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05:05:35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幽恨長星傳
  4. 第一章 有所聞

第一章 有所聞

更新于:2018-03-18 20:09:38 字數:4169

字體: 字號:
  “鐺鐺鐺…鐺鐺鐺…”一陣急促的鐘聲驟然響起,直響了三十二下,便停了下來。那應是好大一口鐘放在高處,才能有如此聲響。這樣的鐘非皇宮大廟不存,非重大事故不敲。耳邊似乎還留有鐘聲的余韻,嗡嗡聲不絕。忽然又聽得腳步聲響起,那是千百人一起走動的聲音。只見從這座寺里各個禪房突然涌出好多和尚,來到了一座廣場上,盤腿席地而坐。等鐘聲停歇的時候廣場上已坐滿了大小和尚,寂靜無語。

  好大的寺廟、好寬的廣場、好多的和尚!能有如此景象的非少林寺莫屬!今天不是慈渡方丈集體講經的日子、更不是菩薩的壽誕。如此這般又是為何?

  廣場上的和尚有大有小,有老有少。坐在最前的是慈字輩的高僧,約莫有十二三人,那是方丈慈渡大師和各院首座,看年紀都已有六七十高齡。他們的身后坐著的是航字輩,占了人數的一半。最后面是普字輩,是少林寺最小的和尚,十二三歲到二十三四歲,按照“慈航普渡”來論資排輩。廣場的前方就是少林寺的正門,在綠樹掩映下更覺清幽。

  “龍首峰周濟楚特來拜會,各位大師有禮…”只聽得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突然響起,仿佛相隔很遠,聲音也不洪亮,但偏偏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好似這人就在身邊說話一般。過得一會兒,從門口進來兩人,一位是二十多歲的和尚,他身后三步是一位中年儒者,身材中等,面目黝黑,眼睛明亮有神,穿著一件藍布長衫,腰帶里斜插著一把玉簫。他雖像一位鴻儒,但是有說不出的堅毅、自信、從容。小和尚向慈渡大師行禮道:“方丈,龍首峰周施主到了。”慈渡方丈點了點頭,知客僧作揖離去。他站起身來,身旁兩位慈字輩的和尚也跟著起身,其他人卻是端坐不動。周濟楚在慈渡前方三丈處站定,雙手合什道:“慈渡方丈及少林寺眾位大師有禮,貴寺如此規格接待在下,在下實在惶恐!”慈渡方丈道:“周施主遠道而來,鄙寺不勝之喜。素聞施主功夫了得,廣結仁義,在江湖上好大的威名,不想一直緣慳一面,好生遺憾。施主又何必過謙?上個月接到施主的書信,說要到鄙寺隨喜,本寺自是歡迎之至,只恐怠慢了貴客。”周濟楚道:“大師客氣了,在下素聞少林寺乃武林泰山北斗,七十二絕技冠絕天下,武林中誰不敬仰?十一年前我與貴寺慈塵長老和慈布長老在陜西相遇,大家一起探討武學、印證武功,十分投緣。我們相互切磋技藝,慈塵長老的拈花指果然名不虛傳,在下實非敵手,輸了半招。實在慚愧,在那之前,在下深以為當世指力以貴寺拈花指、如來千葉指和區區龍首峰的幽蘭指為天下至柔指力。在下狂妄,將幽蘭指排在貴寺兩大絕技之上,又聽聞少林金剛指、多羅葉指乃天下指力之至剛,深不以為然,小覷了天下英雄,沒想到在下的無情指在慈布長老的多羅葉指之下又輸了半招。后來我苦練幽蘭指和無情指,想再找兩位長老較技比武,沒想到卻聽到兩位大師的噩耗。陜西一別,竟成永別,實在遺憾!”

  “阿彌陀佛…鄙寺慈塵師兄和慈布師弟專修拈花指和多羅葉指已達三十年,施主十一年前還未屆滿三十歲,施主又何必過謙。慈塵師兄和慈布師弟當年出外辦事,沒想到著了毒手,老衲無能,現今還不知是何人所為!施主一身修得幽蘭指、無情指兩大至柔至剛指力,天賦著實了得,西域第一高手實至名歸!”慈渡方丈道。

  周濟楚苦笑道:“要是這話大師在三年前說,在下斗膽,這西域第一我也不必否認。”

  慈渡方丈輕“咦”一聲,道:“那是為何?莫非西域還有勝過施主的高手?”

  周濟楚道:“自然,熟話說強中自有強中手,一山還比一山高。我這點微末伎倆在那人面前,實在不值一哂。”

  慈渡方丈道:“倒要請教,不知施主所說的是哪位前輩高人?”

  周濟楚道:“前輩倒不是,高人卻是有的。八年前,洛陽武林大會,推選出了五位年輕高手,便是葉青梧、梁訊景、周錦衾、黃遷延,還有一位便是蕭無緒,大師想必是知道的。那葉青梧來自萬馬堂葉家、梁訊景出自松劍門、周錦衾是周家的小女兒、黃遷延是八卦紫金刀燕伯來的高足,至于蕭無緒出自何門何派卻沒人知曉。在那場大會中,他一共使了二十八劍,便拿到了第一年輕高手的稱號。葉青梧、黃遷延等人也算是少年高手,在他面前都走不了三招。”

  慈渡方丈雖未去那場大會,但對這五人也略有耳聞,近年來這幾人都已是各家族門派的有為高手,武林中常見走動,但唯獨一人除外,至少有五年沒有再聽到此人的消息了,沒想到他到了西域。問道:“你說的就是他?”

  周濟楚點頭道:“就是他。五年前聽說慕容世家的家主發出邀請函,邀請當世五大高手齊聚黃山品茶論道,貴寺無為大師也在受邀之列,不知尊師是否有講起此事?”

  無為大師是少林寺上一輩高僧,乃慈渡方丈的授業恩師。此人甚少露面,連本寺的僧人也很少知道,沒想到周濟楚卻知道此人。

  慈渡方丈道:“恩師當年赴會黃山之約確有其事,但具體細節卻很少提起。老衲也所知不詳。慕容家主當時邀請了除恩師之外,還有南海敬禪尊者、華山劍俠柳長亭柳大俠、怪拳丁山河丁老、百步乘風少暮云少老前輩幾人與會。這幾位加上慕容博淵,并稱為當世六大高手實至名歸,至于結果到底如何,老衲也是不知。”

  周濟楚大笑三聲,道:“在下十九歲出道,現如今已剛好二十年,在江湖上喜歡與人拼斗實乃人所共知。我贏也要贏得光彩、輸也要輸得漂亮,贏了自是高興,輸了也不覺氣餒。不過輸了我勢必要贏回來,那只有多加練習,沒有別的途徑,絕不做那卑鄙無恥背后偷襲暗算之事。”眾和尚說一聲“好”,周濟楚拱了拱手,接著說道:“我剛出道的時候,意氣風發,前五年,歷經七十九戰,卻敗了二十一場,實在是對我打擊不小。后五年我歷經五十三戰,總算將這二十一場的場子找了回來,但還是敗了八場,其中就有貴寺的慈塵和慈布兩位長老。再五年我二十三戰,敗了四場,當年洛陽那場大會我是去了的,只是由于年齡不對未得上場,不過后來我找到蕭無緒,和他私下里單獨比了一場,說起來甚是丟人,我只在他劍下走了一十七招,便及敗北。最近這五年,八戰七勝,敗在我手下的也是江湖上大大有名的人物,我也不便細說,想必各位大師也略有耳聞,而我敗于何人之手各位也應該猜到了。”

  慈渡方丈對江湖上的事所知甚多,近五年聽說有追魂鞭林定,青城劍客石松、葛家莊莊主葛云飛、白獅堂堂主歐陽羽,一個月前聽聞武當掌教青葉道長也敗在了他的手下。少林武當自古執武林之牛耳,此人武功之高自不待言,沒想到他卻仍惜敗于蕭無緒之手。慈渡方丈道:“那蕭無緒竟當真這般厲害?”

  周濟楚沉吟一聲,道:“最近在下甚少在江湖中走動,一來是江湖中的成名人物已會過不少,雖然在下對少林寺慕名已久,但一直未得成行。今日終于親臨寶剎,見到貴寺的恢弘大氣,目睹各位大師的的尊顏,好生敬佩。請恕在下斗膽問一句,慈渡方丈,您與武當青葉道長的武功孰高孰低、孰優孰劣?”

  “阿彌陀佛,老衲資質駑鈍,修習鄙寺般若掌,青葉道友修習的是武當太極拳、太極劍、七十二路追風劍,武訣無差別、修為有高低。我們二人之間不相伯仲,青葉道長不是施主對手,老衲便也不是對手。”慈渡方丈當眾認輸,竟一點也矯揉造作。

  周濟楚連道不敢,又向慈渡方丈作了一揖,道:“大師胸懷過人,在下佩服不已。我只僥幸勝得青葉道長半招,方丈的般若掌在下還未領教,豈可輕易言敗。”他這句話一出,慈渡方丈身旁走出一人,道:“你想要領教我師兄的般若掌,還是先勝過我的金剛指再說吧。你將本寺的金剛指、多羅葉指還有無情指歸為天下至剛指力,我倒要領教領教,是你的無情指厲害,還是本寺的金剛指高明。”

  周濟楚看了看此人,只見此人五十多歲年紀,一個大光頭滿臉橫肉、手長腳長,身材極是高大魁梧,足足比常人高了一個頭。拱手道:“原來是達摩院首座慈厄大師,在下有禮。”

  慈厄回了一禮,只聽周濟楚繼續說道:“大師要考較在下的武藝,又何嘗不可?等在下將話說完,再來領教大師的高招。”慈渡方丈輕聲屏退慈厄,慈厄依言退后盤坐。慈渡方丈說道:“施主請繼續。”

  周濟楚道:“我與青葉道長斗得千招,在下年紀較輕,才僥幸贏得半招,想來我與方丈也是難分軒輊,這也不必說了。江湖上除了人所共知的六位前輩高手,在下實難找到另外的對手了。在下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絕不是那六位前輩的對手,不敢上門挑戰。所以一直在西域苦修,三年前我在西域偶遇蕭無緒蕭大俠,我想近年來我的武功大有長進,更是得到莫大機緣,尋得一部《無妄真經》,解了我武學上很多迷惑。就算不勝,也不至于敗得太慘,哪知一動起手來,嘿嘿、嘿嘿……”周濟楚一陣苦笑,慈渡方丈雖然知道周濟楚最后敗了,到底怎樣敗的,卻是不知,問道:“結果如何?”周濟楚道:“第一次遇見他,他那時也不過二十歲左右,我只在他手里走了十七招,三年前那次,我卻只在他手里走了八招便即落敗。如今三年過去了,他的武功到底如何,沒人知道,我是否還能在他手下走過八招,實在難說得很。”他嘴里說出來實在是不勝唏噓,大是悵然。周濟楚接著道:“三年前他不過二十四五歲、現今也不過二十七八,他武功到底是何人所教,何人所授,他師傅又是怎樣一般人物,沒人知道。后來我問起此事,他只是笑笑,什么都沒說。當我問起五年前的黃山聚會,沒想到他突然變臉,將我趕下山去。后來我有幸遇見華山劍俠柳長亭柳老前輩,請他品評武林人物,他也說到了此人,沒想到他居然也是黃山聚會的一員,慕容家主也給他發出過邀請。”

  這次慈渡方丈還未說話,慈厄大師站起來道:“天下竟有這般高手,他真有你說的這般厲害?結果到底如何?我想他再厲害也不會是六位前輩的對手。”少林寺乃修禪之地,慈渡方丈有心責備慈厄不可妄動無名、如此急切,但他自己也想知道結果,便住口不說。

  周濟楚道:“柳大俠也如無為大師一般,并未說出結果如何,對細節更是只字不提,但能得到邀請,便足以算得上是天下有數高手了,這天下前十人,必有他的一席之地!”

  慈厄低聲吟道:“如此人物、恨不得見。”慈厄愛武成癡,與周濟楚疏無二別,聽說此人如此厲害,便有心想見上一見。他對周濟楚的話信了七八成,但沒真正親眼見過,實是還有所懷疑。心想此人如此年輕,就算天資再聰慧、武訣再精妙,黃山聚會之前也最多不過習得二十年武藝,慈厄向周濟楚問道:“不知這位蕭大俠現在還在西域么?”

  周濟楚道:“我一年前離開龍首峰,途徑蕭大俠居所,但見人去樓空,已很久沒人住了,想是他遠游未歸,如今他到了何處,我卻不知。”

  “你不知道,我卻知道……”忽然遠處傳來一聲譏笑,眨眼間便已來到眾人面前,現出身形,卻是一位五十多歲的老者。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