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4:07:4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鑒靈道
  4. 第二章 星辰之靈

第二章 星辰之靈

更新于:2018-03-15 19:18:12 字數:4063

  清晨,一縷霞光射穿天際,整片大地漸漸明朗起來。這是一座青山,千丈之高,此刻因是清晨,云霧繚繞,頗有仙境之感。

  有一條瀑布自山頂流下,如從天際而來,吼聲震天,壯觀至極!在山腳形成了一條有十丈之寬的巨大河流,通往遠方。

  山底還有一座石碑,石碑不厚,三尺之寬,半丈之長,上面寫著兩個紅色的大字“蘇山”!

  石碑旁邊是一道階梯,因云霧繚繞看不清有多長,仿佛直通山頂。此刻正有五六個身著藍色長衫,拿著掃帚的童子往山下走來,有兩三人打著哈欠,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此刻有一個童子伸了個懶腰,而后忽然一頓,扯扯了身旁一個約摸十五六歲,正在打哈欠的童子的衣袖,“方大哥,你看前方是不是有藍光啊?會不會是家主回來了?”

  那位方姓童子揉了揉眼睛,停下腳步,向前方看去,嘴里還順便嘟囔著“哪有什么藍光,家主如果提前.......”他好像看到了什么,有使勁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睜大看向了前方忽隱忽現的藍光,“這藍光...真是家主!”

  童子聲音提高了許多,一下子震的其他人也來了精神,一個個全都睜大眼睛望向前方。

  “還看什么!小林,你快回山上稟告二爺!其他人全部打起精神,隨我迎接家主的歸來!”剛剛拽這位被稱作方大哥的童子,聽完話語之后馬上往山上跑去。

  剩下的的人一個個似乎都有了精神,加快了下山的速度。這五六童子快速走到山下,整理整理衣服,做好迎接到來之人的準備。

  此刻那藍光也漸漸清晰起來,那是六匹全身長滿藍色魚鱗,頭頂有一根半尺的白色長角的馬,六匹馬全身散發著藍色的光芒,煞是好看,正向山腳奔來。

  此時,那些童子帶著羨慕而且敬畏的眼神看著即將來臨的六匹馬。“天角海龍馬!果然是家主!”

  “方大哥,那些馬的名字叫天角海龍馬么?”有一個略顯稚嫩的童子扯了扯方姓童子的衣袖。

  方姓男子回頭,摸了摸童子的頭,說道“那是家主的座駕,整個天陽國就只有家主有,而且是六匹!”他放下摸著童子腦袋的手,看向那六匹馬“天角海龍馬,是一種生活在海中的強大妖獸,它們不僅在海底行進速度極快,陸上奔走也是快若閃電,極難捕捉,而且因為它們有一絲龍的血脈,更是極難馴服。而它們頭上的角,不僅是天角海龍馬一族的傳承之物,而且它們一般也用它來當做武器,攻擊敵人,不管是攻擊力還是承受力都比一般的武器都要強大。

  當然隨著它們修靈境界的增長,此角的威力會自然而然的不斷加強!”那童子想了想說道“那它們是不是特別厲害啊?”方姓男子笑笑,“當然。不過福禍相依。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角固然為它們的生存帶來了一定好處,但也招來禍端!修士貪婪,為了自身,獵殺天角海龍馬,取其角,請煉器大師煉做武器來強大自己。這無止境的掠取導致本來就稀少,而且生育繁衍能力極差的天角海龍馬一族差點滅族。所以如今這種坐騎已經極其稀有,可以用珍貴來形容。而這馬家主竟有六匹!這代表著什么你知道吧?你父親千辛萬苦把你送到這里,現在你能明白他對你的期望了么?你可要努力修煉,不能辜負了他”“嗯,知道了”童子用力點點頭。

  說話間,那六匹馬便已經到了百米以外,方姓男子趕緊招呼其他人跪下,就在跪下的一瞬間,馬蹄已經停到了他們的眼前。“弟子恭迎家主!”這些童子齊聲喊到。

  “行了,你們起來吧!”是一個孩子的聲音,這些童子都是面帶詫異,相互一看,無奈的應了一聲“是!”他們站起身來,打量著剛剛命令他們的男孩。男孩雖小,但容貌俊秀,眉宇間透露著一絲英氣,脖子上帶著一塊乳白玉玦,正是蘇晨。

  蘇晨站在那里,身旁是一片云,原來這六匹馬后邊拉著的是一片云!這云不知是受天角海龍馬的影響還是自身的原因,也散發著藍色的光芒。

  此刻藍云漸漸散去,一對身影緩緩落地,看輪廓應該是一對夫妻,妻子手中還抱著一個孩子。這對身影便是蘇晨的父母,蘇若,凌心,還有他的弟弟,蘇夜。

  待蘇晨父母身影全部顯現之后,那六匹天角海龍馬便化作六道藍光剎那間進入了旁邊的河流。看著天角海龍馬進入河流,蘇晨轉過頭,向那些童子說道“二叔知道我們回來?”

  “已經派人去稟告了”那方姓男子聽到問話,立馬恭敬答道。“晨兒,我們先上去吧。想來是他們看到我們了。”蘇若懷抱凌心,向著此刻略有些驚訝的蘇晨說道。

  “是的,父親。”蘇晨走到寫著“蘇山”的石碑面前,掐起印決,變換三次之后將右手放在石碑之上,石碑立刻涌出三道白芒將四人籠罩,而后消失不見。留下五個從開始至如今依舊畢恭畢敬的五個童子。

  山頂是一片平地,平地上長滿了參天古樹,形成了一眼望去看不到盡頭的超大樹林,每棵樹上都有幾所木屋,用樹枝搭建。

  樹林中央是一條十丈寬的河流,想來那條瀑布便是因這河流而生。陽光穿過樹葉,形成點點光斑,映在地上,加上周圍繚繞的云霧,宛如仙境。

  因是清晨,剛剛破曉,此刻修靈,效果極好,大部分人都在樹屋外打坐修靈,吐納。他們身上散發著一閃一閃的光芒,顏色不一。樹林外圍的人身上散發的光芒較弱,越往中間,光芒越盛!

  樹林最中央是一顆超級巨大的古樹!與最外圍的樹相比,那是木筷與象腿的差別!這棵古樹上沒人打坐,但樹卻散發著滔天綠芒,一條瀑布從樹頂分兩端流下,形成了山頂的河流。

  樹上沒有木屋,只是樹干中央有一塊九丈長的地方呈墨綠之色,其上寫著三個大字“墨林殿”!此刻那三個大字光芒陡然盛了一下便又息了下去。墨林殿內是一片星空,星光閃爍,蘇晨一家人的身影慢慢顯現出來,蘇晨面露笑容“終于是回來了啊。”蘇若和凌心寵溺的看著此刻的蘇晨,相識一笑。

  在他們前方不遠處此刻也有四道光芒浮現,光芒散去其內身形漸漸清晰,兩男兩女,從他們的站姿看,顯然是兩對夫妻。兩位男子身穿黑色長袍,眉宇間與蘇若有些相似。他們身旁也是兩位姿色絕佳的美人。

  四人作揖行禮“恭迎家主”蘇若笑道“好了,我這次回來的有些倉促,沒有提前通知你們,這兒沒有外人,你們不用行禮的。”四人一聽,皆是不可置否的一笑。蘇晨看著互相客套的幾位大人,無奈說道“二叔,三叔,還有兩位嬸子,晨兒也回來啦!”

  “哈哈哈,這小家伙。咋們不理他,他不會是生氣了吧,啊,哈哈哈”聲音是最左側的男子發出來的,他此刻一臉寵溺的看著蘇晨,其它三人也是淡笑一聲,無奈的搖了搖頭。

  站在他旁邊的女子移動腳步,來到蘇晨身邊,摸了摸他的頭“別聽你二叔瞎說”她又走到凌心身前,看向了凌心懷中熟睡的孩子,這孩子的眼睛此刻被一塊白布纏著,她伸出手摸了嬰兒的小臉蛋,“孩子什么時候出生的,眼睛怎么被布纏著。”她剛想要揭開此布,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面露震驚之看了看凌心,凌心不語,只是低頭看著懷中的孩子。

  她又看向蘇若,其它三人此時也是緊緊盯著蘇若,蘇若看著焦急的四人,苦澀一笑,點了點頭。蘇若拍拍凌心的肩膀,心念一動,前方就出現了一張床,凌心走過去將孩子輕輕放在了床上,坐在了床邊。蘇晨嘆了口氣,也走到了床邊。包括蘇若在內的五人站在原地,悲傷之色溢于言表。

  蘇若他們五人此刻身后也都出現了一張椅子。待的他們坐下之后,蘇若看著四人,開口說道“古籍有載,星辰之靈,詭之極也,具魅靈之力。星之靈者,可修萬物之靈,其生之初,雙目通黑,散幽藍之芒,不可見物!七歲為劫,鑒靈道后,七年之內,御境生人...不可近!七年若活,修靈之后,可耀家族千年!”

  蘇若揉了揉眉頭,繼續說道“我們蘇家從萬年前天陽國創建以來,便一直存在,協助皇族管理元靈大陸的整個東域。家族秘史記載,在夜兒以前共出現過五位出生之后具備星辰之靈的先輩,他們在鑒靈之后,一般活不過七年便已夭折,只有三千年前的一位叫蘇空河的前輩成功度過了七歲劫。

  在這之后,他借助星辰之靈對萬物靈力的魅惑之力,專修火靈,水靈,兩種靈力,百年之后,便成為了御境強者,聞名大陸。”

  “大哥,這些秘史只有你有權翻閱,其上可有記載那位蘇空河前輩是如何在鑒靈之后度過第二次七歲劫的呢?”一直沒有說話的看上去較為年輕的那位黑袍男子,略有些焦急的向蘇若問道。

  .“秘史記載,第一次七歲劫,可以通過鑒靈道使星辰之靈全面爆發來度過,因此刻他們才七歲,還沒有開始修靈,控制不了他們自身星辰之靈對天地靈力的吸引,若是有修靈者靠近他們,修靈者自身的靈力便會不受主人控制自行從體內散出被具備星辰之靈的人吸收,而此時他們又不懂如何煉化靈力,靈力得不到煉化便會對他們自身造成極大破壞!最終爆體而亡,家族史上第一位具備星辰之靈的先輩便是如此死亡的。”

  說到此處,蘇若停頓了一下看著越來越著急而等不到答案的四人無奈的搖了搖頭繼續說道“那位蘇空河前輩,在鑒靈之后便是父母送到了一座山上自己看書,研習對星辰之靈的控制。在空河前輩第二個七歲劫即將到來之時,家族內的一位客人的孩子不小心闖入了空河前輩所在的山中,這孩子與空河前輩年紀相仿,鑒靈之后已經開始修靈,他們見面之后,空河前輩的星辰之靈不受控制,便開始了對那孩子靈力的吸納,被族人發現之后,他二人已躺在山頂昏迷了過去。

  那孩子的父親不顧族內長老的勸阻強行進入了山頂,而在他進入之后,族人驚訝的發現他的靈力竟沒有被空河前輩所吸納,而是安然無恙抱起了自己的孩子,憤然離去。

  空河前輩的父親意識到了此時,空河前輩的第二次七歲劫可能已經度過,邁步間剎那進入山頂抱起了昏到在地的空河前輩。”

  “那這么說,空河前輩的七歲劫便是渡過了?那當時究竟發生了什么?”那位年輕的男子問道。“無人知曉當時究竟發生了什么,就連后來空河前輩醒來,也只是說他當時一見那女孩,身體便飛到了半空,然后發出黑色的,帶著幽藍之芒的一道光將那女孩籠罩,后來就沒知覺了。

  后來空河前輩的父親,也就是當時的蘇家家主親自到位女孩的家里謝禮賠罪,說明原因后,得到了那家人的理解。而后來那女孩對當時情況的形容與空河前輩所說如出一轍,只是見到一道帶著藍芒的黑光將自己籠罩之后便失去了知覺。

  秘史記載到這,就差不多完了,后來無非就是一些空河前輩的事跡,唯一有用的就是那女孩所修行的靈氣。”蘇若說到此處,看了四人一眼,面色嚴肅,緩緩說到“她在鑒靈之后所修行的靈氣,是元靈大陸西域妖族王室特有的一種靈力...星月之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