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3:41:01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劍與夜之歌
  4. 第一話

第一話

更新于:2018-03-16 11:06:48 字數:3166

字體: 字號:
劍與夜之歌目錄
共1章
  “很多人都將平凡的人生歸咎于沒有機會出現在自己面前,可當機會真正出現時,你又是否有勇氣去伸出雙手將它牢牢抓住呢?”——《羽朝英雄記》

  ……

  潺潺的細流穿過指間,讓人說不出的愉悅。張楓就這么將一只手泡在水流中,悠閑地睡著午覺。

  天氣漸漸變熱了,在河水邊小憩,便成了他最愜意的時光。

  微風帶著花香吹來,讓人昏昏欲睡,不一會兒,張楓就進入了夢鄉。

  在夢里,姐姐溫柔的手牽著自己,歡快地在田野中奔跑。鳥兒從他們身邊飛過,蝴蝶也在身旁飛舞。

  忽然,一個水花濺到了張楓的臉上,他猛地睜開了眼。

  其實他本來是到河邊幫姐姐打水的,只不過他常常用這個辦法偷會兒懶。唉,算了,既然醒了就繼續干活吧。

  可是,當他想把右手從河里拿出來時,卻發現有什么纏在胳膊上。

  張楓趕忙用左手幫忙拉拽,可剛拽了一下,就聽到有人哀嚎。

  “哎呦!哎呦!別拽了!疼!”

  這條小河平時沒人來,村里的人取水都會去另一邊的那條河,因為比這邊近些。張楓就是因為這點,才愿意到這清靜地方來。

  可是如今這里冷不防地冒出個人,聽聲音年紀還不小,著實把他嚇了一跳。

  “啊!你誰啊!”說著,張楓出于本能的恐懼,看都沒看,就開始更用力地拉扯,想把胳膊上的東西拽下去。

  但他這么一拽,那人叫得更大聲了,簡直像是要被殺掉的獵物一樣。

  “啊~~~~!停!停!”

  “放開我!”

  “哎呦!臭小子,停手!那是我胡子!”老人的聲音已經變了味。

  張楓聽他這么一說,才停了手,眨著眼睛仔細看去。原來,真的是他的白胡子纏住了自己的胳膊。

  張楓趕忙伸出左手抓住老人的肩膀,費了半天勁,才把老人弄上岸。

  “呼……呼……你……你為什么要把胡子纏在我胳膊上?”

  老人此時正趴在地上喘氣,聽到張楓這么說,立刻轉過頭來瞪著他。

  “是你胳膊在水里瞎攪和才纏住我胡子的好么!不過幸好被你纏住了,不然我這條老命估計也沒了。”

  “那你到底是誰?為什么會在河里?”

  “咳咳!”老人聽張楓這么問,趕忙坐正了身子,清了清嗓子說:“我可是這澤之國的術法賢老。”

  張楓聽老人這么說,不禁鄙夷地又打量了他一番。

  這個老人,怎么看也不像是術法賢老的模樣啊?

  術法賢老,其實就是這片四州大陸上對術法最精通的人。這樣的人,一般都會是帝都或者七個諸侯國中一國的國師。

  可眼前這個老人,怎么看都像是在吹牛——蓬亂的白發,乞丐一樣的面容,剛剛被自己拽得變形的胡子;至于身上的穿著,也不過是一件很普通的長布衣,連件術法披風都沒有,而且……還丟了一只鞋。

  估計是個瘋老頭子,還是趕緊走吧。

  想到這,張楓便站起來準備離開。

  “你干嘛去?就這么把我扔下了?”

  “我得幫姐姐打水,既然你是那么厲害的人物,隨便用個術法不就行了?我可知道,只要會術法,就什么都能做到。”

  “呸!這都是哪個混蛋跟你說的!”老人氣得胡子直抖。

  張楓真的有種沖動想告訴他,對自己說這些的就是隔壁的徐伯。

  “首先,想用術法必須得在晚上,如果白天用,不但沒有效果,還會被天雷劈幾下;其次,術法是什么都能做,可必須要體內有足夠的術源,而我現在身體就很虛弱,沒有那么多術源,要不然我會被人暗算?”

  “少胡說了,誰說非要晚上才行的。我可是見過有修習術法的人大白天就憑空變出只大鳥來的。”張楓不服氣地反駁。

  “你他奶奶的說得那是街頭變戲法的!”老人已經無法再保持風度了。

  其實張楓自己也心虛,畢竟他也不懂術法到底是怎么回事,關于術法的一切,他都是聽那個自稱“無所不知”的徐伯說的。

  “告訴你,最初歸塵仙師因參透萬物奧秘創立術法一門,可幾年之后,他的弟子中便開始有人用術法作惡。而他也因此意識到術法的危險性,所以為了稍作限制,便在自己臨死時施下了后人無法想象的術法,以五千弟子的性命為代價,給整個大陸加上了枷鎖。從那以后,術法便只能在夜間施放了。”

  “哦……”張楓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其實即便老人說了,他也沒全聽懂。

  “的確,術法正如你所說,什么都能做到。可是那是要多年修習才能做到的。而且還需要足夠的術源,這也要靠日積月累才行。就好比現在我體內殘存的術源,就什么也做不了。”

  認真地聽完了老人的講解,張楓微微一鞠躬,提起水桶準備去離老人遠點的地方打水。

  “回來!我還沒說完。你現在得幫幫我。”

  “你想讓我干啥?”

  “第一,我現在身體虛弱,你得把我扶到有人家的地方;第二,我現在很餓,你得給我找點吃的。”

  “憑什么啊!”張楓特別委屈地看著老人。

  “如果你能幫我,我就教你術法,怎么樣?”

  這倒是真說到張楓的心眼里了,他之前在澤之國的慶典上看到過真正的術法。雖然只是一個將黑夜照亮的簡單術法,卻讓張楓為之著迷,更萌生了變成術法師的想法。只是眼前這個瘋老頭,真的會術法么?

  “你既然說你是術法賢老,那你一定認識這澤之國的國主了吧?”

  “嘿嘿,”聽張楓這么問,老人的臉上瞬間泛起了得意之色,“陸清遠那小子還得管我叫聲師傅呢。”

  陸清遠就是這澤之國的國主,而且,他還是隨著上代帝王北征蠻州的名將。管國主叫“小子”,這老頭要么是貨真價實的賢老,要么就是個徹徹底底的瘋子。

  “那你又為什么會被人暗算呢?”

  “還不是因為反術法聯盟。那群沒天賦,打死也學不會術法的蠢蛋們!我的住處有重兵把守,他們就假借國主的名義把我請出來,然后突然發難,趁白天動了手,把我捆起來丟進了河里。還好我隨身帶著匕首,不然也活不成了。”

  一個無所不能的術法賢老,被人白天暗算了,最后還是靠一把匕首才逃脫的,這……太懸乎了吧。

  “那你先教我點,然后我就幫你。”

  “這你也要訂金?可現在是白天,我也教不了你什么啊?”

  “那我走了啊。”

  “回來!這樣吧,我先給你講解一下術法。”

  張楓一屁股坐到地上,專心地聽這老人講了起來。

  所為術法,是用意識引導體內的術源,最終通過消耗術源來進行施法。

  根據修煉的種類和作用,分為五等:下級術法、中級術法、上級術法、術士級術法和賢老級術法。

  而根據其效果,又分為創生術法、毀滅術法、恩澤術法以及已經消失的時空術法。

  和武者、刺客、圣者、神射的技能一樣,每個級別的術法都有若干個。

  一般是根據自己所生存的環境來選擇修煉的。因為有些種類的術法不能同時修煉,否則只有兩個后果:好一些的,是身體里的術源無法保存,全部流失;而最壞的結果,就是恰巧修煉的兩種術****相互抵觸,最終把人生生害死。

  當然,達到賢老級的術法師,就可以自由地修習任意術法了,因為他們完全有能力將不同的術法“分類儲存”,也就是讓身體的某個部位專門“貯藏”某一系的術法所需要的術源。

  除了賢老級別的人物以外,下面的級別會根據所修習的術法不同,而有不同的稱謂。

  比如有人修習了中級術法中創生,同時又修習了恩澤,那么這個術法師便叫做武之醫者。

  就是這樣,在大陸上,各式各樣的職業和技能如樹木般分門羅列,而術法師們也以各種生活職業活在當下。

  聽完這老頭的描述,張楓思索了一會兒,決定還是離開去打水。

  “我都告訴你了,你怎么又要走!難道我說的不好?”

  “太麻煩了,太復雜了,我還是不學了吧。老人家保重。”

  “回來!”老人再次大吼,并從懷里掏出個戒指,“你要是幫我,這就是你的了。”

  “這是啥?”

  “上屆的術法國師的遺物——逍遙戒,有了它,你就能在不懂術法的情況下實現跨級別的術法。除了有次數限制外,沒什么缺點了。”

  既然人家拿出這么好的東西了,張楓沒有理由再拒絕了。

  他一把結果戒指,滿心歡喜地帶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

  就這樣,后世的記載中,年僅十三歲的他,在某一天干活的途中,偶然搭救了澤之國國師,開始了他不平凡的冒險之旅。

  只不過,術法只能算是他的專長之一,因為還有許多未知的能力等著他去探索和學習。

字體: 字號:
劍與夜之歌目錄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