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2:04:09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戲說冥道王朝
  4. 2:新房客

2:新房客

更新于:2018-03-18 21:49:00 字數:3024

  ‘當...當...’房間里古老的掛鐘將我從夢中吵醒,我睜開了眼睛,額,現在已經是下午六點了呀,我睡了這么長時間。肚子此時又咕嚕的叫了起來,該去吃點東西了,我跳下床向樓下走去。這里還真是肅靜呀,一點動靜也沒有,甚至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快來到一樓客廳的時候,我聽到了有人在談話。‘嗯?老婆婆不是說家里沒有其他人嗎?難道還有人來這里串門?’我走下樓去,看到老婆婆和一位中年男子坐在沙發上談論著事情,我走過去向他們示意了一下就向走廊走去,老婆婆叫住了我,說道:“認識一下吧,你們馬上要成為鄰居了,”“你好。”中年人站了起來伸出了右手,“我叫陳楠,以后還請多多關照。”我趕忙伸手迎了上去,“我叫霍俊,以后有時間多多親近。”客套過后都保持了沉默,房東太太站起身來說道:“好了,就這樣,陳楠是吧?你去選一間你的臥室吧!”說完,老婆婆轉身又上樓了,我對陳楠沒有什么好感,總覺得這個人有一種和房東有些相像,都是感覺有一種陰森森的感覺。我笑著對他說:“好了,你忙吧,我要去吃東西了。”他笑了笑,算是回應我了。我沒有再說什么就走出了別墅。

  由于是秋天的緣故,走在大街上,陣陣的秋風讓人感覺出了一陣陣的涼意,幾片落葉也隨風飄去。由于這里居住的人比較少,所以根本沒有飯店,要步行走出這條長達300米的公路后才可以找到飯店,公路兩旁都是木質護欄,,青藤布滿了護欄,但依稀還可以看到護欄上已經長滿了青苔。靜悄悄的,沒有一絲的生機,此時的我感覺秋風更加的涼爽了,不,是更加的寒冷了,我疾步向城市走去。

  我這是怎么了?我從來沒有對什么事情害怕過呀,這次是怎么了?以前即使見到了鬼也沒有像現在這么緊張呀,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我坐在一個小餐館里靜靜的想著。不知是什么原因,這家餐館的生意不是很好,我在這里坐了這么長時間了,其他的一個客人也沒有看到。現在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了呀!拉板做好我的飯后就在旁邊的一個桌子旁坐下去看起了電視。“老板,怎么看你這里的生意不是很景氣呀,是什么原因呀?”我自己在這里吃飯覺得很無聊,所以想找個人聊一會兒。“額,你是剛從外地來的吧?呵呵,實話對你說,我這里開業三年了,從來都沒有人來吃飯,今天你是第一個。”一聽老板這句話,嚇了我一跳,“什么?開業三年了,我是第一個客人?那你為什么還在這里呀?”“呵呵,年輕人,我說的是人!我在這里三年了,沒有人可以看的到我這個店,你是第一個呀,我也不是人,呵呵,所以人的生意你是第一個,額,你看,他們來了,我要忙著給他們做飯了,你慢慢吃。”說完,老板站起身向廚房走去了。我詫異的坐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了,慢慢的順著剛才老板眼神的方向向外看去,有一群人正在慢慢的向這里走來,應該算是人,因為有老人,小孩,婦女還有一些年輕人,但是他們都默默無語,低著頭向這里飄來的,因為他們誰也沒有脈動腳步呀。啊!我下了一跳,好久沒有看到這些東西了,為什么在這里看到了呢?當他們進入餐廳之后都慢慢的抬起了頭,我的天呀,沒有一個看著不惡心的,衣服不知是什么時候的了,腐爛的已經是一條一條的,更不用說是皮膚了,幾乎就沒有了,只剩下骯臟無比的骨頭了,我從來沒有見過一下子這么多的,而且這么惡心,汗毛一下子豎了起來。他們似乎也發現了我,都慢慢的向我這里飄來,我的媽呀,難道看到我很稀奇嗎?他們離我越來越近,我已經聞到了他們身上所發出的腐臭味道,我只覺得自己的胃已經開始了嚴重的抗議,哇!我向前噴去,剛才吃的東西全吐了出來。此時,老板從廚房走了出來,手里拿著勺子向墻壁一下一下的敲了起來,所有的人,不,所有的鬼都不約而同的向后看去,老板還在一下一下的敲著,‘當,當......’我猛的坐了起來。啊!原來是一場夢而已,我擦了擦頭上的汗水,這個夢也太真實了吧!說不害怕那是假的,一下子出現那么多,惡心也得惡心死,此時肚子開始了咕嚕嚕,雖然是餓了,但是想起夢中的情景還怎么吃的下去呀,我慢慢的抬起了頭,看到了掛鐘上的時間:六點。嗯?怎么還是這個時間呀?此時,肚子又提出了抗議,哎,還是出去找點東西吃吧!不然肚子又要抗議了。

  當我快走到一樓客廳的時候,聽到了客廳的談話聲。難道和夢里的一樣?當我看到房東老婆婆和一個中年男人在一起說話時我徹底驚呆了。天啊!一模一樣。這時,房東老婆婆叫住了我,“過來認識一下吧,這是你的新鄰居。”“你好,”那個中年男人站起來伸出了右手,“我叫......”我搶在了他的前頭說道:“你叫陳楠?”“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聽到他回答的這句話我徹底的驚呆了,和夢中的情景完全一樣,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房東老婆婆問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夢了?”我輕輕的點了點頭,老婆婆臉上瞬間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她說:“好了,什么也別說了,一回兒就有人送來吃的了,晚上就在家里吃飯吧,別出去了,你們先聊,我去收拾一下房間,說完就上樓了,我無意間看到了老婆婆的身影在一瞬間不再顫巍巍的了,而且還很輕快,不過只是一瞬間的事。這個老婆婆怎么這么的讓人難以捉摸呀!陳楠問我:“你在這里住了多長時間了?額對了,還沒有請教你的貴姓?”“我叫霍俊,我也是剛來,怎么了?”“不怎么,但我感覺出這里的空間似乎與平常的地方不一樣,你有這種感覺嗎?”“我?”被陳楠這么一問,我好像也感覺到有些不同,但是這又能代表什么呢?我輕輕的搖了搖頭,對他說:“好了,別想那么多了,你剛來,趕快,我幫你去挑選一個臥室吧!”陳楠聽完點點頭,彎腰拿起他的行李跟我一起上樓了,一邊上樓梯一邊問我:“阿俊,你在哪里住?我就住你旁邊吧,有點兒事業好有個照應。”陳楠看來是個性格外向的人,第一次見面就開始這樣稱呼我了,這一點和夢境中的不一樣。“好呀,我住在三樓,走,我帶你去。”他就在我隔壁住下了,他的臥室一樣不需要怎么收拾,都是非常的整潔。我們剛將行李都安排妥當,老婆婆輕輕的敲響了房門,“收拾好了嗎?開飯了。”“收拾好了,馬上下去。”我倆同時答應了。

  當我倆來到客廳的時候,房東太太已經坐在了餐桌上,滿滿的一桌子菜,呵呵,剛才在樓上一點動靜都沒有聽到,這些菜是什么時候送上的的呀?管他呢,反正我的肚子早就提出了抗議,和陳楠一起坐了下去,“你們喝酒嗎?給!”房東太太將白酒遞了過來,我和陳楠對視了一眼,我笑著接過酒滿滿的給我倆倒上了,“難道沒有我的份?”房東太太拿起杯子笑著說著,“額?婆婆,你也能喝?好的。”我一邊說著一邊拿起酒給房東太太也倒上了。“今天是我們第一次在一起吃飯,我希望我們將來可以和平相處,快快樂樂的在一起,來,舉杯!”房東太太端起酒杯一飲而盡,我和陳楠都傻眼了,老太太還真行。“哈哈,婆婆,你真豪爽呀,來,一起。”陳楠也端起酒杯向我示意,我連忙舉杯和他一口喝干了。我又拿起酒給我們都倒滿了.......不知道喝到了什么時候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我慢慢的感覺到自己的舌頭直了,說些什么已經不由我大腦支配了,陳楠好像和我也好不到哪里去,然而房東太太卻向沒有事一樣,我暈暈乎乎的注視著房東太太,心里有了一種新的感覺,而且是一種全新而且不太可能的感覺,她很年輕,呵呵,一定是喝多了,我這么想著。

  不知道是怎么結束的,我只記得和陳楠相扶著上的樓,然后各自進入了自己的房間,正當我躺下想睡覺的時候,房門響了,我咧咧切切的來到門前打開了門,是房東太太,她手里拿了一封信對我說:“忘記了,今天下午有你一封信,我忘記交給你了。”說完將信遞了過來,我伸手接過信,房東太太就轉身下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