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1:41:51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說給誰聽
  4. 第三章 以貌取人

第三章 以貌取人

更新于:2018-03-17 12:52:35 字數:2667

字體: 字號:
  事情的結局出現在兩周前,那個讓許飛朝思暮想的身影突然出現了。但沒有好消息,女孩說分手吧。許飛問為什么,他要知道原因。女孩說不為什么,就是沒感覺了,在初三最后那會就已經覺得跟許飛在一塊時沒有了最初的感覺。許飛笑了,他說好,那就分吧。說完轉身就走,眼淚跟著就流下來了。

  學生們談戀愛更像是在談心情談感覺,覺得跟他(她)在一塊心情不錯,感覺良好,得了,那就他吧。而感覺卻是個難以維持的東西,沒有一成不變的人,更沒有一成不變的感覺。于是后來,感覺或者是淡了或者是變了,總之在一起時心情不再澎湃了,那就分了算了。正是因為這樣,很多成年人故作深沉的指出學生們這種被他們稱為“早戀”的感情是脆弱的,是經不起考驗的,是萬萬不能有的。他們說小屁孩哪懂啥叫感情啥叫愛。

  是,學生們是不懂。可那些成年人也不見得能懂到哪去。看看現在的社會,情場被搞得像商場----有錢就能馳騁。什么求**,什么拜金,什么相親節目這種充斥著惡俗炒作的**節目大行其道,各種怪事層出不窮。更令人費解的是這其中還夾雜著個別不知廉恥為何物的男性同胞。。。不知為什么,這些類似于小丑的表演總能換來很多人理解的眼神,人們會說,這也不怪他們,人家只是過的比較現實罷了。呵呵,只能說自己的心思已經不純正了,就別怪現實太太現實,說什么都是money惹得禍之類的屁話。

  跟那些成年人比,學生的感情才是最純真的,最接近于人性的。它不用考慮對方有沒有錢,開的是桑塔納還是保持捷,住的是經濟間還是別墅。只要看著順眼,對我有生理和心里的吸引就夠了。這種單純的不受利益所驅使的感情在我們國家也將校園里有了。而早戀這個生造出來并被成人社會視為病毒一般的詞語,它本就不應該存在。只要兩情相愿,何時都不算早,何時也不為晚。你肯定從沒聽說過倆70多歲的老太老太相愛被說成是“晚戀”。那為什么學生們就要被說成是早戀那,莫名其妙。不知這個涉嫌反人性的詞是不是也是我們國家獨有的?

  這個學校的新高一總共設了4個班,兩重點兩普通。喬永寒出乎他自己意料的被分到了重點班2班。許飛則去了4班。

  許飛說:“哎呦,你小子不錯嘛,還真進了2班,這些都不用我給你介紹了。”

  喬永寒擠出一絲苦笑說:“你快別挖苦我了,咱啥水平你不清楚?這他媽都能進重點班只能說明這學校太次了。”嘴上這么說著,心里還是良好了一下,想著給父母那邊也算有個交代了。

  “哎,對了,門口黑板上不是說4點要去班里開什么會么。這都快4點了,走吧。”

  “啊?還要開會?這出才第一天啊。”

  “誰知道呢,可能是要排座位吧。”

  “那希望能和個漂亮點的女生同桌。”喬永寒心想。

  上了9年多的學,說起同桌一直是喬永寒心中貼著狗皮膏藥的一塊疤。作為一個男生,誰不希望自己能有一個漂亮的異性同桌啊,喬永寒當然也不例外。可命運卻總是不濟。跟他做過同桌的女生幾乎都長得。。。有點對不起黨和人民。為此,喬永寒經常半夜一個噩夢驚醒,對著天花板感嘆命運的不公。

  在樓梯口和許飛告別后,喬永寒做了個深呼吸,走進了那個掛著高一二班牌子的教室。

  走進教室,里面已經坐了很多人了,看來喬永寒算是來的比較晚的。進門的時候喬永寒感覺很多雙眼睛瞟了過來,弄得他有點小尷尬,趕緊找了個空位子坐了下來。因為這個班里有很多人都是從本校的初中直升上來的,早都認識,此時便三五成群的湊一塊聊著天。而其余從外校考過來的,此時無親無故,大都選擇埋頭翻開桌子上的新課本。似乎都是熱愛學習、爭分奪秒的好學生模樣。喬永寒此時就是眾多“好學生”中的一份子。他隨便抽了本書,拿近一看,我靠,政治。馬上放了回去,重新拿了一本。

  就在喬永寒正為語文課本上占總頁數近四分之三的文言文和數理化課本上奇形怪狀的公式而皺緊眉頭時,班主任進來了。一個剃著板寸頭,穿著淡藍色襯衣和黑色西褲的中年男子,看上去40歲上下。一雙小而有神的眼珠子橫掃著班里的每一個人。走上講臺時他故意干咳了兩聲,示意臺下做好準備,主角登場了。下面剛還聊得火熱的也很給面子的停了下來。班主任一看,氣氛營造的差不多了,可以開講了。他先自我介紹,把名字寫在黑板上,叫郭峰。是這個班的語文老師兼班主任。由于此人在第一次見面時就強迫喬永寒剪頭,所以他對此人沒啥好印象。班主任接下來的話,喬永寒覺得大概可以這么概況一下:這個學校雖然建校晚,卻是一所理念先進,硬軟件一流并且不斷發展和進步的牛逼學校。你們能考進這個學校牛逼的重點班,證明你們也是一批牛逼的學生,學校為你們配備了最牛逼的老師(比如我),只有你們夠努力、能吃苦。咱們“牛牛聯手”一定能考上牛逼的大學,開墾出一片牛逼的未來。

  他這一番牛逼言論貌似打動了在場的所有人,包括喬永寒在內的40多個學生個個表情亢奮、眼神堅毅。他們在初三的時候,老師為了讓他們把所有精力都用在對付中考上,告訴他們這中考要比高考難,只要能考上高中就能考上大學。這句話給了這群不了解事實真相的學生們很大的鼓舞,以至于他們現在剛考上高中就覺得已經半條腿踩進大學門了。日后當喬永寒再回想起這句話時,他終于明白這句話本身沒有錯,大專和三本也算大學,問題是你愿意上嗎?

  班主任看群眾反映不錯,于是趁熱打鐵、見縫插針外加順水推舟的要求班里的每一個人下去都要寫一份新學期的計劃。對于這類形式主義的衍生物,喬永寒一向持不積極不合作態度。一是他覺得寫那玩意的確沒啥現實作用。二是他知道計劃趕不上變化快。比如喬永寒計劃著能和漂亮的女生同桌,可之后按身高排隊分座位時,他發現此時和他位于同一直線左端點處站著一位體型過于豐滿,噸位具目測可以和自己成倍數關系的女生。喬永寒覺得她很好的體現了改革開放的豐功偉業,是我國人民老百姓永遠甩掉“東亞病夫”帽子的有力佐證。受了9年義務制教育也沒能使喬永寒脫離以貌取人的低水準,當他意識到這姐們就要是他高中生涯的第一位異性同桌時,心里一涼,開始感嘆命運這玩意真是。。。等等,就在喬永寒拼命的找可以生動形容自己此時悲慘命運的詞時,一旁的班主任指著他和前面的一位同學說:“你倆個換一下。”

  。。。

  這一換,真是應了那句廣告詞“改變不止一點點哦!”此時與喬永寒站在一排的是一位留著齊肩短發,身著白色短袖和淡藍色牛仔褲的女生。從她的側臉來看,滿分10分的話可以考慮給8.5分了。身后的那位哥們在看了一眼左邊一眼后頓時瞳孔擴大,馬上找班主任申訴:“那個。。。老師,我覺得他比我高。”對于他這種彎腰裝矮子的行為,班主任只說了句“旁觀者清。”然后消失離去,留那小子在巨大的視覺落差中被折騰的死去活來,直恨鞋底太厚。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