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4:44:1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云墓仙歌
  4. 第2章 醉里挑燈看書

第2章 醉里挑燈看書

更新于:2018-03-17 08:46:04 字數:3270

字體: 字號:
云墓仙歌目錄
共74章
  靠近北城門處有一座院落,門前的匾額上寫著“樊園”兩個鎏金大字,這里是樊龍將軍的臨時府邸,他老家不在這里,只是隨軍駐守漠城之后臨時找的住所。

  樊園門前有兩名士兵把手,完全談不上守衛森嚴,這里平時很少有來客,論熱鬧程度完全比不上縣府衙門。陸飛塵是這里的常客,故而可以大搖大擺地走進院子。

  這座園子其實并不大,院子里的房屋有些緊湊,好在樊將軍的妻室兒女沒有接過來住,否則小院兒里必定熱鬧非凡。樊園的風格有些嚴肅,院落干凈異常,幾株松柏在這個季節里依然青翠,倒是和樊將軍的品質有些像。

  此時已經到了傍晚時分,陸飛塵是在書房里找到樊龍的,那時他正在燭光下看書,案幾上放著一壺燒酒,身上穿著戰甲,燈火搖曳,從門口望去頗有幾分意境的美感。

  “辛老爺人家是‘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您這是干什么,醉里挑燈看書?身為咱們漠城守軍的頭頭兒,不喜歡舞刀弄槍,非要玩文弄墨,真不知道您這裝得是什么!”

  敢在樊龍面前如此說話的人,漠城之中絕對找不出第二個人來。

  “這兩年教你的那些東西都是白教了嗎!還有,辛老爺是誰?”

  樊龍陰寒著臉訓斥道,案幾前的他是坐著的,但依然藏不住威武強壯的身形,尤其是氣勢,為將者的氣勢,真真是霸氣外露。

  作為漠城守軍的最高將領,即使是衙門里的官員見到他都得禮讓三分,更何況是軍中的一個小兵嘍啰。只不過陸飛塵不懼怕他,反而覺得無比親切,當然,這種親切他只會在兩人單獨相處的時候表現出來,若是在外人面前,他絕對比苗羽還要安分,該給將軍面子的時候那也是絲毫都不含糊。

  陸飛塵本就是貪圖嘴貧開了個玩笑,故而懶得解釋辛老爺是誰,這種事兒也解釋不清楚,只是隨意反駁道:

  “人活著干嘛非要被那些條條框框限制住,您老不覺得累嗎?”身上的吊兒郎當之氣流露得淋漓盡致。

  樊龍并不老,只有四十多歲而已,作為士兵,可能有些年長,但是作為將軍,卻正是壯年和建功立業的大好時候,只是這兩年被陸飛塵給叫老了。

  他放下手中書卷,實在無心繼續看下去,同時也早已看透了陸飛塵今天的來意,語氣決絕地說到:“如果要談今晚任務的事兒,就直接滾回去,這事兒沒得商量。”

  陸飛塵迎面吃了個癟,卻不見臉紅,恬著臉說道:“我就想長長見識,沒別的想法,帶上我保準不給你們添麻煩。”

  樊龍微微揚首,瞟了他一眼,略帶譏諷地說到:“你殺過人嗎?”

  這是陸飛塵的軟肋,他之所以至今為止始終自詡不是個壞人,便是基于這件事情,他沒有殺過人,所以他認為自己不能算是一個壞人。

  然而,對于一個軍人來說,沒有殺過敵人實在談不上是一件光榮的事情,大家在酒后閑聊時往往都會將這件事情拉出來作為炫耀的資本。比如跟他關系最好的同僚苗羽,死在他刀下的敵人不下百人,這便是他身為大楚軍人驕傲的資本。

  陸飛塵現世沒有殺過人,前世也沒有殺過人,他曾在屏幕上看到過各種各樣的殺人畫面,這兩年來跟隨軍中同僚們出過一些任務,也親眼見到過真實的殺人畫面,聽到過樸刀砍在人脖子上的聲音,他曾感到恐懼,又有些擔憂。

  他恐懼于殺人時的血腥畫面,同時擔憂說不定哪一天自己也會做同樣的事情,身為一名軍人,而且是漠城守軍,他幾乎可以斷定自己早晚有一天一定會做這件事情,他只是希望這一天能夠來得晚一些,他還不想當個壞人。

  “我沒有殺過人,但我見過殺人。”陸飛塵回答道。

  樊龍笑著搖了搖頭,說到:“這里面的差別大了去了,你沒殺過人,我就不能帶你去。”

  陸飛塵此時的心情是崩潰的,他在心里暗暗罵了一句,心想怎么會有這樣的領導,竟然鼓勵下屬殺人,這要是在另一個世界,怕是早就被槍斃千百次了。

  “我殺過狼。”陸飛塵依然不死心。

  他沒有說自己殺過雞,殺過豬,殺過牛羊,而是直接說自己殺過狼,因為充滿野性的狼和那些家養的牲畜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屋里的燭火猛烈地搖曳了起來,樊龍倉啷一聲抽出佩劍,直指燭心,被燒黑的棉線無聲而斷,燭光復又恢復平靜。陸飛塵看著這一幕,身體不曾顫抖一下,再次想起了進門時自己說的那句詞。

  “你就那么想參加這次任務?”

  陸飛塵誠實回到:“我聽苗羽說那群人里有修行者。”

  樊龍的神情漸漸平復下來,棱角分明的臉龐在昏黃的燭光下像是一座栩栩如生的雕像。他不明白為什么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小家伙總是對修行者如此感興趣。但他知道如果他決心要去,就算自己不同意,他也依然會去,既然如此,還不如同意讓他隨行,以防他單獨行動。

  ……

  陸飛塵離開樊園的時候天色已經徹底黑了下來,距離今晚的行動還有不到兩個時辰的時間,之前吩咐他準備的那五十張弓已經清點檢查完畢,現在他要去檢查自己的武器。

  漠城在楚國西北算不上大城,在涼州境內也排不進前三,但是城中居民數量不少,南來北往的客商更是將這座城的商貿給帶動了起來,平日里格外地繁華熱鬧。

  涼州境內有數條知名的官道和商道,通往以北胡為主的十余個大小國邦,其中有一條官道便經過漠城。

  商人們喜歡走商道,因為商道寬廣路途平坦,能夠幫助他們節約很大一部分時間,對于這些商人來說,時間便等于是銀子。

  商人喜歡賺普通百姓的錢,同時也有一部分人喜歡賺商人的錢,商道固然好走,附近的山賊劫匪卻也不少。涼州境內固然有鎮北軍駐守,但鎮北軍的主要任務卻并不是為了對付那些落草為寇的綠林,偶爾出兵打一下,也只是因為將士們閑得無聊想要練練手罷了。

  據線人帶來的情報,今晚有一支從北胡來的商隊想要從漠城東邊的山道前往中原,這支商隊之所以沒有走寬敞平坦的官道,而選擇走山道,只可能有兩個原因:

  一是為了逃稅,凡是異國的商隊入大楚國境,都要上繳一定數量的稅銀,收稅的關卡往往都設在官道上,為了逃脫這部分稅銀,便有了走私這一說法。

  第二個原因是商隊的貨物里攜帶的有特殊物品,所謂的特殊物品可能是違反律法的東西,也可能是不想讓別人知道的東西。

  對于楚國朝廷來說,不管是哪一個原因,凡是走私,都是對楚國律法的挑釁,朝廷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而對于樊龍將軍來說,這支商隊里面有修行者護行,便更加說明他們有問題,由于不知道那名修行者的真正實力,所以他必須要親自出馬。

  將近子時,一支五十余人的隊伍來到了漠城東邊的一處山坳里,能夠從裝束上看出他們身上的配置都是鎮北軍最普遍的配置,一把樸刀,一張弓連帶二十支箭,緊身皮甲,只不過臉都被布巾蒙著。

  山坳里風沙吹不進來,這些士兵們蒙著布巾自然不是為了遮擋風沙,而是為了遮擋容貌。雖然背后有強大的鎮北軍作為支柱,但誰也不敢保證那些喪心病狂的馬賊哪天會不會生出報復的心態,畢竟類似在酒樓里被人砍成肉泥的事情以前也有發生過。

  陸飛塵在這支隊伍中非常明顯,因為他歲數最小,身體發育雖然不錯,但與二十多歲的同伴們相比還是有些單薄瘦弱。

  樊將軍借助昏暗的月光用了很短的時間將這片山坳的地形勘探了個大概,按照線人提供的消息,他分析出那支商隊有極大的可能會從這片山坳經過,粗略的時間應該是在半個時辰之后。

  “苗羽帶十名刀手埋伏在入口處,負責斬斷敵人退路,其余二十人跟我進樹林,剩下的弓手全部下馬到山坡上去。”

  樊龍用非常簡潔的話語便將計劃部署了下去,可以看出他經常做這樣的事情,同時也展現出了他身為將軍的卓越將才。

  這五十余人皆是樊龍親自挑選出來的軍中好手,只有在執行難度較大的任務時才會全部集結起來,在得到命令后,所有人以非常驚人紀律性消失在了原來的地方。

  “陸飛塵跟著我!”樊龍最后補充道。

  陸飛塵對自己的定位一直以來都是一名弓手,他也確實有當一名優秀弓手的實力和潛質,所以當部署安排完畢之后,他的第一反應便是上山坡,只不過還不等他開始往上爬,便被叫了回去。

  “我是弓手!”他不解地看著樊龍,明顯對于這一安排有些不樂意。

  “之前說好的,軍令如山,你只有服從的份兒。”此時的樊龍臉色鐵青,完全不似幾個時辰前樊園書房里的那位和藹大叔。

  陸飛塵無話可說,因為這確實是之前在書房里已經說好的事情,他平時可以跟將軍嘻嘻哈哈,但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他只能是一個紀律性很強的普通士兵,除了執行命令,不能做任何多余的事情。

字體: 字號:
云墓仙歌目錄
共7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