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5:29:48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狼月夜
  4. 第二章 離家

第二章 離家

更新于:2018-03-17 20:24:13 字數:2289

  杰雷布睜開了眼睛,向四周掃視,事實上,他正躺在床上。他看到了一個人正站在他的床邊,他將視線從那個人的身上轉移到了臉上,“你是——”,杰雷布用他虛弱的嗓音說。

  這時,那個人用他那特殊的眼睛與杰雷布對視,一樣的蘭色,一樣的棕色。只不過比杰雷布顯得更年長一點,他說:“你醒了,我是雷杰。”

  杰雷布用手慢慢撐起他的上身,吃力地看著雷杰。這時,又走進來一個人,杰雷布一眼就看出了他——威廉。“你起來了,杰。”威廉說道。杰雷布朝威廉點了一下頭。

  “杰,我們還會再見的,”雷杰說道,然后又加了一句,“注意威廉。”

  “再見,”杰雷布對雷杰說道,他并沒有聽到雷杰后來說的話。

  “你在對誰說話,杰?”威廉問道,向杰雷布看的方向看去。

  杰雷布意識到了一點:只有自己才能看到,而雷杰是自己的幻想。對于前面一點,他很確定,但是后面一點就沒有太大把握。威廉又回到了剛才他在的房間里,這里是威廉的家。昨天晚上,威廉正好也去了書店,他要尋找一本有關狼人的書籍。于是,他看到了杰雷布在書店的地上暈倒,并將他帶回到自己的家中。

  事后,威廉將他昨天找到的書給了杰雷布看,然后威廉又回到了他的房間,那間放了許多書的房間。

  Loup——garou,杰雷布看著書的封面上寫的單詞拼道,Werewolf(狼人)。他給我看這個是為什么?杰雷布心有疑慮。他想到他看到的那個狼頭說的話,他是否知道了我是誰,或者說是什么?

  正當杰雷布心中被這顧慮充滿時,威廉又再一次來到房間,他大喊道:“杰雷布,看看這個。”

  即便一個心地純潔的人,一個不忘在夜間祈禱的人,也難免在烏頭草盛開的月圓之夜變身為狼。

  狼人除了長著狼頭和體生長毛之外,它們的體型也比一般人高大許多。由于狼人沉迷于人肉及其它動物的生鮮血肉,尤其非常喜歡找人類下手,所以它們是比吸血鬼更可怕的怪物。

  杰雷布疑惑地看著威廉,也開始懷疑起他的身份。(事實上,你們也知道為什么威廉會找來這些給杰雷布看。從昨天威廉看到杰雷布的眼睛,他就開始“感興趣”了,他曾聽他的祖父講過這類的傳說,但從來沒有真正見過。昨天下午的抽血,正是他的計劃之一。)

  “你……到底是……什么人!”杰雷布迅速用手,抓住威廉的脖子,并將他提了起來,離開了地面,此時的杰雷布異常的憤怒。但是他并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樣,過了一會兒,他鎮定下來,將威廉放回到地面。“你是誰?”

  “威廉·凱文,”他說道“一位生物學家,同時也是一位巫師。”

  “巫師?”杰雷布說道“你開玩笑么?”

  這時,威廉將手打開,用他的手掌對著天花板,一個長型的手杖從天花板中分離出來。但這中手杖畢竟不能帶到外面,威廉將它變成了一般紳士用的手杖,更適合在人群中隱藏。

  “你是男巫,那么這世上還有女巫嗎,或者吸血鬼之類的?”杰雷布問道,他想知道還有什么特殊的事在這世界上。

  “是的,女巫通常更邪惡,吸血鬼也一樣。”威廉說完后,站起身來又說了幾句,“不過,凡事總有例外。現在,你該離開你的母親,否則遲早會有麻煩的。”

  “為什么?沒人知道我是什么。”

  “你的眼睛,總會有人知道的。”威廉嚴肅的說道。

  杰雷布想現在也沒什么可以信的人了,只有威廉了。

  過了一會,杰雷布帶威廉一起回到了自己的家里。進門后,杰雷布的母親很高興地歡迎威廉,而杰雷布則站在一邊看著他的母親和威廉做在沙發上面談話。威廉對杰雷布的母親說,杰雷布要去別的地方治療,是關于眼睛方面的,并且要很久才能回來。杰雷布的母親一下答應了威廉,然后她收拾了一下,向她的兒子和威廉告別。

  在走之前,杰雷布說他還要到自己的臥室里看一看。事實上,他又一次來到自己的浴室的鏡子前,想要看一看他自己。正如他想看到的,但卻有點不同,鏡子中出現了一個和他一樣的人,但是略微年長。

  “我說過,我們還會再見的。”

  “雷杰?”杰雷布疑惑地說道。

  “你沒聽我說的話嗎,‘注意威廉’,”雷杰說道。

  “他不是好人么?”杰雷布說道,“他說謊了?”

  “是的。”雷杰點了點頭,說道。

  “但是,他說……”

  “他騙了你,不過你不能表現出來,直到你遇到某個人。”說完后,雷杰就消失了,鏡子中沒有任何人影,也照不出杰雷布。杰雷布看到什么也沒有的鏡子,于是離開了浴室向他的臥室外走去,正好與進來的威廉撞在了一起。

  “你還好嗎?”威廉說道。

  “沒什么,我們走吧。”杰雷布說道。

  于是,他們到客廳拿好了行李就離開了杰雷布的家。他們現在正往機場去,威廉告訴杰雷布,首先他要拜訪一下他的老朋友,凱特琳娜。

  “你什么時候買的機票?”杰雷布問道。

  “昨天,”威廉說,“因為我意識到可能有次長途的旅行,所以——”

  事實上,他并不是意識到,他在得到那份血檢報告時就準備好了一切。兩個小時過后,他們到了目的地。

  威廉正帶著杰雷布來到一個偏僻的小巷里面,杰雷布在后面走著,一邊看著威廉。而他走在前面,邊走邊說著,領著杰雷布向他要去的地方。這時,杰雷布停了下來,向四周都看了看,他覺得有什么人在跟著他們。當他四下看沒有看到人時又繼續往前走了,而威廉卻不見了。威廉一直在邊說邊走,并沒有注意到杰雷布沒有跟上來,只是一味的往他要去的地方。看到威廉不見了,杰雷布四處尋找著,叫著威廉的名字。

  忽然,一個人影從杰雷布的身后閃過,杰雷布本能地回頭看了看,仍然沒有發現什么人,他又將頭轉了過去。只是一瞬間的事,杰雷布被人按在了墻上,杰雷布想要反抗,但是威廉說要隱藏身份,不到關鍵時刻不能暴露身份。

  “快說,你是誰,為什么來這里!”那個人憤怒的問道,眼睛下面起了血絲,并且她露出了毒牙——她是一個吸血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