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2:38:09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把這崩壞的世界拉回正軌
  4. 第三章: 雅典篇 奧林匹克(一)心之所望

第三章: 雅典篇 奧林匹克(一)心之所望

更新于:2018-03-16 14:17:15 字數:1714

字體: 字號:
  哈,果然一點也不會跳出我的意料之內,屬于古希臘時期的簡陋馬車在那條剛修的林間小道上疾馳,但是眼前有一件不事還是讓我好不在意——這道路那么疙疙瘩瘩的真的可以駕馭馬車嗎...讓人看了不免心慌。

  這還算小的問題,可以說,和我完全無關好嗎,我到底在擔心個鬼呀!與此相比,眼下的情況才讓人有點干著急,豎起耳朵環聽四周,獨屬于市井之聲的那種似有非有的聲音并沒有鉆進我的耳朵,反倒是碎碎的鳥叫聲充斥了我的腦海,擾死人了誒,對一個地理考滿分卻連樓下小賣部都忘了在哪里的我徹底慌了,鎮定,鎮定,沒有繁華的市場、沒有嘈雜的人聲,沒有沒有...

  我懂了...說到底,我是在佃戶的農莊里對吧,這也不算是什么大異常吧,我到底是在為什么東西而慌張啊,如果回到原來的世界傳出去絕對成笑話,幸好在這里的所有希臘人之中沒有一個人認識我,我對剛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而產生的緊張之感已不翼而飛,迎來了戲劇性的相反,農莊的恬靜以及谷物所給人的安全感,其反而還給我帶來了一種莫名的溫暖。

  平和清新的空氣令我可以暢快的呼吸,睹物思人,不知道在鋼鐵森林里居住的現代人會不會羨慕我呢,嘿,我本身可以穿越就已經足以讓很多人羨慕了吧,難道我來到這里把我的精神也一并麻木了嗎?畢竟回去的機會也只能算是渺茫,除了知道下一年就是奧林匹克之外,我還沒有掌握更多的情報,這恐怕是我致命的痛點。

  我算是徹底搞明白我現實的處境了,我、一個沒有公民身份的異邦人、身無分文、沒有工作、孜然一身、沒有和玄幻小說里的主人公一樣的逆天知識...認真地想一想,還真是一個絕情的狀態。

  不過呢,俗話說船到橋頭自然直,看看真是地情況再做具體打算吧,現在的首要目的還是要找一個安身之所,找到工作,養好身體,身體可是生命的本錢啊——那個誰來著說的話...管他呢,要是換成他這個樣子了還能說出那么貼切的話估計也是一代梟雄吧,至少比我要強上許多,但是!說歸說,我埋下的歷史大坑,終究還是要我來填呵,我可是本作的始作俑者啊!

  還在痛苦沉思的時段,身后颯爽的微風稍做變動,風向改了?嗯?不對是人的氣息!我瞬間轉過身來并三步并兩步式的后撤了幾步。

  我細細掂量著這個人的外貌,微卷的棕色胡須、身著眾神式的矩形塊料對折衣、灰色的眼睛嵌在深陷的眼眶中、其舉手投足都會給衣褶帶來曲線的變化,這、儼然是一名標準的古希臘佃戶。

  他的眼睛中滿是狐疑,也在上上下下地打量我,我并不拘束,自我來到這個地區后衣著與外貌也都會隨我產生相應的變動。

  我希望他可以開口說些什么,以免這場尷尬的氣氛繼續蔓延開來,可惜的是,對方好像也是這么打算的。

  我找準時機主動上前一步,伴隨著樹葉的抖動向他發話“您有...”一句話還沒有落下帷幕。

  卻不料還是由對方先行發言了。

  “這位客人,這里是皮克雅斯家族的領地,您有什么要向主人進言的嗎?”

  看見他端正了態度,我也跟著用正端的語氣向他問好:“我名為仰層披利特,是一名來自底比斯邦的過路商人,可令人遺憾的是,我做買賣賠光了貨幣,愁于生計,今在此流浪,偶爾見您家主人的田產如此豐富,想必必定在招募人手吧,我特此來到訪詢問”

  也許這正是個良好的時機,如果此事成功將不但有了安身之所,可以勉強度日,就連情報問題也會一并解決,那么,演技可是關鍵啊,我佯裝心力憔悴的行客,一手拿著衣褶一手撐腰,眼神恍惚地望向他,暗地查看他的反應。

  他好像已經習以為常的樣子,連一點思考式的狀態都未體現,只說了一句“我了解您的情況了,請稍等”就轉身向涂成灰色的房子跑去,事情,比我想象的順利多了啊,另外雅典人的端重也讓我再次肅然起敬,佃戶也可以像這樣禮貌的談話...誒...估計他們現在的詞語里面只有這些也有可能==

  在等待的過程中,我下意識地注意到這是一片龐大的葡萄園,剛來到這里時還以為只有這一片小小的谷物,還讓我擔心了一番,這是個小戶人家什么的,看來,這片農場的主人是世襲得到這片土地的,也就是說,是一戶貴族家庭,另外那個佃戶的舉動也讓人不得不在意,比如說對客人的來訪要求毫不遲疑什么的,到底是怎樣的情況呢?

  啊,他回來了,我還來不及開口向他詢問具體事態如何,對方已經冷不丁的說了一聲:“先生,抱歉”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