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5:14:33
  1. 愛閱小說
  2. 歷史
  3. 風云召喚之漢末群英
  4. 薛仁貴逞威

薛仁貴逞威

更新于:2018-03-18 13:49:50 字數:3181

字體: 字號:
  那該怎么辦啊,回相過去的經歷和前身的記憶,做了一個重要的訣定,“從今日起,以前的陳濤不復,只有今日的秦楓,前身的一切就是我的一切,他的親人就是我的親,你走好吧!”秦楓沉默的說完,仿佛之問眼前的陰影好像融入了身體,突然感到身體的一陣輕松。靈魂升華,感覺靈魂置于陽光之中,受到溫暖的包圍,仿佛回到母親的懷抱里。

  “叮咚,宿主靈魂很到了升華,明白了自我,自身屬性得到提升,由于宿主完成了“完善其身”,并將獎勵宿主100個信任點,1百個仇恨點。”機械般的聲音在秦楓腦海里響起。

  “系統這是怎么回事,能夠解釋嗎?”秦楓對著腦海里的系統說:這個系統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很多游戲里沒有的情況都出現了。

  “宿主與原身的靈魂融合在一起了,而且兩人的數據連合在一起了,系統跟據兩人的情況作出了新的屬性。宿主有沒有發現你的智力提高了。”聲音陣陣響起來。

  “咦,我想一下……還真有提高,以前的難題,現在想起來發現很簡單,而且自己的記憶力有所提升了。”秦楓驚奇的發現,難道是融合靈魂的好處。

  “沒錯,宿主這次走狗屎運了,居然還觸發了任務,”

  “任務,這有什么用”

  “是指系統隨機發布的事件,可以與歷史上有名的事,如過五關斬六將,杯酒釋兵權,或者由兩個前世有仇的人而觸發的復仇,還有一些隨機的任務,并且還能獲得獎勵。”

  “現在任務距離我還太過遙遠了,這次雖然是隨機的,但下一次還不知道是什么時候。”秦楓搖頭的想到,雖說這次觸發了,但他也是無意中的,下一次還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這系統給了我太多的驚訝了。

  確實,下次任務的激發還是數年后,那時候給了他太大的驚喜了。

  “對了系統,給我檢查自身的屬性。”秦楓滿懷期望的看著系統,并對他說:

  “叮咚,系統查詢中,嘀,嘀,嘀,查詢成功,秦楓,武力32,統帥87,智力89,政治82。”

  “啦,還不錯嘛,各項能力還不錯嗎,除了武力其他的都達到了二流了,猶其是智力,在過點時間,就能沖擊一流了。恐怖以后不比諸葛亮弱嗎。”秦楓自戀的想到,武可統帥千軍萬馬,行軍打仗,也能上陣殺敵,威風天下。文可治理天下,為民做事,也能鳴曲賦詞,詩情畫意。一想到這里心中無比激動。

  “別作夢了,就你,你那數據還大部分是靠前身得來的,你以前的數據還只是三流級別,還有兩個不入流的。”系統嘲諷的說道。

  “你呀的在說一句看下,看我不打死你。”秦楓兇狠狠的說道:在狂一下看。

  “………”系統都無語了。

  “拜見少爺,不知少爺喚仁貴有何事”薛仁貴一臉剛毅的說道,雖說他不知道有什么事,充滿了疑惑。

  “仁貴你現在是我們隊伍里武力最高的的人,而且父母在世常說“薛禮薛仁貴不但武藝勝過飛將李廣,行軍打仗不弱于冠軍侯。”秦楓羞愧的說,一身的無奈,:“還請仁貴助我渡過此次危機,讓我替父報仇,是后定有重謝。”說完,振重的朝薛仁貴拜下鞠躬。

  “少爺快快請起,我薛家從楚漢時期就為秦家護衛,幾百年來一直忠于秦家,況且秦家對我薛家有如親族。”薛仁貴大驚失色,馬上把秦楓扶持起來,心中非常慚愧,老爺的死對他來說有如撕心裂肺,憤怒的說道“少爺放心,在下一定誓死保護少爺,終有一天會取陶謙狗命,為老爺報仇雪恨,讓他血*血償”

  “血*血償,說的對,但是仇我一定要親自來報,我要血刃陶謙老兒,要誅他九族。”秦楓望著薛仁貴,一說道陶謙他的心如刀割一般,不禁的流了幾滴眼淚。

  “那仁貴接下來怎么辦,以現在的情況,我們如何渡過危機。”秦楓滿懷期望的看著薛仁貴,希望他能想個辦法。

  “以現在的情形,我們應分兵兩路,云龍山有兩條路,一條是前往瑯琊郡的臨析,在從臨析前往開陽另一條兗州泰山郡的南城,繞過東海國,前往南城,在反回瑯琊群,來到開陽。”薛仁貴仔細的回想現在的結局,并做出了合理的分析,作出了最好的結果。

  “后面那條路行不通,先不說路途遙遠,還要路過曹操的地盤和蘭陵等縣,其過不但困難還很危險。”如果經過曹操的地盤,以曹操的性格肯定會把我抓起來,以我為題來進攻徐州。

  “那即然如此,我們就走第一條,但可以分兵兩路,以人一路以馬一路,這樣即可以疑惑敵人,使敵人分兵兩路,減輕我們的壓力。”薛仁貴自信十足的提出。

  “就這么辦”

  “……”

  圓圓的明月,漸漸升到高空。一片透明的灰云,淡淡的遮住月光,田野上面,仿佛籠起一片輕煙,股股脫脫,如同墜人夢境。晚云飄過之后,田野上煙消霧散,水一樣的清光,沖洗著柔和的黑夜。

  今晚的殺戮在,不知道又有哪些人死亡,哪些人生存下來。

  “噠、噠、噠……”后方忽然塵土大起,一支千人的騎兵席卷而來,斗大的“陶”字大旗迎風招展,獵獵作響。見此情景,無不駭然變色,看這隊人馬來勢洶洶,絕對來者不善。

  在這黑暗之中,仿佛奪人性命的死神,讓人大驚失色。

  一千人的騎兵,?一個個盔甲明亮,鮮衣怒馬,看起來氣勢不凡的樣子。

  一支一千人的騎兵,在缺少戰馬的徐州,也只有數千騎兵。這支騎兵恐怕是陶謙的王牌,看來為了對付秦楓,他恐怖下了血本。

  “*、*、*停止前行。”為首的將軍左牽著馬停了下來,右手拿著一把長槍。

  “陶將軍,為何停下來。”左邊一位年輕的將領向為首的陶將軍提出疑問。

  這位陶將軍是陶謙的親信,而且還是他的侄子,名叫陶林。

  “你看,此處有兩條路,左邊這條通往兗州,另一條通往瑯琊郡。”陶將軍不解的回答:

  “那又怎么樣,他們肯定前往了瑯琊,難道將軍不知道嗎。”

  陶將軍的臉色立刻一沉。很顯然,副將說了不該說的話,那番話的言外之意,好像以為他不知道一樣,讓自己以為跟他一樣蠢。

  趕馬上前了幾步。

  驀然間,副將省悟了過來,意識到自己有口無心,得罪了陶將軍。

  “在下如此**,競然不能理解陶將軍此舉的深意,還請陶將軍替我等解答。”?副將在心里恨不抽自己幾個嘴巴,忙是滿臉堆出愧色,話鋒一轉,萬般愧然道:

  “還請將軍指點。”眾將士齊聲道,他們兩個大人物誰也得罪不起。

  “爾等如此誠心,那我也不會讓將士們失望。”陶將軍微微點頭,臉色這才由陰轉晴,輕輕一拂手,嘆道:“左邊這條路,泥土飛揚,馬蹄印凌亂,好似有幾十人經過一樣,右邊腳印稀少,仿佛行人路過一樣。”

  “那張將軍該怎么辦。”

  “不如這樣,你我分兵兩路,你率領400人往右路去追,”陶將軍立馬說道,“其余人跟我往左路追。”

  “是”

  數百騎飛馳的前行,行至一個山坡前。

  “快點上了山坡”?副將話音未落,忽然“嗖”的一聲響,一支飛箭迎面而來,其疾如風,迅如閃電。“

  噗嗤”一聲,正好射穿校尉的咽喉。當下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登時一頭栽倒在地。

  “河東薛禮在此,”?薛仁貴嘴里怒罵著,手里的方天畫戟奔著陶兵殺去。頓時兩邊草從沖出幾十道身影,山坡上滾下山石樹庒,砸死幾十人。

  “敵襲。”副將一死,剩下的陶兵頓時亂作一團,因為是夜晚,也不知道草叢里有多少伏兵,有膽小者甚至撥馬逃去。

  薛仁貴騎馬沖鋒,左右開弓,箭無虛發,射殺幾十人。沖到陣前把弓背在身上,一聲怒吼,有如獅虎一般,讓人心生恐懼。手持方天畫戟殺進官兵陣中,如同虎入羊群一般,所到之處盡皆披靡,人頭亂滾,血肉橫飛,片刻之間就伏尸百十來具尸體,剩下的陶兵嚇得魂飛魄散,頓時倉惶做了鳥獸飛散。

  則被草從中趕來的護衛廝殺。護衛之間配合默契,招式嫻熟,攻防兼備,由于陶兵被薛仁貴的神威嚇破了膽,頓時之間失去了士氣,喪失了信心,主將又陣亡了,只知一路向后逃跑,反倒將迎面相遇的護衛逼的步步后退,被自己的馬踩死著甚多。

  失敗已成定局,已無力挽回了。很快戰斗就結束了,護衛死了幾個,但換來了官兵的全殲。

  “快速打掃戰場,等待剩下的追兵。”薛仁貴望著眼前的戰場,百感交集,除了護衛,剩下到處都是兵器、尸體和大部分躺在戰場哀叫、痛苦流淚的陶兵,這是他第一次指揮布局,但必須做個惡人。“沒死的就給他一個痛快,補一刀。”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