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0-19 20:11:3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神魔雷帝
  4. 第二章:逃難兒劫后余生

第二章:逃難兒劫后余生

更新于:2018-03-17 20:53:10 字數:2072

  腦海天旋地轉,身體毫無知覺,這便是蘇誠此刻的感受。也是老天保佑,懸崖之下是密密麻麻的百丈參天的大樹,在無數枝椏的支撐后,他沒有摔死,但是強大的慣性使得他失去了知覺。

  許久之后,太陽升起,晨曦的第一滴露珠自肥碩的樹葉上掉落,那滴露珠不偏不倚地正好掉在了蘇誠的嘴唇上。似乎是被這清涼刺激,蘇誠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

  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蘇誠瞧見上方又有露珠凝聚,緩慢的張開了嘴。

  蘇誠臉頰被無數的樹枝劃得傷痕累累,也虧是樹枝,傷痕此刻早已結痂,但是滿臉爬著猶如無數條蜈蚣的傷疤,顯得卻是格外的猙獰。

  良久之后,蘇誠的手臂輕微的動了動,蘇誠心中一喜:“看來身體還可以動”。接下來,他嘗試著動身體的其他部位,“嘶!”蘇誠倒吸了一口冷氣。身體每一次輕微的動彈,都會引起身體劇痛,那痛猶如凌遲,活剮般生疼。蘇誠臉上流著汗,心頭暗自苦澀,“這會兒功夫,把我一上午喝到的露水全流完了”。

  兩日后,一道身影在夕陽的映襯下艱難地跳在地上,正是滿身傷痕的蘇誠。

  “好餓啊”蘇誠晃晃悠悠地往前走著。突然,前方竄過一道身影,蘇誠恍惚的看了看,又繼續往前走,百丈的大叔遮陽蔽日,潮濕的地面上散落著腐爛的枝葉,一道淺淺的小溪在不遠處顯現了出來,蘇誠大喜。

  跑到小溪前,蘇誠趕忙用手鞠了一捧水喝到肚中,“好爽啊,啊?鬼啊!!!”蘇誠喝完水,突然看到水中有一張猙獰的仿若猛鬼的臉,頓時嚇了一個激靈,身子往后撤了撤。

  他摸了摸自己的臉,手掌傳來坑坑洼洼的觸感,“難道?”他聳然一驚,緊張的湊到了小溪邊緣,慢慢的探出了頭,一張猙獰的猶如猛鬼的臉再次出現。“呵,哈哈哈,我居然變成了這幅樣子,呵,哈哈!”蘇誠凄涼的笑著,淚水自眼角流淌下來,蘇家村被屠村,自己又成了這幅樣子,他此時的心中,除了凄涼,就只剩下了滿腔的仇恨。“黑風寨,黑風寨!!!”

  突然,一道身影掠過蘇誠眼前,蘇誠一陣疑惑。剛才也是這道身影,應該是某種小動物吧。蘇誠站起身來,要去尋找食物。只有活下去,才能夠報仇。

  “吱吱!”腳下傳來一個聲音,蘇誠低頭一看,頓時露出了怪異的表情。只見一只渾身紫色的小貂用前爪刨著他的褲子,嘴巴吱吱的叫著,似乎有話想說,小貂對蘇誠擺擺屁股,向前跑去,蘇誠疑惑,但看這可愛的小東西估計也不會對他造成傷害,猶豫了片刻便跟了上去,但是小貂的速度很快,跟了幾下子,他便失去了小貂的蹤跡。蘇誠失望地嘆了一口氣,正欲轉身,突然間小貂出現在了腳底下,蘇誠傻了。

  這次小貂走的很慢,四只小腿晃蕩著,一步三回頭的看著蘇誠,靈動的大眼睛滑溜溜的。

  不一會兒,小貂跑到了一個洞中,蘇誠看著小貂噗噗噗的往外扔著水果,露出了欣喜的表情,食物!!

  二話不說,蘇誠拿起一枚果子便咬了起來,吃得格外香甜。小貂在洞中瞧見蘇誠吃的這么暢快,靈動的眼中露出了幾分狡黠,在洞中摸索了一番,找到了一枚紫色的果子,和它的毛皮一般的顏色,丟到了蘇誠面前。

  蘇誠此時陷入了饑不擇食的境界中,看見又來了一枚果子,二話不說,拿起就吃。

  “額!”蘇誠傻了。

  那紫色的果子他剛放到嘴邊,還未急咬一口,便神奇的化作了一股甘甜的汁水流入了他的喉嚨,一股暖暖的感覺充滿了全身。他疑惑的看向了小貂,卻驚異的看見小貂捂著嘴做偷笑狀。動物竟能夠如此人性化?

  蘇誠此時也明白了,那小貂絕非尋常之獸,或許是那傳說中的靈獸。

  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們蘇家村的老祖宗躲避戰亂,攜帶妻子邑人來到這黑風山,黑風山以前還并不是這樣的名字,以前這里叫做雷崖,他們老祖宗有一次采集珍稀藥材攀萬丈懸崖到了崖底,曾遇到一個紫色的靈獸,那靈獸智慧與人無異,帶給了老祖宗許多的藥材,并且施展仙人道法將他送上了山巔。莫非??

  想到這里,蘇誠聳然一驚。

  那老祖宗可是三百年前的人了,這紫貂莫非已經有幾百歲的年齡了?

  頓時,蘇誠看紫貂的神色都變了,可是看著紫貂可愛的模樣,仿佛有一種力量使得他對紫貂生不出別的思想來。

  “吱吱!”紫貂叫喚一聲,用小爪子撓了撓頭,似乎疑惑著什么。

  突然,蘇誠感覺身上有一種燥熱,而這感覺在短短的幾秒鐘便迅速的升溫,紫貂看著蘇誠渾身發著熱量,一股一股的紫色氣流在他身體周圍盤聚著,露出了滿意的表情,可這表情在一個小獸臉上做出來,格外的滑稽。

  “怎么回事?小貂,怎么回事?”蘇誠看那小貂的表情,心中已經是明了,于是厲聲質問小貂,他怕,他怕自己出事,出了事,就沒辦法報仇,也找不到那個據說武藝高強卻一面也未曾見過的父親和母親,質問他們,為什么生下他就走了,他們武藝高強,要是留在村子里,蘇家村也就不會被屠村了。

  小貂被蘇誠這一聲厲喝嚇了一跳,眼中流露出幾抹生氣,爪子拿起一枚小小的果子,“咻”地一聲便打在了蘇誠的頭上,蘇誠滿是不可置信的暈了過去。

  “一枚果子,一枚果子啊!為何能夠打暈我?”

  小貂得意的看了一眼蘇誠,嘴中發出了一連串古怪的聲音。不一會兒,一頭碩大的棕熊慢吞吞的走了過來,一口叼起了蘇誠,晃悠著走向了深林中。

  小貂此時則憂郁的看向了天空,那里,滿眼的蒼白,似乎蒼白到了某一個時間,某一個空間。