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14:47:3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月師
  4. 第三章 有間

第三章 有間

更新于:2018-03-16 21:54:12 字數:2474

字體: 字號:
  第三章有間

  一番新雨洗去塵,雨過之后南州才算真正迎來了屬于初秋的一點涼意,順冒著裊裊青煙的煙囪,順半開半掩的窗戶,飄到人家里,舒服又愜意。

  村子西面不多路程有一座小山,不十分高卻是樹木叢生,蔥蔥蘢蘢的,雨過之后更是兼備了盛夏之綠和初秋的透亮,甚是好看,而山頂上有一座小道觀,并不拒客但大殿內卻是一無道門祖師,二無地方神明也是讓人無語,故而無人問津,平時只有些小道士下山采購些,倒也融洽。

  白萋停下腳步來,看著眼前簡單樸素的院門和其上擺的倒是很正的牌匾,微微喘息,臉上帶著微笑,抬步邁過門檻,進到其中,而已在其身后的牌匾上頗為隨意的書了三個字——有間道。

  青磚鋪地,也不知有多少歲月,整整齊齊的,幾間小屋兩邊排開,角落里擺了些清理用具,一塊空地上十數個小孩站的整整齊齊地朝著一個白衣青年,在晨曦之中打著些像是強身健體用的拳法,搭上四周綠樹環繞頭頂上天空湛藍,其中便充滿了愜意與生機,或者說,靈氣。

  白萋邁步進來,眼見此景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一時間眼清目明,心想著環境倒是比丹房強了不少,愉快地往少年那邊過去。

  “收!”

  領頭那人站在最前端渾身籠罩在陽光一下看不清面孔,卻是朝著門口,看到了白萋進門,也是這套拳已打了一個來回孩子們一個個抱拳而站,沉沉地喘息,便是散了他們回去歇息。

  “師父師父,我有些動作不得要領,能麻煩師父給我講一下嗎?”

  少年紛紛行禮后撒歡似的離去,而幾個年長的女孩卻是了下來向白衣青年詢問著。

  “今日有客人上門,”

  那人聲音帶些笑意,摸了摸她們的腦袋輕聲說。

  “改日再來找我好不好?”

  “好吧。”

  幾個女孩一副不情愿又舍不得的目光從那人身上抽回來,有些幽怨的看了白萋兩眼,快速地跑開了。

  男孩女孩們各自回屋,院落里便更加清凈,只見那人抬起手臂向白萋招了招手輕聲說道:

  “兄弟幫個忙,腰閃到了動不了。”

  白衣青年在白萋的攙扶下好不容易回到他的房間,終于躺下的后長舒一口氣便轉頭向白萋靦腆一笑:

  “謝謝哈,本來還打算熱烈歡迎你來著,結果昨晚多打了兩輪拳又被涼風一吹這才如此尷尬,真是見笑了。”

  “沒關系啦,我不會給你說出去咯~”

  白萋善解人意的笑笑。

  “那倒是沒什么的,只是讓他們知道了難免會擔心,本就是小問題,明日大抵就好了。”

  勉強擺了擺手,他忽然想起來了什么,說:

  “對了,還沒介紹一下自己,我叫維正,有間道第三代弟子,從昨日起應該就是你的師哥了。”

  陽光從窗灑進屋里,整個鋪在了維正的身上,他瞇起眼睛淡淡笑著,五官端正長相俊逸很是耐看除了一對濃重的眉毛稍稍顯眼,腦袋微微歪向一邊跟白萋隨意地閑聊,偶爾爽朗一笑,笑聲卻好似扶搖而直上天際。

  若是硬是頂著這旭日看的話,大概隱隱只可辨出一個輪廓來,而其光芒卻是遍照大地的,于是也遍照眾生,遍照大好兒郎。

  ——————————————————————————

  夜幕降臨,經過一日的課程,道觀中的課程剛好結束,有些疲累的孩子們陸續在黑夜愈發深沉中睡去,林中蟲子們也竭力的發出他們最后的聲音,飄散開來。

  白萋就此算是暫時在有間道觀扎下了,房間整潔也不用布置,他便就著夕陽的余輝將道觀遛了一遍,夜深方回。

  然而寂靜卻是用來打破的。

  “白師弟,上來一會。”

  當白萋在屋頂上看到維正時,他正一邊握著酒壺,一邊對著月夜,臉頰紅暈,雙眼微瞇,知道白萋上來后,便把酒壺遞了過去。

  “來點。”

  白萋接過來抿了一小口,瞇著眼睛笑了笑,問;

  “大好月夜,寂靜如此,師兄怎的不回房歇息,偏要在這高處受寒?”

  “寂靜如此?”

  維正輕笑一聲。

  “世人皆說如今是太平盛世,不過這世道何時真的太平過,哪怕是我們這偏僻之地的有間道觀也不能獨善其身。”

  停頓片刻,他苦笑著搖搖頭,繼續說道:

  “你聽這月夜寂靜,可我聽到的卻并非如此,”

  他伸手一揮,好像要把整個世界都劃過。

  “我聽到的是紛爭,是貪婪,是野心,是欲望,他們一刻沒有停過,反而在和平之中更加吵鬧,我......”

  維正黯然地垂下了手,伸手一抓才想起來酒壺已經給了白萋,于是更加沮喪。

  “或許我就是其中的一員,甚至比他們更加強烈,師弟,你來之前我無人可以傾訴,你來之后便不要嫌棄師兄煩人了。”

  白萋臉頰有些泛紅,笑著搖搖頭,輕聲說道:

  “師兄大可不必沮喪,是其中一員又如何,生命本就是欲望的結果,只是切勿被其迷失心智便是,又何必如此在意呢?”

  聞言維正卻是搖了搖頭,沒有繼續下去,卻是轉移了話題。

  “師弟大抵還不知道有間道是如何來的吧?”

  白萋輕聲答應。

  “想必師弟應該知道這個世間有一個實力頗強的組織——道門。不過鮮有人知的是幾千年前道門尚是三個不同的兄弟門派,分別主戰,陣,符,而隨著時間過去,世道變遷,越發強大的戰派與陣派不滿于逐漸跟不上時代腳步的符派跟他們同一地位,于是便發難要逼其交出道統屈服于兩派,而為了不損傷各自實力,便舉行了一場盛大的比武會,不過沒想到的是,比武會上符派大放異彩連敗戰陣兩派而勝出,自此符派雖然免遭毒手卻也是與兩派逐漸疏遠,但是,那一年發生了一件讓符派遭受滅頂之災的事情。”

  維正瞇起眼睛,像是親身體驗過一般,悠悠說道:

  “符派當時的第一天才居然在一日叛變,帶著符派一身秘術投去戰陣兩派,若非當時有位高瞻遠矚的長老力排眾議強行壓下了符派的頂尖秘術沒有交給那人......”

  維正頓了一下,惆悵的將目光投到院落里。

  “這小小的有間道有如何落魄至此也依舊能夠茍延殘喘呢。”

  “本都是兄弟了幾千年,卻因為利益和欲望爭個你死我活,這世間利益難道真的如此威力巨大?”

  他抬眼看著月亮,長嘆一聲。

  “恐怕只有這輪月,自古如一不曾有改吧。”

  過了很久,久到屋頂上只剩下白萋一個迎風佇立,抬頭望月,片刻,一句話就淡淡地消散在了夜空,消散在那輪月的一點缺處。

  “月如無恨月長圓。”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