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21:53:04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我還中二那幾年
  4. 0001:既然中二即是過往

0001:既然中二即是過往

更新于:2018-03-16 12:53:15 字數:2881

  “今天真是活久見啊阿方!我也是倒霉透了才能碰上這種怪事兒!”

  同桌林世芳總是喜歡在午飯的時間和我抱怨著他今日在校外的見聞,我每次也只是當做飯后茶聊間的閑談聽上那么一聽,實際上,他有時講出的故事還真的有那么幾分趣味性,至少聽上去不是那么的枯燥。

  “今天又遇見什么了?”我扒拉了兩口學校食堂做的熱干面,味蕾受到那股濃厚芝麻醬味道的刺激,說話也有些含糊不清了。

  “啊!小方方!你說現在的孩子是不是比我們那個時候的熊?今天早上我剛出家門,五點!五點鐘!幾個熊孩子竟然在我們小區的花園里蹲點守我!我剛一下樓,一個個手里拿著不知哪來兒的木劍飛鏢就往我身上招呼!嘴里還喊著‘德瑪西亞’這種臺詞!我的媽,你說咱小時候那么單純,哪有這么熊的時候?”

  我笑了一下,說實話,我是覺得他所說的事兒確實很有趣。

  “小孩子,多多少少都有些中二病,這還算是輕的,想想我……”我的話語一頓,心中暗道一聲好險。

  這得意忘形的勁兒差點就把那些不愿回憶起來的東西再從記憶中扒出來,可話到嘴邊,我就意識到了不對,若是讓林世芳知道我以前是個什么樣子,這家伙肯定要嘲笑我到高中生涯結束的時間的!

  “欸?想想你?想想你什么?”

  我打了個冷戰,看著一臉壞笑的林世芳。

  “咳,想想我姑姑家的弟弟,今年11歲,重度中二病一個,平時最喜歡就是拿著把木劍,嘴里喊著‘屠龍劍士·阿斯托利亞’,還給自己幻象了幾個魔法師、牧師、盜賊什么的小伙伴,呵呵!”我干巴巴的笑著,由自己說出自己年輕時的模樣還真是一種奇妙的感受啊!

  但若是不這樣,恐怕是騙不過比猴子還精氣的林世芳。

  “欸!快看!快看!”林世芳卻沒有對我所言發表什么看法,他用力的捅了一下我的胳肢窩,語氣有些輕佻和急促。

  我并沒有抬頭。

  能讓我這個死黨有如此表現的,無非就是我們班里最出名的……呃,不,或許說一個年級階段都很出名的學霸妹子——汪祉若。

  林世芳很喜歡這個長相清純可愛,身材嬌小可人的小姑娘,當然!我也很喜歡……嘛,說到底都只是兩個學渣對可愛又學霸的妹子的渴望而已,不過我覺得我對比起林世芳還是有幾分優勢的,因為我從小就和這位小姑娘在一個學校。

  幼兒園。

  小學。

  初中。

  高中。

  甚至,我們這些年都是一個班級的人,我們的父母也都互相熟識,只不過我從小時候的瘦瘦學霸慢慢的變成了一個普通學渣,汪祉若反而出落的越發的水靈,成績也是一直居高不下。

  她的皮膚在我這輩子目前見過的女孩兒里算是最好的一個,雖然長相只能說是一般人家,可“一白遮百丑”這話不是鬧著玩的,加上她的五官單獨看起來確實都很漂亮,尤其是那雙大大的眼睛,天生的密長睫毛、醒目的雙眼皮籠著如月色般明皓的雙目,而眼皮下掛著淡淡的黑眼圈,讓她那雙眼睛里透露著惹人憐惜的水光。

  喜歡她的人,大多是喜歡她那雙迷人的眼睛。

  我也不例外,不過我可能沒有旁人那樣中毒過深,有時我只是單純的覺得她長的很柔美,很符合一個男人應有的占有欲。

  “怎么了?又想過去搭訕啊?”我低下頭,笑著和林世芳說著。

  我不是很想見她,因為小時候我比她在成績上比她要強的多也是在一塊玩的朋友,這么多年過來,小時候的朋友變成了如今的陌路人,甚至連說句話都只能止步于課堂上收發作業。

  關于情商,我并不如林世芳那么能放得下。

  “嘛,能多聽兩句小若的名字我也死而無憾了!”林世芳模仿著港臺電視劇的方式朝著我躺下來,我起身給躲開,他是沒想到我會這么坑他一把,毫無保留的躺下,一頭撞在了身下的板凳面上。

  我只聽到一聲震撼的“哐”,隨后林世芳翻著白眼躺在食堂的長椅上看著我。

  “哎喲!陳方,你這家伙、你你不按套路出牌啊你!”

  “自古深情留不住,偏偏套路得人心。”我端著熱干面的碗坐在了林世芳對面。

  “得!你這家伙!就活該這輩子找不著女朋友!”林世芳從板凳上爬起來,也不知從哪兒摸出來一張紙巾,隨手在嘴唇上抹了一把。“你看好了嘿!今天哥哥就給你表演一下,什么叫大師水平的撩妹兒!”

  “我好期待哦。”我翻了翻白眼。

  林世芳在這方面確實很有一套,至少若是他想和汪祉若這姑娘聊天,每次時間絕對都不會少于10分鐘,只可惜,郎有情妾無意,搞來搞去都只是單相思而已,我雖然也很喜歡她,可我知道我倆是不可能的事兒。

  我很少和女生說話,甚至連男生都很少先開口,我也不是不想,只不過我是覺得我和他們似乎不是一個世界的一樣。

  我很宅。

  甚至曾經整整一個暑假93天,連房門都沒踏出過一步,與人交流的時間僅限于在“麻花之榮耀”的企鵝上敲打鍵盤而已,這也是我覺得自己情商低下的原因之一,至于我為什么不愿意出門……這要說起來,還要和林世芳剛才說起的那個話題聯系在一起。

  “我是個中二病,至少,曾經是……”對此,我很苦惱。

  我所生活的這個城市,是一個三線的小縣城,年幼的時候,很少有人看過動漫——因為縣里的電視,都是用一種“鍋”和“天線”來接受信號,我很“幸運”老爹從小就給家里弄來了一臺dvd碟片放映機,然后……我的中二之魂就慢慢的開始燃燒起來了。

  后來,6、7歲的時候,我們家更是成為了住處附近第一個通網的家庭。

  然后……然后我就一發不可收拾起來,由于雙親比較開明,我開始瀏覽一些、發表一些我中二時會說出來的臺詞,后來發現這種臺詞在圈內還是很受歡迎的樣子。

  然后漸漸的我就在網絡的世界當中,開啟了我“屠龍騎士團”的心酸之路。

  “我叫阿斯托利亞,是一名屠龍劍士!我的同伴有魔法使者波克!盜賊波波羅!還有帥氣的牧師羅爾多!”

  “我們正在追尋邪惡組織【ac邪教】!勇士!拿上你手中的武器!和我們一起走上拯救世界的道路吧!”

  “如果我手中的劍就是所謂的‘正義’,那么!空氣中涌動的元素啊!請聽從我的召喚!成為輔佐正義長存的力量!”

  想到這些我渾身上下都在顫抖著,一股從內心深處生出的羞恥感讓我恨不得一臉砸進這食堂塑料桌的面板上。

  “呃……空中彌散的是危險的味道,同學!快躲開!讓我來獨自面對這一切!”“神經病……”

  “這位同學,你身后飄蕩的靈魂乃是邪惡之及的怪物!快躲開!讓我手中這把斬靈之劍凈化這些該死的魔物!”“媽媽!有個變態大哥哥!”

  “你們打吧!就算打死我我也不會把屠龍騎士團的信息告訴你們的,我的同伴,是我這一生中最珍視的存在!我是不會放棄我的伙伴的!”“……老公,這孩子,沒救了吧?”“老婆……要不,我們再努努力?”

  “……”

  總之,現在想起這些東西,我還是會渾身雞皮疙瘩亂走。

  “啊……”我輕聲長出了一口氣,眼神又一次跟在了林世芳的背影上,這家伙有模有樣的控制著步伐,說實話,他長的比我好看,瘦瘦高高,又喜歡打籃球,所以在學校也算受女孩子歡迎的,只不過,莫名其妙的也成了這汪祉若的裙下臣。

  我看著他,一步一步的走向背對著我們的汪祉若,看樣子他是想用拍肩來做開場。

  “啪。”“啪。”

  在林世芳手掌拍向汪祉若的同時,我似乎產生了一絲錯覺,我竟然感覺到我的肩膀上也被一雙手給拍了一下。

  可下一秒。

  我知道我錯了。

  然后又是一秒。

  我知道,我似乎遇見了一個天大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