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4:11:4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大道逆行
  4. 第二章 風云客棧

第二章 風云客棧

更新于:2018-03-17 08:03:50 字數:2612

字體: 字號:
  幾日后。

  莫凌走到了一個繁華但不大的小鎮,鎮市也算是喧嘩。各種吆喝聲不斷。

  “賣包子!不好吃不要錢。”一陣陣包香隨著一個大叔的吆喝聲傳來,傳入莫凌的鼻子和耳旁。莫凌聽到吆喝聲,走過去,道:“大叔,不好吃真的不要錢?”

  “呃。”那賣包子大叔語塞了一下,無奈道,“小伙子別這么實在,哪有不要錢的包子,不過這是我祖傳包鋪,肯定好吃,要不來一個?“

  那賣包子大叔在心里白了一眼莫凌,感情這小子不會專門來白吃吧?

  莫凌看了一眼那噴香的肉包子,咽了一口唾沫,打開包裹,然后窘困地發現他只剩下幾文錢了,嘆了一口氣,滿臉歉意地對大叔說道:”大叔,算了。“

  ”小伙子。“剛想走開,只見那大叔把他叫住,打起了兩個大包子,遞給莫凌,就在遞的時候,驚奇的發現少年的手上戴著一對精鐵打的手套,眼中抹過一絲驚異,隨后掩藏了下去,道,”第一次出門吧,這個包子就當大叔請你吃,不要錢!“

  ”大叔,不行,我不能要。“莫凌連忙擺手。

  ”這么大個小伙子,別這么扭扭捏捏,以后有錢了再還我不一樣?“大叔直接將包子塞進了莫凌懷中,并指著不遠處的一家客棧,”如果你生活有困難,去那里看看吧,那兒正好缺個人手。“

  莫凌順著大叔指的方向看去,那兒的確有一家中等客棧,上面牌匾上刻著:風云客棧。

  莫凌順著方向走去,走進那家客棧,發現大廳內僅有幾個伙計在擦桌子,再算算時間,想來現在應該是休息時間。

  ”這位客官,您是吃飯吶還是住店?“這時,一個跑堂的伙計跑到莫凌身邊,問道。

  ”呃,那個,您這兒還要人不?“莫凌撓了撓頭。

  “奧。”跑堂的立刻明白莫凌的來意,沖著內堂喊到,“老板娘,有找活的!”

  “是誰啊——”一道妖嬈的女子聲音從里面傳來,緩緩從里面走出來一位身如柳枝的苗條女人,大概二十五六,渾身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韻味,雙目間含著令人蕩漾的春意,嫵媚至極,她手抬一盒焚香,扭動著水蛇般的細腰,沖著莫凌走去,當見到莫凌的相貌時,臉上略微驚訝了一下,道,“這位帥哥,是你要找工作嗎?”

  說著,小嘴深吸一小口焚香,吹到莫凌臉上。

  ”咳咳。“莫凌嗆了幾口,應道,”老板娘,是我找。“

  那美麗妖嬈的女人見莫凌那被嗆到的樣子,失笑一聲,話題一轉:”這香,好聞嗎?“

  ”好聞,好聞。“莫凌連忙點頭,附和著那女人。心里卻是在想,老板娘你這問了不是白問了,我是找活的,難道我還作死的不好聞啊,不過說實話,那焚香卻是不錯,聞得心神縹緲,有種美人在懷的神奇感覺,但自己還小,目前來說,欣賞不了。

  ”呵呵。“女人自然不知道莫凌的內心想法,但聽到他的肯定,笑得更加嫵媚,又吸了一小口香,自我陶醉般微閉了下眉目,那種極為享受的表情,有些令人,不,令男人浮想聯翩,”這香名為虞美人,是我用多種稀罕香料調制而出,聞香者,猶如美人在懷,觸手可及~“

  ”厲害,厲害。“莫凌繼續應合道,心中卻又是一番別想,你一個女人,調這娘里娘氣的香,還聞得挺帶勁,按理說,這東西給男人用,才最合適吧。美人在懷之感,單身汪必備啊。

  ”小帥哥還挺有眼光。對了,你是來找工作吧?“嫵媚女人突然想到了一個莫凌的初衷。

  ”恩,是的。“莫凌答道,我去,大姐你才想起來啊,你是對自己的香多滿意?!多陶醉啊?!

  女人來回打量了一下莫凌:“帥哥你會干什么?”

  “劈柴,燒火什么的都會!”

  “幺,看你身板不大,會的活還倒不少。”女人含春美目忽然瞟向莫凌那背后有意藏著的雙手,一挑眉,笑道,“帥哥把手伸出來下。”

  “奧。”莫凌不情愿的伸出雙手,心中一沉,自己為了打造這對鐵手套,幾乎花光了所有錢,為的就是不讓自己的手沾到的東西立刻死亡。哎,既然老板娘要看,又有什么辦法呢,估計看了后,八成不要自己了,誰沒事帶個鐵手套啊,搞不好還把自己當成什么不良之人。

  “恩?”女人美眉一簇,眼中掠過一絲好奇,“將這東西摘下來吧。”

  莫凌猶豫了:“這不好吧?”

  “難道小哥手上有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嗎,或者。刻著什么淫,惡之類的字?”女人道,“我們這可是正經客棧,是不收亡命之徒的哦~”

  “這樣啊。”莫凌輕嘆一聲,眼中閃過失望,對女人輕點了下頭,以示抱歉,“那多有打擾了。”說完,便轉身朝門外走去。

  “小哥這么開不起玩笑啊~”身后那嫵媚女人笑道。

  “恩?”莫凌轉過身來。

  女人捂嘴輕笑道:“剛才姐姐跟你開玩笑的,店里正好缺個燒火的,你就在廚房里幫忙燒火吧。”

  莫凌聽后,激動不已,連忙點頭:“是!老板娘!”

  女人笑了一聲,轉身走向廚房:“跟我來,還有,以后不要叫老板娘,太生分,叫我心姐就行。”

  “是,心姐。對了,我叫莫凌。”

  二人走向了廚房的位置,這一幕看的旁邊的活計一愣,心中怔道,這老板娘啥時候這么好說話了,還心姐?誰敢這么叫,不想活了吧。

  走進廚房,心姐指著一旁切菜的廚師,他大概有四十多歲:“他叫劉能,你叫他劉叔就行。”又指了指爐灶,說:“以后你就燒水煮飯吧,不用我教你吧?”

  “不用,我都會。”

  “那好,我就不多說了。一月一百錢,包吃住,就這樣了。”女人說完,便走出了廚房,但在腳馬上踏出去時,突然回了下頭,道,“對了,帥哥你認不認識一個姓寂的?”

  姓寂?莫凌一怔,搖了搖頭:“不認識啊,他是誰啊。”

  “不認識算了,一個很裝。筆的人。”說完,心姐擺了擺手走了。

  莫凌沒有再去想那個姓寂的事何許人,他蹲在灶前,望著自己拿被牢牢戴上的鐵手套。又看向那成堆的木柴,嘴上抹出一絲笑:“也許在其他方面,我的確是個災星,但這種事,嘿嘿,我可是個能手。”。

  只見莫凌將手中力道多施加了幾分,那鐵手套上忽然隱隱閃動有著微弱的光芒,他抓起一根細小的木柴火,塞進了爐子里,那爐灶的火勢立刻躥升上去,及其旺盛。這,便是屬于他自己的秘密和驕傲,雖然他觸碰到的所有生靈,會很快的枯萎死亡,但在迅速死亡的過程中,卻有過曇花一現的茂盛和頂峰的活力,只要他隔絕雙手,并把握好那一點點力度,那種在別人眼中猶如死神之鐮的手就會變成生產力最高的動力機。

  不一會,本剛煮下的水,這時候就已經騰騰的冒熱氣。

  “劉叔,水好了。”莫凌沖著那一旁切菜的劉能喊道。

  “還早哩,水才剛剛倒上。”

  “真的好了。”

  “你這小家伙,到底知不知道怎么燒.”劉能還未把話說完,就看見鍋子里沸騰而起的水,眼中像看到鬼一樣,難以置信,咽了一口唾沫,“假的吧。”

  莫凌看著劉叔的驚異得有些呆滯的目光,心中略笑,沒有說什么。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