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5:14:1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戰天魔皇
  4. 第一節、宿命,罪惡深淵

第一節、宿命,罪惡深淵

更新于:2018-03-18 16:34:57 字數:2392

  “找到另一個我,方可修煉?”

  一個俊美的少年,嘴角噙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頭發隨風飄逸,但蒼白無力的臉龐把他這俊美的氣質徹底的破壞,與其說他是一個美男子,還不如說一個體弱多病的衰男!

  他此刻腦子里正回蕩著多年前自己師傅說的那一句話,絞盡腦汁也不明白,什么另一個我,難道這天下還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

  楊戰天搖了搖頭,懶得去想,以自己現在的醫術就算不能修煉照樣能過得好好的,再說自己壓根就沒有想著去爭奪家主之位。

  在烈日下,聽著汽車呼嘯而過的鳴笛聲,楊戰天心里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心里亂糟糟,身軀飄然,不受控制,身體里熱血翻滾……

  “不好血狂又要發作了,不是要月圓之夜才發作嗎?這次怎么提前了五天?”

  楊戰天原就蒼白的臉,此刻更加蒼白,強行忍住那股嗜血的沖動,轉身飛速的跑向城郊,可來不及了,最遲不超過一分鐘血狂就要發作了。

  普天之下,有三種人是被上天詛咒過的,第一種,天生血狂,這種人極為恐怖,一旦血狂發作能瞬間從普通人化身嗜血惡魔,但凡患有血狂的人都活不過二十歲,即使活過二十歲他們最后的結局都很慘。

  第二種,天生魔骨,相比于血狂,后者就遜色了數十倍甚至百倍,這種人,結局很慘,都是橫死,身體被大卸八塊,或者五馬分尸,甚至粉身碎骨。

  他死后,骨骸遁入數丈深的土里隱藏著,吸收天地靈氣,滋養骨骼,待骨骸從新組合,變成一具完整的骨骼,便是它重見天日之日,出來吸食活物的血液,精元,重鑄肉身,定會引起腥風血雨。

  第三種,靈魂殘缺,這種人最慘,靈魂不完整,不能通靈,運氣極其倒霉,如衰神附體,天降災星,不僅自己倒霉還總是連累身邊的人,一輩子只能是一個被萬人唾棄的廢物。

  楊戰天就比較慘,不僅身患血狂,靈魂也殘缺,可謂是天下最倒霉的人!

  臉色一白,一切都遲了,雙目赤紅,臉上露出嗜血的笑容,宛如嗜血的野獸,不,比野獸更可怕。

  一個不幸的路人從身邊經過,被掐住脖子,用力一扭。

  “噗嗤……”

  頭顱飛了出入,鮮血如泉水涌出,噴了楊戰天一身,把他襯托得更像一個惡魔。

  眾人愣了一會兒,反應過來,發出充滿恐懼的尖叫聲:“殺人啦……”

  話還沒說完,他感覺自己左臂一痛,轉眼一看,那個殺人惡魔已經襲到自己身邊,手里正提著一只手臂,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頓時嚇得魂飛魄散,還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叫,腦袋被扭落……

  楊戰天眸子赤紅,臉上掛著嗜血的笑容,斷斷二十秒內,連殺兩人,眼里的嗜血之意愈發的濃烈,當赤紅的眸子的目光掃過眾人,慘白的面孔顯得異常興奮。

  被他那赤紅眸子掃過的人都顫抖著軀體,眼里全是恐懼之色。

  楊戰天殺了兩個人,突然找回一點意識,雙手抱住頭,痛苦的在地上翻滾。

  “走,你們……快走……我控制不住……自己……啦……”

  一個開著一輛豪車的公子哥冷笑一聲:“既然這樣,那么本少爺送你一程吧,你活著也是一種痛苦。”

  一踩油門,車轟然向楊戰天撞去,下一刻就在替這個殺人魔頭感到可憐的時候,奇跡的事發生了……

  車里的公子哥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變成了一具無頭尸,血液凄慘的從他的斷頸里流了出來。

  楊戰天手里抓著一顆頭顱,對眾人齜牙一笑,繼續撲進人群。

  ……

  慘無人道的屠殺,足足持續了半個小時,街道上一大片殘尸碎肢,楊戰天也因為身體里的能量被抽干栽倒在地上。

  在他倒下的一刻,虎視眈眈已久的警察立馬把昏迷的他扣上,這些人沒有把他帶會警局,把車開到無盡罪惡深淵。

  這條深淵專用來處置那些罪孽深重的人,列如楊戰天,每當他血狂發作的時候,死在他手下的人不計其數,被他殺死的人不是被擰斷腦袋就是被撕碎身體,死相可謂凄慘。

  凡是被拋下深淵的人無一還生,幾人抬起楊戰天,準備把他拋下無盡罪惡深淵深淵的時候,突然他的李箱嘭嘭的響個不停,把幾個警員嚇了一跳。

  不過一想到自己的親人曾經就死在這個嗜血惡魔的手里,心里就怒火沖天,猛的打開行李箱,只見一個似兔子又似狐貍的可愛小動物躲在里面,正用兩只長著雪白毛發的小爪子人性化的抹著眼淚。

  這種動物幾人從沒見過,相當怪異,長著兔子身子,狐貍尾巴,兩顆宛如紅寶石的眼睛,狐貍腦袋,耳朵卻又是兩只長長兔子耳朵。

  這怪異的長相卻把這看似可愛的小家伙襯托得更加可愛。

  幾人打開行李箱后,只覺得眼前一道白影閃過,那只狐貍兔已經坐在楊戰天的胸口,雙眼充滿哀求的看著幾人,眼里好似再說:“求你們啦,別把他丟下去,他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

  幾個警察也不是沒聽說楊戰天的悲慘遭遇,可事實證明他就是一個嗜血惡魔。

  緊張的氣氛持續了一陣子,楊戰天幽幽的睜開眼睛,看著自己滿身的鮮血,心里萬分痛苦,看了一眼沾滿雙手,又看了一眼眼前幾個一副要將自己碎尸萬段的人,苦澀一笑:“算了,死對我來說也許是一種解脫。”

  低頭看著懷里那只陪伴了自己十年有余,到至今還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動物,變得傷感起來,嘆了一口氣:“唉,你走吧,白玉,去尋找自然,十多年了,從我記事起就活得很累。”

  那小家伙伸出兩支雪白的前爪緊緊的抱住楊戰天的脖子,眼眶紅紅的,竟然再次人性化的搖了搖頭,緊緊的依偎在他懷里,一副誓死跟隨的樣子。

  楊戰天知道這小家伙是一只通靈動物,心里微暖,這些年他早就嘗遍了天下的人情冷暖,從小到底別人都把自己當成一個怪物,沒有一個朋友,沒有一個人給自己好臉色看,只有這只不知名的小動作不離不棄的陪伴著。

  把這可愛的小家伙放在地上,揉了揉它雪白的腦袋,楊戰天微微一笑:“你走吧,跟著我只會讓你受苦。”

  轉身看著深不見底的深淵,閉上眼睛臉上露出解脫的笑容,一顆繃緊的心終于得到了放松。

  身體向前一傾,慢慢的墜落,直到消失不見幾人才松了一口氣,為首的的個警員取下帽子,對著深淵一拜:“我知道你也是身不由己,那并不是你的本意,但是你若不死,天下就無安寧之日!”

  那只被叫做白玉的動物,對著深淵低鳴一聲,一躍而起,也跳進了罪惡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