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3:44:45
  1. 愛閱小說
  2. 職場
  3. 長袖勁舞
  4. 第二章 成功代價

第二章 成功代價

更新于:2018-03-16 18:53:43 字數:7271

字體: 字號:
  第二章成功代價

  學習三天課,緊張而有收獲,分開的時候同學之間盡會不舍。

  羅斌打電話說,今天有幾位朋友請他吃飯,希望白玉蘭一塊兒作陪。

  白玉蘭要去的地點是和平門全聚德烤鴨店,她在推開包房門的剎那間盡被眼前熟悉的幾張面孔驚呆了,因為除了羅斌坐在主座位外,還有三位熟臉兒。這三位竟然是她的同學:錢路、范必爭、安悅。

  “喲,緣份呢!沒想到幾位同學都在呀!老師,你可真會和我可玩笑。”白玉蘭高興得眉飛眼笑,和三個人分別擁抱。雖然只有三天學習時間,大家融入較快,感情卻像落蒂的香瓜——熟透了,本想坐在安悅旁邊,卻被錢路硬拽著坐到了羅斌的身邊。

  羅斌儒雅的外表、淵博的學識和社會上卓有影響力的聲名,都令白玉蘭敬畏有加。自從羅斌收她為學生,白玉蘭更是兢兢業業地學習和工作,唯恐辜負了老師的期望。

  羅斌之所以在業界受企業家的追捧和愛待,源于他熟諳企業經營之道,課講得精彩生動,處事講究分寸,為人溫和謙遜。自從他收白玉蘭做他的學生,他對她可謂是言傳身教,用心良苦,看著她一天天進步很是欣慰,并且他覺得白玉蘭這個學生雖出生農村,但好學上進踏實努力,性格里天生就有樸實真誠的秉性,悟性好,有靈氣,因此凡有機會他總習慣帶上白玉蘭,大凡是她遇上的事兒他都心甘情愿地出力幫她一把。今天錢總請客,說自己參加了清華總裁班的學習,羅斌就很感興趣,一聊到白玉蘭,錢路對她是大加贊賞,很讓羅斌開心,于是羅斌設了一個局,想給白玉蘭一個驚喜,因此并沒有事先通知她會和同學見面。

  “玉蘭,想必也不用介紹了,看得出來,大家都很喜歡你。才幾天工夫,感情就處得這么深。連我這個老師也丟在了一邊,啊——哈哈哈——。”羅斌聲音賦有磁性,幽默風趣的一席話,讓飯局輕松起來。

  飯桌上,已上齊了涼菜。白玉蘭一到,熱菜和烤鴨整整上了一大桌,加上精品茅臺酒助興,這一桌餐錢少說也得過萬。錢路出手大方,這是他商業成功路上必備的處事方式。他以此豐盛的菜肴來展現自己實力的同時,也表達了對羅斌的尊重和對同學的感情。

  中國人向來有尊師的美德,商人也不例外,今天有羅斌在場,自然主角就是他了。

  羅斌看大家都滿上了酒,舉起一杯酒說:“大家平時都很忙,難得一聚。中國人很念同學情誼,你們既然是同學,就更珍惜彼此的感情,錢總今天用這么豐盛的晚宴招待我們,那就用酒來感謝錢總的盛情款待。”

  錢路這個人企業做得很成功,平時牛氣沖天,霸氣外露,沒有多少人讓他看得上眼,就別提敬佩了,但他對羅斌非常敬重。錢路眼睛笑得瞇成一條縫,站起來恭著身子雙手舉著酒杯,“羅老師,您太客氣了。今天能請到您,那是給我多大的面子呀!榮幸之至,我先干掉。”錢路爽快地一飲而盡。

  “好,好,大家都不是外人,我們一起喝。”羅斌也將一杯酒干了,另外幾個人一看,也都喝掉了杯中酒。

  白玉蘭身材高挑,性格通情達理,長得靚麗,臉上的某一個部位雖都算不上絕色,但組合在一起就讓人看著喜歡。她給大家續滿了酒,這個桌上她的年齡最小,因此也好討巧。“羅老師,他們三位是我的清華同學,個個事業都做得如日中天,我這個小妹妹還要向師哥師姐學習他們的成功經驗呢,我來敬杯酒吧!”

  錢路是久經商場的房地產開發大老板,有著一對老謀深算的單眼皮眼睛,放謝出的那束光芒足以看透他人的心底,犀利而深邃。他手捻一串佛珠,口中念念有詞,“你是羅老師的得意門生,我們哪有這樣的福氣,真是羨慕嫉妒恨啊!你應先敬羅老師為好。”

  “那我就聽從錢班長的安排啦。老師,我敬您!”白玉蘭又和羅斌干了一杯。

  在一旁的范必爭也對羅斌大加恭維:“羅老師,強將手下無弱兵,名師眼里有良才。您這個學生收得好啊,不僅是我們班上的班花,更是才華出眾,在八十位同學里面脫穎而出。我今天借錢總的酒敬一敬老師,我可是您忠實的粉絲。”

  羅斌一聽心里禁不住地高興。“都說夸老師不如夸他的學生,范總最解其意,啊!哈哈哈——,來,我們這一杯也干了。”羅斌一向爽朗的笑聲極賦感染力。

  安悅走過來,湊到羅老師身邊,舉著一杯酒,笑著說:“羅老師,我不僅聽過您的課,我還買了您講的光盤,除了自己學習,動員我們全體干部學習。您是給我們企業傳經送寶呀,觀點高屋見瓴,句句入木三分。我敬您!”

  “好。那咱們隨意。”羅斌從不愿為難女士喝酒,卻忘了安悅生在東北的豪放性格。

  安悅卻不情愿了,“不行,既然他們都干了,我也不能輸給他們,咱們也干了。”喝完后她將杯口倒掛下來展示給大家,贏得一片掌聲,羅斌不停贊嘆:“女中豪杰!女中豪杰!”

  回到位置,一向好逗的安悅憋不住了,嚷著說:“錢錢,我告訴你,今天咱們吃的可是全聚德烤鴨,你一邊念佛,一邊當真還能下咽?”大家既然是同學,又都是做企業的,說話自然就隨意了。

  錢路仍就捻著佛珠,微睜著小眼睛。“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佛說,三種東西不能吃。一種,專門為你而殺的不能吃,比如我來吃烤鴨,廚師拿過來一只活物兒,問我要不要吃這只,如果我指了這只,那就是犯忌的,不可以吃的;第二,自己不能親手操刀殺了這只鴨子;第三,不能參與其中殺生,就是別人在一旁讓你看著把這只鴨子殺掉,或者你和別人一起動手殺了這只鴨子。除了這三種外,佛云皆可以吃。”

  范必爭也過來湊熱鬧,“錢錢,你這佛修得不完整,完全沒斷了凡夫俗子的所思所為。既然立地念佛,就該徹底成為素食者,忌酒忌色忌財忌掉所有誘惑,滅掉各種欲望,而不是給自己找各種借口來欺騙佛。”

  錢路一聽這話,馬上對范必爭進行反駁和挖苦。“久利之事勿為,眾爭之地勿往,這是商家的忌諱;為什么要必爭,而不是像羅老師這樣君子坦蕩蕩,或者像悅悅那樣讓人悅心賞目,再或者像蘭蘭那樣讓人神不守舍。阿彌陀佛!食能止饑,飲能止渴,畏能止禍,足能止貪。不要再爭了,罪過罪過!”

  “看見了沒有,典型的重色輕友,重色輕友嘛。”范必爭顯然被僵得夠嗆,臉色一陣白一陣青,急得頻頻向大家要回應。

  錢路仍然一只手捻著佛珠,嘴唇一張一合似念經狀,好像那就是他身體的一部分。但是錢路好酒、食肉,那是一樣都不能少的,他之所以信佛,他認為自己的命貴,很多事情能成功是佛在保佑他。他今年大年初一去寺廟燒的頭柱香,許的一個愿是如果公司今年營業額能達到五個億,他會拿出500萬來修善寺廟。有人說錢路是在和佛做交易,錢路不那么認為,佛在保佑他順利達成自己的目標,而自己則是盡其所能為佛創造一個好的環境。這幾年國人越來越有共識,外國人有信仰,中國人缺少信仰。外國人信宗教,他們行事有畏懼感,做錯事自己又能在神父的面前懺悔,因此他們更容易調整好自己心態;而國人則不然,凡事拼膽量,無畏也無懼,因此更多的人認為有信仰對社會和諧是件好事兒,能較好約束人的行為。

  錢路說話的時候小眼睛亮得像一束激光,“我給你們講一講網絡版《水調歌頭》:重上酒樓應酬復應酬,天天忙不休。社交公關人情事,盡在酒里頭。泱泱五千年,底蘊多豐厚,帝王墨客江湖漢,江山美人酒。改革大潮涌,迂腐全蕩走,惟有美女權錢欲,興盛遍神州。羅老師,您說誰這么有才,改了這么好的段子,太善解人意了。”

  羅斌一看這斗嘴的情形,馬上站起來解圍,“到底是同學,彼此也不見外。有人說北京——就是背景,上海——就是商海,欲望——就是漁網,男人——就是難人,理想——就是離鄉。我們在座的都算是成功人士,包括我本人也都不是北京人,你們來清華學習是為了理想而來。今天我們有一個任務,就是拿朋友當朋友,說出你的故事來,大家有樂共享。”

  錢路接著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兒吃,早起的蟲兒被鳥兒吃。我給你們說說人生三愿:吃得下飯,睡得著覺,樂得出來。不過,必爭,你這名字好有來頭嘛,君子與小人斗,小人必爭,必爭則必勝,古有圣訓。你說說,你這名字誰起的?嗯哼?!”

  提成范必爭的名字,不由得讓他陷入沉思。“最初我父親給我起名叫范添福,因為我是個兒子嘛。在農村,父親認為后繼有人,生下我后算給家里添福了。可他沒想光宗耀祖的事兒,當然這也是我這輩子最主要的事兒。小時候家里窮,在陜西一個小山村里,一家八口人擠在父親從祖輩那里分下來的一間土窯子里。初中一畢業,我是老大,自然要承擔家業:種地鋤草收糧,娶媳婦生娃子傳遞范家的香火,這是父親想讓我繼承的重要任務。我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縣一中,父親認為一旦考上學,變成了城里人,吃上商品糧,家里的田誰來種?他的意愿就不能實現,于是他想盡一切辦法阻止我放棄學業。我有自己的夢想,當然不會順從父親的意愿。自從我考上高中,和父親發生沖突以后我就想給自個兒改個名字叫范必爭,意思是凡事必須要爭取,爭取后才能追求理想,出人頭地,干出一番事業來。”

  范必爭一生都忘不了那一年發生的刻骨銘心的事情,他為了上高中,一個十五歲的孩子盡然挨家挨戶地向親戚求告借錢,那時候家家日子都很窮呀,再加上父親的反對,本不富裕的親戚誰愿意把錢借給一個沒有指望還債的孩子。走投無路的他,手捧著入學通知書,跑到了信用社領導辦公室跪地求貸款,那位領導看都沒看他一眼,冷冷地扔下一句話:小屁孩兒,你以為貸款那么容易,說幾句好聽的話,噢,錢就從天上掉下來了,沒有抵押和擔保人是不可能實現貸款一事兒的,去去去,哪兒涼快兒,哪呆的去。

  從那時候他就懂了,要想繼續上學,他必須靠自己。于是他向學校申請休學一年,他和村里兒很多壯勞力一樣,去小煤窯背煤。他要下定決心再苦再累大干一年,用積攢下來的錢繼續上學,他要改變自己的命運,走出貧窮落后的農村,考大學是唯一的出路。

  安悅忙說:“如今必爭事業做得遍地開花,全國各地都有他的分公司。沒想到你有這樣一個心里路程。來,為你凡事必爭的精神喝一下。”安悅舉起一杯酒邀范必爭碰了一下。“接下來,錢錢,你的名字也很特殊。錢路——,難道給你起名字的人早就預感到了你將來就是位企業家,攥大錢的?”

  錢路露出一嘴白牙,嬉笑著說:“原來必爭是這么個必爭呀。我和必爭有一點是一樣的,就是立志考大學走出農村。但是我還有特殊的一點就是我從小就想當官,可我就是沒有官運。我總結出了三句話:能當官盡量當官,要當大官;當不了官怎么辦?那就去做企業,這里面我悟出個門道:認識當大官的做大生意,認識當小官的做小生意;實在做不了企業那就進學校踏踏實實當老師。我這輩子當不了官,我的心愿難了,我要讓我的兒子當官繼續實現我的愿望。”

  范必爭搶著發言:“大家看出來了嗎?整個一個官迷啊。”

  “爭爭,你聽我說嘛。我大學期間學的是隧道工程專業,畢業后分配到了鄭州市隧道工程公司做了一名工程師,后來又成了一名隧道工程學院教師。我是想當官的人呀,這一點我不能忘呀。這些年我想盡一切辦法認識當官的人,結果也沒有把我變成當官的人。有一天我到寺廟里進香出來,一個路邊算命的人把我叫住。說,你這人心里有苦呀。我問,我苦什么呢?你沒有做官的命,但你是一個做生意人的命,你的命里有錢路。我一拍腦門,我姓錢呢,我爺爺給我起的名字錢進,就是前進的意思,錢進!錢路!難怪我當不了官呢?后來我索性就把名字改成錢路,就是一路奮斗一路錢進的意思。回到家我就辦了辭職手續,結果家里人都認為我發瘋了,鐵飯碗不要下什么海。我就下定決心到了鄧爺爺曾經畫圈的那個地方,深圳一家有背景實力的投資公司謀職,后來我發現我是有做生意的天賦,但掙得錢不是自個兒的呀。再次辭職!回到鄭州開辦了一家貿易公司,老板和員工就我一個人,我整天忙著找關系,腦子里全是生意上的事兒,我忙的時候一天就吃一頓飯,再后來我的生意做大了,進入了房地產商圈,這才發了家,可就是忘不了想當官,我兒子現在就職政府部門,我對他說,將來要當一個大官,當一個清廉的官,你爸有的是錢讓你廉潔,完成你爸的心愿就是對你爸的孝順。”

  白玉蘭憋不住了,“錢總,你這官隱太大了。哎,還是叫錢錢好聽,這對兒子不公平嘛,你不能讓你這輩子未完成的心愿強加于兒子身上。”

  錢路頓了一下,拍了一下自己干瘦的臉說。“如果我有我這樣的老爹,我沒準就是一個當官的人,你信不?哈哈哈……”

  安悅打趣道,“你當了官,是不是還想找個外國媳婦呢?”

  錢路忽然眼睛一亮,嘴巴咧開。“這事兒你咋知道?聰明!我還有另外一個這輩子無法完成的心愿就是娶個外國媳婦。這事兒我交給二兒子來完成,他上高中時我就把他送到美國去讀書。送他走時我對老二交待說,你爸不圖別的,出去讀書見世面那是肯定的,最重要的是將來你要帶回個漂亮的洋女孩到中國來做媳婦。”

  “有意思,錢錢,你家老三是怎么安排的呢?我們有興趣聽下去。”白玉蘭在一旁笑的腮邦子都發疼。

  “我對老三說,你這輩子要把你爸的事業繼承好,可是,我們家老三從小喜歡藝術,鋼琴彈得好,立志進中央音樂學院。看來,我需要考慮我們家老四啦!”錢路若有所思。

  “你家四個兒子呢,沒聽你說過。”安悅與錢路很對脾氣,雖做的不是同一行業,但覺得錢路這人處世大方,凡事不做作,說話幽默風趣。

  “老四還沒生呢,這輩子這個愿望看來難實現啦。”錢路苦笑說:“生孩子的時候沒實力養育因此沒多生,有實力的時候發現沒能力生育才不生,人生嘛總要留些遺憾是不是?羅老師,你看看悅悅,她總想讓別人說,她是不是也該說說自己。”錢路把球又踢給了安悅。

  安悅的眼睛向左上角傾斜(有專家說眼睛向左上角看是回憶區,向右上角看是創造區),她停止了笑。“好吧,我說說我是怎么從事企業經營的,實際上我是被逼上這條道的,我和這個時代千千萬萬個下崗工人一樣,工廠宣告破產的那一天,感覺天都要塌了,下崗人無奈和無助的那種感覺你們都沒有體會過。我是紡織廠三車間經理,從工廠上千名的工人發展到技術指導再到車間經理,我混得不容易呀。我大學學的是紡織專業,我青春的十年統統奉獻給了工廠,可得到了這樣一個結局。如果不破產,我成為紡織廠的總經理也是有可能的呀。屋陋偏遭連陰雨,那一年我老公也下崗了,他看著我,我看著他,心情郁悶呀,就這樣持續了一個月。我終于敖不下去了。干!一定要干出了人樣來,否則丟不起這個人。我爺爺在民國期間綢緞布批生意就做得很大,他是當地有名的大財主,家里傭人很多,我父親從小被送進私塾讀書,接受良好的教育。特殊時期期間,家被抄了,父母被送進牛棚接受教育,我家的大宅子被政府納為辦公地,后來成了當地的文物。現在父母都退休了,我的血液里卻滲透著爺爺經商的靈氣。我和老公從賣手套襪子開始,再到倒賣服裝,直到有了自己的加工廠和自己的品牌,一打拼就是十年。現在外人看我們做企業的光鮮耀祖,每個人成長道路上的艱辛卻只有自己知道。羅老師是最了解我們企業人的苦衷的。”安悅仍然在回憶,她進入一種情緒當中難以自拔。“當然,我父親給我起名字的意思是希望我一生快快樂樂,我的理解是欣賞別人的時候也要納悅自己。白玉蘭,多么純潔的一個女孩子,正如她的名字。你來說說自己。”

  白玉蘭這段時間心情遭糕到了極點,她從未和同學談過自己的過往。這幾天上課和同學們說說笑笑才有了撥云見霧的感覺。她淡淡地說,“我家的院子里有一棵白玉蘭花,生我的那一年春天,這棵白玉蘭盛開得特別美,母親覺得我給她帶來了福氣,我姓白,就給我取名白玉蘭。”

  安悅是個心直口快的人,這點很具北方人的性格,她拍著白玉蘭的肩膀說:“這個名字很雅,我喜歡。我比你大了十歲,錢錢和我同歲,我們是六三年出生的。爭爭和你同歲,卻是年輕有為。羅老師,你這幾個學生還挺掙氣吧?沒丟您的臉吧?”

  “哪里,哪里嘛,你們都是這個社會的中堅力量,承載著經濟發展,和諧穩定的重任,倒是我該向你們學習才是。”羅斌笑起來溫溫而雅,很有親近感。

  安悅接著說:“羅老師,其實我們很想聽聽你的故事。”

  羅斌陷入了深深的追憶之中,“我爺爺曾經是上海的富商,日本侵入中國后,棄商從軍,跑到東北參加了國民革命軍,打過很多場戰役,經歷過多次槍淋彈雨終于撿回一條命,特殊時期時期一關押就是十年,他的一生充滿了傳奇。父親跟著我奶奶一直生活在上海,爺爺從軍后,奶奶就成了十幾個商鋪的主人,確切地說成了爺爺的軍用后方,因為家里大多數的錢都買了軍火。父親跟著她從小感受到奶奶的不容易,對經商沒有絲毫的興趣,一心只讀圣賢書,一生的職業是教書育人。我母親出生在書香門第,因此我的家教很好,從小接受很好的教育,我上大學的時候父親給我送到了英國讀書,后來進入了世界五百強的一家外企,由于我的業績出眾,領導非常賞識我,五年后我就升到了副總的位置,十年后我就成為中國區總裁,我對市場有非常敏感的嗅覺,因此它能幫助我對市場的判斷力。然而我身上仍有我父親的遺傳基因,當我對市場把握越來越好的時候,我開始不滿足于個人的成功,我希望更多的企業人能夠受益。我發現我的理念是如此的受歡迎,這更堅定了我為人師表的信念,因此我喜歡上了三尺講臺。”

  白玉蘭聽得津津有味,“羅老師,再講講嘛。”

  “每個人都有他的故事,我還希望多吃幾次你的酒,再告訴你。”

  錢路又開始號召大家喝酒,只是白玉蘭越喝心里越酸,令她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日子剛剛苦盡甘來,她和林峰相戀十年的感情卻出現的矛盾和危機,對于一個在事業上雷厲風行的女強人而言,家庭的裂痕卻讓她難以應對。好在白玉蘭是有素養的人,自己內心再不快樂,面對老師和同學也不能表現出來。

  這頓飯讓大家有了相見恨晚,不醉不歸的感受,結果是喝完了兩瓶茅臺才結束。還是羅斌考慮周全,安排了待駕把每個人送到家。

  白玉蘭借著酒勁搖搖晃晃地回到了空落落的家,愛人林峰還沒有回來,她像丟了魂兒似的,這間熟悉的屋子顯得那么空蕩,這里曾經有他們的愛情和溫暖,也有他們的歡聲和笑語。她什么也不想做,一下子攤在床上,她習慣性地摸了摸枕頭的另一半,想像著林峰躺在她的身邊,她小鳥依人似的擠在他的臂彎里,一直以來她愿意和他擠在一個枕頭上睡覺,感受著他的氣息和溫度入睡,這樣她會覺得安全并踏實。最近,他總是很晚或不回家過夜,她一想到這兒委屈的眼淚控制不住就流了下來。什么班花?什么才女?什么公司的核心骨干?她想起來就想大喊大叫,這些天來,她一直壓抑著,她就是想弄明白,魚和熊掌為什么不能兼得?

字體: 字號: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