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4:37:53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學府風云
  4. 第一章:重要會議(一)

第一章:重要會議(一)

更新于:2018-03-16 13:13:27 字數:5539

字體: 字號:
  開會,誰也不喜歡開會。

  “我今天不批評你,咱們談談題外話。”

  “你們在大學一年過去了,明白大學是干嘛的么?”

  “你們最崇拜歷史上的人是誰?誰可以告訴我?”

  在一個肅穆威嚴的會議大廳內,正中央擺著一張長條形的白色木桌,木桌并非油漆涂制,而是通體白木頭所制成,桌面和桌腿全部鏤花,顯得極為雅致,桌頭前坐有一個身體略顯得佝僂,面色萎靡,頭頂謝發的老頭。他牙齒脫落,一臉無奈的從漏風的嘴巴里說出了這幾句話。

  老頭伸手用力的推了推眼鏡,他鼻梁上帶著的是一副金邊紅褐色的眼鏡,經他自己說在他不曾近視的時候就帶上了這幅眼鏡。鏡片的厚度至少得有五毫米,最后感覺實在是不方便,就干脆拿了下來放在了桌子上,露出一雙還算精神的眼睛,開始逐步掃過長桌兩邊的人。

  白色鏤花的長桌長度大概略有五米左右,兩邊恰恰好坐滿了八個人,這八個人清一色的全都是年輕人。不過,卻都是一個個身穿正服,有的是黑色西裝,有的則是青年中山衣,再加上全是正襟危坐的模樣,眼神凝聚一處,到底也沒有一絲青年人的感覺,再看著陣勢,竟然多少有一些成熟老道的感覺。有詩曰:少年頗有老來識,是福是難說不清。

  老頭眼見眾人一個個的沉默不語,立馬擺出了一副頭疼的模樣,閉上眼睛伸出右手在自己太陽穴上一直揉個不停,不一會睜開眼睛再次環顧四周,發出一聲哀怨的長嘆。

  “哎------。“老頭一臉滄桑的看向兩旁的各位年輕才俊,哀怨聲道:”你們說說九州學府把你們給摧殘成什么樣子了。“

  他慢騰騰的站起身來,本來顯得佝僂矮小的身軀出人意外得挺直起來,而且這謝頂在掉牙的老頭子,身高居然在一米九多左右,他有力的端起自己面前一個輕柔細膩的青花瓷茶壺,開始給在桌的各位一個一個的倒上茶水。

  “我記得你們剛來到這里的時候,一個個天真活潑,機靈聰敏。“老頭剛給靠著自己座位的一個長衫少年斟滿茶水,結果那少年猛然的站了起來,嚴肅的說道:”謝謝徐教授。“

  姓徐的老頭先是被這青年虎的一愣,接著聳了聳肩,無奈的笑說道:“行了行了,到我這里還玩這一套?”接然伸手在那少年肩膀上輕輕按下,結果在少年坐下的時候突然加大手上的力氣,猛烈的在其肩膀上抓了一下,老頭手法雖然簡單,但可卻是力道十足,誰冷不丁的被抓一下,至少得疼的嘶啞咧嘴,不過這少年卻依然面不改色,更是淡然的端起來自己面前的剛剛斟滿的茶水,細細的品味。

  “寒食前后摘取的碧螺春,味道純美,鮮嫩厚重,少旗謝徐教授賞茶。”身穿長衫的少年面目極為白嫩清秀,五官細致,更為奇特的便是一雙虎目頂上面的兩條眉毛,此眉毛細長如刀,幾近鬢角,被人稱作為“刀燕”。他在剛入九州學府的時候就被當時的學生會副主席一面相見之下大為贊賞,稱其有左丞右將之風,更是直接封官許愿,許諾只要他加入學生會,就打破職務限制,直接讓其擔任一部之長。學生會的一部之長,通常由能力出眾,切學齡較高之人擔任,畢竟手下管理幾百人,年齡太小,難以維持管理。

  剛剛進入學生會的孫旗,頂住內部外部的所有質疑和詆毀自己資歷不夠的傳言,憑著一個人的能力,將當時幾年之間毫無建樹,且在各個部口之間毫無威信可言的自律委搞得風生水起,更是用雷厲風行的霹靂手段將所有違紀犯規,但卻無人敢查的部長全部拉下馬,最為厲害的在去年年末,扳到了身兼副主席的辦公室主任,一時之間在學生會之內權勢滔天,在九州學府之中聲名鵲起,被定名為十大新生風云人物之一,外再加上習得一手極品書法,人送稱號黑面銀鉤。

  所謂黑面倒不是說他長得黑,只是他辦事手法極為霸道凌厲,且平時不茍言笑,所以才將這黑面與鐵畫銀鉤之中銀鉤搭配,倒也是極為相符合。

  “入口甘醇,細品悠長,這碧螺春多少倒是跟黑面銀鉤是絕配呢。“徐老頭松開發力的手,輕輕的在孫旗肩膀上拍了幾下,略有思索的說道:”在學生會一年的試煉多少也有點長進。不錯不錯。“

  徐老頭不再理會坐下的孫旗,踏步走向一個身穿淡綠色旗袍的女生,不等他說什么,那女衣旗袍少女自己笑殷殷的就站起身來,伸出纖細白嫩的雙手緩緩端起來面前的茶盅,婀娜的捧到胸前,嬌聲盈語道:“哪敢讓徐教授為學生斟茶。”

  綠旗袍少女身材修長,長相更是白皙精致,不過只是眼角上揚,絕美的臉上掛著一絲不屬于青年人的妖媚。唇紅齒白,似乎一開一合之間就能將男人迷亂的顛三倒四一般,一雙杏目琉璃放彩,笑殷殷的模樣實在是讓人癡迷。

  不過來人是徐老頭則另當別論了,徐老頭對著此女微微頷首點頭,抬手端起茶壺,慢慢往少女胸前的茶盅之間倒茶,不過眼神卻不在茶壺與茶杯之間,他盯著這少女絕美精致的臉龐,略有嚴肅的說道:“鄭袖,這一年在社團聯合會干的還算不錯。”

  那名叫鄭袖的綠色旗袍少女聽聞此言當時心花怒放,立即笑說道:“多謝徐教授夸獎……哎呀!“

  突然的一聲嬌呼把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去,原來說話之間,鄭袖也沒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胸前的茶盅上,又難得聽到徐教授對自己的夸獎,心中驚喜萬分自然也將倒茶這件事給忘了,哪能想到這徐老頭卻也自己倒個不停,茶盅浸滿,卻還沒有定點收手的意思,直到茶水撒了出來,濺的鄭袖旗袍上面全是茶水,并且這壺茶水略有些滾燙,鄭袖拿不住茶盅,只好任他摔碎到了地上。

  鄭袖面帶驚恐和疑惑的看著徐老頭,然而徐老頭則還是一臉肅穆和平淡,他盯著鄭袖細細的說道:“茶盅只能容納這么多水,多出來的則會燙傷你。“

  “茶水不甚可惜,大不了從新泡即可。“徐老頭看看地面碎成一地的青花瓷茶盅,淡淡輕嘆道:“只是如此之好的茶具,你沒將他拿穩,未免有些可惜。”

  說話之時,不少人都將眼神和注意力集中了起來,即便是先前那“黑面銀鉤”的孫旗,也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徐老頭搖搖頭,端著手中的茶壺走向下一個人,只留下鄭袖一人面色通紅的站在原地,不知是羞愧亦或者是憤怒,接而轉身,甩手而去,遠遠沒有了先前優雅和含蓄的氣質。眾人看鄭袖遠去,一個個的都沒說話,只是有一個身穿唐服的胖子不屑的哼了一聲。

  鄭袖是誰?你倘若在九州學府這座全華夏國最為優秀并且沒有之一,學生數量最多的并且沒有之一,科學技術最為領先并且沒有之一,全炎黃國乃至全球都極度重視并且沒有之一的高校之中詢問,沒人會知道她是誰,一方面是沒有理由知道,另一方面則是九州學府有近一百萬的學子學生,叫鄭袖的人多不勝數,敢問您問的是哪一個?

  可你若是要打聽“青蔓紫羅”,恐怕你所問之人就會頓時恍然大悟,接著就是對你一番善意嘲笑:“社聯青花不做草,問君恐怕醉其顏。”

  鄭袖其實也才入校一年而已,雖然外貌驚為天人,不過在這九州學府的盛開的百花叢之中,她這一朵青花,盡管青澀美麗,卻也算不上什么。更何況比她年齡大,且成熟的女子多不勝數,等她出頭,還得個兩三年熬。

  不過任何事都有例外,一段九州大學軍訓時候的小插曲,直接把鄭袖這個新生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因為在僅僅入校幾個月之后,她就被當時社團聯合會的會長表白了,這段消息直接像是在鍋熱湯之中放進去一顆大石頭,直接就炸開了鍋。

  九州大學有學子近百萬的數量,所以其所擁有的興趣愛好社團更是多如牛毛,細數之下尚有名聲和成就的至少不下兩千個,然而管理這種所謂的社團的任務,實在是一個麻煩,不僅僅是雜務繁多,及其不容易管理,九州大學的教學還曾經一度因為社團的原因出現過極大的問題,不過學校沒有權利阻止和取締學生的興趣愛好,但出現的問題又火燒眉毛,兩廂困難的高壓之下九州大學便設立了社團管理隊,目的僅僅在于維持各個社團之間的安穩,盡量減少起摩擦,保持學校的安定和諧。

  所以第一批社團管理隊的成員多是從軍事學院,以及體育學院收納過來的人員,因為盡管九州大學的學子素質水平很高,但有的時候尤其是因為利益原因而爭執的時候,講道理是沒用的,所以校方秉持管理暴力,尚需暴力的原則,計劃成立了社團聯合隊。

  或許如此進行下去,社團管理隊永遠只是一個小隊,永遠不會突破一百人,永遠不會在九州學府的組織名單上出現,并且也不會成為手握千百社團,實力地位僅僅次于學生會以及青功組校園第三大組織。

  天有意,給這個單純的小隊送來了三個人才。此之謂:天公作美,君子抬頭。

  商學院,陳孝。當年還只是一個入校新生,但是報到第一天就惹出了不小的麻煩。陳孝雖然學習的是經濟商務運行,但卻有著一副讓體育學院學子都羨慕的強魄身板,并且此人性格倔強,僅僅因為迎新學長有些狂妄,就出手狠狠教訓了其一頓。

  機緣巧合之下,正好當時社團管理隊的隊長帶著兩人吃飯路過,眼見有情況自然而然的出手,三人聯手廢了好大功夫才將陳孝制服。眼見陳孝實力如此之強,當即起了愛才之意,向其拋去了橄欖枝,陳孝也是性情之人,覺得不打不相識,當即表態加入社團管理隊。

  候的隊長僅僅以為社團管理隊吸納了一個有力的執行人員,但卻萬萬沒想到這一次可當真是撿到寶貝了,陳孝雖然體格強壯,性格倔強,但卻極具商業管理天賦,他花費了一周的時間去了解解了社團管理隊以及全學校社團的基本概況,再接著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為社團管理隊以后三年的發展方向和途徑做出了及其詳細的規劃。

  當陳孝講這些計劃講給隊長的時候,隊長兩只眼睛沒有眨過一次,當即決意要傾盡所有一定要把陳孝的計劃實施,計劃實施總指揮,就是陳孝本人,如此一招,就是將隊長之位決意傳給陳孝,不過被陳孝沉默拒絕。

  第二個人,名字叫做張寒,這人沒有其他特點,僅僅是不怕死不要命不要臉。劉邦說:但凡能成大事之人,除了要出色的頭腦,還要一副厚如城墻的臉皮。

  計劃第一步,必須要讓那些有名氣有學生和校方支持的的幾個社團簽署商議協定,當然絕非霸王條款,管理隊需要讓他們支持管理,另一方面則盡量給予他們活動的維護,明面上看無甚了了,但卻是有極大的隱藏,所謂支持管理,先前只是口頭約定而已,校方并沒有明文規定,最多只是讓社團管理隊維持秩序,實際上社團的任何活動管理隊都是沒有權利插手的,陳孝的第一步,就是讓這些社團認可管理隊的地位,不過這些社團自然也有明白人,不過不影響他們的既得利益,并且能給他們不少實惠,幾番討價還價之后,基本上都同意了。

  然而,不論做什么事都得有些刺頭,張寒就是最刺的一個。

  寒當時并非新生,學齡和年齡上都要大出陳孝一年,如此來講,張寒考慮問題自然要比陳孝穩重和全面的多,這也是陳孝所想,所以他覺得單純談條件他們是沒有理由在利益面前拒絕條款的。

  實證明,一個人的成熟跟年齡是沒有關系的,張寒的表現實在是讓陳孝的心寒了一半,不過一分鐘以后,另一半則紅熱似火。

  九州棋社是最大的棋社,張寒則是九州棋社的一個負責人,當陳孝帶著條款找上門的時候,張寒則是暴怒相向,好不給面子。陳孝也是很不明白,經了解才知道是曾經執法的時候管理隊有人曾與其有過矛盾。

  陳孝看看眼前這個刺頭,思慮片刻,吩咐將管理隊不多的資金一千塊拿出來,再加上自己身上僅有的三百塊,買了三瓶高度數的白酒,他與張寒說道:“能力資金有限,一瓶敬給兄弟,其他隨意。”陳孝說話聲落下,打開一瓶猛然灌下去,直愣愣的喝了個干凈,喝完之后眼前一黑,直接躺倒了地上,昏迷不醒。

  張寒面容聳動,心想此人如此豪邁,自己未免有些小肚雞腸,絕不是大丈夫所為。當即說道:“看來是兄弟我斤斤計較了,該罰!”接著拿起桌下剩下的兩瓶子,學著陳孝的模樣一口一瓶的喝個干凈,半途之中也有受不了的時候就吐了,不過即便是臉色發青,也得爬起來接著喝。

  張寒是文學院的,但脾氣卻不甚很好,沒什么文人的優雅和儒雅也罷了,倒是有一股李白的豪氣。因為他喝酒再多,卻頭腦永遠清醒。“千杯不醉”,張寒是也。

  陳孝做人愛面子,張寒更愛面子。陳孝喜歡性情直爽之人,張寒則更是如此。

  從此莫逆之交,張寒也加入了社團管理隊,多少沖活累活,為陳孝貢獻出了不少力量,那一次與其他社團談不攏,只要張寒出馬,絕對能辦成。

  第三人,名叫程柳。他是毛遂自薦才加入的,當陳孝詢問為何而來,程柳的一句話,就堅定了陳孝留下他的決心。

  “自己打下的江山,坐著才舒服。”程柳喜歡抽煙,并且喜歡抽好煙,當他說完,立刻點燃一根開始吞云吐霧。

  陳孝皺著眉頭站起身來,走到窗戶邊,將窗紗打開,緩緩說道:“我不喜歡有人抽煙。”

  程柳則笑呵呵的將手中的抽到一半的煙掐滅:“那我就不抽了。“

  “可我喜歡有能力的人。”陳孝扭過頭來,伸出手掌,歡迎程柳的加入。

  程柳此人心有韜略,腹有良謀。多少次與社團,與學生,與校方領導打交道,全是他一手策劃的,更是在上學期結束之時一招將七個大型社團的領導人全部拿下,手段之硬,令人咋舌。

  如此一個團隊,有陳孝這樣的領頭人,也有張寒這般能打能拼的將領,更有程柳這般出謀劃策的軍師,三人僅僅用了三年,就將上下打點,不僅僅是社團,官方也承認了管理隊的地位,所以才正式改名為社團聯合會,開始擁有管理社團一切事務的權力。三人成了當年校園風云榜的前三人,人稱“三杰”。

  茶水無所謂,茶杯卻可惜,茶杯茶杯,說的就是社團聯合會,如此優秀的一個組織團隊,若是給人毀了,難免通痛心可惜。

  史書記載:紅顏禍水多是劫,英雄難過美人關。

  即便是再嚴密的組織,再情比金堅的兄弟情誼,一旦加進去女人這種東西,似乎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不知是什么原因突然向新生鄭袖告白,然而鄭袖拒絕之后依舊加入了社團聯合會,接著不過幾日,張寒也迷戀上了鄭袖,并且與程柳產生了矛盾,陳孝急在眼里,鄭袖卻當著眾人的面說自己愛上了陳孝,如此顛倒如此麻煩,實在是讓人琢磨不透。

  不過,可以明確的是,社團聯合會這個江山,恐怕會因為一個女人而風雨飄搖了,不然徐老頭也不會如此教訓提示鄭袖。至少他不希望這個為校園安定提供保障的組織煙消云散。

  徐老頭搖搖腦袋走向那個鄭袖走后冷笑不已的胖子,笑呵呵的說道:“崇虎,該你小子了!”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