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2:05:1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不滅天神東皇鐘
  4. 第一章 東皇鐘

第一章 東皇鐘

更新于:2018-03-16 15:02:32 字數:3162

字體: 字號:
  自妖族大帝東皇太一死后,東皇鐘便成了無主之物。被洪荒眾妖爭奪。都想得到它,成為新的大帝。巫族得知后也出手搶奪。欲用大帝武器來得到新的力量。自此,第一次封神之戰便拉開了序幕。

  巫妖大戰打的昏天黑地,血流成河,涂炭生靈。道祖鴻鈞看到后于心不忍,便收回了東皇鐘。結束了巫妖大戰。

  三十三重天外。

  道祖鴻鈞手持東皇鐘嘆道:

  “東皇鐘乃上古十大神器之首,威力無窮無盡,可開天辟地,吞噬諸天。內部空間可化萬物,如今卻損壞了!真是可惜啊!”

  只見在面向道祖的一面,出現了一條小裂縫。雖說只是一條小裂縫,但東皇鐘的先天道紋便不完全了。無法溝通天地,更無法打出無上陣文。使其威力下降了十分之九。而且由于東皇鐘乃先天至寶,就算鴻鈞法力通天,也無法修補。

  “唉,罷了。將它留給有緣人吧!希望可以修補好它。”

  道祖說完,便劃出一條空間裂縫。鴻鈞掐指一算,臉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向東皇鐘打出一道紅光后,投入了空間裂縫中。

  “穿越了宇宙洪荒,凝練了天地玄黃。縱使擺脫了六道輪回,也依然難逃那天地大劫啊!”

  合上《神墓》,李凌鋒不禁感嘆道。

  “大丈夫生當如魔主,與天地斗,我命由我不由天,天欲滅我我滅天。我如果有魔主那蓋世之威該多好啊!”李凌鋒向往道

  李凌鋒,25歲,剛大學畢業,無業游民。用他的話就是:人生在世幾十年,說不定哪天就不在了,還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他三歲的時候離異了,他跟他父親生活在一起。但15歲那年,他父親給他留下了20萬,和一個女人走了。他說不恨父親,但對外稱父母很早就去世了。這是他報復的方式。

  已經10年了,他沒見過父親一面。連電話都沒打過,連父親還是否在世都不知道。

  看完小說后,李凌鋒便如往常一樣走出了家門。他有晚上散步的習慣。

  走在喧鬧的大街上,看著那車來車往,還有那忙于奔波的人們,李凌鋒卻生出了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好像這方天地是如此的虛幻。世人都仿佛是行尸走肉一般。

  “活在這個世界上,應和小說中的主角一樣,君臨天下,開創出一番不朽的偉業啊!而不該虛度光陰,我這是在慢性自殺啊!”

  就這樣邊走邊想,不知不覺中走到了一片樹林邊。此時已經是晚上了,樹林里卻出現了一絲光芒。李凌鋒感覺林中似乎有什么在召喚他。

  走進樹林就看見在一堆枯樹葉中,有一個發光的物體。走近一看,是一個兩寸高的小鐘。樣子很古樸。

  “咦,一個小鐘,怎么會發光呢?”李凌鋒自語道。

  待他拿起的那一刻,異變發生了。

  李凌鋒感到一股遠古洪荒的無上氣息撲面而來。他仿佛看到了盤古大神怒劈天地,以力證道,身化萬物。鴻鈞道祖三次布道天下,使萬物得以進入無上大道。后又以身合道,補全天道。各種洪荒異獸縱橫天地,唯我獨尊。各種神話中的人物陸續登場,展現出無上英姿。

  雖然出現了很多東西,但這一切只是一瞬間罷了,李凌鋒便恢復過來了。他驚訝的看向小鐘,卻發現其暗淡無光,讓李凌鋒疑似在夢中。

  “有點古怪,不會是哪個大神扔下的吧?”

  李凌鋒自嘲般的一笑,

  “這個世界怎么可能有神嘛!剛才的一切一定都是幻覺。”

  他想了想,還是決定把小鐘帶在身上,向外走去。

  夜晚的大都市花紅酒綠,霓虹燈將城市渲染的如同白天。是如此的華麗。可是,旁人又怎么得知在這美麗的外表下,又隱藏怎樣的糜爛與罪惡。

  很幸運,李凌鋒今天就有幸見識到了。

  走到城中村時,四下無人,正當他想往回走時,李凌鋒突然聽到了一聲驚叫聲。是一個女人的聲音。歲月的鐮刀還未斬去他的菱角,他也勉強算一個熱血青年吧!

  作為一個熱血青年,遇到這種事當然要奮不顧身的沖上前了。

  李凌鋒快速沖向前方一個黑暗的小巷,驚叫聲就是從那里傳來的。

  剛走進小巷就讓他看到了吃驚的一幕:

  一個臉上有一道刀疤的男子拿著一把銀亮的匕首走向一個穿著時尚的漂亮女子。女子不大,也就25,26歲,穿的很時尚。楚楚動人,明眸皓齒,天生麗質披。可此刻女子一臉驚容,看著那銀亮滲人的匕首,嚇得花容失色。

  “美女,我最近沒錢花啊!都是中國人,借我點錢吧!明天就還給你。”

  女子聽后急忙將擋在身前的包遞上去,顫聲說道:

  “大哥,我的錢都在包里,都給你了,也不讓你還,求你別傷害我!”

  “嘿嘿,我可是一言九鼎啊!怎么會傷害你呢!你長的還這么漂亮啊!我可舍不得啊!”

  男子說完還伸手向女孩臉上摸去。

  “住手!”

  一聲爆喝聲傳來。把男子嚇了一跳,急忙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月光下站立著一個修長的身影,借著月光可以看見這是個男子,大概20多歲玉樹臨風,濃眉大眼,棱角分明,鼻似懸膽,目若朗星。

  此人正是李凌鋒,他最無法容忍男人輕薄女子,一個男人是不會去欺負一個女子的,所以如此生氣。

  “哼,一個小白臉,也敢來管老子的閑事,活得不耐煩了吧!”

  刀疤男一聲冷哼。并將手中的匕首晃動了幾下。在他看來,這個男的就是想英雄救美。現在被他這么一嚇,在死亡的陰影下,肯定是撒腿就跑。畢竟美女沒自己的性命重要。

  但他沒想到李凌鋒卻冷笑一聲,說:

  “我勸你最好立刻離開,我已經報警了!”

  “報警?草,小子你活的不耐煩了?”

  男子愣一下,一臉猙獰地問道。說完便向李凌鋒沖來。

  李凌鋒大吃一驚,沒想到此人聽到警察來了還想傷人,一愣神間被匕首刺進了小腹。

  只覺得小腹一陣冰涼,然后就是劇痛。倒在了地上

  刀疤男殺人了,立刻就嚇傻了。他也就是劫個財,可沒殺過人啊!這下出人命了嚇得撒腿就跑,一會就不見人影了。

  女子看到動刀子了,也是一陣尖叫一屁股做到了地上。

  “救我啊!”

  李凌鋒虛弱的向女子求救。可女子卻慢慢的站起來,哆哆嗦嗦向前走了幾步,看了看四周,確定四下沒人,連李凌鋒看都沒看一眼跌跌撞撞的跑了。

  “呵呵,救人卻把自己的命搭上了,值不值得啊?”

  李凌鋒苦笑道。

  “慘了,意識越來越模糊了,我要死了么?我這一生什么大事都沒做過,就這么死了啊!還真有點不甘心啊!”

  李凌鋒的目光渙散了,身體逐漸變的冰涼。

  主角死亡,小說完結。

  嘿嘿,當然,這不可能。

  就在李凌鋒倒下的一刻,口袋中的小鐘掉了出來,而李凌鋒流出的血逐漸流向小鐘,被小鐘吸收。由于是黑夜,所以刀疤男和女子都沒有看見。

  當李凌鋒流出的血都被小鐘吸收后,鐘放出了血紅色的妖異光芒,并將李凌鋒籠罩住了。幾秒過后,紅光消失,伴隨紅光消失的還有李凌鋒。

  仿佛他從未出現過。

  過了大概20分鐘,警察才姍姍來遲,看著那空無一人的黑暗小巷,打了個冷顫,咒罵到:

  “媽的,又有人報假案,這個月都第幾次了。再讓我知道是誰,我非拔了他的皮。”

  與此同時,三十三重天外的一個無上存在,笑呵呵的說道:

  “呵呵,這一天終于到了,有意思了。”

  不知昏迷了多久,只感覺身體仿佛散架般的痛,這一刻多么希望這副身體不是自己的。這就是李凌鋒醒來時的感受。

  “啊!”

  試著動了一下,鉆心的痛,這下不敢亂動了。打量起現在的處境。

  這里是一個山洞,不過還蠻干燥的,不時有涼風吹進來。還是涼爽的。

  “原來我還沒死啊!不對啊!我明明在小巷子里嗎?怎么跑到這來了?難道是有人把我帶到這,還幫我治好了傷嗎?

  李凌鋒一臉的疑惑,過了一會,感覺好多了,疼痛感變小了,掙扎著做了起來,向四周打量。沒發現洞口,有一條通道,似乎通向外面。

  “有人嗎?有人在嗎?”

  李凌鋒大喊,希望出現個人。可喊了半天,一個人都沒有。又做了一會,等疼痛感徹底消失了,才站起身來,向洞外走去。邊走邊想:

  “咦,我怎么這么快就不疼了?真是奇了怪了。”

  走了大概3分鐘,終于看到一團光了。李凌鋒加快速度走去,出了洞口后正準備大喊一句:我胡漢三又回來啦!

  可外面的景物卻讓他愣了足足5秒,然后就之聽一聲慘叫: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別玩我了吧!”

  叫的是如此的凄慘。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