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21:39:25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龍與現代社會
  4. 第二章 相親

第二章 相親

更新于:2018-03-17 19:29:22 字數:3475

  回到家,李蓮亭將李振財扶到床上,李振財驚魂不定,喝口水,瞪著眼問道:“那個龍頭長啥樣?”

  李蓮亭給他形容,李振財道:“你別亂說,誰也別說,就當今天沒這事。”

  李蓮亭道:“爹來,到底那個龍家和咱們有什么關系?”

  李振財搖頭道:“不能說,不能說。”

  第二天,李蓮亭騎著小磊的摩托車去鎮上,小磊是他從小玩到大的伙伴,已經有兩個孩子了。

  拿著借小磊的手機,撥通那把電話,只聽那個舅老爺在電話里說道:“啥?你都到啦?行,小孩你等我一會,我這就到。”

  等了半個小時,那個舅老爺才慢悠悠的出現,李蓮亭連忙掏煙:“來,舅老爺,抽顆。”

  舅老爺笑道:“行,小孩怪會說話,一會準給你相上。”

  李蓮亭道:“那是,有舅老爺出馬,絕對辦了,來,上車吧。”

  舅老爺瞥了眼摩托車,慢悠悠上來,道:“小孩走吧,哎呀,路上可冷哩!”

  李蓮亭蹬開摩托車,道:“舅老爺,坐好了。”

  在車上,那名舅老爺絮叨開了。他在后面喊道:“小孩,你不能穿這么爛,人家誰相親不穿牌子,你不能不當回事。”

  李蓮亭道:“知道了舅老爺。”他哪有什么衣服,今天穿了一身白色舊運動服,已經洗的發黃。別人相親他知道,都開轎車,里面有漂亮的方向盤和儀表,那座椅是真皮的,這個舅老爺有些不愿意坐摩托車,他心里知道。

  舅老爺問道:“小孩,你多大了,兄弟幾個?”

  李蓮亭道:“二十啦,有倆哥。”

  舅老爺道:“都結婚啦?”

  李蓮亭道:“二哥還沒結婚,也快了。”

  舅老爺道:“不行,到那人家問你不能這么說,要說他們都結婚了,都分家了。”

  李蓮亭放慢摩托車,不解道:“為啥啊舅老爺?”

  舅老爺道:“那還用說,你哥都沒娶媳婦,你爹咋舍得給你花錢?人家閨女不愿意跟你。”

  李蓮亭道:“噢,知道了,舅老爺。”

  很快就到了萬花莊,舅老爺進去了,李蓮亭在外面對著反光鏡梳理頭發。把煙拿在手里,準備隨時遞給別人。娘的話浮現腦海:“去了閨女家,叫人口甜點。”

  李蓮亭心想:“見了他娘就叫大娘,他爹就叫大爺,要是見了女孩叫啥,叫姐姐還是妹妹?是不是有些不好聽?”

  還沒等他多想,一名中年婦女走出來,李蓮亭連忙遞上話:“大娘,你在家吶。”

  中年婦女道:“嗯,來到了,冷不,快來家里坐坐。”

  李蓮亭道:“不冷,大娘在家里忙啥來?”這時候舅老爺也出來了,道:“都進來拉呱,外面怪冷哩,這小孩可不孬。”

  隨著進屋,李蓮亭打量客廳,裝飾和自家差不多,想這或許是自己的媳婦的家,心神有些恍惚。

  中年婦女倒上茶水,道:“沒忙啥,地里的活都干完了吧?”

  李蓮亭道:“都干完了。”喝著茶水,一時不知說些什么。也沒看到女孩和別人。

  中年婦女發問了:“小孩,你干什么工作的?”

  李蓮亭道:“大娘,我剛高中畢業,準備年后找我哥干活去。”

  中年婦女道:“怎么沒上大學?”

  李蓮亭道:“我感覺上大學也不一定找到工作,現在工作說不定能比那些上大學的發展要好。”說這句話是他心中隱隱滴血。

  中年婦女‘嗯’了一聲,問道:“你哥干的什么工作?”

  李蓮亭道:“他在J市工地上干活。”說完這句他發現那個舅老爺瞪他一眼。心中一凜,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舅老爺連忙圓場:“你別聽他瞎說,他哥在J市包工地,可趁錢了,他一家人都很好,咱家慧慧過去不受委屈。”又道:“再說閨女相中了,咱做老人的也不能干涉,你說是不?”李蓮亭頓時對這個舅老爺充滿感激。

  中年婦女道:“小孩你家里有門市嗎?父母在干啥?家里蓋房子了嗎?”

  李蓮亭道:“沒有,俺娘就在家里干些農活,俺爹跟俺哥一樣也在工地,房子么,這兩年就蓋。”其實現在他二哥都沒蓋房子,別說他了。

  舅老爺連忙道:“行啦,喊來慧慧,讓他倆拉呱,他們比咱們有那個......共同語言。”

  中年婦女道:“哎呀,這死閨女,今天又去縣城了,要不你們先回去,等閨女來了,我再給你們打電話,行不?”

  李蓮亭不知所措,舅老爺道:“那行,小孩你先出去,我給你大娘拉會呱。”

  李蓮亭就去大門口等著,一會舅老爺來了,滿臉笑容,道:“她娘說你挺實在,以后再說唄。”李蓮亭十分興奮,蹬開摩托車,這時候中年婦女也來了。李蓮亭連忙道:“大娘你回去吧,外面冷,俺先走了。”

  中年婦女道:“不再喝點水啦?”

  李蓮亭道:“不啦。”說著使勁蹬摩托車,這時候摩托車怎么也瞪不著火,中年婦女道:“現在他們相親都開轎車了。”

  李蓮亭心中發酸,眼淚嘩嘩的流,也不費勁蹬了,推著摩托車就走,舅老爺顫顫悠悠的跟在后面。

  好不容易打著火,舅老爺上來,笑呵呵的說:“小孩,我給你說,那閨女不孬,長的白,雙眼皮,有模有樣,娶媳婦不能很漂亮,很漂亮不中用,光掛家里當掛歷看啊?”

  李蓮亭道:“那是,多虧了舅老爺,她留電話了沒?”

  舅老爺說:“留了,一會給你記下。”

  回到鎮上,舅老爺道:“不行,我有點餓了,咱們吃點飯去。”李蓮亭摸了摸兜里,有一百塊錢,道:“行,咱吃幾個包子。”

  舅老爺道:“吃那干啥?今天辦的是喜事,小孩你得大方點,請舅老爺吃點好的,到時候抱兒子時候就知道感激我啦!”

  李蓮亭道:“那行,我今天帶的錢不多,咱找個飯店。”

  在一家名為‘迎春酒樓’的地方停下摩托車,兩人向里面走去,李蓮亭找到老板,道:“哥,你給弄幾個菜,一百塊錢標準。”

  老板客氣答應了。

  舅老爺找了座,李蓮亭給他倒茶,舅老爺道:“你小孩得抓緊,你不知道現在姑娘多搶手,前兩天我給劉家村孩子相的,上來就交三萬六,還有的地交六萬八,還得去縣城買衣裳手機,還有三金。”李蓮亭忙點頭。他家拿不出這么多錢。

  舅老爺道:“你不該給她媽說工地的事,人家看不起,不好好說就娶不上媳婦,你不知道現在媳婦多難娶,長的不咋樣的,還都搶哩。”

  李蓮亭道:“那是那是。”

  菜上來了,魚香肉絲,豬蹄,豆腐皮炒肉,還有幾個素菜,舅老爺道:“不行,今天是喜事,我得喝點。”問老板:“有啥酒?”

  老板道:“您老想喝啥?”

  舅老爺道:“來瓶老村長吧,我看你這孩子挺實在,不多吃你的。”

  李蓮亭賠笑,心中盤算自己兜里錢夠不夠。借上廁所,他找到老板,問:“一共多少錢,你給算算。”

  老板道:“我這挺忙,一會吃完了算就行。”

  李蓮亭道:“我今天帶的錢不多,怕不夠,你給算算。”

  老板道:“那好,這菜加上酒......一共一百零八塊。”

  李蓮亭道:“你給便宜點,經常來你這,我初中就在一中上的,你不能坑我。”

  老板道:“我可沒坑你,便宜店,嗯,你給一百吧。”

  李蓮亭將錢給他,又去陪舅老爺吃喝,他只喝水,看對方吃,只偶爾夾幾筷子。

  吃完飯,舅老爺將手機號留給李蓮亭,夸了他幾句,晃晃悠悠的走了。

  回到家,馮秋蘭正在屋頂上收拾莊稼,在屋頂迫不及待的問:“咋樣,小閨女長的咋樣?她家里咋樣,都問啥了?”

  李蓮亭老實道:“問我工作和咱家情況。”

  馮秋蘭緊張道:“你咋說的。”

  李蓮亭道:“就那么說唄。”

  馮秋蘭道:“什么那么說唄,你得好好說,你看人家家東的小龍,隔幾天就領來一個閨女,現在都結婚了,你得跟他學。”

  李蓮亭道:“我可沒他會拉呱。”有些煩躁的走了出去。

  摩托車還人,手機還人,李蓮亭獨自躺在床上,手里的手機號碼翻來覆去,倒著都會背了還不舍得丟。

  第二天,他又借來手機,編輯一條短信發過去。

  “你好,我是昨天去你家的。”

  發完后緊張兮兮的坐在床上,一會又蹲著,過了會還不見有回的,去趟廁所,回來看到一條未讀短信。

  他手有些發顫的打開,只見上面寫著:“噢,是你呀,我以為你把我忘了呢!”

  李蓮亭雙眼瞪大,暗想:“老天爺,她什么意思?對我有意思?有戲!”

  但是回短信不能太過激動,編輯寫道:“我怎么會忘了你呢?我那天回來就沒和別的女孩見面。”

  過了一會,短信又來了,只見:“噢,我也沒見面,你現在干嘛呢?”

  李蓮亭想女孩應該喜歡學習的人,就發送寫道:“沒干什么,就看些書。”

  那邊又回道:“沒想到你這么愛學習,我聽俺媽說你不去上大學,為什么不去呀?”

  李蓮亭想實話實說,又想起舅老爺的話‘你不好好說就娶不上媳婦’,昧心寫道:“不去上大學有別的原因,我去濟南有更好發展,能賺更多的錢。”

  沉默一會,那邊又發來短信:“噢,你是個有遠大志向的人,明天我和妹妹去城里買衣服。”

  李蓮亭暗想:“她是在暗示我陪她去嗎?”手中編寫道:“好,我能不能陪你們去?咱們正好認識認識,你們去也不安全。”

  過了老大會,才見回道:“那好吧,你還挺會關心人的,拜拜。”

  當晚李蓮亭怎么也睡不著,翻來覆去,手中緊緊握著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