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9:46:19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靈車漂移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8-03-16 15:21:01 字數:3317

  今晚的娛樂之都,天氣并不是很好。天空中隱隱有隆隆雷聲,空氣中充滿著潮濕的水氣,又是一副大雨要來的架勢。

  但是,老天也阻止不了娛樂之都的熱鬧。步行街,坡子街,無數的青年男女享受這燈紅酒綠的不眠夜。

  步行街的盡頭,有一家小型的量販式KTV。KTV的門口正坐著兩三對少男少女的小情侶,一個個花枝招展,打扮怪異,玩著手機,吸著煙卷,時不時又擁吻到了一起。倘若湊近了細看,會發現這些少男少女也就十幾歲的年紀,按理還在上中學。或許是因為厭倦了讀書棄學,或許是因為放假了放松放松。反正,讓傳統觀念的人來看,那就叫做不學好。

  一對少男少女站了起來,似乎是喝了不少的酒,走起路來踉踉蹌蹌,而且邊走邊干嘔欲吐,少男和少女你拉我,我扯你,相互攙扶依偎地朝著小胡同走去。倘若熟悉步行街的,都應該知道,在一些個胡同或小區里,通常會有提供住宿的小旅館,一般一晚上最多也就百八十。

  這對年輕人很明顯是要去宣泄自己青春的亢奮和體驗成人們的愉悅。

  二人走到一個路燈比較昏暗的小街處,喝大了的男生似乎實在是憋不住了,扶著墻開始嘔吐起來,女孩子憑著自己僅存的一點意識,將早已空掉的飲料瓶遞給男生,男生接過來扭掉瓶蓋就喝,可是喝了一頓嘴里卻還是惡臭和苦味,他一把將飲料瓶丟掉了一邊,嘴里罵罵咧咧。

  這時,也不知是從哪個黑暗的角落里,走出來一個衣衫襤褸的老乞丐,老乞丐即使是夏天還依舊穿著破爛的棉襖,花白的頭發已經長到打結,全身上下散發著刺鼻的騷臭味道,甚至還有幾只蚊蟲在圍著他轉圈圈。

  老乞丐將手伸入自己的破爛棉襖里,突然猛地抽出來一個物件。透過路燈可以看出是一個不銹鋼的鋼缽。老乞丐咧開嘴笑著,那口中的味道不亞于剛剛嘔吐完了的男生嘴里的臭味。他有些尷尬卻可憐,道:“行行好!行行好!我已經三天沒吃飯了!給個零錢,好人一生平安!”

  男生睜了睜迷迷蒙蒙地雙眼,接著搖了搖頭,強行使自己清醒了一些,終于看清了老乞丐的模樣,緊接著勃然大怒,罵道:“我草你大爺的,惡不惡心人!快滾!快滾!老東西,全家火葬場,靈車漂移,骨灰拌飯!哎呀……惡心的我又想吐了……喔……”

  女孩子也在旁邊幫腔作勢,罵道:“快滾!快滾!我給你個毛線!你個老東西。”

  老乞丐只能低頭哈腰地賠不是,然后無奈地收回鋼缽,到其他地方去另找好心人了。

  男生見老乞丐走了,依舊不依不饒地道:“什么東西!肯定是靈車漂移,死了全家,老東西……”

  女孩子也道:“就是!就是……”

  于是,二人繼續前進,繞過沒有路燈的陰暗胡同,眼看著就要到了小旅館。

  “年輕人,行行好!給個零錢,好人一生平安!”

  背后又傳來一聲蒼老的乞討聲。

  男生一股無名火暴起,扭頭就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邊走邊罵道:“你個老東西,老子今天不扁死你老子就不是人!”

  可是等男生走到那里之后,發現根本就沒有人。男生撓了撓頭,覺得頭皮快炸了,頭疼得很,看來自己是真喝高了。

  然后他又回到原來的地方,可是發現自己的女朋友也不見了。

  “老公,我在這里,我們坐車回去咯!”

  男生聽到身后又傳來了他女朋友的聲音,然后回過頭去一看,只見他女朋友正在招呼著他過去。

  男生搖了搖頭,感覺有些奇怪,不過可能是因為喝得太多的緣故,根本沒有太去在意,也懶得去在意,只是踉踉蹌蹌地跟了上去,道:“怎么?打車去哪里?這里的旅館已經很便宜了呀!”

  男生跟著自己的女朋友一直走到街上,然后覺得哪里不對勁,但是頭疼地卻一時半會兒想不起來,到底是哪里不對勁。

  不一會兒,一輛白色的公交車閃著亮白的燈光停靠到了路邊,女孩子急急忙忙地從前面走了上去,還回頭對男生道:“老公你快上來嘛!”

  男生掏出手機,摁了一下開機鍵,看著閃亮的屏幕,也看不到究竟現在是幾點了,怎么還會有公交車啊?

  “喂,帥哥,你到底上不上來了,不要耽誤老子的時間可以不?”

  穿著黑色襯衫,戴著黑色墨鏡的年輕司機對男生嚷嚷道。

  男生見自己的女朋友已經找位子坐下了,也不再遲疑,走上了車。

  剛一進車內,男生便猛地一激靈,這么熱得夏天,他竟然覺得車里很冷,怪不得那位司機師傅還穿著黑色的長袖襯衫。不過這公車也是真夠下血本的,這得把空調的冷風調到多少啊!男生感覺車里的溫度很有可能不到20度。

  男生想要掏出兩塊錢來投幣,卻發現竟然沒有投幣的地方,還是自己真的喝醉了,沒有找到。

  年輕司機見他在那里磨磨蹭蹭的,便直接接過他的兩塊錢,道:“趕緊到后面坐著去,在這里傻呆呆地站著做什么啊?”

  男生“哦”了一聲,然后往車后面走,來到了他女朋友的旁邊坐下。

  因為行車的緣故,車內不能開燈,而且男生醉酒迷蒙,眼睛上像是被糊了一層紙一樣,所以男生也看不到其他乘客是男是女,長什么模樣。

  不過,或許是因為車內的冷氣太足,過低的溫度激得男生清醒了一些,他不時地往外張望,發現路的兩旁一片黑暗。

  “這他嗎的是什么路線,如果是在市里,不應該連個車和燈都沒有啊!”

  男生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他正準備站起身到司機那里問一下,卻被女朋友拉住。

  “老公……”

  黑燈瞎火的車內,也看不清女朋友的樣子了,只能見到她那抹了熒光色唇彩的嘴唇慢慢地靠近。男生也不自覺地靠了上去,嘴巴印在了那片熒光色的嘴唇上……

  突然,男生猛地睜大了眼睛,滿是驚恐與痛苦的表情!可是,在這黑漆漆的車廂里,根本沒有人可以看到。

  男生嗚嗚地叫著,雙手在空中亂抓,他想要引起前后座乘客們的注意,可是前后座的乘客卻都像睡著了一樣,一聲不吭,整個車廂里只有男生的支吾聲。

  男生這下子徹底清醒了,他只覺得一根長長地舌頭從喉管直接伸進了自己的食道里面,他想要嘔吐卻無奈脫不開嘴。想要推開女朋友的身體,卻發現她像被粘到自己身上一樣紋絲不動。男生實在沒有辦法,只能瞅準前面乘客的黑影,然后右手用力地去拉扯前面的乘客,衣服也好,頭發也罷,他現在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

  觸感上察覺到的是長發,前面的乘客應該是位女士,男生此時也不管會不會被罵或者怎么樣,用力將抓到手中的頭發向后一扯。可是,他卻萬萬沒有想到,前面那人的頭像個被頭發纏著的皮球一樣,直接被扯了下來。

  男生看到自己手中抓著的頭發,然后感覺著頭發下面墜著的重量,頓時濕了褲子,急忙松開手,好像有什么東西滾到了地上。

  “可惜,可惜,不是了童子身……”

  一個聲音不知道從車里的哪位乘客嘴里發出來的。

  男生直感覺自己害怕到了極點,想要昏過去,卻苦于“女朋友”的那根深入食道的大舌頭讓他不住地干嘔,想要昏迷都不能。

  這時,突然從播音喇叭中傳出了一個女聲。

  “歡迎乘坐七號地府公交車,靈車現在行駛在的是七號公路,終點站是地府。”

  緊接著,車廂內的燈一下子全部打開,男生第一眼先見到了還在與他親吻的女朋友,可是她的臉全被長發給遮住了。男生第二眼則是恐懼萬分地望向地上那團被長發包裹著的頭顱。本來就已經神經脆弱的男生,卻根本沒有想到,車子一顛簸,包裹著頭顱的頭發散開一部分,映入眼簾的那個美麗的臉蛋,正是她女朋友的模樣!

  男生再也受不了這樣的驚嚇與打擊,他只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往頭腦上涌,緊接著突然感覺到了什么地方破了一樣,鼻子、眼睛、嘴巴、耳朵都往外流出暗紅色的血……

  “下面播報一條本臺最新收到的消息,今天凌晨5點45分左右,望城區公安局接到當地群眾的報警電話,稱在望城的跨江大橋上發現了一男一女,躺在那里昏迷不醒。目擊者是附近早起晨練的群眾,他們在大橋上晨跑時發現了二人,據目擊者稱,二人臉色慘白,一動不動,而且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還睜著眼睛。目擊者們第一時間撥打了當地的110,望城區公安局的民警也在第一時間趕了過去。我們通過聯系望城區公安局的民警們得知,這一男一女的死者都只有十六七歲的年紀,死因經過法醫鑒定,初步確診為是飲酒過度,導致突發性腦溢血。在此,我們也由衷地勸告廣大青少年們一句,假期應當勞逸結合,但卻不是過度放松以至肆意亂為……”

  我洗完澡后,關掉了電視,然后望了一眼掛在門邊的那一串車鑰匙,自言自語念叨。

  “天黑莫要獨自行,身后喚者不是人。慎言敏行可安命,多言惡語遭殺身……”

  然后,我實在抵不住困意來襲,打了一個哈欠,一頭倒在床上,昏睡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