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4:38:35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幻夢少年行
  4. 第三章 外星人?

第三章 外星人?

更新于:2018-03-17 18:35:52 字數:1977

  陽光明媚的星期天,由于昨天下了一場小雨,空氣中略帶有泥土的清香。

  一輛班車緩緩的停到峰山的山腳下,車門打開,映入眼中的是八只腳,四個人?對,沒錯,就是四個人。由于王澤同學的一不小心說漏了嘴,把要登山的消息透露給了好友黃波。黃波是死皮賴臉的要跟著來,當然死皮賴臉的還有一個,就是我們的受氣包同學——焦授。自從上次王澤為他打抱不平之后,焦授就成了王澤忠實的戰友。這種集體活動他當然不能錯過了,尤其是剛投了“投名狀”加入“梁山”,當然要好好的表現一下了。

  從剛才下車開始,王澤就略微有點不高興,這都怪黃波同學太能說了,把王澤昨天精心準備了一晚上的臺詞都說完了,本來好好的兩人世界讓你給攪和了不說,現在又把王澤表現自己言談的機會給奪走了,也難怪王澤又小小不痛快。不過也正是黃波的活躍打消了由于歐陽純男友帶給歐陽純與焦授之間小小的尷尬。

  走在前面的歐陽純伸了伸腰懶懶的說“山上的空氣真好啊,心情也跟著好了很多。”

  “是啊,是啊。”黃波接過歐陽純的話,學著港臺的女生強調繼續說道“景色也好好耶!”幸虧王澤他們對黃波的突然“襲擊”有些適應了,要不早吐了。

  “能不能正常點,我們這里好歹有一位女生呢,注意點形象嘛。”王澤好心的提醒道。

  “人家愿意嘛,管你什么事啊,討厭!”黃波的語氣再加上他扭捏的動作,立刻引來了三人善意的哈哈大笑。

  這時焦授無意的一抬頭,忽然看見天邊的一個圓盤樣的東西在山間一閃而過。焦授指著出現過不明飛行物的天空興奮的大叫著“飛碟”

  當然剩下的三人一定是不會相信了啦,黃波不屑的說“想調節氣氛是吧,想引起人們的注意是吧……”

  “可是……”

  “可是,可是什么啊可是,你以為是美國大片啊,星際大戰啊!啊,外星人侵略地球啊!”黃波用略微夸張的語氣說著。

  “真的我沒有騙你們。”焦授還在堅持。

  “別真的假的啦,快跟上。”王澤沖因為拌嘴落后段距離的黃波、焦授喊道。

  “來了,”黃波一拉焦授的手向前面跑去,可焦授一邊走還一邊小聲的嘟囔著“我沒看錯啊,這的是飛碟啊。難道真的是我眼花了。”

  峰山是一個說大不大,說小又不算小的山。景色比上(像泰山啦衡山啦)不足,但比下有余。可山路上還是只有零零散散的幾個游客。別看峰山現在不是怎么有名,但在五百年前可是出盡了風頭。

  相傳明朝明神宗時期,在一個風雨交加、電閃雷鳴的夜晚,突然伴隨著轟鳴聲從天際傳來一束耀眼的光,在山間一閃而過,緊接著“咚”的一聲,大地都跟著震動了一下。好像大地也對那束光充滿了敬畏。第二天,各種版本有關峰山的傳說就流傳開了。有傳天神下凡,峰山必耀。有傳某位仙女觸犯天條被壓山下。更離譜的還有,豬八戒又調戲嫦娥了被玉帝一腳踢下了凡間。反正不管是這版本,還是那版本,峰山總算是出了一次名。甚至都驚動了當時的皇帝,皇上都還上山祈求國泰民安呢,更別說當時相當迷信的百姓了,那來峰山的可謂是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可今時不同往日了,隨著人們封建思想的日益淡薄,峰山漸漸失去了神話的包裝,再也恢復不了往日之榮光了。

  在峰山半山腰一個了無人煙的山澗中,焦授所說的飛碟赫然在目,它離地一米左右就那么飄著,在飛碟的旁邊有兩個大腦袋在嘀嘀咕咕,只見他們四肢短小,頭無毫發,兩只眼睛大而有神,沒有鼻梁的鼻孔和沒有嘴唇的嘴巴顯得特變有趣。他們穿著銀色發亮的緊身服,手里拿個一個水晶球樣的東西在用他們的語言交流著“吉吉吉吱吱吱吉吱吉吱可幾只……”

  不要意思應該聽不懂吧,趕快翻譯下。

  一位應該是領導的外星人說道“趕快檢測一下我們五百年前丟在這里的能量球還有能量嗎。我還著急去參加貴族晚會呢,你也知道這是多么重要的晚會,像你這樣的人物是參加不了的。”它極其炫耀的講著。

  他的手下馬上回答道“報告,經過我周密再周密,精準再精準的檢測。發現這個自動單啟超重力第二代能量球失去了表面光澤,內部能量標示不明顯……”

  “好了,說重點!”領導明顯有點不耐煩了。

  “是”這位手下明顯是位新手,謹慎的說道“就是表面看已經是沒有了能量,但是好像還有微弱的信號,我還得帶回去仔細的檢查一遍。”

  “好了,”領導明顯有要發火的跡象“拿回去檢查,多費時間啊,你知道我這是多么重要的晚會嗎?啰里啰嗦的,沒有能量就是沒有能量了,說那么廢話干嗎。”說完它氣憤的一甩手把球打到了地上。“走啦走啦,我就不明白了怎么就給我配了這么一個蠢蛋助手。”

  哪位手下畏畏縮縮不敢在講話了,只是看著掉落在地上的水晶球,眼中儲滿了委屈的眼淚。看著領導上了飛船,無可奈何的跟上。艙門緊緊關閉,嗖的一聲,一束光遠離了天際。

  它們剛走不久,一個它們沒有想到的場景出現了。那個球突然發出耀眼的光,仔細看,有一種金色的介質在球中流轉。啪的一聲,球生生的斷成了兩個,竟然也是圓圓的兩個同樣大的圓球,只是那耀眼的光不見了。恢復成了普通的水晶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