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5:35:40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空間利刃
  4. 第一章 布萊克納斯血色

第一章 布萊克納斯血色

更新于:2018-03-17 15:26:23 字數:3257

字體: 字號:
  “哈利,哈利,快過來看看我發現了什么?”一個十四歲,身體瘦弱的男孩站在惡臭滔天,垃圾如山的垃圾場內,右手拿著一塊長滿綠毛的香腸,向著遠處一只同樣瘦弱臟兮兮的大黃笨狗嬉笑呼喊著。

  “汪!汪!”黃狗聽到瘦男孩的呼喊,抬起頭來叫了兩聲,飛快的從遠處向瘦男孩跑了過來。

  “砰!”一聲爆鳴從距離黃狗和痩男孩二十多米遠處響起,黃狗在男孩的注視下隨著響聲倒地,頭部左側出現一個圓形傷口,直接貫穿腦部,腦袋右側出現一個爆破的創口。鮮紅的血從頭部一洞一坑向外涌出,涌出的血液中夾雜著白色腦漿。黃狗創口飛濺出的血肉呈傘形散落在距離黃狗頭部一米的垃圾山上。

  “哈利!”瘦男孩撕心裂肺的喊著黃狗的名字,向黃狗跑去。腳被高低不平、軟硬不一的垃圾磕磕絆絆,男孩跌倒了,爬起來繼續向黃狗跑去。

  一個燃燒了一半的煙從空氣中穿過,向垃圾上掉落,一縷輕煙螺旋著的軌跡呈現在空氣中,慢慢向四周消散。

  一個身材魁梧身穿迷彩服的壯漢扇了扇嘴邊還停留的裊裊青煙,轉頭對身邊舉著重型槍械的帥哥說道:“唐哥,為什么不再來一槍把小崽子一起崩了,您可是好久沒有練手了。”

  壯漢身邊口稱黃哥的男子將槍丟在車上,對壯漢說道:“別多事,今晚有行動,帶你出來散散心,緩和下壓力,晚上的時候給我好好干。”說著打開車門,登上旁邊的汽車。

  遠處傳來瘦男孩痛苦的嗚咽聲。

  瘦男孩右手輕柔的捧著黃狗的頭部坐在地上,左手握緊拳頭不斷理順黃狗身上的長毛。黃狗頭部流出的鮮血和白色的血漿粘在瘦男孩的右手上,順著手掌形成血流向下淌去,滴在男孩腿上形成一灘血漬。

  瘦男孩不斷的搖晃著黃狗,血液一涌一涌的從傷口淌出來,瘦男孩更加傷心。腦海中不斷閃現和黃狗從相遇到一起生活的快樂時光。

  壯漢臨上車前看了一眼瘦男孩,一邊上車一邊說道:“真他嘛逗,這小崽子給狗哭喪。唐哥,您真夠殘忍了,不讓他們團聚團聚。哈哈!”

  唐哥坐在車上看了一眼瘦男孩,不滿意壯漢磨磨蹭蹭,手掌重重的拍在汽車方向盤中間的喇叭按鈕上。汽車喇叭發出刺耳的“嗶,嗶!”的聲音。

  壯漢快速上車,向黃哥陪笑表示自己的歉意。

  遠處瘦男孩被喇叭驚醒,憤怒的看向正在慢慢啟動,快速加速消失的汽車。

  沉睡在腦海的記憶因為汽車刺耳的喇叭聲和精神和情感深度打擊而蘇醒,眼神帶著堅毅,并充滿血絲的呢喃道:“哈利,你死了,被殺了,被人用槍爆頭了,現在你在路上了,會很寂寞的,沒人陪你。”瘦男孩越說越難受,眼睛漸漸濕潤,黃豆大的淚水在大大的眼睛中打著圈從眼睛的兩側逃離出來,掉落在瘦男孩的身上,和血液混合在一起,將血液沖淡,露出黃狗腦漿的白色。

  突然一道陰冷的聲音在空氣中飄起,“放心,有人會下去和你一起玩的,你不會孤獨的。”

  狂風在天空中撒歡似的肆虐著周圍的一切阻擋行進的障礙。

  慶鋒市的最后一片棚戶區,家家門窗緊閉,以此減少狂風對屋子內部的沖擊。即使這樣,單薄的彩鋼瓦在狂風中顫抖的相互碰撞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

  住在這里的人被習慣這種生活。

  這里是慶鋒市最貧窮的區域,里面住的人員復雜,因為簡易的房子和廉價的房租,非常受一些來慶鋒市討生活的外地人喜歡,在這個季節是棚戶區最難受的一段時間。

  高溫和狂風使棚戶區住戶出行和生活十分不便。時時刻刻擔心周圍房屋上的某些零件隨風飄舞,如果看到這種舞蹈,你就倒霉吧。

  “布萊克納斯,記住你是布萊克納斯,一個榮耀的名字,是我們帝國最后的希望。榮耀不會因為太陽落山而消失,只會煥發更絢麗的光輝。這是我們帝國覆滅的禍根,你帶上它,記住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和他融合。它已經讓帝國失去了上萬精英。”棚戶區內的一個矮小的屋子外的煤棚中,瘦男孩右手把玩著一顆墨黑晶體,腦海中閃現逃離帝國前,帝國元首,布萊克納斯父親對他最后的話。

  那時布萊克納斯七歲。

  布萊克納斯來到地球已經三年了,另外四年完全在飛船的逃生艙度過。

  狹小的空間,寂寞的生活導致布萊克納斯非常孤獨,差點失去了語言的能力,漸漸養成了沉默寡語的習慣。

  逃生艙在進入地球大氣層后,大氣層不斷沖擊著下落的逃生艙,沖擊導致逃生艙內溫度不斷升高,最后威脅到艙內布萊克納斯的生命,是緊握在左手中的墨黑晶體擴散出迷茫黑光,吞噬了高溫和逃生艙,隔離了所有能夠傷害到布萊克納斯的危險,救了布萊克納斯一命。高速的撞擊雖然被迷茫黑光減緩到最低程度,但沖擊導致布萊克納斯失憶。

  自從失憶,布萊克納斯從黑光沖擊地面形成的大坑中走出來,過著乞討的生活,有一頓沒一頓,唯一身外之物就是時刻握在左手中的墨黑晶體。三年中布萊克納斯從來沒有張開自己的左手,以至于今天記憶蘇醒后,左手因為長期筋攣不能自己張開。布萊克納斯忍著劇痛生生用右手一點一點將左手掰開一絲縫隙,墨黑晶體才得以重見天日。

  哈利,是農村很普通的笨狗,在布萊克納斯在農村乞討時碰到的野狗,從見面時奪食怒目相視,到最后相依為命、形影不離,一直跟隨布萊克納斯來到城市,游走在街頭、小巷,布萊克納斯與哈利成了一對親密的伙伴,相依為命。

  “哈利,哈利,哈利!”布萊克納斯嘴中不斷念叨著黃狗的名字。右手舉著墨黑晶體,看著墨黑晶體,布萊克納斯面露兇狠的一邊將墨黑晶體向自己的眉心按去,一邊呢喃說道:“我說過,要有人去下面陪你的,為了帝國的榮耀!”

  墨黑晶體接觸到布萊克納斯的眉心,又被布萊克納斯的右手狠狠的向里面按下去,墨黑晶體刺破布萊克納斯的眉心,血液從破口處流出,粘到墨黑晶體上,竟然被墨黑晶體吸收了,不斷流出不斷消失。

  布萊克納斯發出疼痛的尖叫聲,生生的將墨黑晶體按進眉心肉中,隨著墨黑晶體吞噬血液,并接觸眉心皮膚血液,凡是和墨黑晶體接觸的皮膚、血液也開始被吸收,慢慢的墨黑晶體接觸到了骨頭,嗖的一下融入的骨頭之中,消失不見,只流出一個沒有血肉,并慢慢滲透出血絲的肉坑,肉坑中心能夠看到布萊克納斯的眉心頭骨。

  布萊克納斯被劇烈疼痛折騰的不斷在煤棚狹小的空間內翻來覆去,雙頭不斷捂著頭部,好像有什么在腦袋里面,又用手使勁的猛擊自己的腦袋。

  鮮血隨著劇烈的運動,不斷從眉心的傷口流出,與地上的煤泥磕碰混雜在一起在眉心形成一塊污濁的臟東西。

  布萊克納斯最后乏力的蜷伏在地上不斷抽搐,身體皮膚毛孔開始大量滲出血點,慢慢的形成血汗,流淌出來。

  外面的天黑了下來,狂風更加肆虐。

  居住在棚戶區的居民不再出門,而是在屋子里點燃爐火,開始做晚飯。偶爾還能聽到屋內傳來輕聲細語。

  簡單的一頓晚餐帶走了一天的疲勞和對狂風的惱火。

  煤棚中的布萊克納斯躺在地上一動不動,身上的衣服已經被血液打濕,緊閉的雙目還有眉心上的贓物還能看出剛剛的痛苦和掙扎的劇烈程度。

  漆黑的空間中,看不到任何東西,布萊克納斯的意識緩緩蘇醒,努力的睜開雙眼,看不到任何東西,并且看不到自己,如果不是身體還有觸覺,感覺到自己身體的存在,布萊克納斯都懷疑自己是否已經和哈利見面了。

  伸開手臂向四周摸去,碰不到任何東西,用腳向四周探去,也碰不到任何東西,甚至做了一個蹲下的動作,并用腳向下探去,還是碰不到任何東西。

  “年輕人,不要再做試探了。”一個聲音在布萊克納斯的腦中響起。

  布萊克納斯驚恐的問道:“誰,誰在和我說話。”

  “…”四周一片寂靜,沒有人回答。

  “有人在么?剛剛誰在說話?”布萊克納斯更加驚恐繼續問道。

  “我想沒人能回答這個問題,因為這里只有你一個人。”又是那個聲音在布萊克納斯腦中響起。

  “那你又是什么?”布萊克納斯聽到回答放下心來問道。

  腦中聲音又響起:“我是這里的管理者。”

  “管理者?你在那里,能讓我見見么?我怎么看不到你?”布萊克納斯疑問道。

  “你看不到我的,因為在這里沒有光。什么都沒有。”管理者回答道。

  “你如果想看到我,需要有光,因為這里什么都沒有,所以你看不到我。也感覺不到我的存在,因為我沒有軀體。”管理者繼續答道。

  布萊克納斯疑惑道:“世界上還有沒有光,沒有任何沒有的地方么?”

  管理者好像跟不上布萊克納斯的思路并沒有繼續回答。

  新書求收藏,求推薦。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