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4:06:4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定圣中傳
  4. 第三章 流風歸來

第三章 流風歸來

更新于:2018-03-18 10:41:53 字數:3337

字體: 字號:
  今晚無月,暗黑黑一片,是個罪惡的晚上。在回盟會的賭場后面停著十幾輛小面包車。在其中的一個車里,正有著五個人商量著什么。

  “賭場的地形圖。”李流風對著鷹西說道。鷹西就是那個唯一的女人,也是雄鷹雇傭兵中專門打探消息的情報主管。鷹西對著這他們說道:“這個賭場,在摩天大廈的地下室里,是回盟會的總部,這個回盟會在英國也只能算作二流幫派,所以這個摩天大廈并不是回盟會的產業。回盟會的老大就在賭場里面的經理辦公室里!頭”

  “好的,下面我來吩咐!鷹東,你帶人去堵住賭場的后門,不能讓一個人逃出去,也不能讓一個人從這里走進去。”李流風嚴肅地對鷹東說道。鷹東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頭。”這是李流風又說道:“贏南,帶人堵住賭場大門,不得放一個人進出!鷹北帶人進入賭場,三分鐘內解決戰斗,并安撫賭客!鷹西和我帶人進入賭場最里面的經理辦公室,抓住回盟的老大,買主說了這個老大活的你出一百萬英鎊,死的出五十萬英鎊。”“是”四個人同時答道。李流風這時說道:“你們下去去吩咐一下吧,五分鐘后行動!”

  就在他們在密謀賭場的時候,遠在的中國的棋村里有著三個人也正在密謀意見關乎中華傳統的大事。

  “大哥,你說這次流風一回來我們就可以啟動那件事了?”老二醫村村長說道。“嗯,我是這么想的,我找你們來就是想詢問一下你們的意見。”棋村村長說道。這時老三也說道:“大哥,你一直都是我們這三人的頭腦,一直都是你出主意,我們來執行的,你怎么說我們怎么做就是了。”老二也跟著老三說道:“是啊!大哥!”“好,既然兩位賢弟都這么說了,那就等流風一回來,我們就開始籌備那件事!”老大一聲結論到。

  “不過大哥在這件事錢我們得給流風改變下思想,流風從小就不大喜歡下棋和學醫,練武到是有點興趣,小時候那是因為我們對他有養育之恩,但等他長大了,他還會浪費時間在他認為沒前途的職業上嗎?”“是啊。二弟提醒的是!我馬上就給他打電話,哈哈”老大說道。

  “五分鐘已到,行動!”隨著李流風的這聲行動,三個鷹,鷹東,鷹北,鷹南就從車里下了出來,跟著他們的還有五十個全副武裝的準軍事人員。

  “鷹西,等三分鐘后鷹北控制了賭場后,你和我就進去。”李流風說道。不巧的是他的手機響了。本來這種行動是不準帶手機的,但是沒辦法,李流風是頭,頭就有頭的特權!

  “喂?”李流風對著手機說道。“流風啊?我是你大師傅啊!”電話的那邊正是給李流風打電話的大師傅!“啊,大師傅,你怎么給我打電話了呢?”電話那頭可不止他大師傅一人,他二師傅和三師傅也在,也許李流風打電話愛開免提就是跟著他師傅學成的習慣。就這樣。兩個開著免提的人對著電話說著。

  “哈哈,流風,是這樣的,我想問一下你是不是認為學醫和下棋都沒前途啊?”李流風很奇怪地說道:“大師傅,你問這個干什么?”“唉,傻孩子,你還不懂啊,既然學醫和下棋都沒前途為什么會有那么多的人學棋學醫?”“啊,大師傅,你是說”他師父搶過他的話說道:“你還不懂啊,你還沒接觸到棋醫武能成為中華傳統的真諦啊!”說完他就掛了電話,搞得李流風一頭霧水,大師傅這是干什么啊,大半夜的,不過好像中國現在是白天吧。

  李流風被他大師傅給弄糊涂了,特別是那一句“你還沒接觸真諦的那句話”看來醫棋武不是表面上的那么沒用嘛!這時三分鐘已到,李流風對著鷹西揮了揮手說道:“你進去吧,我就不去了。”鷹西也沒有過問什么,因為她只知道頭喊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李流風這時一下陷入了自己一直不愿面對的深坑。我到底想要干什么?鐵血只是自己初到英國時心血來潮辦的,我并不想做一個只知道打打殺殺的機器人啊!是了,肯定是因為當初我初到英國時認為醫棋武并沒有讓我出人頭地的機會才辦的這個鐵血的!是了,我想做一個都市人,一個玩轉都市的人,是了,是了,是了。。。

  幾分鐘后,當李流風還處在迷茫時,鷹西已經完成了任務,砰地一聲,一個被捆住的人已經扔到了李流風所坐的車前面。鷹西上了車對著還在迷茫的李流風說道:“頭,已經辦好了,鷹北正在里面清潔現場!”李流風對著鷹西說了一句讓她呆住很久的話:“不要喊我頭了,從今天起我不在是你們的頭了!”李流風說完就下了車,鷹西也連忙跟了上去,李流風背對著她,頭向上望去,低沉的聲音說道:“我的故事很簡單,簡單。。”

  “我是一個孤兒,被師傅遇上并抱了回去,師傅教我下棋,教我做人,教我中國的傳統。師傅說過我有下棋的天賦,所以他全力教我下棋,盡管我不喜歡下棋!后來師傅的兩位義弟也收我為弟子,一個教我醫術,一個教我武術!可是我認為下棋只能正在做一個默默無聞的棋手,學醫只能讓我做個小小的醫生,武術更只能讓我成為一個的發售般的存在,所以當我二師父教我到英國來學習西醫時,從未到過城市的我來到了英國倫敦這個國際大都市!當我以為我可以干大事時我就成立了鐵血!”

  “可是我現在才發現,鐵血不一定能讓我在黑暗和光明中稱圣,但醫術和武術卻有很大的可能讓我成圣,所以,我要走了!”李流風說道!

  “啊,頭,你。。”鷹西說道,李流風已經朝著市區走去了,邊走還邊說:“不要叫我頭。人世以我為圣,世人以我為尊,玩轉都市為帝,權美盡在我手!鐵血雄鷹雇傭兵團交給你了!”賭場就在市區里,所以李流風現在是朝著“中醫和西醫”會所走去。他拿了東西就會坐上飛機飛回中國了。

  “啊,頭,你放心吧,鐵血的頭永遠是你!我不會讓任何人改變的。”鷹西說道,她看了一眼鷹北和鷹東的那里,繼續說道:“鐵血永遠是你手中的那把劍!”

  “月兒,我沒給你買鉆石,你不會怪我罷!”李流風想到。李流風坐在飛機上想到。“哈哈,我李流風回來了!我不在是哪個只想著出人頭地的李流風!我是要在都市中稱圣的李流風!”

  中國威海市。威海飛機場

  一個年輕人從里面走了出來,只見那個少年蒼松般的身姿,驕陽般的剛健氣質,劍眉下一雙深沉有神的眼眸,刀削過般的臉頰,總一句是氣質非凡眉宇軒昂。他就是李流風!

  “唉,等一等。”在李流風的的后面傳來一個很好聽的女聲。李流風轉過身來,只見一個穿著空姐制服的女孩追了過來。李流風問道:“小姐,你有事?”只見那個空姐,臉有些微紅地說道:“啊,這,那那個,交給你!”那個空姐交給他一封信,就跑了回去,其實她只是躲在哪里看著李流風的反應而已。

  李流風打開那封信,只見上面寫著:“我能請你喝咖啡嗎?”李流風看來一下就只是笑著將信給撕了。走向那個舉著“接人,李流風”的那個牌子的女人。

  幸好李流風當時想的盡是他的月兒,而沒有答應那個漂亮的女空姐。現在的某一個地方,那個女空姐正安慰著一個長的很胖的女人。0“啊,啊,我的第三百三十的約會啊!”那個很胖的女人哭著喊道:“人家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帥帥的男生,他竟然將信撕了。”那個空姐這時說道:“胖姐,我一看那個男人就不是好東西,你不用傷心了啊!”原來那封信并吧是哪個漂亮的空姐送的,但是李流風卻誤會成了是哪個空姐送的了,這導致后來出現了很多不該有的錯誤。

  “小韓,怎么是你來接我呢?你們黃總呢?”坐在車上的李流風問道開車的女人。那個小韓很冷漠地答道:“黃總沒空。”李流風這時說道:“切,沒空?我看是不敢來見我吧?當初我不就是看了那么一小眼么?這都兩三年了都,早忘了。”那個小韓撇撇嘴,心想:“你還想再看一次啊!”如果李流風知道,他是這么想的話,他一定會抱著這位小韓,大叫:“知音”。李流風哼了一聲,又說道:“上次我們見面時三年前你們送我到英國的時候吧?”那個小韓嗯了一聲,問道:“怎么啦?”李流風先是搖了搖頭,再是把頭從副駕駛位上伸向她的耳邊說道:“你長得越來越漂亮了啊?有沒有情哥哥?需不需要我的懷抱?”那個小韓的耳邊盡是李流風的口氣,比便盡是李流風的男人氣味,停著了李流風那調戲般的話語,她一紅,罵道:“滾開。”李流風這時又說道:“其實你們黃總的臀部上有顆痔。”那個小韓呸了一聲,說道:“你還說你不記的了,你怎么。。不對,黃總臀部上沒有那顆痔。”這時,李流風卻是得意地笑道:“哈哈,我當然忘記了,可是我現在知道了一個事,那就是你們居然是百合!哈哈,不然你怎么知道你們黃總臀部沒有那顆痔呢?”“你。。。”

  在一個很荒涼的地方,李流風被那個小韓趕了下來。李流風看著這無盡的路程,心中嘆道:“女人果然不能得罪啊!”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