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9:45:32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蕭之圣魂
  4. 第二章:回到京城

第二章:回到京城

更新于:2018-03-18 08:44:24 字數:2287

  婦人的身體本來就虛弱,經過太陽的照射和路途的勞累,終于撐不了了,暈倒過去。蕭莫喊了幾聲,見母親沒有反映,只能抱起婦人繼續走。作為公子時的蕭莫也不是很胖,但起碼有些肌肉,但三個月下來,吃沒吃好,穿沒穿好,現在的他都皮包骨頭了,走了幾步后,也快吃不消了。

  蕭莫想自己漫無目的的走著也不是辦法,得快點找個地方安定下來。雖然他非常曉得現在去城里無非是自投羅網,但如果不去城里的話,鄉下根本就沒有大夫可以治好母親的病,只好抱著僥幸的心理來到城中。

  城中確實比荒郊野外的鄉村熱鬧了許多,即使在這種太陽當頭照,走上一會兒就會汗流滿面的日子里,也還是會有很多出來湊湊熱鬧,逛街買買東西的人。

  蕭莫在他進城的時候,看到了城外貼著自己與母親的畫像。所以他不敢在街上多做停留,要是被認出來就不好了,現在他只能迅速找著醫館,希望有個躲避之地才好。

  將軍騎著駿馬,伴隨著馬蹄聲從路邊掠過,蕭莫反映也算快,背著母親躲進了人群當眾。但是就算人群再密集,背著一個老婦人的青年這樣的形象還是顯得較為惹眼。將軍從他們身邊經過的時候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蕭莫此時低著頭,不敢正視人家。

  將軍的心里暗暗想到:這個青年男子為什么會背著老婦人,并且頭還低的那么低,莫非?

  “你,抬起頭來給我瞧瞧。”將軍越想越覺得不對勁,開始有些懷疑,騎著馬又返回到了蕭莫身邊,他想寧愿錯殺一百,也不能放過一個。

  蕭莫知道如果不抬頭,那就是承認自己心虛了,所以還不如拼死一搏了,有可能三個月過去了,自己的長相也變了呢。安慰了自己之后,慢吞吞地抬起了頭,同時眼睛也一直閃爍著,他不想讓將軍看清他眼里的慌張。不過眼睛的閃爍,似乎更容易讓人懷疑啊。

  將軍看到男子抬起頭之后的真容,差點嚇到摔下馬,不過那實在太丟人了,身為將軍的他很快鎮住了神色,雖然還是有些心有余悸,畢竟他瞧見的是一個滿臉雀斑,黑痣長了一大堆的男子。

  就算將軍用用腳趾想想都知道這不可能是自己要抓的人,手一揮,說道:“你繼續低著頭吧,嚇到人就不好了。”然后騎著馬帶著隊伍離開了。

  蕭莫聽了他的話以后,心里感到莫名其妙與怒火三丈。他覺得自己容貌就算真的有了變化,也應該不至于會嚇到人吧,那人難道眼睛長到屁眼上去了啊。

  當然,這話只是心里說說解解氣而已,他還不至于膽大到不要命了。

  將軍走了以后,人群也很自然的散開了,蕭莫不相信自己的相貌難看到了會嚇到人的程度,然后走到河邊照了照,還真的是不照不知道,一照嚇一跳呢!水中的人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人是鬼了,要不是蕭莫做什么他也做什么,蕭莫都以為見到水鬼了呢。

  當然他也沒那么笨,懷疑自己真的變丑了。臉上的那些東西還真的要謝謝房主了。房主每天要他干農活,衣服上當然會沾上很多臟東西,加上大熱天汗水不斷的流,他又一擦一擦的,不臟才怪呢。不過這些東西讓他的容貌雖然丑了一些,但是卻成了很好的偽裝工具,這樣他就不用想著去哪里買人*皮面具了。

  蕭莫繼續往前走著,尋找著醫館,突然看到一家還算比較大的醫館,牌子上寫著妙手回春,還挺詩意的嘛。之所以來大醫館是因為他覺得這種醫館的大夫不會垃圾到哪里去,治愈母親病的希望也就大一點。

  他毫不猶豫地跨進了里面,看到醫館里面的人稀稀疏疏的,不過一般都是來配藥的,帶著病人來的除了他還真的再也找不到了。

  蕭莫看到正在配藥的大夫后,背著母親走了過去,不顧身邊排隊的人,走上前問道:“大夫,幫我母親看看她的病行嗎?”配藥的一些人素質都還不錯,看見長相丑陋的青年背著老婦人,不但不嫌棄,還同情的紛紛讓了開來。

  “可以啊,不過得先交銀子。”回答的不是大夫,而是一個中年男子。他正躺在一邊的太椅上,還將雙腿放在茶幾上一抖一抖的,非常沒有品德,而且長相還很對不起大家,豬一樣的鼻子使人看到就會感到惡心。

  蕭莫瞥了他一眼,以為他在搗亂,沒有多在意,將視線繼續轉向大夫,神情期盼的說著:“大夫,我現在身上沒錢,但是我可以給你打工,無論多苦,只要能治好母親。”

  大夫裝出一副很為難的樣子說道:“那個,他才是我們醫館的老板,我只是一個大夫,做不了主,你得問他。”說完,繼續給排隊的人配起藥來。

  蕭莫聽了以后,心里想這下糟了。但還是莊重地看向那位老板,說道:“老板,剛剛我的話你也聽到了吧,我希望你能行行好,救救我母親,她真的得了很嚴重的病。”說著說著神色便激動起來,眼睛也紅了一圈,似乎要討取同情,但其實他真的很緊張。

  “呵,剛剛對我那么不屑,現在倒求起我來了,有本事的話再白我一眼啊!”他挺挺自己的豬鼻子,囂張地說著。這位老板平時最大的愛好就是欺負人,現下有一個這么好的機會,他自然不能放過了,非要整死對方不可。

  蕭莫聽了這話,便知道剛剛的舉動惹惱了他,暗暗責罵自己做事不經腦袋思考。并且還提醒自己得隨時記住已經不再是公子了,很多方面需要改正,如果再那樣下去,不知道還會惹上多少麻煩。

  不過他自責歸自責,臉上依舊沒有露出慌張的樣子來,神色也比起剛剛的激動好了許多,眼睛里的淚水抿了回去,略帶真誠地說:“老板,剛才的舉動我真的感到很抱歉,向您道歉。但是您也看在老母身受重病的份上就原諒我吧。”

  老板不知道為什么,就是看蕭莫這個樣子不順眼。語氣也變得強烈起來:“沒有錢免談,送客。”話語一響,老板身邊的人就作勢要上前來將蕭莫趕出去,他們的體形各個人高馬大的,蕭莫又不會武功,鐵定要被欺負了。

  “等下。”在蕭莫和走狗正要‘決斗’時,門口響起一個聲音,走進來一個氣質非凡的男子。近看可知他身高八尺有余,一襲白衣配上白扇更顯不染世俗塵埃的灑脫,如玉的面孔恐怕只要是女子見了都會臉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