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20:12:00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血形迷失之游戲王閃光之暗
  4. 血燭VS陰錯
  前情提要:最終的決戰來臨,面對要講整個世界作祭品召喚血領之神的血燭,陰錯向熾燼、冷夜、鮮至分別索要了主力卡片,展開了與血燭的戰斗……

  血燭冷笑起來:“陰錯,你覺得你真的能贏我嗎?這個世界的毀滅已是定數了,相對于反抗然后慘死,還不如乖乖地作為血領之神的仆人為好,這才是命運的正途啊!”

  “說夠了嗎?”陰錯淡淡地道,飄散的白發中,眼睛直直盯住血燭,像一只手扼向血燭的脖子。

  “看來我還是不要妄想可以說服你了,那么就直接動手好。”血燭一揮手,“來吧,陰錯!”

  “呵,血燭,現在的我,已經聚集了我們所有人的力量,你贏不過我的。”陰錯道。

  “這種事情……不知道在決斗結束后你能不能說出來呢!”

  “Duel!”

  “我先攻了,抽卡!”

  鮮血領域的周圍散發出了團團的血氣,將整個浮空城圍繞起來。

  陰錯(LP4000)看了看自己的手卡,“場地魔法失樂園發動!”

  一片陰暗的廢墟緩緩籠罩了整個場地,將血氣擋在了外面。

  “失樂園發動成功時,選擇卡組三張永續魔法發動,發動永續魔法三角之力、未來融合和墓之倒計時!三角之力發動時可以從卡組發動同名卡!未來融合指定F.G.D!從卡組將真紅眼暗鐵龍、暗黑黑炎龍、青冰白夜龍、真紅眼飛龍和轟炸龍送入墓地,兩個我的準備階段后將F.G.D特殊召喚!墓之倒計時是每有一張卡送入墓地,加一個指示物,將有30個指示物的這張卡送入墓地,給予對手4000點傷害!”

  墓之倒計時(5)

  “失樂園效果發動,一回合一次,抽兩張卡!同時失樂園和墓之倒計時都是不會被卡的效果破壞的。將三張三角之力送入墓地,特殊召喚——降雷皇哈蒙!!”

  降雷皇哈蒙ATK4000

  墓之倒計時(8)

  “在仍保持6張手卡的情況下,一口氣做到了這么多,這就是你的全力吧,陰錯。”血燭冷笑著,“太興奮,我真是太興奮了,可以進行這樣一場無與倫比的命運之決斗!!”

  “會有你哭的時候!”陰錯冷冰冰地道,“蓋三張卡,回合結束。墓地真紅眼飛龍效果,沒有進行通召的回合結束,將真紅眼飛龍除外,從墓地特殊召喚真紅眼暗鐵龍!!”

  真紅眼暗鐵龍ATK2800

  “我的回合!”血燭(LP4000)“黃泉引渡人召喚!發動其效果抽一張卡,但回合結束時黃泉引渡人破壞。”

  黃泉引渡人ATK1900

  “蓋三張卡,回合結束!”血燭也埋伏下三張卡片,道,“黃泉引渡人被破壞時,手卡死靈飛龍的效果發動,將一張手卡除外……來自死亡國度的死靈神龍,聚集了逝去者怨恨的主宰,降臨吧,死靈飛龍!”

  死靈飛龍ATK2000

  “抽卡!”陰錯(LP4000)瞇了一下眼,僅僅召喚了一直攻擊力僅僅2000的怪獸應戰,難道重點在那三張蓋卡么?

  “失樂園效果發動,一回合一次,抽兩張卡!幻銃士召喚!這張卡召喚成功時,根據自己場上的怪獸特殊召喚銃士Token!每只銃士給予對手300點傷害!”

  “……”血燭(LP3100)

  “之后將三只銃士作為祭品……幻魔皇拉維爾特殊召喚!!”

  幻魔皇拉維爾ATK4000

  墓之倒計時(9)

  “呵……又一體幻魔……”血燭瞟了一眼拉維爾,“那么那三張蓋卡是引導神炎皇的吧,一口氣,就要召喚三幻魔么?”

  “三張永續陷阱發動!”陰錯揮手,“超重力網、怪獸箱和死靈佐瑪,之后將這三張卡作為祭品,出來吧!!神炎皇烏利亞!!!”

  神炎皇烏利亞ATK0

  墓之倒計時(12)

  “烏利亞是墓地中每有一張永續陷阱,攻擊力上升1000!”

  神炎皇烏利亞ATK3000

  “烏利亞效果發動!一回合一次,破壞場上一張覆蓋卡,對手不能對應這個發動來發動卡的效果,破壞右側蓋卡。”陰錯一指,“陷阱去除!”

  “啪!”次元幽閉被炸成了碎片。

  “被破壞了一張好卡呢……”血燭道,三幻魔同時在場,就連血燭也不禁感到一絲壓迫。

  “真紅眼暗鐵龍效果發動!”陰錯接著喊,“從墓地將青冰白夜龍特殊召喚!”

  青冰白夜龍ATK3000

  “戰斗了……降雷皇哈蒙攻擊死靈飛龍!失樂的霹靂!”陰錯揮手說。

  天空中凝起黃色的閃電,沖向死靈飛龍。

  “呵,膽敢攻擊死靈飛龍,不愧是幻魔呢。”血燭冷笑起來,“速攻魔法,黃泉顫抖!對手一只怪獸攻擊力下降1000,自己的死靈飛龍攻擊力上升1000!”

  降雷皇哈蒙ATK3000

  死靈飛龍ATK3000

  “攻擊力相同了?”陰錯道。

  “反擊吧!死靈飛龍!”血燭叫道。

  兩者同歸于盡。

  墓之倒計時(13)

  “陷阱卡發動!靈魂超度!從墓地將死靈飛龍加入手卡,之后從除外區將一體10星怪獸特殊召喚!出來吧,死靈索引神!”

  死靈索引神ATK4400

  “攻擊力竟然有4400……”陰錯咬著牙,“蓋一張卡,回合結束。”

  “我的回合!”血燭(LP3100)抽出一張卡,“支付一半生命值,逆血——結莫斯從手卡特殊召喚!”

  逆血結莫斯ATK3600

  血燭(LP1550)冷冷一笑:“死靈索引神效果發動!一回合一次,對手場上一只怪獸返回卡組,再見吧,幻魔皇拉維爾。”

  “去吧,死靈索引神攻擊神炎皇烏利亞!靈界之路!!”

  “發動陷阱卡,吸收盾!對手一次攻擊無效,其攻擊力恢復我的基本分。”陰錯(LP8400)

  墓之倒計時(14)

  “被你利用恢復了生命值呢。”血燭不屑地道,“這煩躁的世界呀,逆血結莫斯攻擊神炎皇烏利亞!洶涌之血!”

  “啊!”陰錯(LP7800)

  烏利亞化成了碎片。

  墓之倒計時(15)

  “回合結束。”血燭淡淡地道。

  “我的回合……”陰錯(LP7800)抽卡,“這個準備階段,未來融合效果發動,從卡組抽兩張卡。”

  F.G.DATK5000

  “真紅眼暗鐵龍效果發動,從墓地特殊召喚暗黑黑炎龍!之后將真紅眼暗鐵龍、青冰白夜龍和暗黑黑炎龍作為祭品!圣殿的主人啊,現在影之主召喚你的力量,降臨吧!圣神—圣主!”

  圣神—圣主ATK2500

  墓之倒計時(18)

  “犧牲了三只怪獸卻只召喚了這種東西么?”血燭嘲笑道,“陪伴了你一生的暗鐵龍被你當做祭品了呀。”

  “真紅眼暗鐵龍的心意是和我想通的,將它作為祭品,只是為了打倒你!很快,你就會明白三圣神的力量了!”陰錯握著拳,“圣主攻擊死靈索引神!裁決光翼!!”

  “竟然用攻擊力低的怪獸……”血燭瞇起了眼。

  陰錯冷冷一笑:“圣主與對手怪獸戰斗時,攻擊力將變得比對手怪獸的攻擊力高100!”

  圣神—圣主ATK4500

  “永遠比對手高100!?”血燭楞了一下。

  “啪!”死靈索引神被破壞。

  血燭(LP1450)

  “之后是F.G.D,攻擊逆血結莫斯!”

  “逆血結莫斯被破壞時,對手場上一張卡送入墓地,抽一張卡!將墓之倒計時送入墓地。”血燭(LP50),“自己場上有卡被破壞時,除外一張手卡,死靈飛龍特殊召喚!”

  死靈飛龍ATK2000

  “回合結束。”陰錯道。

  “我的回合,抽卡!”血燭(LP50)看看自己的手卡,“魔法卡末日震蕩,自己場上有死靈飛龍存在,破壞場上它之外所有卡,只是這回合不能進行戰斗階段。”

  F.G.D被破壞,而陰錯的蓋卡則閃了一下,似乎發動了什么效果。

  “圣神—圣主可以通過將一張手卡送入墓地,讓涉及到這張卡的效果對這張卡不會造成影響!”陰錯緩緩地說道,“失樂園不會被卡片效果破壞,而覆蓋的再啟動之握被破壞時,雙方抽卡到五張。”

  兩人開始抽卡。

  “呵,多謝你給我的卡呢。”血燭甩出兩張,“蓋兩張卡,回合結束。”

  “我的回合!”陰錯(LP7800)“失樂園效果,一回合一次,抽兩張卡!”

  陰錯看看手卡,又看看對面的血燭:“血燭,就讓你看看吧,我所達到的高度,我所可以做到的力量!——手卡圣神—長圣使效果發動,舍棄三張手卡,可以從手卡特殊召喚!光與暗交織的神啊,你的圣光將永遠照耀我!降臨吧!圣神—長圣使!”

  圣神—長圣使ATK3800

  “召喚長槍鱗蟲!”

  長槍鱗蟲ATK1800

  “手卡圣神—魔言士效果發動!從手卡、場上、墓地各將一只怪獸除外可以從手卡特殊召喚!!從場上將長槍鱗蟲、手卡將幻魔皇拉維爾、墓地將真紅眼暗鐵龍除外!低語中匯集的力量啊,緊握住命運的方向!降臨吧!圣神—魔言士!”

  圣神—魔言士ATK3400

  “我所得到的力量,是大家給我的,你無法戰勝。魔言士特殊召喚之時,破壞對手場上一張卡,破壞你的右側蓋卡!”

  “啪!”攻擊無力化炸成了碎片。

  “三圣神……都在場了……”血燭也終于有了微微的動搖,“不愧是你,陰錯,你實在是太強了。”

  “這些話,留到地獄里去說吧!”陰錯狠狠地大喊,“你的LP只剩下50,這一擊就結束了!去吧!圣神—圣主!裁決光翼!!!”

  “陷阱卡發動!守墓人的斗篷!”血燭揮手打開了蓋卡,“這回合死靈飛龍將不會被戰斗破壞,進行戰斗讓自己受的傷害轉為恢復生命值。”

  “圣主的效果,攻擊力變得只比死靈飛龍高100.”陰錯看看血燭,“你只能恢復100LP。”

  “但這回合我活下來了。”血燭(LP50)笑著道。

  陰錯冷笑一聲:“試試逃過下回合吧!回合結束!”

  “抽卡!”血燭(LP150),“陰錯,我已經玩夠了,接下來開始真正的決斗吧!”

  “呵,我怎么看你之前也是拼著命才殘活下來的呢!?”陰錯一甩手,“讓我看看你都能干什么吧!”

  “好……就讓你見識一下吧,我的力量!”血燭喊道。

  死靈飛龍一躍而起,朝天發出一聲嘶嚎。

  “自己墓地有兩只以上惡魔族怪獸,界魔蛉可以從手卡特殊召喚。將這張卡解放,可以從卡組攻擊表示特殊召喚兩體界魔蛉!”血燭道。

  界魔蛉ATK2200

  “之后將兩只界魔蛉作為祭品,出來吧!血焰行使!”

  血焰行使ATK3400

  “速攻魔法黃泉顫抖!對手場上一只怪獸攻擊力下降1000,我的死靈飛龍攻擊力上升1000!”

  圣神—長圣使ATK2800

  死靈飛龍ATK3000

  “去吧!死靈飛龍攻擊圣神—長圣使!!死靈哀翼!”

  長圣使抵擋不住,化為了一片碎片。

  “死靈飛龍效果,給予對方的戰斗傷害加倍!”血燭道。

  “長圣使……”陰錯(LP7400)退了一步。

  “還沒完,血焰行使攻擊圣神—魔言士!”

  “攻擊力都是3400,要同歸于盡么。”

  “呵,血焰行使是不會被戰斗破壞的!”血燭冷笑道。

  “什么……”陰錯咬著牙。

  魔言士也被破壞掉了。

  “血焰行使破壞的怪獸,攻擊力恢復我的生命值。”血燭(LP3550),“這樣也就足夠了,蓋一張卡,回合結束!”

  “我的回合!失樂園效果,再抽兩張卡。”陰錯(LP7400),“魔法卡愚蠢的埋葬,從卡組將真紅眼創世龍送入墓地!我的準備階段時,真紅眼創世龍在墓地存在,真紅眼暗鐵龍在除外區的話,真紅眼創世龍可以特殊召喚。下回合,你會面對我真正的力量。”

  “無所謂。”血燭“哼”了一聲。

  “自己場上有幻神族怪獸表側表示存在,神仆—降臨者可以從手卡特殊召喚!”陰錯喊道。

  神仆—降臨者ATK0

  “神仆—降臨者的效果發動!將自己解放,破壞對方場上兩張卡,破壞死靈飛龍和血焰行使!”

  神仆—降臨者化作兩條潔白的光路,分別沖向死靈飛龍與血焰行使。

  “陷阱卡發動!破壞性藥劑!將血焰行使破壞,其攻擊力恢復我的LP。”血燭(LP6950),“然后當死靈飛龍被破壞之時,黃泉之血從手卡特殊召喚。”

  黃泉之血DEF0

  “僅僅是守備力0的怪獸啊。”陰錯冷笑道。

  “真可惜。”血燭也咧出一絲笑容,“黃泉之血是不會被戰斗破壞的。”

  “……回合結束。”陰錯道。

  “我的回合!”血燭(LP6950),“黃泉之血效果發動,將黃泉之血和一張手卡除外,從卡組特殊召喚黃泉圣龍!”

  黃泉圣龍ATK3500

  “黃泉圣龍效果發動,一回合一次,場上所有卡送入墓地,每有一張給予對手500點傷害!”

  “圣神—圣主通過將一張手卡送入墓地,不會受到這效果的影響。”陰錯道。

  血燭道:“那么送入墓地的卡只有黃泉圣龍一張,給予500點傷害!”

  “呵……這么渺小的傷害而已。”陰錯(LP6900),“這樣一來,你已經沒有手卡、沒有怪獸、沒有蓋卡,下一個我的回合,我會直接把你殺掉!”

  “是啊……”血燭冷冷地一笑,將一根手指伸到眼前端詳著,“如果什么都不做直接到你的回合,我確信自己會被你秒殺呢……但我可是還沒有回合結束啊!!”

  “什么意思!?”陰錯愣了一下。

  “好好體會一下吧,自己的黃泉,死亡的感覺!!”血燭狂笑了起來,“墓地中黃泉圣龍效果發動!!將黃泉圣龍除外,將自己的LP支付至1,支付的生命值給予對手傷害!!”

  “不可能!?”陰錯幾乎呆住了。

  血燭(LP1)抬起一只手:“6499的傷害!接受這現實!去死吧!陰錯!!”

  “啊!!!”陰錯(LP0)被一團霧籠罩起來,發出了痛苦的慘叫。

  不...怎么可能直接就被...

  陰錯難以置信地瞪大著眼,熾燼...鮮至...柯月...冷夜...帕加索斯...我輸了...

  “哼,真是無聊的世界。”血燭瞇了一下眼。

  血霧散去,陰錯消失了,卡片散落在空中,像殘葉一樣,緩緩飄落在了地面上。

  血燭向前走了幾步,半蹲在地上,撿起了其中的一張,真紅眼暗鐵龍緊緊怒視著他。血燭搖了搖頭:“嘖嘖,可悲的家伙,果然是沒有人能阻擋我的呢……”

  他隨手將卡片丟在地上,轉身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