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2:58:43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決戰榮耀之巔
  4. 第004章 專治不服

第004章 專治不服

更新于:2018-03-16 15:28:46 字數:2790

  ……

  “快快,小六,電腦都幫你開了,快點搞起!”

  戰敗,灰頭土臉的慘敗,但一回到宿舍,王子歌就聽到了某位打了興奮劑的仁兄叫喊的聲音。

  小六,王子歌在宿舍六人中年齡最小,排行第六,而至于為什么稱楊馳為小三,當然是因為小三這個稱呼有著悠久的歷史。

  電腦桌前擺弄著著鍵盤鼠標的杜天顯得格外地斗志高昂,似已整裝就緒準備去迎接一場大戰,很明顯依舊沉浸在某種幸福甜蜜之中沒有回過神來。

  杜天,典型的運動男孩,長相同樣也符合運動男孩的陽光帥氣,故而被評為班級內的那一株班草,然而杜天的愛情宣言非常高端大氣上檔次:以哥的風流倜儻,當然得找個美貌女子才能相襯,否則怎么對得起哥的這副好皮囊。

  故此,剛進入大學沒多久,杜天就對駱倩倩展開了猛烈的愛情攻勢,怎奈何強敵環伺,至今還未殺出一條血路,所以對掌握最多情報的王子歌,耿直的杜天心甘情愿的就淪為了包身工。

  “別理我,我想靜靜,也別問我靜靜是誰,我也想知道。”王子歌的心情不經意間被駱倩倩破壞的一塌糊涂,故而懊惱道。

  “怎么,受委屈了?哭喪個臉給誰看呢。”王子歌的臉上明擺著就寫著不高興這三個字,楊馳一眼看出端倪,便好奇問道。

  “遇到了命中克星。”王子歌如是說道。

  “好吧。”

  眾人皆知王子歌的命中克星是誰,楊馳此時也只能表示感同身受,原來受難的不止他一個。

  “嗯?倩倩不是說回寢室了,怎么你又遇到他了?”杜天的反應明顯慢了半拍,懵然問道。

  “二缺。”楊馳偷笑道。

  可憐的天哥渾然不覺駱倩倩輕松就擺脫他這個跟屁蟲,王子歌只能無奈地搖搖頭,深表憐憫。

  “對了,明天的課記得叫上我。”坐到了電腦前,王子歌不忘交待道。

  “不是吧,你今天沒吃錯藥吧,我還以為你又要連破逃課記錄了呢。”楊馳驚詫地又回頭掃視了王子歌一遍,滿臉的不確信。

  “是不是倩倩逼你上課去?”杜天立馬就猜測到或許就和駱倩倩有關。

  “別管那么多,記住,別忘記了。”王子歌煩躁的重新提醒了一遍。

  “知道了,快點開始。”楊馳和杜天同是心不在焉地敷衍道,王子歌要去上課,鬼信。

  “天梯走起。”

  切回到游戲狀態,神馬憂愁、煩惱,通通滾蛋,上課算什么,天梯才是王道。

  ……

  “匹配成功”

  平臺上閃過四個字,接著畫面開始跳閃,進入游戲。

  “玩家歌王子選擇了矮人火槍手”

  到了玩家選擇英雄的時間,王子歌一手果斷地拿下了一個身穿藍色斗篷,扛著機槍的老頭,無論是隊友還是對手都有些猝不及防,王子歌此舉顯得更像是在娛樂大眾。

  不是職業玩家,不用拿出高玩的態度,陣容當然可以隨心所欲的選擇,哪怕是五個ADC純種大后期,只要你開心愿意,怎樣都可以!

  而有時候真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玩家游離:“手選后期,玩個蛋。”

  除了知情的楊馳和杜天,隨性的王子歌肯定要引起隊友的質疑,果不其然,一個叫游離的玩家忍不住地抨擊道。

  玩家歌王子:“不打就退。”

  簡單直白的四個字,王子歌干脆地回復道,顯然是沒有心情去解釋。若是可以,他倒不介意深吸一口煙,然后45度角仰望天空,然后故作深沉的告訴全世界:“哥的世界豈是你們這些凡人能懂的,哥要的純粹就是發泄,讓敵人來迎接哥的炮火吧。”

  玩家木易楊:“這家伙今天沒吃藥,不用理他。”

  玩家木易楊:“沒事,能贏!”

  無奈,楊馳只能在中間扮起了和事老的角色,避免游戲還沒開戰,隊友就發生了內訌,楊馳還是突出了一個自信,一句“沒事,能贏”暫時壓下了隊友的火氣。

  游戲的名字叫DOTA,是一款5V5對戰的競技游戲,而如今網絡上涌現出五花八門的類似的競技游戲被統稱為DOTA類游戲,可見DOTA是開了這類先河的一款經典,不善改變的王子歌就一直堅守著這款經典。

  雖然王子歌已經放了大招,但勝在有靠譜的隊友,楊馳和杜天隨即在英雄的選擇上做出了慎重權衡,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兩人分別拿出了兩個各自擅長且在比賽中容易發揮的英雄。

  戰吧,勝利不易,且戰且珍惜…

  ……

  游戲正式開始,出兵。王子歌一改先前的悠閑散漫,立即就投入到了戰斗之中,靈巧的手指在鍵盤上飛舞,鼠標“嗒嗒嗒”地被按出了歡快的聲音,注意力也隨著矮人火槍手的視角緩緩向前移動。

  ……

  “老四,河道幫忙來組眼。”楊馳道

  “收到。”杜天回道。

  ……

  寢室內,頓時硝煙彌漫。

  ……

  “天哥,買組顯隱之塵運過來,準備殺這個賞金獵人。”王子歌指揮道。

  ……

  “別搶我人頭。”楊馳怒道。

  “我是后期,需要經濟。”王子歌蠻橫有理地說道。

  “……”楊馳無語。

  ……

  局勢上已經形成了碾壓,不到30分鐘就推上了對面高地,除了一個惡魔巫師還在掙扎反抗,對面的英雄都已經呆在了泉水掛機。王子歌一槍一槍的射擊著對面最后的基地——冰封王座。

  冰封王座即將倒塌地一刻,王子歌已經一只手撐著下巴,無趣地觀看著。忽然似又想起了什么未完成的大業,只見王子歌打開所有人可見的聊天框,迅速在鍵盤上敲出了一個字,按下回車鍵。

  歌王子:“菜!”

  冰封王座轟然塌陷,游戲結束,酣暢淋漓。

  15殺3死0助攻,歌王子的數據,華麗而自私的數據。

  “我去,MVP居然不是我。”看著最終的數據結果以及MVP的歸屬,王子歌不甘地說道。

  “老天還是有眼的,不像某人,只會搶人頭,縱觀整場的表現,MVP自然當屬滿場飛奔游走的火女咯。”榮獲MVP的秀逗魔導師的操縱者楊馳得意地說道。

  王子歌不屑地說道:“你那個火女出了胸大屁股大,又有何用,要不是我后期的一身神裝,這局能贏么。”

  “切,要不是我GANK給你拉開了打錢空間,你發育能有這么順暢,只要會玩的都能打出六格神裝。”楊馳道。

  “好了,別爭了,快點下局。”杜天受不了兩人繼續爭辯下去,催促著下局游戲趕快開始。

  ……

  “嗯?”

  王子歌瞥到電腦右下角的平臺小圖標一直在閃爍不停。

  “玩家李子曰請求加你為好友。”

  王子歌簡單地回憶,就想起了這個李子曰正是對面惡魔巫師的操作者。上局游戲,這個“李子曰”的表現算相當亮眼,王子歌死亡的三次正是死在他惡魔巫師的死亡一指之下,奈何隊友不給力,才導致了整場游戲的告負。

  同意!

  歌王子:“怎么?不服?”

  李子曰:“很狂妄么,SOLO!敢不敢!”

  ……

  等到了回復,李默白一開口就提出了SOLO,SOLO指的是單挑,1V1單中,一般情況,首先拿到三個人頭或者兩座塔的玩家為獲勝的一方。

  難得的周末休息,又恰巧趕上老哥加班不在家,李默白偷偷跑到老哥的房間準備打幾盤DOTA放松放松,只可惜小伙伴們都不在,無奈選擇單排,卻沒有想到碰到的隊友不僅水還坑,但最后被對面嘲諷,這怎么能忍。

  “SOLO,我可從沒怕過誰。”李默白恨恨道。

  ……

  歌王子:“今天沒空。”

  李子曰:“我等你有空。”

  歌王子:“好的,接下了。”

  不服是吧,哥哥專治不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