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20:30:42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儀界
  4. 第一章 舊的結束,新的開始

第一章 舊的結束,新的開始

更新于:2018-03-16 15:49:15 字數:3736

字體: 字號:
  這是一個夢,一個沒有結束的夢……

  二零一零年,第一場春雨以勃勃之勢來到這南方水鄉之地,其實在這里也許并沒有所謂的春雨,很模糊;只能算在春節之后的第一場大雨罷了……

  陸陽懶懶的靠在客車的座位上,透過被雨水打得模糊不清的車窗看著閃過眼前的雨景。整個客車很空很稀,乘客不超過一位數,在這種季節,人總是無法抗拒懶惰的本性,個個像少了一魂一魄似地神情恍惚,整輛車中只剩下雨水撞擊和客車顛簸的聲音。

  “不知道那個小家伙還好嗎,出門時有沒有記得帶傘”陸陽默默沉想到,“誒,也許她又要淋濕了,她總是那么健忘,都大個人,還不改改性子……”一段段過去的回憶彌漫在雨景中,飄散開去……

  回憶總是讓人留戀,念舊的人總是喜歡生活在過去,過去的歡樂,過去的艱辛,過去的傷痛。

  陸陽,是一位普通的高中地理教師,零六年畢業于GZ大學,在ZQ教書。這次是因為突然收到一份地理報社的邀請函,就趕往GZ,可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正老師這職業也挺閑的,有個雙休日,而且還可以順便看看在讀G大學的妹妹。

  陸陽看著路邊的雨景正出神時,突然一股巨大的離心力毫無征兆地把自己拋了起來,“嘭!”額頭撞在了玻璃窗上,劇痛導致強烈的惡心感,眼前一片模糊,整個世界只剩下紅色和白色,耳邊充滿了嘈雜的聲音,臉上濕濕的一片,不知道是雨還是血。陸陽感覺到自己的意識漸漸模糊了,嘈雜聲也越來越小……

  這個世界好像慢慢在消失,消散,這時一個小女孩的身影出現在陸陽腦海中。

  “燕……?對,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啊呀……”一陣劇烈的疼痛感傳來,陸陽感覺自己的頭部就像砸開一樣……“這里是哪?”陸陽用右手撫了撫自己的額頭,看著閃爍的燈光,鋼架床,白色的床單。“我為什么會在這里?”陸陽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試圖努力回想起些什么。

  “啊……”但是就在回憶著什么的時候,一陣劇烈的疼痛感從靈魂深處傳來,猶如無情的惡魔摧殘著陸陽的意志,這是記憶,一段段的記憶與意志!

  這蜂擁般的記憶并不是陸陽的記憶,也不是某個人的記憶,而是猶如整個宇宙般吵雜的81段記憶!無數破碎的記憶伴隨著陸陽的咆哮像泉水般涌出,這些記憶伴猶如洪荒猛獸撕咬沖擊著陸陽那脆弱的神經系統,陸陽感覺眼前一黑,又再次失去了知覺。

  周圍很黑很暗,好痛苦,好悲傷,我是個沒有歸宿的靈魂,看不到所屬,找不到所求,流浪在茫茫宇宙,茫茫星際……

  “你們都給我去死吧!雪莉我來陪你了”

  ……

  “夏娜!可惡!為什么……”

  ……

  “你創造了我,為什么卻不給我‘心’,為什么要傷害我愛的人!”

  ……

  “為什么你們不相信我,‘弦’世界絕對會出現斷裂,絕對會的,啊!……”

  ……

  悲傷的靈魂,我愿意接納你們,以后我們愿為一體,找回所有我們的‘珍貴’,我們不再是個體,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新的整體:旅行者——陸陽。

  我將是我,也不是我。

  ……

  (現在的陸陽不再是那個現實地球世界的地理教師陸陽了,是由許多其他世界的意識共同組成的陸陽,但主人格還是原來陸陽的人格,但確夾雜了更多其它的成分)

  睜開眼睛,一霎久違的夕陽映入眼中,向陸陽展示著這個新世界,火紅的云從窗簾的狹縫中照射進來。陸陽審視了周圍的環境,自己睡在一張鋼架床上,旁邊一張桌子,上面空空的,然后就什么也沒有了,“這應該是醫院吧,不過又好像挺簡陋的,并不像在地球,不過又好像挺先進的,不知道我現在身在哪個世界呢,呵呵,每個世界的差異可真大啊,哎,希望不要是戰爭混亂的年代……”

  這時房門打開了,走進來一位大概20幾歲的女子,碧藍色的頭發,黑色的眼睛猶如黑寶石一樣嵌在臉上,“哦?你醒了啊?”女子驚奇地問道。

  “嗯,是的。”“那個,你好,我這里是在哪?我為什么在這里?”陸陽給了女子一個友好的微笑,并沒有流露出半點恐慌。

  “這里是GB11-61醫院,是有人在GB12廢棄發現了昏迷的你,然后把你送到這里來的。”女子走到窗前拉開窗簾,一排低矮的鋼鐵建筑群展現在眼前。

  “哦,這樣啊,那請問救我的那位恩人還在嗎?”陸陽望著女子沖忙地身影繼續問道。

  “嗯……她走了,不過留下了姓名,地址和聯系條。你可要知道你都昏睡了兩個多月了,不過還真是奇怪,早在你入院兩個星期之前身體的一切機能都正常的,可是你卻偏偏一直沒有醒來,醫師還判斷你是腦部自我保護,逃避現實吶,哪知道今天卻突然起來了,本來打算在幾天就把你送去撫養亭(一種社會福利場所,專門收養腦部神經問題患者)。”

  “呵呵……”陸陽不好意思的捎了捎頭,誰叫自己在品讀著“自己”一段段的“過去”的經歷啊,哎,都完全和外界隔離了,不過才過了兩個月已經很欣慰了,還好沒想個十年八年的,不然就被人當植物人了。不過在短短兩個月時間里,自己可是“度過”了21個人生,哎,也真夠漫長的。

  “嗯,我看你在收拾東西,不會就要趕我出去了吧?”陸陽擺出一副懶懶的笑臉。女子聽了,回過頭來,狠狠地說“既然好了當然可以離開了,我們這可不是撫養亭,你在這可是住了兩個月了誒,都沒見你的親人來看你的,救你的人給的首付金額也早用完了,你好自為之吧……”

  “額,”看來自己現在所在的世界的社會保障可真低欸。“那個,這么晚了,沒理由把我一個剛好的病人趕不去吧,我可是會無家可歸的唉~”

  “這座城中無家可歸的人多著呢,再說那個救你的人應該認識你,你等下可以聯系下她。”

  “唉,既然沒辦法了,也只能這樣了。”陸陽懶懶的說。

  “這是你的衣服,”女子從桌子底下拿出了一件有些陳舊的衣服,遞給陸陽。

  “哦,謝謝。”遞過衣物后,女子迅速的走開了。

  陸陽看著這個在夕陽下的鋼鐵混泥土城市,雖然比較陳舊,但還是給人很強的壓迫感,很沉重。“看來這個世界科技還是挺先進的,就是社會福利差了點。”看著在空中低空飛行的車倆,陸陽感嘆道,“不過這些懸浮車怎么這么稀少的,難道是郊區?”“唉,還真不知道去哪好呢?先去這周圍的城市看看吧。”陸陽邊自言自語邊走著。“呵呵,反正無聊,試一下‘過去’的‘知識’和‘能力’看在這個世界能不能用的著。”陸陽輕輕地跺了跺腳,突然猛地整個人像一顆炮彈一樣飛了出去,瞬間就出現在了1公里外了。“嗯嗯,還好,‘知識’和‘能力’都可以用,可是看來這個世界的某些常數要修改,本來只想‘走’上幾百米的,沒想到直接‘飛’了近1公里了。”陸陽拍了拍腦袋說道。(陸陽使用的是一種由自身個體“弦世界”開發出來的超能力,這種超能力的來源以后會講到)

  陸陽看著空空的道路,夕陽已經下山了,最后的那點點鮮紅只留給了地平線上的山峰,周圍慢慢的變黑起來。

  “唔,還真冷清唉。難道我正在遠離城市?從出院到現在沒見到半個行人……”陸陽抱怨道。也許是主角光環起了作用,這是幾名不良青年(為什么是不良?當然是個人感覺羅,準不準,無所謂啦~)做著輛大型懸浮車在陸陽身邊停了下來。

  “喂,那邊的小毛孩,你知道GB12廢區怎么走嗎?”一位高大的紅發青年走了下車問道,

  ‘額,小毛孩?呵呵,真有趣,我可是有81段人生經歷唉,雖然說我現在的身體也就是個17,8歲,但也不是你們這些小屁孩喊的啊’陸陽沒有理睬他們,繼續走著。‘雖然整條路上沒見半個人,但自己還沒悶著慌,必須找人聊聊的程度啊,畢竟出院時還和醫院的小妞聊過幾句’。

  紅發青年看著陸陽沒理睬他,有些怒氣,從背后拿了一只‘槍’指著陸陽。“哈哈,小毛孩挺有膽的嘛,敢不理我迪克西(Dixie)!看來老子的‘撫愛’一下你才行啊!”迪克西大笑道。

  但是看著依舊沒理睬他繼續慢慢地走著的咱們的小陽,迪克西有些傻呆了,難道這個人是傻子或者聾子瞎子?這可是重型MD520啊,可以穿透20cm厚的合金鋼板的重型機槍!

  “MD,老子倒要試一試他到底傻不傻?”迪克西想了想,把準針瞄準陸陽的大腿,“碰!”一聲重型槍響聲傳出。但是奇怪的是陸陽并沒倒下,還是在繼續地朝這邊走著,好像什么事都沒發生似的。迪克西看著一點都沒事的陸陽有點吃驚,但看到道路上的彈孔時才稍微鎮定開來,“開來是打偏了”迪克西自我安慰道。

  “小西,今天是怎么了?那么大個目標你都沒打中?不會是故意想留個完整的好今晚享受吧,這小家伙細皮嫩若的,嘻嘻”這是車上一名消瘦的青年也下了車,陸陽稍微斜斜地看了看了這位青年男子,銀白的頭發,水魚般大的黑眼睛想要擠出來一樣。

  “你以為我是你啊,加里森(Garrison),整天都想著**,不要拿老子跟你說在一塊去。”

  “切,迪克西,我看你還不如直接去把那小伙子抓過來問下就的了,不要在這里‘炫耀’你那見不得人的槍法了。”

  其實,迪克西也很尷尬,為什么剛剛自己非要用槍打呢?自己明明是一位體術師,身體強度達到身體極限2級了,可卻偏偏改用槍來打,還來個運氣不佳,還那么大的一個目標都沒打中!

  “哼!”迪克西摔下手中的槍,雙手握拳向陸陽走去,“小毛孩,是你自找哭吃的,不要怪我迪克西大爺了。”迪克西大笑起來。

  “小西啊,記得輕點哦,不要弄死了,不然我今晚就沒有發泄的地方了~~”加里森舔了舔嘴巴說道。

  “沒問題,呵呵,我會輕點地!”說著迪克西握著拳頭飛速地砸了過去;

  “唉,看來今晚沒發泄的地方了~~”加里森咬著不知道什么時候放在嘴里的小刀說道。

字體: 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