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5 01:40:5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仙俠神曲
  4. 第一章 落地書生

第一章 落地書生

更新于:2018-03-17 15:40:07 字數:3177

  大楚皇朝共有一百零八州,七十二郡,四十八個王侯國。

  大楚皇朝紫川郡元武城,一名身穿白色粗布衣的少年,這名少年年齡十八左右,五官俊美。

  少年書生走進元武城,元武城熱鬧繁華,來來去去的人很多,有老年老婦,少年少婦,富家少爺小姐等等……

  元武城街道兩旁有擺地攤賣魚賣菜的,有賣玩具等等數不勝數。

  凌辰見到這熱鬧繁華的元武城,不禁大開眼界,這元武城不愧是紫川郡第一大城市,果然和其他的小城市不一樣,也非其他那些城市能與之相比。

  “這位兄臺,請問一下,金府在元武城何處。”凌辰問了身邊一名路過的青年大漢。

  “你直接向這前面走一頓飯的工夫,就到金府。”青年大漢隨手望前方一指,臉不帶色的回了一句。

  “多謝兄臺。”凌辰高興的謝過青年大漢,臉帶興奮的向前面金府快步走去。

  一頓飯的工夫,他就來到了金府門前,見金府門梁上雕刻著“金府”兩個黑色大字。門前有兩名青年門丁,站在金府大門左右。

  “在下落地書生凌辰,此次前來金府,拜見金萬伯父,兩位門丁大哥,進去通報一聲,在下在此謝過。”凌辰雙手握拳,臉帶客氣的說道。

  兩名青年門丁一聽,這名少年書生稱自家金萬老爺為伯父,不禁互相對視一眼,大門左邊的青年門丁說道:

  “你站在這里等一下,我先進去通報老爺。”

  “多謝門丁大哥。”凌辰雙手握拳,神色興奮的謝道。

  大門左邊的門丁,一個小跑進了府中,一會工夫時間,就見到一名紫衣貴婦。

  這名紫衣貴婦年齡三十七八左右,長得挺清秀,其身邊還有一名身穿素金色衣裳的少女,這名少女也長得很清秀,身上有一種富家小姐的高貴氣息。

  這對母女身旁還站著兩名丫鬟,兩名丫鬟長得還算可以,有一點點姿色。

  “夫人,門外來了一個叫凌辰的書生,他說他是老爺的世堂親戚,要來見老爺,夫人你看,要不要引他見老爺,還是將他趕走。”張偉雙手握拳,神色恭敬的說道。

  “凌辰,沒有聽說過我家有這么一位世堂親戚啊。”金夫人自言練了一句。

  “那……夫人,要不要將他趕走。”張偉面帶遲疑的小心問道。

  金夫人神色沉思了一會,決定的說道:

  “張偉,你叫那位世堂侄子在客廳等候,我等會就去見見那位世堂侄子。”

  “是……”張偉又是一個小跑,向金府大門快步跑去。

  “娘,我看是那位親戚又來要錢的吧。”少女面帶不肖之色,臉色不高興的說道。

  “如果那個凌辰只是來要錢的,隨便給他一點銀子就打發了,如果不是,看他來做什么的。”金夫人臉色如常的說道。

  少女瞧了瞧小嘴,似乎想到什么,疑是立刻開口問道:

  “娘,我記得我們家沒有姓凌的世堂親戚啊!這個家伙不會是冒充的吧,要不要叫官府將這個家伙抓起來。”

  “先去問問這個家伙是什么來歷,說不定我們家真有這么一位世堂親戚。”金夫人神色堅定的說道。

  少女眨了眨眼睛,沒有反對金夫人的話。

  ……

  此時,他見張偉小步的從府中跑出來,恭敬的說道:

  “凌公子,老爺不在家,在外打理事務,還沒有回來。金夫人在府中,我這就引你去見金夫人。”

  “多謝門丁大哥。”凌辰雙手握拳,客氣的道謝道。

  “請進!”張偉微微彎腰擺出請客進府的姿勢。

  凌辰見此,也沒有客氣,大步的走進府中。

  金府大門右邊的門丁,臉帶鄙夷低聲言道:

  “一個不知好歹的窮光蛋,也想來和我家老爺拉關系,也沒有看看金府是什么地方。”

  張偉帶著凌辰來到金府中的主客廳,這間主客廳很寬大,最前面擺放著一張沉香木桌,沉香木桌的左右兩邊,也擺放著兩張沉香木椅,沉香木桌上放著一個白色的花瓶。

  客廳的左右兩旁也擺放著四張沉香木桌,八張沉香木椅,客廳內很干凈,還散發著道道的沉香木的香氣,香氣讓人感到精神氣爽。

  “凌公子,將你背上的東西放下來,坐在木椅上,稍等片刻金夫人就來!”張偉臉色恭敬的說道。

  “多謝!”凌辰放下背上行囊,把行囊放在邊上,自己就坐在沉香木椅上,一坐下就感覺非常舒服,道道沉香木的香氣直噴鼻孔,使人感到清爽。

  張偉轉身就離開了客廳,繼續去看門。

  “什么時候我也有一個這么好的家,哪該有多好啊!”凌辰心里不免有些羨慕,這些富貴人家的生活。

  凌辰東瞧西看,打量了一下客廳內,心道:

  “富貴人家過的生活,就是和我們貧窮人家的生活不一樣,如果有一天,我也成為大富大貴之家,想必那時我應該妻妾成群了吧。”

  他心里正美滋滋的胡思亂想時,金夫人與金小姐正從客廳門外走了進來。于是他立刻起身相迎,凌辰雙手握拳,神色興奮的問好道:

  “在下凌文之子!凌辰,參見金伯母。”

  金夫人一進客廳,就上下的打量凌辰,見凌辰穿著一身白色的舊破粗布衣,頭戴一個布衣帽,旁邊還放著行囊。

  “這個姓凌家伙,穿得怎么破爛,還說自己是我們家的世堂親戚,看來又是一個來要錢的窮親戚。”金夫人有些看不起凌辰,心里鄙夷想道。

  “侄子不必多禮。”金夫人沒有給凌辰好臉色,自顧自己的坐在首席右邊的沉香木椅上,金小姐陪伴其身旁,還有兩名丫鬟也侍在其左右兩旁。

  凌辰聽此,心里不由得一整苦澀:

  “看來這位金伯母,看不起我這個世堂窮書生。”

  金小姐一進客廳,就沒有正眼看凌辰一眼。

  他目光移在金夫人身旁的少女,這名少女穿著素金色衣裳,一身珠光寶氣,使其身上生有一種高貴的氣息,長得國色天香,艷麗異常,宛如一朵剛出世牡丹花,心道:

  “他應該就是我的未婚妻,金牡丹吧!長得倒是一個國色天香的美人胚子,看來這次我來對地方啦!”

  “侄子,你來金府找我可有何事。”金夫人冷著臉色問道。

  凌辰見此,心里有些不高興,我對你這么客氣,你切對我如此冷淡。他心里強忍著,仍然保持微笑的說道:

  “金伯母,在下是奉家父之命前來向金牡丹小姐提親的。”

  侍在其身旁的兩名丫鬟一聽,瞪著大眼看著凌辰,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是不是聽錯了,這個窮書生竟然是來向小姐提親的,而不是來要錢的。

  金牡丹一聽此言,美目瞪著凌辰,失聲的驚呼道:

  “什么!你是來向我提親的……”

  “正是!金牡丹小姐,令尊與家父從小就定下的婚約,所以這次在下特意來向你提親的。”凌辰一臉鎮定的說道。

  “那……侄子,你可有定親之物?”金夫人先是一臉驚色,而后一臉懷疑的問道。

  凌辰清楚,光憑嘴說,金夫人是不可能相信的,于是就從懷里取出一塊玉佩,獻給金夫人。

  金夫人接過玉佩,之后眼睛打量著手中的玉佩,玉佩光滑如玉,顏色是白色的。

  “耶!這不是我的玉佩嗎?怎么會在你的手你。”金牡丹一臉驚奇的問道。

  “牡丹,把你的玉佩拿出來給我看看。”金夫人命令道。

  金牡丹從自己腰間取出一塊,與金夫人手中一模一樣的白色玉佩。

  金夫人從金牡丹手中接過玉佩,將兩塊白色玉佩排放在手中,兩塊玉佩閃發出奇異的光芒。

  “娘,這是怎么回事啊?這兩塊玉佩怎么會一模一樣,而且還閃發出奇異的光芒。”金牡丹滿臉都是不解的問道。

  “當年你出生時,你爹就給你這塊玉佩,你爹說這塊玉佩,代表著你的終生,現在我才知道,你一出生就與凌辰定下了婚約。”金夫人神色驚奇的說道。

  “哦!原來我一出生,就有了一個未婚夫啊!”金牡丹自言道,然后重新打量著凌辰,見他穿著破舊的粗布衣,頭戴一個布衣帽,心里不免有些嫌棄,眼中露出厭惡之色。

  金夫人也重新打量著凌辰,見他雖然穿得破爛,但長得俊美無雙,風流瀟灑,五官端正,雙眉之間更是英氣逼人,一雙眼睛宛如星星般亮。一看心里就更加滿意,雖然穿了破爛一點,但我家也不缺錢,也只有獨女一個,做我的女婿,倒也說得過去。

  “牡丹,你就帶著凌辰在府中到處走走,好好對待凌辰,知道了嗎?”金夫人點了點頭,滿意的說道。

  ……之后把兩塊玉佩分給了凌辰與金牡丹。

  金牡丹接過玉佩,心里雖然不喜歡凌辰,但還是乖巧的回道:

  “是!娘,我會好好對待他的。”

  金牡丹看了凌辰一眼,自顧自己的向客廳外走去。

  凌辰也接過玉佩,在后面緊跟著金牡丹走出了客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