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4 13:22:56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魔法戰績
  4. 第二章 城市狂飆

第二章 城市狂飆

更新于:2018-03-15 18:52:26 字數:3918

  三個月后某天下午,浙江杭州一咖啡廳內。

  滿屋一種淡黃的色調給人一種舒適的溫馨感,外加揚聲器中傳來平和柔美的音樂,咖啡廳里面的客人都陶醉其中。他們或怡然自得地品著飲品,或三三兩兩地小聲交談。只是唯獨有一人顯得格調突出,百無聊賴的趴在桌子上玩著手機,眼前的咖啡似乎對他并沒有誘惑。

  隨著風鈴“叮鈴鈴”響了幾聲,門緩緩開了,服務員見有生意上門便前去招呼,走到跟前剛要說話,來人搖了搖手沒理他,卻徑自在店中搜索起來。不久,眼神鎖定在那名靠窗男生身上,之后還稍稍整理一下衣服,徑直朝他走來。男生依舊玩手機眼也沒抬,說了句,

  “你來晚了,我可等你半天了!”

  來人聽了稍微一驚,試探的問了句,

  “林桓,在等人?”

  那名叫林桓的男生聽了也感覺不對,不是自己朋友的聲音,可卻又不陌生,連忙抬起頭確認站在他面前的這人。雖然男子相貌不太出眾,不過那小眼睛卻讓人難忘,林桓一眼就認出來了,他脫口而出:

  “這不是褚老師,這么有緣能在這碰見你!”

  來人正是褚仁杰,他是于一年前被聘為浙江大學的物理系講師,而林桓正是他的學生。褚仁杰故意表現出一幅很吃驚的樣子,回應他:“真是巧啊,杭州這么大都能讓我們碰見。不過我說你是故意的吧?在學校叫我杰哥,在外面就叫我老師,你是生怕別人看不出來我很老嗎?”

  其實自從林桓見到這位老師以來,便一直對他很有好感,因為褚仁杰似乎對自己很重視,除了經常督促他的學習之外也很關心他的生活,兩人相處已然如朋友一般,平時也時不時開些玩笑,從來不拘謹。所以林桓也就稱呼他為“杰哥”了。

  二人坐一起聊了幾句后,褚仁杰得知林桓在等他的室友,由于馬上新學期開學了,所以他們打算購置些物品。褚仁杰表示自己沒什么事,可以陪他等一會,林桓也欣然同意了。可是林桓發現,褚仁杰雖然嘴上說沒什么事,但卻一直在看表,還不時朝窗外看幾眼,似乎并不那么悠閑,而且他也應該不是一個人專程來喝咖啡的。聊了一會后,他忍不住問道;

  “杰哥,你是不有什么事啊?要是有的話你就去忙,不用特意陪我。”

  褚仁杰想了下,跟他說:

  “是有點小事情,問題不大,不過需要你的幫忙!本來想著先等你忙完再說的。”

  “幫忙?怎么個幫法?要是有需要我出力的我絕不含糊!”林桓嘴上說著心里想到:“我就說嘛,原來真的有事情!”

  褚仁杰擺了擺手,說:

  “要是有出力的事我怎么能讓你干呢。真沒什么大事,不用出力,你出面就行!”

  林桓再次確認幾遍,感覺褚仁杰沒騙他,確實只需要自己出面就可以。不過這倒勾起了他的好奇心,自己也不是明星、老板,什么事還需要去刷臉?他想盡快弄清楚怎么回事,于是告訴褚仁杰:

  “我這也沒什么大事。買東西哪天都可以,咱們先忙你的事吧,我給室友華少發個短信告訴他一聲,咱們這就走吧!”

  說著林桓掏出手機發了個短信,就起身去柜臺結賬了。褚仁杰摸了摸手上的戒指,笑了。

  林桓交完錢出來后,看到褚仁杰在一輛私家車里朝他擺手。林桓看了一眼這車就皺眉頭了,猶豫半天最終還是坐進去了。而在這時,他們后面不遠處的一輛路虎也發動起來。

  “我說杰哥,你這車夠可以的,估計不是上世紀的新款車就是當下時代的二手車,你是在哪個二手市場淘到的?”

  的確,褚仁杰這輛車雖說不是瀕臨報廢也已經老舊不堪,在杭州這個大都市回頭估計比保時捷都高,真不知道他怎么還敢開車上路。而且不管外面里面,基本設施雖然齊全卻已經不是很完好,就連座位都硌屁股。上車沒多久,林桓已經坐立不安了,要是再碰到哪個路口有減速帶那真是噩夢一樣啊!褚仁杰對于林桓的嘲諷也不反駁,回應他,

  “對于車子我是不看外觀的,只要性能好就行。別看我這車破,但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我可是花了好大勁才找到它,這可是以前職業賽場上退下來的。后面有輛路虎看到沒,我這車現在的樣子照樣跑過他。”

  林桓心里暗暗發笑,他也就是趕上了吹牛不上稅的好時候了,當即反駁他,

  “得了吧,你就是認準了人家不跟你比才吹的這么有底氣,就你這破車還能跑過v8發動機?要真是那樣我就叫你叔。不過估計他們能把你的轱轆追飛。”

  褚仁杰看了眼后視鏡,心想,正好我要甩掉這些尾巴,趁這個機會就提前給林桓上一課吧!

  “叫叔太老了,隨隨便便請吃個飯就行!”

  說罷踩離合手換擋,車子突然竄了出去。

  你還別說,褚仁杰的車技確實不錯,一連漂移了幾個彎之后林桓早就心跳加速。他也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以為是剛才自己那句話激到了褚仁杰,是在給自己表現呢。

  “行啦,杰哥,慢點吧。你的實力我看見了,而且在市區飆車可不是鬧著玩的。咱慢慢開就行,不用急,后面又沒有車跟你賽跑、、、”

  說到這林桓朝后邊瞥了一眼,沒想到那輛路虎竟然還在跟著并且好像更近了。他吃驚道,

  “那輛路虎怎么還在跟啊?”

  “看我甩掉他們!”

  說完掛上五檔,緊踩油門,車速更快了。后面的路虎也絲毫沒有放松,還是一點一點趕過來,看起來還有超車的趨勢。不過路虎超這輛破車是再平常不過的了。

  林桓此刻真想給自己一個耳光,沒事亂說什么話,估計今天要命喪于此了!一個老師還開車這么猛,真把自己當職業賽車手啦?

  不過他驚訝看著褚仁杰開著這輛破老爺車“靈活”的穿梭在前面的車隊之間,看著身邊一輛輛車被自己超過,林桓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這輛破車能開這么快?會不會散架啊?我還不想死呢!他不知道,此時被他們超過的那些司機同樣坐在駕駛位瞪大眼睛懷疑這個問題。此刻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趕緊向右伸手摸索著安全帶。

  “安全帶呢?啊啊啊,我要死啦,你這破車連個安全帶都沒有還敢開這么快?”

  褚仁杰依然鎮定自若,不緊不慢的騰出右手拍拍他的肩膀說,

  “你放心吧,要真是那么破,出事的時候就算系上安全帶你也會和座椅一起飛出去的,哈哈。”

  然后把手伸向林桓的座椅右邊,很順利的就掏出安全帶,

  “瞧,這不在這呢嘛,你別慌!”

  林桓可沒他這么鎮定,他已經后悔跟褚仁杰出來了,此刻心臟都快從口中跳出來了,他慌亂中扣了好幾次才把安全帶扣好,邊帶著哭腔朝褚仁杰叫喊,

  “你最應該別慌!看路!看路!杰哥,不用甩掉那輛路虎了,我認輸了,饒我一命吧!”

  “既然游戲開始了,不好好玩一下怎么能停下來呢。”

  褚仁杰往左瞥一眼看看那輛趕上來的路虎,又把手伸向變速桿加了一個檔位,林桓突然感覺自己就像被推著往前走,真的是職業賽車?推背感竟然這么強烈?不過林桓依舊止不住緊張和害怕,雙手抓緊腦袋上方的扶手喊道,

  “喂喂,你這破車一共就五個檔位吧?你哪來的六檔啊?私自改裝車可是犯法的!”

  “誰說我私自改裝了,再說,這不是六檔,只是四檔而已。”

  沒錯,現在的速度確實是四檔,因為已經不是剛才那輛老爺車了!其實剛剛褚仁杰幫他拿安全帶的時候車子就已經不知不覺改變了,里面的設施不再簡陋,已經全然變成高檔內飾,而兩人的座位也變成真皮座椅,林桓都不再硌屁股了,只是他現在太緊張了,注意力全在路面上,完全沒有注意到身邊的變化。

  至于汽車外面嘛,還是原來的樣子。因為在中國,道路各處全是監控探頭,要是讓他們拍攝到一輛車會自己變形的話,那一定會引起轟動的。

  隨著時代的進步,杭州市民已經汽車普及了,所以平時就是非上下班的時間,道路雖然說不上堵,但也沒到可以讓人飆車的程度,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路上的車竟然越走越少了。

  林桓當然沒心情思考這些,此刻他已經汗如雨下,渾身都被汗水浸透。他還是瞪大眼睛保持原樣在車里大叫,尤其是每次過十字路口的時候,不管對于林桓還是對褚仁杰來說,都是一場噩夢。

  “啊、、、紅燈紅燈,小心車,看路啊!”

  這就是林桓的噩夢。每次他都在車里大聲“指揮”著。不過他的擔心是多余的,因為只要碰到紅燈的路口,等褚仁杰驅車趕到,燈便及時地跳到綠色。對于褚仁杰呢,這感覺就像自己玩過山車玩的興起時,旁邊突然傳來一陣穿透性強的刺激耳膜的叫聲,能不是噩夢嘛!

  也不知走了多久,褚仁杰七拐八拐來到城郊的一處廢品場,他慢行了一會,看身后沒有車跟過來,就知道那輛路虎已經被自己甩掉了。還沒等車停穩,林桓就等不及連滾帶爬下去了。下車之后他拄在車尾狂吐不止,大約五分鐘才停下來。

  “杰哥,你這哪是開車啊,完全是拼命的!老弟這條小命還沒活夠呢,我看今天我是不能幫你的忙了,我感覺現在內臟都絞到一起了。你還是送我回去——不對,我還是打車回去吧。”

  褚仁杰拿了瓶礦泉水遞給他,跟他開玩笑說,

  “回去可以,可怎么也得先把那頓飯兌現了吧?”

  “你放心,小弟如果今天不死,日后必定請你吃飯,要感謝你給我獻上這么一場精彩的速度與激情!”

  褚仁杰聽出林桓語氣中已經有點生氣了,不過也沒有辦法,既然已經到這里就要一鼓作氣,不能半途而廢。他對林桓道:

  “你怎么會死?我也是開玩笑的。哈哈。不過既然都到這了你就先不要走了,等事情辦完我再送你回去。咱不是有句古話嘛——來都來啦。”

  是啊,來都來了。不過他還是不知道自己在坐了一趟過山車之后的任務是什么呢。他問道:

  “你找我到底要我幫你干什么啊?殺人放火打家劫舍的犯法事情我可不做啊!而且我現在估計只剩半條命了,你看著折騰吧!”

  褚仁杰神秘一笑,說,

  “我這為人師表能讓你干那事?不是告訴你了嗎,你就出個人賣個面子就行。再等一會,等一會還有個人來了之后你就知道了。”

  林桓嘀咕道:“你這為人師表領著學生飆車?”

  另一邊,那輛路虎跟丟了林桓他們之后仍沒有停止在附近的搜索,副駕駛上的黑衣人還掏出電話對著通訊錄里的第一個號碼播了過去,

  “凱哥,非常抱歉,人被我們跟丟了。”

  電話那頭的聲音很平靜,

  “恩,知道了。你們當然追不上他——好了,你們回來吧,不用找了,我知道他們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