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5:07:21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遠古先民
  4. 第一章 葬花吟

第一章 葬花吟

更新于:2018-03-16 09:50:22 字數:2433

  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游絲軟系飄香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處訴;

  手把花鋤出繡閨,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

  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窠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悶殺葬花人;

  獨倚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儂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愿儂此日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凈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

  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一曲《葬花吟》吹斷游人魂,在這大雪紛飛的的山谷里,輾轉徘徊,久久不散,引人悲傷!

  天開始亮了,潔凈的藍天上,一抹羅紗般的玫瑰色慢慢地伸展開去。青藍色的曙光靜悄悄地透過了各處險峻的山口,好像尋找昨天遺忘在這里什么東西;它穿過樹叢,甚至滑到掉下來的樹葉下面,走遍各個角落,打扮著大地,讓它盛裝著去迎接太陽光輝的來臨。

  山頂上有一座茅草和粗壯的樹干造成的茅屋,茅屋的周圍開滿了粉紅色的桃花,馨香沁人;微風撫過,桃花漫天飛舞與天空中飄落的雪花交相輝映引人入勝。

  茅屋的前方一片小池塘,水上漂浮著一些水草和嫩綠的荷葉,幾株粉紅色的荷花從荷葉內伸出頭來,顯得是那般的嬌嫩欲滴。湊上前來可以看見水中的魚兒在歡快的扭動身姿,時而潛游;時而躍出水面,像是好奇般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一個雙十年華臉色白凈,劍眉星目的青年閑庭若步般站在山巔的懸崖邊,面對著霞光萬道的天空潔白而修長的手輕扶著玉笛在薄唇邊吹奏著葬花吟,他的眸子里是萬古不化的憂傷!他的神情是彷徨是落寞是追憶!任由雪花飄落在肩膀上,飄落在他拖在地上的白發上,他都如如泥木雕塑般一動不動,像是怕驚擾了這些從仙界飄落下來的純潔仙子。

  大風卷起了遍地桃花,在空中在懸崖上紛飛起舞,花瓣如同破碎的流年,而你的笑容搖晃搖晃,成為命途中最美的點綴,看天,看雪,看季節深深的暗影。

  “我總是看不清楚你的臉,你臉上沉沉的如同霧靄般的憂傷,你臉上的如同火焰般的乖戾,幾百年,幾千年,輪回轉動,我在命運前匍匐了幾世幾代。我只要你溫暖,我只要你自由!”胡越喃喃的自語道,他拖在地上的白發,像一根根銀絲般隨風飄揚!仿佛在訴說著他的悲傷,他的凄涼。

  不再回來的十年,大雪負覆蓋了純白的梵唱。記憶一路向北,向北,高唱著黑色的燎原歌和白色的鎮魂曲。無法回來的十年,我帶你走回最初的沉睡,回歸所有未曾開啟的盼望。

  在這里相遇,在這里相愛!卻被現實所割據,十年前,胡越是一個被昆侖山驅逐出境稚氣未脫的少年,他告別了收養他的師傅白云生,告別了青梅竹馬白若雪,一人只身離開了昆侖山來到了,這個名叫相思崖的的絕巔之地!

  白若雪對胡越一往情深,胡越也對師傅的獨女小師妹情意綿綿,兩人早就在心中私定了終生。小師妹若雪經常來到這相思崖和胡越幽會,兩人共筑愛巢,在山邊栽了很多桃樹,因為若雪很喜歡看桃花。

  那也是個飄雪的季節,若雪站在雪地里皺著秀眉,清新絕俗,自有一股輕靈之氣,肌膚嬌嫩、美目流盼、含辭未吐、氣若幽蘭,說不盡的溫柔可人!胡越站在若雪的身后蒙住了她的眼睛溫柔的問道:“怎么,好像不開心啊!有心事嗎?

  若雪先是一驚待聽到身后傳來胡越溫柔的問候,她心中一暖嘆氣道:“桃花雖美,就是不常開!”話中自帶著一股對桃花凋零的悲傷情懷!

  哦?胡越聽到若雪的話輕輕的哦了一聲然后便收回了蒙住她眼睛的手神秘的道:“不要睜開眼睛!我給你個驚喜!”

  若雪聽到胡越的話,心中一樂沖走了那一絲淡淡的憂傷,明眸微閉等待著。

  胡越右手捏著復雜的指印向凋謝的桃樹一揮,空氣中產生一陣輕微不可察覺的波動,死寂的桃樹就像看見了春天一樣,發了嫩芽,轉眼間,桃花就盛開了!粉紅的桃花在白皚皚的雪地里映出別樣的美感;胡越搖搖頭苦笑了一下喃喃自語道:“無極道難成,一入無極便化龍!

  胡越將同心玉佩握在手中對若雪道:“可以睜開眼了”!若雪緩緩的睜開大眼看著映入眼簾的粉紅花海,便吃驚的嘴巴成了O型,小手掩著薄唇滿臉的不可思議!然后就一臉崇拜的看著胡越,那神情帶著疑惑與吃驚,她知道胡越無法修煉武道怎么可能造出這樣的奇跡,在她想來就連他爹爹都無法做到枯木逢春,萬物生死輪回,是天地法則,沒有人可以逆天,除非你是造物主!

  胡越看見若雪那吃驚的表情解釋道:“這是我一直在修煉的無極道,可是我現在連這道法入門都達不到,所以無法修煉別的道法!

  若雪聽到胡越能修煉,心中穆然一喜,“胡越可以修煉,爹爹知道以后肯定愿意讓自己和他在一起了嗎?”想到這她面色不禁一陣緋紅。

  胡越看著若雪那羞答答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搖搖頭無奈的說:“可是此種修煉之法,入門極難,說出去別人也不會相信,更何況如果讓有心人知道我身懷此等奪天地之造化的天功寶典,我必危矣!”

  若雪聽到吳天的苦語,也是轉喜為憂,但想到胡越將這中關乎身家性命的機密都告訴自己,心中一陣溫暖,自己果然沒看錯人。

  胡越走到若雪面前,抱住了那盈盈一握的小蠻腰,若雪看著面前這個黑發如瀑豐神如玉的少年,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俊;烏黑深邃的眼眸,泛著迷人的色澤;那濃密的眉,高挺的鼻,絕美的唇形,無一不在張揚著高貴與優雅,就像是遺落在人間的仙之子;他們四目交織,泛著濃濃的愛意,激烈的擁吻在一起,纏綿悱惻,粉紅的桃花映著皎潔雪花,勾勒出一副動人畫卷。

  存稿中,加書友群:189407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