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5:04:21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穿越之我是叛逆
  4. 第二章 我是小王爺

第二章 我是小王爺

更新于:2018-03-16 09:34:43 字數:2966

字體: 字號:
  張龍昏睡中覺得有一股暖流慢慢流入自己體內。很奇怪,就和自己以前練氣功時的感覺一樣,可又有些不同。以前都是自己用意念帶動內息運轉,可這次卻是內息自己在運行。想控制卻根本不受自己意念的支配,暖流并沒有順著經絡走動。而是繞著內臟穿行。每過一處都有一種說不出的舒適的感覺。當那股暖流最終匯入腦中時,張龍只覺得原本昏昏的大腦一下變得清明無比。整個人都輕漂漂的,一種以前修煉氣功打通小天地時的那種熟悉的感覺帶動張龍的意念無意識的運轉起來,一股熱流自丹田升起。緩緩經下陰走后背上頭頂。與那股暖流匯入一起。又降入丹田。緩緩散入四肢百駭。伴隨著一聲輕咦。張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眼前站著一個威嚴的古裝中年男人。正拿著一塊發光的石頭看著自己,眼神中有一絲疑惑。更多的卻是關愛。張龍心想。媽的這是怎么回事。這夢怎么老是醒不過來。他用力的反手打了自己一把掌。靠。夢里怎么會感覺這么疼。張龍忍不住大叫一聲。“孩子你這是怎么了。怎么自己打自己啊”中年男人身后的中年美婦一步走到床邊握住張龍的手,關切的問著。另一只手伸到了張龍額頭上輕輕撫mo著。這孩子也不燒啊。這是怎么回事。中年美婦望著中年男人說道。張龍只覺得一陣淡淡的香味撲面而來,一只柔軟的充滿關愛的手掌已經放在了自己的額頭上。這是怎么回事,夢里怎么會覺得疼,而感覺卻又是那么真實。自己這是怎么了。張龍用力回想起來。只記得自己在擂臺上胸口突然一陣劇痛。其它什么都不記得了。可眼前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這一對中年夫婦又是怎么回事,這慈愛的中年美婦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她的孩子,搞得像自己的媽一樣的。張龍忍不住開口問道:“這位阿姨,請問這是哪里啊。”張龍由于常年呆在部隊。所以習慣講一口標準的普通話。他這句話一說出來。中年美婦愣在了當場。驚訝的說道:“孩子他爹。這是怎么回事。這孩子怎么連我都不認識了,而且口音怎么也變了。好像是飛燕國人的口音。”中年男人接聲道:“勝兒。你就是怎么了。剛才我用陽元晶石幫你療傷時發覺你體內有一股很奇怪的能量波動。最后竟然把陽元晶石的能量給吸收到體內了。還有你的傷明顯已經好了,怎么會還是如此糊言亂語啊。該不會是被趙振那混小子打壞了腦袋了吧。”張龍聽那男人的話語,看那男人的表情,不像是在和自己開玩笑。這下子他可頭大了。心想這一覺怎么睡的,怎么一醒過來感覺世界完全變了。喔。我知道了,肯定是以前那個什么導演不是一直要找自己拍幾部武打片嗎。可是總隊領導一直沒有同意。肯定是這次自己拿了三連冠,總隊領導破例同意自己來拍電影了。這肯定是想給自己一個驚喜,故意安排的。想得到里張龍不由心里好激動。要知道他一直是以李小龍為偶像的。一想到自己有可能也成為李小龍一樣的功夫巨星。張龍不由激動的從床上一躍而起。拉著中年男人的手道。“呵呵,這位叔叔。你叫什么名字,你的演技真好。這片子叫什么名字,導演是誰啊。我又演的是什么樣的角色啊。”中年男人的眼神中的疑惑越來越大。中年美婦的嘴都驚訝成了O字型。旁邊的幾個漂亮小女孩都是一臉驚奇的看著張龍。張龍還想說什么。卻猛的感覺不對。自己一米八六的身高,以前看人一般都是俯視別人。怎么站在這中年人面前卻還不到他的下巴。這中年男人怎么看最多也就個一米七五上下的樣子。卻還要自己仰視才能看到他的臉。是自己感覺出錯了,還是自己身高縮水了。張龍急忙低頭查看。這一看可是大吃一驚,自己的整個身材怎么都變成這個樣子了,以前牛高馬壯的自己怎么現在變得矮小瘦弱了,小胳膊細腿的。像個豆芽菜一樣。一轉身。床邊的銅鏡中映出一個俊美不凡的少年的身影。張龍轉身一看。旁邊沒人,鏡中的美少年也是一個轉身。嚇得張龍一跳。媽的,大白天的見鬼了。怎么回事。張龍對著鏡子揮揮手,鏡中的美少年也揮揮手。張龍用手抓住自己耳朵用力扯扯。鏡中的美少年也抓住自己的耳朵用力扯著。耳根傳來的火熱的疼痛和鏡中那清晰明白的影子提醒著張龍。自己不是在做夢。鏡中的也不是鬼,而是自己的影像。這下張龍可算是徹底蒙了。天啊。拍電影也不能變身吧。這變化也太大了吧。我怎么變成小白臉類型了。這身材以后還怎么上臺比賽啊。中年美婦一把抓住了張龍的小手急切的說道:“勝兒,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老是自己打自己。還說些奇怪的話,該不是撞到什么臟東西了吧。孩子他爹。你去找個法師幫孩子看一下吧。”中條男子柔聲回道:“孩子他媽。你怎么也跟著孩子糊涂起來了,這世界哪能有什么鬼神。這孩子肯定是被趙振那小子打傷了腦袋。得了那個什么失憶癥之類的。我去找陳御醫來幫忙看看吧.紅兒.碧兒.你們帶少爺去洗個澡.去去晦氣.這孩子都昏睡兩天兩夜了.我這就老找陳御醫來給勝兒看看."中年美婦點頭說道:"那你快去快回."又轉頭對外面喊到.黃兒.紫兒.你們兩個去準備好熱水和釉子葉,給少爺好好洗洗."張龍還想說什么,可是現在腦子里跟漿糊了一樣,一大堆的問題堆在那里,不知道先想哪一個好.被那叫紅兒碧兒的兩個漂亮小孩子左右一拉,迷迷糊糊的就出了房間.向旁邊一間房間走去.一推門進去,里面有個漂亮小女孩正在往一個金黃色的金屬浴盆里加熱水,另一個女孩正在把一些花瓣和一些釉子葉加入水中.見張龍進來馬上欠身行禮道:"少爺好."張龍此時頭腦一陣迷糊.心想這又是誰啊.隨口應了句."兩位妹妹好."那兩個漂亮女孩的臉上馬上現出了驚奇的表情.張龍心想,暈,我不會又說錯話了吧.忙改口說道:"兩位小姐好."轉念一想不對,小姐現在是一種不雅的稱號了,忙又接道:"啊,對不起.是兩位姐姐好."慌亂中張龍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那兩個漂亮小女孩此時嘴巴都驚得合不攏了,心想少爺今天是怎么了.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以前的少爺雖然對她們也還算客氣.可從來沒有叫過自己什么妹妹,姐姐什么的.更不可能對幾個下人說對不起了.不過礙于身份.她們也不敢多問.只能把疑惑藏在心里.兩人左右分開.一人拿一塊像海綿一樣的東西.一人拿一個浴巾.張龍身旁的紅兒,碧兒一人一邊拉住張龍的衣袖.就伸手解張龍的扣子.張龍開始還迷迷糊糊的,等紅兒的手解到第三顆扣子時,張龍猛的反應過來.我靠.這是干什么,當這么多女孩子的面脫我衣服來著.要知道張龍從學校一出來就直接進入部隊,平時和女孩子接觸很少,包括現在的未婚妻都還是經人介紹才認識的,兩人最多也就是偶爾拉拉小手,親親小嘴.還從來沒有像這樣寬衣解帶.坦誠相對過.這幾個陌生的小女孩也太大膽了.竟然直接要脫張龍的衣服,嚇的張龍一把抓住領口,大叫道:"你要干什么."一張小臉漲得通紅.紅兒很奇怪的看著張龍道:"少爺你是怎么了.我幫你寬衣沐浴啊."張龍的臉更紅了.驚奇的道:"你說什么,你幫我洗澡.你們幾個都站這看我洗澡.開什么玩笑啊.我長這么大.除了我媽以外,還沒女人幫我洗過澡呢.你們幾個是誰.我現在又是誰."聽他這么一說.幾個小女孩可真是愣住了,心想小少爺估計是真的把腦子給摔壞了吧.我們幾個這樣給他洗澡好多年了.他居然說不認識我們幾個.最終碧兒開口道:"少爺.我們一直都是這樣伺候你沐浴的啊.不會是你上次和趙振小王爺在國子監打架腦袋撞地上把這些都忘了吧.""什么,我和小王爺在國子監打架.那我是誰啊."碧兒驚道:"少爺你不會把自己都給忘了吧,你是左親王府的小王爺.趙勝啊."小王爺.張龍一聽不由得奇道:"我暈.這一覺醒我成什么小王爺了.天啊.快點讓我清醒一下吧."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