投,哥倆特別的親密。也只有徐峰敢叫他腰子啦。他也管徐峰叫瘋子。鄭耀的父親鄭安原是京城大學歷史系的副教授,1995也是因為在報紙上發表了塊評擊教育制度的文章。把快到手的教授職稱給丟啦。他爸一氣之下辦起停薪留職下了海。剛開始做書籍生意那是真的輸光啦。搞的家也不能回,單位又沒臉回。家里追債的天天堵在家門口,實在沒轍了后躲到了鄉下遠方親戚的家里。也許是命不該絕。親戚家隔壁的老鄉種田挖出了4個元青花的盤子,鄭安憑著豐富的考古和古玩經驗,加上軟磨硬泡用了一只跟了他10幾年的老上海手表加20塊錢把4個盤子全換了回來,接著回到了京城通過老同學的關系把盤子拿到了香港拍賣。換回了1億多人民幣。鄭安也想明白何不靠著自己的專業知識和對古玩經驗的熟識做古玩生意呢。于是在京城開起了鄭家的第一家古玩行。因為知識和為人讓人信服生意是越做越大,慢慢的又在上海和廣州開了兩家分店成了中國古玩界炙手可熱的人物。鄭安生意做大后,對那時破落的日子反而更擔心啦。乘著97年回老家泉城的日子在泉城買了一些物業把老婆和兒子都放在泉城生活,才使得徐峰認識了鄭耀。也許是父親不在沒人對鄭耀疏于管教的緣故。鄭耀整個高中都在和徐峰廝混,高中畢業后也沒考上大學。鄭安沒辦法只好恬著臉把兒子送進了北大歷史系。希望鄭耀能靜下心來學些東西,將來能接鄭安得班。而那時候徐峰去了部隊。也是徐峰退伍啦才再聯系上的。

  這個圈子能聚起來都是鄭耀的原故。鄭耀在京城書沒讀多少,但是天天帶著一群老鄉搞聚會。也是那是認識的蔡天富,葉冰。回來之后大家經常的湊一塊聚聚。一來二去的也成了一個小圈子。

  。。。。。。。。。。。。。。。。。。。。。。。。。。。。。。。。。。。。。。。。。。。。。。。。。。。。。。。。。。。。。。。。。。。。。。。。。

  老是覺得自己在人物的描述方面有些生硬。使得人物看起來不夠生動。有什么好辦法的朋友上Q群124563365

字體: 字號:
重生二世祖的異能生活目錄
共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