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5:01:42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問天亂國策
  4. 第一話:胡天之名

第一話:胡天之名

更新于:2018-03-16 12:23:15 字數:1479

字體: 字號:
  2011年,躺在床上的胡天今天20歲了,1米80的身高,生的膚白貌美,天見尤憐,是的,這是形容女人的詞語,但是在胡天那幾乎病態的白皙和精致的外貌下,這么形容一點都不過分,天生“小白臉”一個,大學里曾有女子上前問他為何如此白皙,他的回答很簡單,“從小餓的。”接著自己笑的陽光燦爛,別人都以為他是開玩笑,可是在他的笑容下,那雙眸透出了不易察覺的一抹悲哀。

  胡天父親早逝,就在他出生的第二天,他父親看著懷中的嬰兒,起名曰:胡天。但其父后面的一句話,卻讓病房里的所有護士驚掉了下巴。“單名一個字天,胡天,希望你以后長大,連老天都能給你糊弄過去!哈哈哈!”隨后笑聲截然而止,他父親因病去逝。因為治病,其母可算借光了所有能借錢的朋友,致使胡天從記事的那天起,就知道何為家徒四壁。

  其實胡天之父,胡文川是胡氏集團胡家3子,但是從小太過聰明狡猾,不被家人所喜,后來成天在外鬼混,揮金如土,但也說一不二,直至認識了胡天之母,因為這個門不當戶不對的老婆,跟家族劃清界限,兩袖清風的這么出來了,老死不相往來,也算是個風流瀟灑的人物。后來為家操勞,開了一個小公司,但是處處受胡家制約,最終得病,一病不起,直至逝世。

  胡天家,窮,真的窮,就連他現在躺的床、房子、甚至電視都是租的。人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這話不假,胡天自記事起就特別懂事,可能因為其母帶著他過著顛沛流離的日子,一張嘴能說會道,張的又俊秀,15歲那年,一張嘴騙的一所私人高校女老板心花怒放,竟然免了他2年的學費,真應了其父之言“連天都能糊弄過去”。后來考上大學,但其母卻從沒給過他生活費,他在學校擺過攤,賣過酒,就連盤子都洗過,他的至理名言就是:錢!是靠糊弄來的。

  雖然他會糊弄人,但是也跟他父親一樣,一言九鼎,這也是他所謂行走江湖的根本。此時的他躺在家里的床上不停的哀聲嘆氣,因為朋友約好為了慶祝他20歲生日,十來號人去洛陽龍門石窟旅游,答應了就要做到呀!可是錢從何來?才交的學費,自己口袋里空的都能養花了。他翻了一個身,一雙秀眼亂轉,“錢!錢!錢!!怎么才能最短時間搞到一筆錢呢?擺攤?不行,太慢了。打工?不行,一個月才發一次工資,后天就要走了。當牛郎?呸呸呸。。好歹我也是文化人。賣腎?。。。”各種想法,在他腦子過著,卻沒一個行的通的。

  這時房門打開,一個美艷的婦女端著一碗面進來了,子隨母像還真沒錯,胡天的母親楊氏40來歲,雖然沒有什么奢華的衣服襯托,但氣質樣貌都是一等一的。“兒子,吃面了!”楊氏笑看著胡天,一笑果有傾城之力。

  胡天立馬從床上跳了起來,來到桌前,看著碗里的面,咽了咽口水,雖然自記事起,家里窮,但每次他過生日,其母楊氏都會為他煮這樣一碗有肉有菜有雞蛋的大碗面,這是親情,面只是形式而已。

  胡天剛要開動,這時電話響了,他看看手機,想了一下,他拿著手機走到廁所,關上門,“喂?黑子,我知道,錢我會想辦法。。。。去!我當然去,我說話何時算過話,噢不是,何時不算話了?。。。就這樣。。到時候見!”

  關掉手機,他揉揉臉,將皺的快成倒八字的眉毛抹平了,一臉笑容的從廁所出來了。“媽,朋友的電話,一些小事,煩死了,我吃完面要出去一下。”楊氏看著他,什么都沒說,眼中卻盡是憐惜。發了會兒愣,然后回到自己房里去了。

  胡天三下五除二的將面吃完,很自覺的將碗筷洗凈放好,“媽,我走了!”

  剛要出門,楊氏拿著一件衣服追出來,“外面天冷,穿上。”說著就給胡天套上外套,然后轉身就回屋了。“奇怪了,老媽今天怎么了?”胡天抓抓頭,但是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怎么湊錢出來,實在無心想其他的,就沒放在心上。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