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5:27:18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暗夜驅魔人
  4. 浮尸

浮尸

更新于:2018-03-18 17:44:15 字數:2368

字體: 字號:
暗夜驅魔人目錄
共4章
  當凜冽的寒冬逐漸退去,太陽的熱力重新溫暖這個世界的時候,萬物復蘇,生機盎然,然而復蘇的也許并不只是紅花綠葉、雀舞鶯啼,那些蒼白、無生命的事物同樣被驚醒了……

  在天氣嚴寒的西北地區冬季,像大多數河流一樣,塔西河也斷流了。到了來年的四五月份,日漸北移的太陽慢慢恢復了熱度,群山中的冰雪逐漸的融化,塔西河干河的河床再次出現了渾濁的河水。

  塔西河發源于天山南麓,每年冬去春來的時候從天山支脈葉兒羌山脈蜿蜒而出,在其間經過無數細小支流的匯聚成為一條水流湍急的大河,從山間奔流而下,經帖木高地流入富饒的陀西河下游平原。在干旱的西北地區,水就意味著生命,河流就是各種族群賴以繁衍生息的血脈。在塔西河上游游牧民從河中取水洗衣燒飯、飲牛喂馬。中下游的人們更是在陀西平原上修建了巨大的水庫、密集的溝渠和管道來澆灌一望無際的小麥和棉田。

  四月的一天,帖木高地的烏旺村,上午11點鐘,從天剛亮就工作到現在的那日松正坐在塔西河邊的干草地上氣喘吁吁地點著了一根自制的卷煙,在春天和煦的陽光中瞇著眼,享受著這一愜意的休息時刻。那日松是蒙古族人-機靈的蒙古人,他承包的牧場正位于貼木高地塔西河的左岸。在大多數族人還過著世代不變的游牧生活,那日松一家卻在五年前選擇了安頓下來,在自己牧場上修建了現代化的養殖場,以半牧半養的形式蓄養了普通族人一家十倍的牲畜,成為令人羨慕的牧場主。

  為了應付養殖場日漸高昂的用水量,那日松花了一筆不菲的資金修建了一條三公里長的便渠把塔西河河水引到自己的家門口。有了渠道用水是方便了,可是畢竟是簡易渠道,每隔一兩年就需要修浚和整固。在去年秋季枯水期間,那日松帶著他的牧場雇工巴日圖從養殖場那一頭開始了修浚工作。由于打理養殖場的工作已經夠繁忙了,那日松只能抽空來做這件事,因此修浚工作的進度不算快,直到今年開春以后那日松們才修到了塔西河邊。

  “再有兩天時間,那日松,塔西河水又會在這渠道盡情流淌了-利利索索地,不會瀉出來一點水!”躺倒在那日松旁邊的巴日圖說道。

  “那樣最好了!”然而蒙古人擅長的是蓄養牲畜而不是修建水利,在上一次修渠開閘后,塔西河流淌下來的河水把兩人辛苦修好的渠道沖得潰破了好幾處。那日松只好關掉渠道上游的閘門花了整整一星期時間重新修補損壞的河道。“但愿這次沒問題!”說著那日松站起身來,準備去取掛在旁邊一顆小樹上的水壺時,眼角的余光發現了塔西河遠處的上游河道里似乎有什么物體在隨著河水飄下來。

  那日松心中一緊,雙腳不由自主地像河岸邊邁去。當他踩著河岸邊剛剛鉆出地面的青草來到水邊時,上游中的物體已經順著河邊淺灘緩緩地飄到離那日松約十五米的地方。這時連坐在草地上的巴日圖都已經看出那在淺灘中一蕩一蕩的東西是一具人型物體。那日松踩著河灘的鵝卵石快步向上走到那具似人的物體跟前。這時巴日圖也已經跑了過來和那日松并肩站在一起,兩人四道目光同時向水中望去。那的確是一個人,準確的說是一具面孔朝下浸入水中的人的尸體。尸體的黑長的頭發在水流的作用下向下游披散過去,露出脖頸后蒼白的皮膚。尸體身上穿著翻毛羊皮棉襖,棕色的褲子,腳上的一只棉靴已經不見了。從外表看來似乎是一個溺亡的女性牧民。

  那日松頭轉向巴日圖,兩人的目光碰在一起,他從巴日圖目光看到了驚疑和一絲恐懼,其實他自己何嘗不是嗓子眼發干,心跳加速。今年塔西河春汛以來不過才一個月時間,在帖木高地沿岸傳說已經有五個人溺亡,這五人都是山上的游牧民,有哈薩克、有蒙古人,有男人,婦女,小孩。游牧民族是從來不游泳的,一般只有在取水、洗衣時,才會靠近塔西河,以往偶爾會有人取水時被山洪沖走,但是,如此短的時間內有這么多人淹死這在以往是沒有發生過的。

  “巴日圖,我們先把它拖上來吧。”那日松猶豫了一下,說道。巴日圖皺著眉頭點了點頭。兩人踩著沒到小腿肚子河水,來到尸體跟前。那日松俯下身抓住尸體身上羊皮棉襖的后脖領子的一邊,巴日圖抓住另一邊,兩人合力把尸體拖到岸邊的鵝卵石上。巴日圖兩手分別抓住尸體的肩膀和臀部,把它翻了過來。

  果然是個女人,在塔西河水的浸泡下女人的臉色已經呈灰白色,并有輕度的腫脹,看來溺亡的時間并不長,估計也就是今天早晨才出的事。女人的臉部略顯扭曲,雙眼閉合,從面容上看大約是一位四十來歲的蒙古族婦女,身材微胖,除了一只丟失的鞋子,身上衣物都穿戴還算整齊。

  巴日圖蹲在旁邊的干草地上使勁地搓了幾下雙手,似乎要抹掉手上的晦氣,抬起頭來問那日松:“我們是等著上游的人找過來,還是打電話給報警?”

  那日松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們在這里等一下吧,也許上游的人不久就會找下來。”貼木高地的游牧民族習慣于自己解決事情,非到沒辦法他們不愿意和政府的人打交道。“那我們就等一會。”巴日圖顯然也這樣想。

  既然決定要等,兩個人顯然不愿意就這么站在面色慘白的尸體跟前。他們把尸體拖到岸邊的一顆柳樹的陰影下,然后走到十幾米開外的另一顆楊樹下,定了定神各自從口袋掏出一個煙袋和一張卷煙紙,為自己卷出一根莫合煙來。

  抽煙的時候兩人沒怎么說話,面對這一具溺亡的尸體,兩人的心情早已不是剛才工間小憩的舒適愜意了。他們只是隨便猜測了這女人是上游哪一處牧場的人,以及他們家里的人是否已經發現她的失蹤、會不會立即趕到下游來。

  抽完了一支煙,巴日圖站起身來,向河岸上游張望了一陣,除了流動的河水沒有人,連牲畜也不見一只。“總這樣面對一只蒼白的臉可讓人不舒服。”巴日圖想到,他來到樣樹邊,一只手抓住頭頂的枝干,一只腳踩著樹杈,爬上了樹。這是一顆十米高的野楊樹,雖然今年的嫩芽只還沒有發出來,在約三米高的位置巴日圖還是找到了一根連著許多往年枯葉的枝杈。他準備用自己的體重將這根枝杈踩斷時,然后把斷枝用以覆蓋尸體。這時巴日圖發現下游遠處有一個人騎著馬正沿著河岸邊往上走來,而且就是他們這一邊。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暗夜驅魔人目錄
共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