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2:42:1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魔劍尊者
  4. 第一章 風流頹少

第一章 風流頹少

更新于:2018-03-16 20:47:53 字數:3394

字體: 字號:
魔劍尊者目錄
共1章
  云風城高屋建瓴,車水馬龍,人來人往,一派熱鬧繁華景象。此刻正是初春時節,萬物復蘇。常言道:一點之計在于春,年氣剛過,人們開始了又一年的忙碌,都希望在初春的頭些日給自己新的一年營造一個好的開始。

  傍晚十分,在云風城最繁華的街道的一座樓臺內,一個還有幾分姿色滿臉粉墨的半老徐娘正滿臉堆笑地招呼涌進的達官貴人。

  “呦,王總管,今兒個怎么才來啊,小翠可在房間里等你好久了,好幾次催問我王總管怎么還不來呢”那半老徐娘賠笑道。

  “呵,王阿姐,我著不是來了嘛,剛有公務在身,耽擱了些,就這點時間,小翠就等不急了,哈哈,”王總管一臉壞笑。

  “不是約好時辰了嘛,一會要讓小翠好好懲罰你。”王阿姐故作嗔怒狀。

  “好好,一定要大大的懲罰我呦,哈哈。”王總管笑著走上樓梯。

  王阿婆目送其上樓后,背地里嚼了一口舌根“你個老色鬼。”

  “呦,這不是李大人嘛,快請進。”王阿婆又迎向下一位客人。

  **********

  嗖,遠處街道上一個十五六的仆從模樣的少年正快速跑向云風城最大的妓院——杏花樓,一路上大叫“讓開,讓開”,路人起初有怒色,但看其穿的服飾都默默地躲開,明眼人一看就知這是此城最大家族也是方圓三萬里最大家族周家的仆人,即使這少年身份再低微也是不他們這些平常百姓惹得起的。

  那少年來到杏花樓門口也不減速直接沖入了內堂,只聽“誒喲”一聲,少年正與準備招呼來客的王阿姐撞了個滿懷,王阿姐頓時被撞翻在地,雙手捂胸,一副吃不消的樣子,旁邊的姑娘趕緊過來攙扶,而那仆從也跌倒在地,撞的不輕。

  王阿姐站定后,看清來人,頓時破口大罵:“你個臭阿九,想吃老娘的豆腐你直說,干嘛是這些陰招子,可把老娘撞死了。”

  旁邊吃酒的客人聽聞后哈哈大笑,姑娘們也是嫣然一笑,紛紛看向還在地上犯暈的阿九。

  待阿九緩過神來,跳起身來忙問“王阿娘,我家少爺呢?”

  王阿姐本來就氣,聽著阿九提到“少爺”二字更氣了,“你家少爺死了。”

  “什么?”阿九反應遲緩,還信以為真“怎么死的?”

  “還能怎么死,風流死的。泡我的姑娘,喝我的酒,吃我的菜,卻不給錢,要不是看在他姓周,老娘早把他轟走了,你個死阿九,是不是送錢來的。”

  “我。。。。”阿九這才意識到她說的是氣話,但他不是來還錢的,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什么事啊,這么吵,來,讓本公子瞧瞧熱鬧。”一個衣著華麗,面目俊美,眉宇間英氣猶存的公子哥摟著兩位姑娘走下樓梯,不過眼神有些迷離,腳步有些搖晃,似乎喝了好多酒。

  少年仆從看清來人,臉上一喜,“少爺!”

  公子哥強掙惺忪的雙眼看了看少年:“噢,原來是阿九啊,怎么,給我送銀子來了。呵呵,快點拿出來交給王阿姐,可別讓她等急了,嘿嘿,王阿姐的脾氣我可是知道的,只敬財神,不拜鬼神,王阿姐,我說的可對乎?”

  王阿婆斜眼道:“我說周公子,你都長住我們杏花樓三個月了,你就不怕身子扛不住嘛?你不要身子,我們姑娘可要啊。”

  “身子?呵呵,好身子不就是用來服務漂亮姑娘的嘛,紅兒柳兒你們說是不是啊。”周公子調侃道,引得眾人哈哈大笑。

  “周公子,我不管你過去是什么人物,但我可是做生意的,只認錢不認人的,之前念你是周家之人給你幾分薄面,但現在,哼哼,我要與你算算總賬了。”

  “王阿姐要錢就要錢,不要跟我提什么過去,更不要提什么周家,我就是我,你不是要錢嘛,一共多少,我付給你就是。”

  “周公子夠爽快,我算了下,一共是三萬三千兩。”

  “額。。。。三萬五千兩。。”聽到這個數字,那個周公子也是一呆,酒氣也去了幾分。

  周圍眾人聽到這個數字也是發出驚嘆,阿九更是張大了嘴。

  周公子疑惑道:“你可沒算錯?”

  “哼,你還好意思說,每回吃飯喝酒必點最好的十道菜喝二十年的女兒紅,還要至少兩個姑娘相陪,住的房間還是天字第一號,三萬三千兩我還少算了呢,你既然叫我一聲阿姐,我也不會不講情面,給個整,三萬兩,少一分都不行。”

  “好,就三萬兩。”周公子轉頭對阿九道:“阿九,你回去到庫房取三萬兩來,區區三萬兩,我還是拿的出的。”

  阿九居然站在原地沒動,直視周公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周公子面色有些陰沉下來:“阿九?怎么還不去?”

  “撲通”阿九跪了下來,“少爺,不好了,出事了。”

  周公子眉頭一皺,放開兩個姑娘,走到阿九面前,“出什么事了?”

  “少爺,家主把你賬目下的財產全部沒收了,還規定以后任何人不準借錢給你,否則家規處置,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家族長老堂決定將你從天云閣除名,從此你與尋常周家人無異,只供伙宿,去留自便。”少年仆從帶著哭腔說完這一切。

  周公子一時木在原地,隨即哈哈大笑起來“好好好,好個只供食宿,去留自便,哈哈哈哈哈哈哈。。。”聲震高樓,悲涼之意盡顯,周圍之人聽得振振心寒,也都暗自嘆息。

  眼前一身華麗的周公子周圍之人怎會不知,他正是近十年被人傳頌的不世出的修煉天才。六歲凝結斗氣,八歲進入筑基期,十四歲就達到凝液層次,二十二歲就成功結晶,短短十六年就達到別人幾十年上百年都難以企及的高度,二十三歲就成為修行世家周家的核心層天云閣的醫院,隱隱有成為周家未來繼承人的趨勢。

  周家是云風城的第一家族,所以周天石這個天之驕子,當之無愧成為云風城乃至云嵐郡的風云人物,經常成為別人茶余飯后的談資,更是許多年輕姑娘心中的白馬王子。

  就在兩年前家族給他安排了一樁婚姻,女方是來自云嵐郡的大家族秦家,名叫“秦藍”,姑娘不僅人美溫柔,修煉天賦也很高,還是秦家嫡系,周天石也很喜歡。

  可命運無常,就在一年前,周天石隨父母外出時遭遇眾多結晶期高手圍攻,父母為保全他,自爆身魂而死,自己拼盡全力才僥幸逃回周家,但修煉的丹田被廢,一身功法十去八九,法力只有凝氣期水平,終生再也無法修煉,只能淪為平庸之人。

  起初,周天石一心報仇,根本不相信眼前事實,開始瘋狂修煉,但半年時間過后,嘗試無數次,丹田還是如漏斗般容不下更多斗氣,最終只能放棄。

  家族對他感到失望,但許諾他一定會查出兇手,算是給他個交代,至于那樁婚姻也就不了了之了。

  周天石知道自己今生無法親自報仇了,只能庸碌一生。一年多來,他從當初的意氣風發到突遭厄運的難以接受現實,又到沉默寡言,最后縱情聲色,有種了此殘生之意。這一切周家之人看在眼里,云風城人也看在眼里,只是有人冷笑有人惋惜,更多人只是拿他的故事作為飯后的談資罷了。

  他早已不在乎別人怎么看他,因為一切在他眼里都沒有了意義,被天云閣除名也讓他放棄了最后一點尊嚴。

  “哈哈,三萬兩是吧,一點不多,我這有樣東西你們看值不值三萬兩?”周天石從儲物袋中取出一顆掌心大小的透明圓珠,圓珠表面有密密麻麻的符文,而圓珠內部卻有一柄紫色小劍在亂竄,似欲逃出圓珠,但碰到符文就被擋了回去。

  “這是。。。”王阿姐定睛一瞧,卻不知何物。

  人群中突然有人驚呼一聲“啊!居然是本命之劍!!”

  “不錯,這顆圓珠內儲存的正是我祭煉的本命之劍。”周天石微笑道:“諸位是否有愿意高價買我的本命之劍的,底價三萬兩。”

  “什么?”一時間眾人難以置信。

  來此杏花樓的除了本地的達官貴人、名門望族外,還有一些江湖豪客,但無論是誰,眼光都不差,怎會不知這本命之劍的珍貴程度,那是不亞于一些天財地寶的稀缺之物。

  本命之劍是只有修煉劍道一途的劍修達到一定層次后才能凝結而出,此外還需要悟性、機緣、財力等,缺一不可。它比修煉者所使的劍器的威力要強上太多,而且與修士心神相連,可以隨心所欲地控制。隨著修行漸深,本命之劍的威力也隨之增大。

  畢竟能修煉出本命之劍之人還是太少,所以那些沒有之人就只能少人奪寶或是購買交換才能得之,但又有幾人肯賣,這幾乎不可能,所以殺人奪寶才是常有之事。

  在沉默一陣后,終于有人開口:“周公子確定要賣出自己的本命之劍?”

  “當然,它跟著我已經沒多大意義了,正所謂良禽擇木而棲,他也該找尋能讓他發光的地方。”

  “好,這個本命之劍我要了,我出四萬兩。”那人毫不猶豫地道。

  “四萬兩就想要,想得美,我出五萬兩。”

  “我出六萬兩。”

  一時間眾人開始喊價不停,最終以三十二的高價成交,買者是個中年豪客。

  收到銀兩的周天石拿出三萬兩交與王阿姐,打發了阿九后,摟著兩個姑娘來到一桌酒席與人拼起酒來。

  吹噓,哄笑,謾罵,放浪,在酒酣耳熱粗言穢語中沉淪,仿佛世界從來只有歡笑。

字體: 字號:
魔劍尊者目錄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