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4:30:4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孤立行一意
  4. 第一章 第二節 臨終遺愿

第一章 第二節 臨終遺愿

更新于:2018-03-17 11:34:02 字數:2111

字體: 字號:
  莫伯陽走在回鎮的路上,一直在自言自語:“回不去了,趕不回去了,早該走的,真的早走又怕他們對義騰不利,天意啊,天意啊。”回到鎮上就遠遠的看到站在家門口的徒弟,臉上露出了溫和的笑容,又摘下腰間的酒葫蘆,灌下一口獸血沸騰。走到家門前摸了摸徒弟趙客的腦袋,已經和自己一樣高了,算不得高大,不胖不瘦,但看著有種很有勁道的感覺,酒葫蘆遞給了趙客,示意徒弟進門。房子不大,也沒什么家具,一張床,桌椅各一大一小兩個,房子是莫伯陽十八年前來到飄雪鎮蓋的,鎮上的人都幫了忙,自己進山砍樹做了張床,桌椅是趙客五歲那年拜師后趙客做的,大的師父用,小的自己用。趙客是莫伯陽來到鎮上第二年出生,名字是莫伯陽起的,因為鎮上的人加在一起不夠一張宣紙的墨,以前要起個好名字都要去暴雪城請教教書先生,莫伯陽來到鎮上后,這活計就落到他身上了,其實起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大家也都不懂,就覺得比自己起的好就行,趙客懂事后問過師父,自己姓趙,名客,字義騰是什么意思,師父告訴他,趙客二字是俠士的意思,義騰也和俠士有關。趙客又問俠士是什么,莫伯陽沒有解釋,只是告訴他長大了就知道了。莫伯陽本來是不愿意收徒弟的,來到鎮上頭一年大家就知道他不是普通人,每次家中沒食物了都是一個人進山,也從來沒帶過弓箭,沒設過捕獸夾,但卻是獵到獵物最多的,不但如此,還會每次進山都會獵到一只猛獸帶到暴雪城售賣,除了買些衣物其余的銀錢都會買獸血沸騰酒,莫伯陽從來不穿獸皮,只穿布衣,哪怕進山也不見他冷過,莫伯陽越是顯得本事大,鎮上的人就會越尊敬,不敢去奢求什么,只有老趙家的小兒子趙客,從小就粘著莫伯陽,三歲開始就天天把自家剛做好的熱飯送些給莫伯陽,告訴這個孤獨的老頭子,不要總喝獸血沸騰,吃獸肉,爹爹說對身體不好,莫伯陽很高興。趙客五歲那年莫伯陽有次偶爾提起自己的女兒比趙客大三歲,如果嫁給趙客正好是女大三抱金磚,趙客就問莫伯陽的女兒現在在哪?莫伯陽沉默了很久后說了句:“死了。”趙客看的出莫伯陽的難過,就說:“我來做你的兒子吧,反正我爹有兩個兒子那。”莫伯陽很高興:“不用你父親少個兒子,你來拜我為師父,我收你為徒。”趙客當時問道:“師父有爹親嗎?”莫伯陽拍著他的頭道:“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和父親一樣親。”趙客覺得這個法子好,兩邊都不虧著,就牢牢的記住了這句話。拜師禮很簡單,莫伯陽去老趙家吃了頓飯,趙客磕了三個響頭就成了。

  趙客和莫伯陽分別坐在一大一小兩張凳子上,趙客喝了口獸血沸騰放下了酒葫蘆說道:“師父我給你做了飯,在灶上熱著那,這就給你端來。”“不忙,義騰先坐下。”“是,師父”“師父這病隔代遺傳,自覺大限將至,只是沒想到來的這么快,或許就在這幾天了。”“師父……”。莫伯陽搖了搖頭沒讓趙客說下去,繼續道:“當初收你為徒,沒想能傳授你多少武功,后來發現你不但身有威能,還與為師相同是土之威能,也算咱們師徒緣分,現在你已盡得我所學,可以說了卻了師父的一件心事,我崩山派功法分兩系,一系固土、一系流土,你跟我學的乃是固土系,這一系的很多功法只有為師學的,之前一直擔心我死后就此失傳,愧對先祖。現在你已得我全部功法,只要你有生之年能傳回我崩山派,或者像我一樣收個徒弟,讓徒弟代你傳回崩山派也可行。”趙客點頭應該:“師父放心。”“嗯,師父了卻這一心事,就算是死也瞑目了,至于落葉歸根、魂回故里,埋在家鄉與妻子同穴、與女兒同墳,已是時日不多趕不回去了也就不奢求了。”莫伯陽一邊說著一邊望向門外的南方。趙客心中難過,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就一直含著眼淚說:“師父不會的,師父不會的。”莫伯陽笑了笑:“義騰,還記不記得師父之前和你說過什么?一個人一生會死兩次,一次是斷了呼吸,一次是被人忘記,只要你記著為師,為師就很知足。”趙客不停用力點頭,莫伯陽從懷中拿出那件木能蝴蝶墜,另外還有一個紅布包,一起交到趙客手上道:“為師死后,你要把你師娘的頭發和你師姐的這件蝴蝶墜一同和師父的骨灰葬在一起,也算是我們一家團聚了。”趙客接過后小心翼翼的放在懷中的口袋里,生怕弄壞一點點。

  看趙客收好了東西,莫伯陽滿臉微笑著說:“去把飯端來吧,還真有些餓了。”好像剛才在交代遺言的是其他人一樣,莫伯陽一邊吃著飯一邊對徒弟的手藝贊不絕口,吃完飯莫伯陽借口累了要休息,讓徒弟明天一早再來,但是趙客卻不愿走一臉難過的道:“師父,讓徒兒今天住你這吧。”莫伯陽一臉嫌棄的道:“滾滾滾,明年都要訂婚的人了還和我一個老頭子瞎參合什么。”趙客被師父趕了出來,回到家中一夜無眠,一直在想要怎樣報答師父,自從跟師父修習威能功法小成以來,進山打獵不知道多輕松,小的獵物不說,就連一些猛獸也能偶爾獵到,附近村鎮的人都愿意和他們飄雪鎮的一起圍獵,可惜趙客不知道這次是和師父的永別,不然他一定不會走,一定會留在師父身邊。

  第二天一早,天剛微微亮趙客就來到了師父的門前敲了敲門喊道:“師父,師父,徒兒來了。”等了片刻趙客心中不安起來,再次要伸手敲門,這次他的手是抖的,感覺伸手到門邊都要費很大的力氣,趙客敲了兩下門,“師父師父”這次他的聲音也是抖的,屋里還是沒有任何回應,趙客自我安慰著,師父一定是出去了,一定是出去了,然后推開了莫伯陽的門。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