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21:33:26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初聞
  4. 第一章 開端

第一章 開端

更新于:2018-03-16 11:47:41 字數:2148

  “師傅,羅爺爺說他在門口求見,讓我進來通報一聲.”

  只見七歲幼童跪在一個二十左右青年面前輕聲稟告,只見這個青年長著一頭黑亮垂直的發,細長蘊藏著銳利的黑眸,除了眼睛以外其它看起來都是普遍得長相看不出任何與眾不同得感覺。但是眼里得堅毅都顯現出青年不屈不饒得個性。好像整個世界都處于他得掌握中一樣。

  而面前得幼童長得粉嫩嫩得異常可愛。就像玉石雕出來得一樣。讓人一眼看見就非常喜愛

  “羅叔這個時候找我,難道有什么重要得事情。”青年男子帶著疑問得表情輕問幼童

  “師傅,弟子也不知道,不過羅爺爺好像有急事要找師傅您”幼童輕聲回答

  “羅叔一般都不會來打擾我,既然這次羅叔這么著急必然有要事發生,快去請羅叔進來”青年思考一會道

  “師傅,那我去叫羅爺爺進來,羅爺爺也真是得,每次都要這樣叫我來稟報”幼童癟著嘴說道

  “行了,快去吧,幸虧有你羅爺爺,不然我怎么能如此安靜得修煉。”青年帶這一絲微笑回答道不一會只見快步走進來對著青年說道

  “羅伊參加掌門”

  “羅叔這么多年你還是這樣,都說了你見到我不要這么多禮,還有你稱呼我為此生即可,叫什么掌門,真是生分”

  姜此生帶著無奈得表情說到“掌門禮不可廢,我作為門派掌門更應以身作則,我知道,你素來不愛這些規矩。但是作為一派掌門,你也應有掌門的威嚴,怎可因我而破壞了規矩”羅叔面帶嚴肅得回答

  “羅叔,我說不過你。以后你要找我隨時過來即可,還叫清風通報”姜此生帶著無奈得表情對羅伊說。

  “禮不可廢”羅叔道面無表情得說著。

  “羅叔我說不過你,對了,你如此急沖沖得來找我,有什么重要得事情嗎,我可是記得你有很久沒來找過我了,而且還是要通報”姜此生道帶著好奇得表情問羅伊

  “掌門,現在江湖有一件大事發生,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羅伊問姜此生。

  “喔,最近江湖有大事發生么?你也知道我,我怎么可能知道呢,你就別問我了,你直接說吧”姜此生道

  “掌門,我知道你一心只有修煉,從你上山到現在一直都在修煉,從不參與其它事情,最多也只是教教清風而已,就算門派得事情你也是全權交于我處理。你也知道我無大事都不會找你的,但是此次得事情實在重大,江湖已經變天了也就你不知道,就算清風都知道了。”羅伊嘆氣道,看來是對我這個掌門真的無奈了。畢竟一個什么事情都不管,只知道修煉得修煉狂。期望他去關注別的還真是想多了。

  “哦,清風都知道呀,那行,清風你說說。你羅爺爺要告訴我什么事情?”姜此生帶著詫異得表情問著自己得大弟子。

  “師傅我聽師兄們說,武林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先是江湖三等門派江門被人莫名滅門,然后二等門派虎門,青門兩門派也被人滅門,無一生還。到上個月江湖一等門派花月派也被滅門了,整個江湖都人心惶惶得。”清風好像得到表現得機會,馬上就回答說道。

  “確實如此,但這只是其中一部分,后面得就讓我來說告訴掌門”羅伊說道“想那江門比我們門派強大不只十倍,而虎門,青門比之江門更是強大無數倍,都被人無聲無息滅掉滿門。主要還是花月派,想那花月派作為南城兩大一等門派中得一個,都給滅門了。實在讓人不得不心驚呀,現在整個江湖人人是擔驚受怕,所以武林準備成立一個專門偵查這次事件得的特殊部門。(真門)這次成立真門成立選拔方式是每個門派不管大小必須派出兩人參加。而且必須是最優秀得兩個人才行。兩個人的話必須要掌門欽點方可,所以我特來找掌門相商。”羅伊道補充到

  “羅叔你這么說,看來江湖確實發生了不得了得事情。但,我們只是一個沒有任何名氣,幾名弟子得門派,應該不用擔心吧。不會有人滅我們,也不需要人去參加真門吧”姜此生隨口答道

  “掌門,平常我也不會理會,但是現在武林特意發了名帖過來,叫我們務必參加。我不能決定所以只能稟告掌門,等待掌門安排。”羅伊無奈道看來他也不喜歡參與此類事情。

  “既然如此看來我是推脫不了。”姜此生思考著說道

  “居然連一等門派都被滅門了,看來這個江湖真是要發生翻天覆地變化。未來將會波瀾迭生,看來這次去不一定是好事。既然如此,你去召集門人即刻到大殿集合。”姜此生吩咐道

  “是羅伊遵命。”羅伊回答道

  “看來江湖不會太平了,真是有意思”姜此生默念道不一會,大長老帶著六個人進來。只見兩十五左右得妙齡少女其中一個長著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穿著白色的衣服清新脫俗。就像是仙女一樣只見她蹦蹦跳跳得走進來就拉著姜此生的手說

  “師兄,師兄好久都沒見你,你每天都只知道修煉,哼都不陪我玩,以后再也不理你了,不和你好了。”姜此生帶著呆萌得表情站在哪兒然后回復

  “青師妹,很久不見呀。”然后就不說話了好像沒聽見青師妹得抱怨一樣也不知道,此時他心里是怎么想得。他也希望能夠裝傻逃過這個調皮師妹。

  “師兄,好久不見。”幸虧此時另外一個女的說道輕聲問道,只見此女與青師妹完全不同。穿著粉藍色裙子,微帶著小麥色的皮膚看起來是那么健康,烏黑的頭發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臉上帶著堅毅得表情,好像什么事情都難不住她一樣。

  “師兄好久不見,不知此次急叫我們過來有什么事情么?”另外三個青年中一個問道只見這個少年肌膚美得就像院子里的櫻花,眼珠象烏黑的瑪瑙,黑發有絲綢般的光澤,穿著淡藍色得長衫,就像黑夜中得貴公子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