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20:50:1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陣盜仙途
  4. 第二章 靈符

第二章 靈符

更新于:2018-03-18 12:19:03 字數:2730

  少年一掌拍出,火熱的掌風讓沈漠心中一驚,急忙閃避,奈何少年出手的速度之快,遠在他之上,雖能閃避躲過要害,卻被少年的一掌打在肩膀上。

  霎時,沈漠感覺到一股火熱的能量從少年的掌中傳出,灼傷自己皮膚,并滲入體內,摧毀肉體的生機。

  沈漠神色驟變,即刻運轉靈力,抵御滲入自己體內,摧毀肉體生機火熱能量。

  沈漠很清楚自己被少年剛才那一掌打中之后,為何會有一股摧毀肉體生機的火熱能量進入體內,那是因為少年那一掌并非普通的一掌,而是靈術。

  靈術,顧名思義是通過靈力施展出來的法術,即便最普通的靈術,也根本不是凡胎肉體所能承受的,剛才若非沈漠躲閃及時,被少年那一掌打中胸口心臟的位置,恐怕此時還能不能活命還是一個問題。

  仙道一途,只要煉出靈力,便可修習靈術,只是修為不達引靈境二層,靈力相對薄弱,且無法流暢運轉,施展靈術需要的時間相對較長,平時練習施展之法尚有些勉強,真正對敵,將靈術施展出來的時間,足夠被對方殺好幾次了。

  退一萬步講,即便有足夠時間讓你將靈術施展出來,也會靈力薄弱而大大縮減靈術的威力,所以在引靈境一層施展靈術對敵,并非明智之舉,不然少年的兩名跟班隨從也不至于如此輕易被沈漠打倒在地。

  “掌中火的滋味不好受吧!”少年一臉玩味的笑意看著沈漠,在他看來,要拿下眼前引靈境一層的沈漠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

  【掌中火】是一門掌法靈術,將靈力轉化成的火焰凝聚于掌心之中,屬于普通靈術,不入階位,威力較于真正的階位靈術差了不是一星半點,但勝在消耗靈力不多,非常適合引靈境修仙者對敵打斗所用。

  在青石門,每個新入門的弟子,無論是正式弟子還是記名弟子,都可無償獲得一門靈術的修煉之法,沈漠入門時選擇了一門名為【炎爆術】的一階靈術,而非像是少年這般,選擇適合低階修仙者打斗所用的普通靈術。

  短暫的一次交手,沈漠已經知道自己與少年之間的差距。

  若單論肉身的力量,他或許在少年之上,然而少年施展的靈術對他絕對是致命的傷害,而且少年速度明顯遠在他之上,他根本無法完全躲閃少年的攻擊,他的靈力也極為薄弱,僅能支撐他再化解一兩次少年的靈術攻擊,而且還是沒有被對方傷及要害的情況之下。

  “不過……!”

  腦中靈光一閃,沈漠心中已然有了打算。

  “乖乖跪下給本少爺磕頭,雙手將引靈丹奉上,興許本少爺心情好,可以考慮饒你一命。”少年一臉玩味之意看著沈漠。

  “想要引靈丹,就看你有沒有本事拿了!”

  沈漠說完,直接出手搶攻,想要一鼓作氣將少年打倒,一連向少年攻擊數拳,然而皆是被少年輕易躲閃。

  “無知!你認為你的出招能躲過本少爺強大的靈識探知么!”對于沈漠連續出拳攻擊,少年絲毫不在意,“既然你想死,本少爺成全你。”

  又一次躲閃了沈漠的攻擊,少年一掌拍出,掌心之中,如有烈焰噴射而出,他的這一掌,威力明顯比之之前的一掌更為強大,掌風如熱浪。

  沈漠知道自己根本無法完全閃避躲過少年的這一掌,所以索性不閃不避,直接出拳打向少年,完全是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的打法,這也是他可以想到唯一能傷到少年的辦法,目的很明顯,就算是死,也要在少年身上留下傷痕印記。

  沈漠不要命的打法完全出乎少年的意料,即便他這一掌真的要了沈漠命,他自己也勢必會被沈漠的這一拳打傷,如此完全不值得。

  沒有任何的猶豫,少年收掌抽身后撤,不愿與沈漠拼個兩敗俱傷,想要待沈漠的這一拳攻擊力乏,再重新出手。

  少年向后撤半三尺便停了下來,在他看來,這個距離完全可以讓沈漠的一拳打空。

  “賭對了!”

  沈漠心中一喜,他料定少年不會與他拼個兩敗俱傷,所以兩敗俱傷的出拳實際上是虛招而已,在少年抽身后撤之時,他便迅速收拳,隨即一躍跳起半丈高,居高臨下向少年奮力一拳擊出。

  少年突然感覺黑云壓頂,心中暗叫“不好”,卻還未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便是被沈漠的一拳結實的打在身上。

  強大的力量從沈漠的拳頭傳出,震得少年蹬蹬蹬連續后退幾步,差點沒有摔倒在地,可見沈漠這一拳力量之大。

  一擊得手,沈漠當然不會放過這等乘勝追擊的機會,快步來至少年身前,連連向少年發動猛烈攻擊,不給少年任何喘息的機會。

  不一會,已經鼻青臉腫的少年便終于被沈漠打倒在地,樣子極為狼狽。

  停止繼續攻擊,沈漠般彎腰急促喘氣呼吸調整,剛才的連番攻擊,抽干了他身上所有的力量。

  回想剛才與少年的打斗,沈漠也是一陣后怕,不禁捏一把冷汗,若是少年看出他那一拳是虛招,又或是即便兩敗俱傷也不愿收掌,那么現在倒在地上的人恐怕是他,而不是少年。

  相隔丈余,少年站了起來,一手掩胸調整呼吸以鎮痛,另一手拭去嘴角殘留的血跡,帶著滔天的殺意怒瞪著沈漠,倘若眼神可以殺人,沈漠此刻怕已是被少年眼中那熊熊怒火給燒成灰燼。

  “小子,竟然敢打傷本少爺,不殺你,本少爺我誓不為人!”貴為少爺的他,何曾受過這樣的氣,被一個引靈境一層的記名弟子給打傷,這要是被傳出去,他還有何臉面。

  “哼!大話誰都會說,就怕你沒有這個能力。”經過短暫的調息,沈漠已然漸漸恢復力量,完全不懼怕此刻的少年。

  他心中很清楚剛才的連番擊打,是不可能給少年帶來多大的傷害,而且這些傷害只要運轉靈力調息治療,用不了多久便可痊愈。

  不過,這些傷害眼下必然會對少年的行動有所影響,讓其速度下降,這也是他想要的結果。

  在少年的速度有所下降的情況之下,他自信能躲過少年的攻擊,少年的靈力是遠比他渾厚,但施展靈術所需要消耗的他靈力也不少,一旦少年的靈力消耗殆盡,那就沒什么可怕的了。

  “小子,你以為本少爺我受傷了就無法殺你。”少年似乎看穿了沈漠的心思,從懷中取出一張畫滿符咒的黃紙。

  “靈符!”

  看到少年所取出的那張畫滿符咒的黃紙,沈漠臉色霎時大變,他知道那是什么,也正是因為他知道那是什么,神色才會變得如此難看。

  靈符種類甚多,少年手中的靈符明顯是一張封印靈術的靈術符。

  靈術符所封印的靈術都屬于階位靈術,哪怕只是品階最低的一階下品靈術符,只有真正的一階靈術的三成威力,也根本不是他這引靈境一層的仙道入門者所能抵擋的。

  靈術符何等的珍貴,對于引靈境四層以下的修仙之人而言,擁有一張靈術符,無疑是等于擁有一張強大的底牌,少年能擁有靈術符,可見其身份的不簡單。

  “小子,既然你認得本少爺手中的靈符,能死在這靈符之下,你應該感到榮幸。”要使用這張靈符對付沈漠,少年似乎有些不甘心。

  如果不是因為被沈漠打傷,使得他的行動受到限制,靈力運轉變得不流暢,難以施展靈術,他何須拿出靈符來,但只要能殺了沈漠,保全自己的臉面,除掉心中那一口惡氣,一張靈符又算得了什么。

  “喲!這不是劉家的小少爺么?怎會弄得如此狼狽?”

  就在少年準備要祭出靈符之時,一道聲音突如其來,由遠而近,打斷了他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