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5:25:06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獵人同人未命名
  4. 第二章 流星街的異界來客

第二章 流星街的異界來客

更新于:2018-03-17 12:39:46 字數:2494

字體: 字號:
  “蠻,幫我拖一些時間!”天野銀次叫道,同時身上的電流更加暴烈了。

  “好!”美堂蠻沒有猶豫,正像天野銀次信任他一樣,他也同樣的信任著對方。

  “哈哈哈!”赤尸藏人大笑起來,丟出了手中的手術刀,“美味的大餐!開始了!”手腕一抖,一道血色光芒從掌心噴涌而出,化為利刃。

  “來吧!赤尸藏人!”吐氣開聲,一道蟒蛇的虛影環繞在美堂蠻的身上,那既是力量也是詛咒,同時源自于蛇夫座的咒文也被他念誦出聲。

  “現在于汝之右手,在被詛咒的命運到達終點之前,遙遠的銀河中,蛇夫座寄于我身,訴說吾之請求!解放吧,惡魔之封印!吞噬吧!以其毒蛇之牙!”

  纏繞著黑色的不詳之氣,以生命為代價召喚出的惡魔之力附著于右手之上,同為蛇咬的招式卻似乎撕開了空間的障壁。

  右拳揮出,帶起了陣陣詭異卻又虛幻的響聲。被惡魔之力腐蝕的右臂,早已經超出了人類肢體的范疇,更像是來自冥獄。

  “哈哈哈哈……就是這樣,就是要這樣才對!這樣才能讓我感到興奮啊!美堂蠻!”

  一聲狂吼,赤尸藏人周身泛起血光,不閃不避的等待著美堂蠻的攻擊。看樣子,竟似乎想要用身體,來感受對方的力量。

  電光火石之間,惡魔之吻已經擒住了赤尸藏人,巨大的力量一絲不漏的傳導到了赤尸藏人身上,帶有腐蝕性的不詳氣息,更是瘋狂的侵蝕啃咬著赤尸藏人的肉體。而后者在這一擊之下,身上猛地崩裂出無數的傷口,鮮血瘋狂的向著四周噴射。

  “蠻!!”一聲驚呼,明明美堂蠻全力一擊命中目標,天野銀次卻面露惶恐。就算他現在不是蓄力的關鍵時刻,也已經無力救援。

  “呵啊……我啊,失去了好多重要的血呢……”

  渾身被鮮血染透,赤尸藏人卻依舊面露笑容,這微笑的樣子,卻反而更讓人毛骨悚然。而下一刻,那些流出去的鮮血好似有了生命一般……

  “血紅風暴!”

  血色的光輝頓時將美堂蠻籠罩在了其中,伴隨著他的一聲慘叫,道道血痕在他身上浮現,飚射而出的鮮血如同暴雨一般,染紅了他的視線。

  血色的風暴褪去,赤尸藏人看著美堂蠻如同一個死人一樣趴在地上一動不動,臉上非但沒有戰勝強敵的喜悅,反而充滿了詫異以及……失望?!

  “居然沒有一點長進呢,美堂蠻……這就是無限城中,最強的你嗎?”赤尸藏人微笑不再,看向美堂蠻的目光變得木然,如同在看一坨會動的垃圾。

  “那么,為你的無能,在地獄當中哭泣吧。”

  手術刀橫空而過,釘入美堂蠻的額頭,咽喉等致命部位。

  看著緩緩流出的,屬于美堂蠻的鮮血,赤尸藏人竟然有了一種失落的情緒。內心中也有了一種空虛無力的感覺,讓他格外厭惡的那種感覺……

  “等等,這種奇怪的感覺……”赤尸藏人突然皺起了眉,似有所覺,“呵呵呵呵……原來如此,有趣……我居然忘記了……呵哈哈哈……”

  冷然的面容再次回暖,赤尸藏人的面容變為了一種怪異的,在興奮之下的扭曲。同時他的殺氣也變得愈發的暴烈。

  “這應該是第四次了吧?你的身體還撐得住嗎?或者說……”

  似乎是一聲玻璃破碎的脆響,赤尸藏人眼前的一切如同潮水般褪去,世界又恢復了原本的樣子。那種詭異的感覺不在,他依舊是剛剛射出手術刀時的姿態。

  周圍雖然有戰斗的痕跡,卻似乎與他無關。他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之前與美堂蠻的交鋒,自然都是幻覺的呈現。

  “我所見的一切都是你營造出來的幻象呢?”手扶著帽檐向下壓了壓,陰影下是赤尸藏人那被赤紅色光芒所充斥的雙眼。

  “邪眼……雖然見過很多次,但是每一次見到都讓我變得更興奮了,下一次再戰斗你會不會變得更強呢?”

  飽含笑意的眼眸中,殺氣幾乎化為實質。平靜的表情下,卻是按捺不住的戰意。赤尸藏人對于美堂蠻,越發的滿意了。

  “哈哈……呼……呼……剩下的就靠你了,銀次!”美堂蠻在一旁大聲喘著氣,不過除了疲憊之外,身上并沒有任何的傷口,就連臉上的血痕也消失無蹤。

  邪眼,可以在與任何生命對視的時候,產生一個由美堂蠻操縱的幻境。然而縱使有著魔女的血脈,像是邪眼這樣的力量也不是說用就用的。一天一次還可以承受,兩次以上就會對身體造成損傷,而超過三次的話,很可能他的身體就會不堪負荷,而先一步崩潰。可以說,使用完邪眼的美堂蠻也已經到達了他的極限。

  邪眼持續的時間雖然只有一分鐘,也無法用幻境直接“殺死”赤尸藏人這樣的強者,但是拖延時間的目的卻已經達到了……

  “啊——!”天野銀次在一旁痛苦的嚎叫著,過多的電力蓄積在身體中,這時候他就像是一個失去了平衡即將爆炸的核電站一樣,僅僅泄露出來的聲勢似乎都可以撕裂一切。

  “死吧!赤尸藏人!”

  天野銀次體內壓縮的電力猛地爆發出來,巨大的電流如同乍泄的洪流,涌向了赤尸藏人。電流所過之處,就連空間似乎都要碎裂。

  “哈哈哈!”赤尸藏人大笑著,電光的映照下,反而讓他的面容顯得有幾分圣潔,幾分純真。帶著連串因高速而產生的虛影,赤尸藏人毫不躲閃的向著電漿洪流直沖而去。

  “血色十字!”

  銀白色的電流瞬間將赤尸藏人吞噬其中,懾人心魄的電流聲,掩蓋不住赤尸藏人癲狂的笑。伴隨著他的笑聲,巨大且妖異的十字光芒激射而出,與電流的力量對抗著。

  兩股強大力量碰撞之處,空間不斷的破碎,湮滅,重構。似乎無盡的輪回當中,一種無法言喻的力量逐漸孕育,將所有的一切吞噬其中……

  光輝散盡,滿身傷痕的天野銀次倒入了美堂蠻的懷中,虛弱蒼白的面容卻溢滿笑意。交鋒之處,赤尸藏人已不見蹤影。

  “解決了……嗎?”

  “大概吧……”

  美堂蠻抬頭看著天花板,聲音帶著疑惑與不確定。

  ……

  流星街,被世界所拋棄,所忘卻的地方,一個永遠沒有希望存在的地域。這里永遠不會有陽光照耀,只有陰影與黑暗始終存在,并伴隨永遠,揮之不去。據說,在流星街的入口豎立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上帝在南方。

  而流星街,一路向北。

  此時,一道流星劃過天際,為這片永遠被迷霧籠罩,永遠不會擁有光明的地方,帶來了一絲的難得亮色。

  不過這與往日不一樣的天空,只存在了一瞬間而已。流星街依然是流星街,亙古不變的黑暗籠罩的絕望之地。

  “這里……是地獄嗎?”赤尸藏人靜靜的想著,抬著頭仰望天空,臉上是一種釋然的微笑,純真如同幼兒。

  空中,掛著一輪血色的月亮,淡淡的血光照射在地面,帶給人一股冷意。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