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5:24:5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我掌蒼穹
  4. 第二章 金剛福地

第二章 金剛福地

更新于:2018-03-18 11:28:39 字數:2201

  黑天鵝似的夜幕,不見星也不見月,幾處烏云低低的沉著,勞累了一天的居民們大多數都早已休息,整座小城除了狗叫聲外,萬般寂靜。

  城中偏南處,一處小院中,屋中尚有昏黃的燈光眏現,突兀砰的一聲響起,拉近一看,房中遍地書籍,不少箱子東倒西歪,青楓坐于地下,雙手翻來覆去,終于目光一動,一本泛黃老舊的書映入眼簾。

  在燈光的照耀下,書面上“玄海,南康玄洲地鑒”八個字清晰可見。

  天地有多大,青楓不知道,只從書中知名“玄海”,而南康玄洲不過是其中一處罷了,卻分布著近四十個國家,凡人哪怕窮其一生,也走不完一個小小的南康玄洲。

  青楓手指不斷劃動,翻飛著書頁,不一會,便從中找到了“云山國”。

  青楓是云山國人,卻不以此自居,幼時爺爺便跟他說起過,我們的根不在這里,可在哪,爺爺總是搖頭不語,只說回不去了。

  云山國,立國不足兩百年,但在南康玄洲中國名頗響,不是其國力雄厚,只因在其周邊,就有三個修仙宗門圍繞,呈三足鼎立之勢。

  修仙界宗門無數,其中以“靈天”為最,“洞府”其后,“福地”為底。

  青楓看著地鑒上的三個紅色標點,“金剛福地”,“烈陽福地”,“荒海福地”,荒海二字讓他雙目不自禁泛起一絲血紅。

  兩刻鐘后,“荒海,荒海……”,怒雷般的聲音透過墻面,引起了巷尾處正打算搞場友誼賽的幾只野狗不滿的狂吠,汪汪……。

  房間中,地鑒橫掛在墻上,一把匕首直刺一個紅點,荒海福地,青楓查遍了云山國周遭十幾個國家的宗門,并無一個宗門與荒海諧音相近。

  修仙者,別說只是一個福地,就算是傳說中的靈天,月兒,你青哥哥也絕不退縮,你在天上等著。

  天色微明,小院中,一道身影閃動,不斷揮拳挪移,一招一式,并無高深之處,只是一套普通的軍式長拳。

  青楓家中藏書眾多,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但他那已過世的爺爺除了給他留下一塊黑不溜秋的玉佩之外,什么功法都沒一本,天知道他老人家生前收集了那么多雜書,是要干嘛來著。

  疾如風,快如電,一套軍式長拳,被青楓打到了極致,剛猛的拳風呼呼響起,連地面上的枯葉也被吹拂而起,青楓雙目一凝,氣海內一小團乳白色光芒從中分出一道支流,當其涌至拳頭時,“砰”,伴隨著一聲低喝,青楓力至拳尖,一拳轟向地面,饒是有石磚鋪蓋,也爆裂而開,青楓幾乎整個拳頭沒入地底。

  收拳之后,青楓迎著朝陽,席地而坐,閉上雙眼,定下心神。

  人世間,想修仙,先苦身,開命門,通至陽,蘊生命之元氣,強化自身。

  凡人通過苦修,即便不入宗門修仙,也能打開命門,甚至直達至陽,想長生,不能,延年益壽活至百歲還是沒問題的。

  青楓年不過十七,就已至陽蘊氣,在民間,是天才,年輕一代也是有數的高手,可放在修仙界上,不用想亦有自知之明。

  感受著氣海內黃豆大小的本命元氣,青楓皺了皺眉,他能依靠天分,蘊出元氣,可之后的沖靈臺,破氣化丹璇呢,難道還憑一味苦修不成?

  修仙一途,講究“法、侶、財、地”,四者全聚,即便是庸人也將走的比很多人要遠。

  人生路上,若沒有一盞指路明燈,單靠一人獨自摸索,再天才也會泯然眾人矣。

  青楓睜開雙眼,一道堅定的神色閃過,想要報仇,想要獲得更加強橫的力量,加入修仙宗門,才有希望。

  云山國有三大福地,除去荒海,還有金剛與烈陽兩大福地可選,但竟然要加入宗門,就要選最強的。

  屋中,青楓啪的一聲合上書籍,隨手放下,金剛福地,立宗不過五百年,較之有六、七百年的荒海與烈陽這兩個宗門,竟然后來居上,隱隱號稱云山國修仙第一。

  據說金剛福地是每五年才招收一次弟子,不就是今年嗎,青楓查了下日歷,離招收之日還有一個月零三天,時間尚還來得及趕過去,好,就是你了。

  “爺爺,我曾答應過你,在這座偏遠小城安安穩穩的過完一生,可你不在了,月兒也不在了,在這世上,已沒有我牽掛之人,對不起,孫兒要食言了,月兒的仇,我不能不報”,青楓連嗑三個響頭,給爺爺上了柱香,呆了一個多時辰,對著靈位默默低語……。

  “再見了,爺爺”。

  踏步離去的青楓并沒注意到,靈位上一縷光輝閃現。

  ……

  時間匆匆,轉瞬一月飛逝而過。

  青楓走出了城填,步入了荒山之中,以雙腳代步,山中多野獸橫行,在進山之前,青楓放離了陪伴自己一月的白馬,不忍它死在路上。

  兩天內,青楓在擊殺了一十六頭猛獸后,終于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在云山國南方地帶,群山巍峨,山脈無盡,古木遍地,其中有一座莽莽蒼蒼的巨山,山峰上云霧繚繞,好比一條彩帶自云間飄落下來。

  在山腳下,一塊巨碑聳立,上面刻有四個大字“金剛福地”!

  筆力如鐵劃銀鉤,給人一種雄渾而浩瀚的感覺,宛若有一尊金剛怒目般在俯視下方。

  金剛福地,傳承不過五百年,但近些年來卻日漸勢大,壓的其它兩宗有點踹不過氣來,實力之強可想而知。

  每五年一次的招收弟子,更是讓許多渴望踏上修行路的人蜂涌而至,連周邊數個國家也有人慕名而來,此刻,山腳之下,成千上萬人密密麻麻,將山地都占滿了。

  “好多人啊”,不少人驚呼。

  旁邊有人聽到,隨口道:“那還用說,金剛福地在這上萬里大地可是屈指可數的仙門,誰不想挑個強點的進入修行,你們看吧,等到了明天正式招收弟子之際,只怕人數還會更多呢”。

  一眼望去,山地擁擠,樹上也有一些人盤坐在上。

  青楓混在人群之中,對眼前的人山人海心中不由感到驚訝,一個福地的宗門招收門人尚有如此盛況,那洞府呢,傳聞中的靈天又該如何?不可想象,第一次對修仙界有了一個模糊的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