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3:59:53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秘陵尋之清廷東宮
  4. 第一章:玉佩《上》

第一章:玉佩《上》

更新于:2018-03-16 09:26:44 字數:2200

字體: 字號:
秘陵尋之清廷東宮目錄
共3章
  我叫林開,我很慶幸自己有這樣一個名字,在我們那個年代,條件艱苦,人很難活,但凡給孩子取名字要考慮低賤的,諸如王二狗,李三牛等,閻王爺一瞧,收命的心都懶了。我的父親出生關東,身材不高,卻是種莊稼的好手,所以家里還殷實,他對我很是嚴厲,但我知道他很愛我,他雖然沒讀過幾天書,但從來不信封建禮俗,所以就給我取了這個名字,有時看著周圍人的稱謂,我會覺得自己很體面,但我沒想到有一天這個名字會把我推向生與死的邊境。

  記得那一年關東大旱,數月一滴雨也未下,我與父親逃荒到四川,一路上真的是餓殍遍野,許多人倒下了就再沒能起來,我和父親憑著一股硬氣挺了過來,來到邑縣,父親投托當地的一個親戚拿了些本錢,開了一個小熟食鋪子,生意不算興隆,但勉強可以填飽肚子。

  苙年春季,小鎮上晨霧還沒消散,隆隆的馬車聲停駐在了熟食鋪子前,一個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走進了熟食鋪子,父親趕緊來招呼,我在鋪子里玩耍,看那個漢子個子挺高,穿著粗布麻衣,身材雄健,早上生意寡淡,父親就和他閑聊了幾句,才知道這漢子是閩南人,逃難到四川,給人送些行貨度日,談話間那漢子眼睛總是往我這里瞟,大概一晌過后,漢子吃完面食,問道:“林老漢,你這娃兒挺乖的,叫啥子名字。”“你這個孩子又在玩,不幫忙做事,林開,快叫叔叔。”聽到父親的責備的我趕緊叫了一聲叔叔。那個中年漢子聽到我的名字,似是愣了一下,突然滿面笑容,直勾勾地盯著我,現在我還記得那眼神好像野獸看見了獵物。然后這個漢子硬要塞給我父親一個黑乎乎的物什,這時候門外傳來了一聲吆喝聲,客人到了,父親把東西放在柜臺上后又趕忙去招呼,過了一會兒,待父親會來看時,那漢子與那馬車早已不見。

  那時候民國建國初,各地戰伐不斷,物資匱乏,北洋政府依靠清廷的殘余力量,枯骨不滅,但袁世凱為了軍隊的裝備物資,開始了所謂的“探珍行動”,白天入地三尺搜尋古代遺寶,可夜晚卻干著見不得人的買賣,掘墳盜墓,探穴尋幽,可以說是從死人身上找飯吃。盜墓被人視為不祥之事,這件事大家都明白,明面上卻又裝做不知道。那時從墓穴里出來的財物又被稱作“貝殼“,貝殼又分為金貝,銀貝,和銅貝,金貝指的是金銀器皿或者玉石珠寶,銀貝指的是文字書畫,陶器古玩,而銅貝則指普通的陪葬品,或不明的東西,那時候鄉間經常能看見銅貝,銅貝里面又有一類叫作鐵器,鐵鐲子很是常見,一般作為女性陪葬品,常雕刻山石花鳥,奇珍異獸,做工粗糙,價值不大。

  我把柜子上的東西拿來一瞧,是一個鐵鐲子,通體黝黑,握在手里涼沁沁的,但奇怪的是,鐲子上雕刻著一只栩栩如生的花項虎,眉張睛明,身勢雄健,但花虎無有所依,總感覺缺一點。看著看著我的心里突然泛起一股睡意,“林開,在那兒瞅啥呢?還不幫忙。”直到父親的提醒我才移開視線。

  月色空明,月光如瀑,我在床上把玩著黑鐲子,我已經從父親那里了解到這個黑鐲子是那一個漢子留給我的,父親看著鐲子黑不溜秋的,覺得是粗鐵鍛造的,就沒想要。我仔細的看著鐲子,才發現了一點不同之處,通常鍛鐵必經過數次的火煉和錘造,即所謂的“濯盡揉面,面筋乃現。”鍛造出來的鐵器條理分明,紋路清晰。但黑鐲子通體光亮,有無一點瑕疵,不像是鍛造出來的,就像是璞玉籽石一樣天然形成一樣。這時候那沒來由的倦意再次侵占了我的頭腦,這一次睡意更加洶涌,我實在是抵擋不住,眼前一黑,倒在了床上。

  次日早晨,我揉了自己惺忪的睡眼,這一覺很香,我做了一個美夢,夢到自己住上了大房子,身上穿金戴銀的,娶了一個賢惠的老婆,很是幸福。這時感覺自己的喉嚨出奇的干,便想坐起來找水喝,突然發現自己渾身無力,胳膊腿兒軟綿綿的,感覺就像當年逃荒一樣,整日奔波,居無定所,我休息了一會兒,才勉勉強強站了起來,來到桌子邊端起了茶杯,在清澈的水中,我分明看到了自己烏黑的眼圈。來到了鋪子,父親早已開始忙活了,“林開,你這個懶蟲,都快晌午了,還不來幫忙,別忙,你昨晚做了什么啊,看你那黑眼圈,臭小子就不知道干點好事,羞不羞?“我想了一下又不好解釋,低頭干活了。小鎮上炊煙裊裊,大家早開始忙活了。街道上的人來往匆匆,”林老漢兒,來三兩臊子面,不要海椒,”隔壁的鞋匠老頭走進了鋪子,“老張,稀客呀,平時不常見你呀,怎么有空到我這里來呀?”“昨天打橋牌,王麻子輸給我三個方孔圓錢,那個龜兒子,格老子的,還想耍賴皮。”父親哈哈笑了一下,顯然從關東來到四川,能明顯感覺到四川人的熱情好客。

  晝盡夜出,一天的勞作讓父親疲憊不堪,不久便沉沉睡去。在閣堂下的床上,我又一次把黑鐲子拿出來瞧,本來平靜的我再起波瀾,原來的景物沒有變,但那花虎背后竟多了一絲黑紋,似是裂縫,就像什么東西要破壁兒出一樣,但鐲子還是溫涼如玉。這時倦意又出現了,我本能地聯想到了黑鐲子,沒錯,肯定是黑鐲子的問題,不待我把黑鐲子拋開,就倒在了床上。

  次日早晨,醒來后那種疲憊的感覺更深了,身體也沉重了起來,我又做了一個夢,相同的夢,我艱難的地移動著身軀,手里緊緊的攥著鐲子,它一定是一個邪物,我一定要把這個黑鐲子扔掉,不不,把它埋了吧,讓它永不見天日。想著,我一步一步的扶著樓梯來到了屋后的樹林,鶯歌鳥語,葉影婆娑也沒時間欣賞了,從雜物堆抄起一把鐵鍬,困難地掘著土,待到我把這個黑鐲子埋了過后,倒在了地上,吁吁的呼著氣,我很開心,心里想著終于擺脫了這個邪物,但我沒想到的是,后面的日子里,黑鐲子會像跗骨之蛆纏著我,真正的噩夢才剛剛開始。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秘陵尋之清廷東宮目錄
共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